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1章 故友喜相逢
    四四方方的一间小院,庭院里种植着几株芭蕉,透出一派清韵气息。几排房屋的建造风格也是简约雅致,并无寻常官宦富贵人家的极致奢靡。显然这栋宅邸的主人,也是一位志向高洁之士。

    回廊间,叶朔正急匆匆的穿过厅堂,直朝偏殿赶去。令他如此焦急的原因,倒并非是为此间的主人,而是——

    刚一推开房门,一道身影就迎了上来,两人险些面对面的撞在一起。连忙互做搀扶后,立稳脚步,都是又惊又喜的打量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顾问!”终于,叶朔先激动的喊了出来,一面朝着对方的肩头连连拍打,就如试探着他是否真实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刚收到传讯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呢!”

    先前,在叶朔杀死九幽殿七尊者,正不知往何处暂避时,忽然收到了一条传讯。而发件人,正是失去联络已久的顾问!

    听他说了暂居之地,是在位于灵界大陆中心地带的一个普通国家,叶朔顾不得路途遥远,立刻就风雨兼程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也想过,这可会是一个陷阱。万一顾问已经落入了九幽殿掌控,而敌人就利用他的玉简,引自己上钩……但即使这样想着,叶朔的脚步也没有片刻停歇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那顾问就正处在危险之中,自己就更不能不来了……!

    直到踏入府邸之前,叶朔都还在担忧着可能的敌袭,但当他看到顾问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时,他就知道,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!

    “当初在邑西国逃脱之后,为了躲避九幽殿的追杀,我只能再度过起了东躲西藏的生活。”顾问笑呵呵的解释着。再提起那段惊心动魄的逃亡时光,为免叶朔担心,仅仅是一句带过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敢传讯给你,担心玉简会遭到监测……不过,所幸遇到了郭县令,他是我顾氏一族族长的旧友,听说我现在无处可去,二话不说就收留了我。不仅专门辟出一间偏殿给我居住,还跟我说,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就好。这回,我可真是遇到贵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问小友这么说,可就令老夫无地自容了。”一旁一位衣衫简朴,蓄着一把大胡子的老者抚须轻叹,“当初,我没能救得了顾氏一族,事发后为求自保,又不敢公然发声,讨伐九幽殿,如今若是连族中这条唯一的血脉也不能保全,那将来九泉之下,实是无颜去见老族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郭县令,你大仁大义,我和顾问感谢你了!”叶朔郑重的向他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叶朔,该谢的,我谢的绝不比你少。”顾问笑着拦下了他,“郭县令是值得信任的,接下来,你也在这里住几天吧,咱们兄弟,也好久没在一块聚聚了9没有问你,三年不见,你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叶朔干笑了一下,这空白的三年,始终是自己一道难以启齿的伤疤啊……

    “磕磕绊绊,总算是突破到了化气级。”这样说着,叶朔忽然坏笑着挑了挑眉,“怎么样顾问,我不再是以前那个总需要你保护的小累赘了吧?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当初在玄天派,顾问虽然表面上和自己一样,“碌碌无为”,但他真正的实力,其实是处在修气七段。两人名为兄弟,但在修为上被甩开了那么一大截,对叶朔来说,终究是有几分芥蒂。如今自己终于翻身突破,是该在老友面前好生炫耀一番了!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顾问在这一刻似是有几分尴尬。干咳一声,摸了摸鼻子,“就在你来之前,我刚刚突破到了气宗二段。”

    所以,到底还是追不上啊……叶朔的心中有了一瞬间的失落,但很快,他就再度眉开眼笑,这一次,是真正为顾问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马上就要到通天境了吗?真不愧是我的兄弟啊!这样下去的话,就算是九幽殿,很快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吧?”

    一提起九幽殿,顾问的表情顿时凝重了许多:“不……我的实力,终究是和九幽殿相差太远。在没有突破到轮回境之前,恐怕都是无法安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气宗二段,若是以昔日身处玄天派的眼光来看,的确是遥不可及的跨越,在没有通天境的邑西国,算得上是最顶尖一批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实力,若是放在整个灵界大陆上,简直就渺小得不值一提。更别说,是和那个最恐怖的势力正面相抗了——

    当初的顾氏一族有多少高手,气宗满地走,通天、涅盘也是大有人在,但还不是在一夜之间,全族尽灭……

    这些年,对九幽殿了解得越多,就会知道他们的底蕴究竟有多么深不可测。都说邪不胜正,但属于“正义”的力量,实在是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说到九幽殿……”叶朔指尖灵力催动,一块瓷器碎片浮现而出,“你们知道这个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顾问接了过来,翻来覆去的仔细观察:“看上去,年代应该相当古老,比我顾氏一族存在的时间更长。而且,这还是一件相当强大的神器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“恐怕当年它的持有者,远比现在的九幽殿主更强!”

