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9章 神秘存在
    “什么人敢在本王的地盘上放肆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响起,整片土地一阵剧烈摇晃,邻近的树木相继倒塌,八条毛茸茸的触角从天而降,深陷入地,震散开大片碎石。

    一只上半身为人型美妇的巨型蜘蛛,缓缓的现出了身形。俯视着眼前的人类,目中闪过一道凶险的杀机。

    方才就是此人在这里大肆轰炸,搅扰了自己的美梦。看上去也是年纪轻轻,不知是哪家宗门的后辈,如此不懂规矩。

    两千年来,这黑密林都处在自己的统治之下,除了三年前,在此与天苍兽战斗的那两个定天山脉小辈——也即是叶朔与楚天遥——之外,她也已经有好久没看到过鲜活的人类了。正好,这可是送上门来的美餐——

    烈焰手中依然握着玉佩,漫不经心的转过头,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,一个名字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蜘蛛女王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怪物的真身啊……”然而,在他脸上不但看不到丝毫惧色,反而是很快就托着下巴沉思起来。审视蜘蛛女王的目光,就如同考古学家见到了一件稀罕的古玩。

    对方虽是无礼已极,但蜘蛛女王的神色却逐渐凝重起来。她现在可以感到,对方的气息相当强大,远超过自己所能驾驭的境界……恐怕,足有人类的通天之境!

    为什么这等强者会出现在这里?整个邑西国都没有一个通天境,那就是说,他是从其他国家专程赶来,却为何独独来了自己这黑密林?

    并未容她多想,下一刻,烈焰嘴角上扬,扯出了一个狞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!也免得我再多找一趟了!”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红光,从他抬起的手掌中贯射而出,瞬间将蜘蛛女王笼罩。

    境界的绝对压制,令蜘蛛女王在最短的时间内失去了意识。而烈焰也是身形一闪,出现在紧邻她头部的半空中,手掌直接盖上了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带我看看吧,所谓的‘不可说年代’——”

    记忆的光影交错闪耀,穿越千年岁月,再度开启了那一段尘封的历史——

    ***

    阴风地狱。

    罗帝星盘坐在大殿之内,双目紧闭,两手结成印诀,扣拢在胸前。很显然,他如今正沉浸在修炼状态。但这修炼的进展,却似乎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两条精致的双眉紧紧蹙起,印堂间不时有黑气掠过。罗帝星似是越来越烦躁,一团灵力再度席卷周身,而随之升起的,却是一片如影随形的黑雾。翻卷泛滥,如同要将他完全吞噬。

    心里有种压抑的东西,不断被这黑雾同化成实质的怒意,怎么也静不下来……罗帝星手中印诀翻转,在他头顶绽开一片寒冰漩涡,一层层带着至阴之气的寒风辐散而下,持续良久,终于将他体内躁动的恶念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奔涌在灵脉中的源气相继平复,罗帝星缓缓睁开双眼,吐出了一口长气。在他睁眼的瞬间,那环绕在他周身的黑雾,也是顷刻烟消云散,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的心性是否在受你影响?”沉默了好一阵子,罗帝星静静的开口了。语中带着他一贯的高傲,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嫌恶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性?”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凭空响起,桀桀怪笑,那无孔不入的邪恶之息,如同携带了整个世间的恶念。

    “你本来不就是个杀人狂魔吗?要说的话,也最多只是我们臭味相投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大殿中分明空无一人,但那声音却是实实在在的回荡着。更加诡异的是,细听之下,那仿佛就是从罗帝星的灵魂深处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想那么多了,自古以来,江山基业,哪个不是杀出来的?”那声音继续说着,“你要是不听我的,不立威不造势,现在两界能承认你?你能有现在的地位吗?”

    罗帝星闭了闭眼,脑中快速的浮现出大量画面,那是他曾经攻陷下的宗门,那一具具横卧的尸体,遍布的血光……在那其中,原本有很多人是不必杀的,他们只是最低等的弟子,根本就威胁不到自己。但是,这家伙却要自己必须赶尽杀绝……

    “前期的立威已经够了。今后,我会按照我自己的意愿去行动。”最终,罗帝星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从当初许下交易的时候,对方就没有掩饰过,他想要完全占据自己的身体。那个时候,自己还很弱小,只能按照他的命令去行动。但若是长此以往……恐怕自己的灵魂,会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他吞噬殆尽。

    近期他已经有这样的感觉了,体内的杀戮**越来越狂暴,令他不得不费心去压制。这也就是说,他正在丧失自己的心性……

    “不错,我不忌讳杀人,但我只杀该杀之人。”这句话,既是在告诫那个神秘存在,也是在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这,是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一次,你能替我杀了叶朔,我可以替你寻回方天宝鼎。”罗帝星站起身,快步朝殿外走去,长袍一路拖曳在冰冷的雪花中,“至于其他事,免谈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一路远去,在黑暗的最深处,暗藏的邪恶露出了一脸狞笑。

    “方天宝鼎,不是已经有人帮忙去找了么?我真正想要的,是你将来突破到涅盘境之后的身体啊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与此同时,魔族大殿内。

    极道天魔坐在方桌前,手中翻阅着一本古书。在他身边,六御魔君还是那样坐没坐相的——或许这也是他独特的风格——高翘着二郎腿,斜坐在桌角,大口大口的吃着供桃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也有段时间了,极道,打算什么时候正式对异族开战啊?”

    极道天魔瞟了眼桌上的托盘,暗暗摇头。看他这么日日吃夜夜吃,是当真打算把这一千年欠下的供桃都吃回来不成?

    “听说小火鸟一族都能把山豹族端了,那一战好像还挺激烈,听得我都手痒了。”见极道天魔并未理会自己,六御魔君依然兴致未减,仍是自顾自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也是刚刚得到最新的消息,据说山豹族为替先王复仇,兴兵攻打火凰族。也有人说这背后是魔族挑唆,借刀杀人——反正他没干过这种事,不知是谁帮着做了自己想做的事,嗯,做得好——最后的结果,竟然是山豹族的先锋部队,直接被火凰族给连锅端了,而火凰族并不善罢甘休,已经和万象妖域联手,进攻向山豹族的大本营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他才开始稍稍吃惊了一下。不得不说那小火鸟还挺厉害,还有这种说战就战的脾气,倒是让自己有了几分“同道中人”之感。不过欣赏归欣赏,他是绝对不会认这个“妹夫”的。

    魔族皇室的高贵血统,自然要保持绝对的纯正,怎能混进那下等妖族的低贱之血?别的事他还可以对莞萱听之任之,但事关血脉传承,绝对不容含糊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莞萱倒是还在生自己的气。而且这一次是气大了,就连皖彻拿着她最喜欢的熊娃娃都哄不好。这段时间没有她在身边缠着,世界都清静了很多,但是……也感觉少了点什么?

    她在的时候嫌她粘人,现在好不容易舒坦了,又开始想念……六御魔君暗暗扶额,什么时候,自己竟然也有这种受虐倾向了?

    那边厢,极道天魔合起手中的古卷,长长一声叹息:“你这好战的脾气,到底何时能改?我应该已经告诉过你,天宫主人即将重临这片大陆,届时三族将止息一应干戈,谁要是在这个时候轻启战端,那就会成为时代的罪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天宫主人,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啊?”六御魔君不屑的咬了一大口供桃,脸上的表情满是:“都多大人了,你还信这个?”

    极道天魔一口喝断:“不是传说!你当年跟九幽殿主混得那么熟,竟然不知道天宫主人是否真实存在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朝天翻起个白眼。虽然当初的确是听说过,那家伙最崇拜的偶像之类的,但他还以为就跟民间那些个小孩子,崇拜传说中的英雄是一个性质,也没放在心上。所以……真的是自己孤陋寡闻了?