    “吓?!”叶朔大吃一惊。顾问在他心中,基本上就相当于一部百科全书。他说出来的话,就一定是不会有错的,但是……比九幽殿主更强?当年无意中得到的碎片,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?更重要的是,这个人如果还在世的话,也不知……是敌是友?

    “不过更加让我在意的是,竟然被打碎到了这种程度……”顾问双眉拧紧,“那个持有者的实力已经非常恐怖了,那么打碎这件神器的人,究竟又到了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老夫曾博览群书,除了能看出这碎片来历不凡外,仍是毫无头绪啊……惭愧,惭愧。”一旁的郭县令也叹息着摇了摇头,“叶小友,不知此物你是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“只是机缘巧合……”叶朔怔怔答道。这时除了手握至宝的盛喜,他更多感到的,还是一种浓重的担忧。

    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听他们的说法,这神器若能复原,必然是一件相当珍稀的顶级至宝。拿着这样的东西,也一定会招来更多强大的敌人,甚至是在他这个层次,远不足以应对的……看样子以后这碎片的存在,自己必须更加谨慎,绝不可再像先前那般轻易示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类似的碎片,近来九幽殿一直在多方收集,能让他们如此郑重的,绝对不是凡物,所以我才想要抢在他们前面——”

    为免两人担心,叶朔并没有说出,为这块碎片,自己还曾经杀了九幽殿七尊者的事。只是他心里清楚,这样一来,自己想必也和顾问一样,登上了九幽殿的必杀名单。来日之争,是真正的不死不休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们在图谋什么,都绝对不会是好事……”顾问沉吟半晌,认真的抬起头,“叶朔,你一定要好好保管这块碎片!”

    叶朔用力的点了点头,重将碎片收起,似是又想起什么:“对了顾问,我最近正在打算着,要参加天宫门的考核……”见顾问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,一笑续道:“我都已经知道了,你说过这个世上唯一能救你的人,‘那位大人’,也就是天宫主人对吧?”

    “不如咱们一起去!”叶朔抬起双手搭上了顾问肩头,激动得双眼都在发光,“以后在天宫主人眼皮子底下,九幽殿主就算再猖狂,也不敢对你怎么样的9有你全家的冤案,灵界大陆上那么多的冤案,该是让九幽殿为他们的所作所为,付出代价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与他的热血沸腾相比,顾问却是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叹一口气,他拨开了叶朔的手。

    “叶朔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如果我是一个大恶人,举世皆敌,在所有人都来对我喊打喊杀的时候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叶朔毫不犹豫:“我当然会站在你身边啊!哪怕是背叛全世界!”

    顾问苦笑了一下:“所以……现在你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叶朔一怔,好一会儿才想通了顾问的言外之意,试探着确认道:“……你是说……?”

    顾问悲伤的点了点头。的确,天宫主人是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人。但他,也同样是绝不会帮助自己复仇的人。这天宫门,是天下人的圣地,却唯独不是自己的圣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,还是不一样的。”沉默半晌,叶朔却是坚定的直视着顾问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绝对不会成为九幽殿主。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顾问在那双眼睛里,看到了信任,看到了一往无前的勇气。那是在自己这位好友身上,从来都没有被磨灭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晚间。

    郭县令的房门被敲响了。他刚一拉开门板,看到的就是一脸严肃的叶朔。

    “叶小友,怎么还没睡啊?”郭县令边引他进房,一面从旁边的衣架前取下外套,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叶朔一踏进房内,便是反手关门,接着“咕咚”一声,跪倒在了郭县令面前。

    “郭县令,我有一事相求!”

    郭县令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搀扶:“这是怎么了?来来来,快起来说!”

    叶朔依然跪立不动,大声道:“您要是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!”

    郭县令垂眉望了他半晌,终是撒开了手,深深一声长叹:“你……你这不是为难我吗?”