    略有些尴尬的托了托额头,不过稍一转念,很快就再次放松下来:“好,就算是真的,但是传说之中,天宫主人可同样是我魔族的一员啊?我才不相信,他还能为了那群人类,就把我们赶尽杀绝不成?”

    极道天魔怒得拍案而起:“你……我原本以为你这一次回来会有所长进,想不到你的性子还是那么冲动!”将手中的古卷重重砸在桌上,似是仍想直言厉斥,但不知怎的,负手在房中兜了几圈,却是深深的叹出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看来,是应该让你了解一些我们魔族的真相了啊。”

    走到书架一侧,抬手将一本厚重的古书取下,又在内格轻轻敲击几下。只听一阵轰隆隆作响,书架竟是自动朝外侧挪开,原本是墙壁的地方,现出了一条幽深狭长的廊道。即使六御魔君也曾在这间大殿中出入已久,竟是从不知道这条密道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跟我过来。”极道天魔不再回头,径直走入了廊道深处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挑了挑眉,满不在乎的跟了上去。他这时的心情,大概还有些类似于一个发现了长辈秘密的小孩子,满心都是等着看热闹的窃喜。

    廊道不长,很快两人便进入了一间黑暗的密室。极道天魔将角落里的油灯点亮,一层微弱的光芒淡淡铺开,但见此处当真是四壁空空,只有正对着的一面墙壁上,有着大片的浮突痕迹,隐约能分辨出几个活动的人形。且壁面灰漆剥落,又被数度翻修,刻下这些壁画的年代,应该已经非常久远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吧。”极道天魔袖袍一拂,默然背转过身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随意挑眉,但随着他一幅幅的看了下去,脸上的嬉闹之色已是逐渐消失。那些隐藏的历史真相,有关魔族,有关整个灵界大陆,第一次完整的在他面前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正当六御魔君为历史壁画而惊震时,莞萱却已经气冲冲的踏进了钟殇焰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害他?”

    钟殇焰淡淡一笑:“公主,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大举进攻火凰域的是山豹族啊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莞萱冷笑一声:“不打自招了是么?”在她脸上,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嘲弄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都没有说,你怎么知道我指的是谁?”

    钟殇焰一怔,随即摇头失笑:“怎么,公主竟然也学会用这些小伎俩了?这可不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跟你学的!”莞萱恨恨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要怎么才能放过他?”

    钟殇焰打了个响指,坐正身子,脸上的神色也端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什么,你一直都应该是很清楚的吧?”

    莞萱咬了咬嘴唇,而钟殇焰却是并未明言,反而将话题一转:

    “火凰族联合万象妖域,进攻山豹族。山豹族已经就近向几个妖域发出了求援讯息,并许以重酬。那几位妖王接到消息后,已经整顿兵马,准备要出发了。这几股战力一经投入,局面一定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唯一能阻止他们的,就只有我。”钟殇焰上身前倾,加重了语气,“也就是说唯一能救火凰王一命的,也只有我。”

    翻手拿出玉简,在莞萱面前晃了晃,“就连劝阻的讯息我都编辑好了。接下来,只要你跟我一起去面见魔皇陛下,告诉他们,你改变主意,愿意嫁给我了。这样的话,我就会帮你拦住那几位妖王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”他的语气更加轻柔,“我发出去的就会是另一条讯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太卑鄙了!”莞萱气得浑身发抖,“我真的信错了你!”

    “卑鄙也好,高尚也罢,我只是在追求自己的目标。”钟殇焰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,站起身来,眼中闪过一丝极端的狂热。

    “我有满腔的理想,但这些理想只有当我手握权柄,坐上魔皇的宝座时才有机会实现!如果给我机会,我一定会让魔族更加的繁荣昌盛!就算为了这千载的辉煌,牺牲你一个空有身份,实则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,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些妖王从本族出发,最快的,大概三天后就可以抵达。也就是说,留给你考虑的时间,最多就只有三天了。”钟殇焰的脚步停在莞萱面前,一根手指挑起了她的下颚,“好好想清楚吧……我亲爱的公主。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