    缓慢的背转过身,脚步格外沉重,“其实你想说什么,我心里也都有数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叶朔激动的站起身来,紧随在后:“既然有数,为什么不去做呢?我并不是逼着你高举义旗,公然反抗九幽殿,只是在天宫主人回来之后,向他上呈一份检举信,让他好好看看他不在的这两千多年,九幽殿主都做过什么,让他看看他费尽心思扶起来的到底是一个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你曾经不是也说过吗?在顾氏一族灭族的时候,你什么都没能为他们做,愧对老友,那么现在就是让你补偿的机会啊!”见郭县令一句不答,叶朔的声音也提得更高了。加快脚步奔到他面前,拦住了他的去路,不容许他再逃避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明哲保身一时,总不能明哲保身一世,若是顾氏族长泉下有知,难道你要让他看到,他就是交了这么一个,危难当头,只懂得龟缩一隅,退避自保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只顾自保……”郭县令的目光躲躲闪闪,脸上的皱纹更加深邃。比起白日里的清越健谈,现在的他看起来老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顾家侄儿流落到此,我还不是担着掉脑袋的风险收留下他了吗?只是有些事,真的是我无能为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有用吗?”叶朔的嗓门拔高了一倍,“九幽殿若是不倒,顾问的性命就始终是悬在腰上!”

    再次拦在他身前,叶朔言辞恳切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总归是要有人去做的,如果所有人都只为自己考虑,都只等待着旁人出手,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谁都不去做!这样的话,究竟何时才能彻底的根除邪恶,让那些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?”

    郭县令剧烈的发起抖来,绝望得就如同一个患了绝症的病人。一边是道义和自己的良心,一边是对生存的渴求,两相激烈碰撞,折磨得他形容憔悴。好半晌,他垂下双臂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叶小友!你就别再逼我了好吗?我并不是个孤家寡人,我有自己的家人,我的一举一动,不能不为他们考虑!”

    “难道只有你家人的命重要,其他人就没有家人,他们的命就都不重要了吗?”叶朔再进一步,“九幽殿生杀予夺,每一日要残害多少无辜的生命,又有多少死难者的家人在为他们悲伤落泪,这些你都想过吗?”

    “郭县令,我认为你是一个好人,一个有正义感的好人,所以我才会来对你说这些话!”叶朔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如果你还认自己是百姓们的父母官员,是顾氏一族的好朋友,就请你为铲除九幽殿,尽自己一份力量!”

    这时的郭县令,早已是身形半倒,蒙着双眼,沧桑的泪水在他的脸上纵横。叶朔没有再出言追逼,他知道,如果郭县令真的是顾氏一族和顾问一致认定的朋友,如果官场生涯真的还没有磨灭他的良心,那么,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良久,郭县令终于重新站直了身子,胡乱抹一把泪水,叶朔欣慰的看到,在他的双眼中,开始有了一种属于战士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叶小友啊……你口口声声嚷着要惩奸除恶,我佩服你的勇气。但是对于九幽殿主本人,对于他的过去,你究竟又了解多少呢?”

    叶朔一怔,连忙拱手道:“正要请教!”

    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如果真能知道九幽殿主的过去,或许就有机会找出他的弱点。正好他也很想知道,究竟是怎样的经历,才会造就出那样一个丧心病狂的魔头。难道,就仅仅是从天而降的强大力量吗?

    郭县令走到一旁的矮柜前,从最底层抽出了一张卷轴,在桌上一路铺开,却原来是一张世界地图。卷面已经略微泛黄,显得颇为古旧。

    “九幽殿主,是在两千多年前忽然强势崛起的。他的出身之地,据说只是一个弹丸小国。”

    “小国和强大国家的差距,就像小山村和都城的差距一样,资源的天差地别,也就造成你再如何强大,都是会有局限性的。如果没有逆天的机遇,小国出身的人,将来在世界舞台上,绝对争不过出身强国的人,这是一条铁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刚开始的时候,对于一个小国家的人,能有这么大的成就,大家都感到很意外。不过渐渐的,谈论这件事的人就越来越少了,就连相关的史料记载也被销毁,看样子,是那一位想要掩饰自己真正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英雄不问出处,但总有那么些人,对此是看不开的。他们恨不能把自己打造得完美无缺,好像天生就是神明钦定的统治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国家,现在已经灭亡很多年了,在那片土地上又重新建起了新的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个新的国家,应该就是……”郭县令抬手在地图的偏远地带画了一个圆圈。分辨出它所代表的位置时,叶朔的双眼顿时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邑西国!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