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5章 神罚
    再次来到黑密林,叶朔不由皱紧了眉头。这里看上去就像是被洗劫过一般,远远的,就能见到大量陷落的土坑,林木倒塌,尘埃遍布,一片枯败之象。

    难道,是有人也注意到黑密林隐藏的历史,抢在了自己前面?叶朔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从那些树木断裂的痕迹看来,是被相当锋利的罡气一次切断,土坑也是深陷丈许,侧旁的碎小石子直接被震成了粉末。能造成这样的破坏,恐怕来者的实力……还要在自己之上!

    也不知道,那个人是否还留在这里……叶朔手印变幻,以灵遁术叠加敛气术,步步谨慎的向深处行走。

    再次跨过几段交叠的树干,蓦然映入眼帘的,是一只四脚朝天,仰躺在地的巨大妖物。叶朔吓了一跳,避在一旁仔细观察,好一阵子,才悄悄舒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应中,那妖物已经奄奄一息,周身的妖力波动时有时无,八条干枯的腿紧缩在身侧,身下蔓延开一滩血迹……等等,八条腿?她是?

    “蜘蛛女王?”叶朔惊呼一声。此时这僵卧垂死的干瘪蜘蛛,与记忆中那威风凛凛的妖艳美妇实在相距太远,莫非,也是与那来犯的敌人有关?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叶朔一边叫着,同时抬起手掌,为她输送源力疗伤。

    要解开两千年前的秘密,她可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,绝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透明的灵力在半空缭绕,化为纯正的妖力,通入蜘蛛女王体内。那委顿的肢体,也逐渐以可见的速度饱满了起来。终于,她似乎是恢复了一丝力气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青年,多年前的旧事重新涌上心头,蜘蛛女王虚弱的叹了一口气,没有想到,今天救了自己的,竟然会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要多说话,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!”叶朔一口喝断。难道,这会是九幽殿的人下的手?

    蜘蛛女王望着他,动了动干裂的嘴唇,轻声道:“之前,曾经有一个……异国的通天境强者,来到我黑密林,仅一击就打伤了我……他还试图,窥探我的记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哪一部分的记忆?”叶朔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蜘蛛女王双眼中有着淡淡的空洞,“似乎是,关于‘不可说年代’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说年代?那是什么?”叶朔心中已经有了预感。

    “据说……是关于一位大人物的过去……所以各方都下了严令,全员不可说……”蜘蛛女王苦笑了一下,“久而久之,也就成了‘不可说年代’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猛地凑身上前:“是两千年前吗?你仔细想一想,是不是就是在紫楚和苍平两国,先后被你灭去的那段时期?”

    蜘蛛女王痛苦的摇了摇头:“不……不可说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辛苦的样子,不知怎的,叶朔脑中接连划过了几道闪光。有些很重要的事,似乎是被自己忽略了,而在这一刻,它们刚好串联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模糊的猜测……!

    “蜘蛛女王,你现在是什么境界?”见她茫然不解,叶朔更是激动起来,“你还没有渡过神劫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在黑密林里见到你的时候,你已是高级妖兽,距离渡神劫只有一步之隔……两千年前,在你进攻紫楚国的时候,你也是处在同等的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和天苍兽,应该是生活在同一时期的,因为它是上古神兽,要渡神劫格外艰难,但即使并未渡劫,实力也是远超寻常的魔兽、妖兽。但为什么你……也是始终都没有渡劫呢?”

    “若说是修炼瓶颈,难道会一直瓶颈了两千多年?而且更重要的是……即使妖兽和人类的寿命计算方式不同,但未渡神劫的你,又怎么可能拥有两千多年的漫长寿命?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,果然还是有什么原因的吧……”叶朔单手托着下巴,刻意压低了声音,“跟那个有关么?那个‘不可说年代’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蜘蛛女王体内的妖力无端躁动起来,“但是,但是在两千多年前……我忽然接收到了‘规则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规则’告诉我,从今往后,我绝对不可以踏出黑密林范围一步,否则,否则我就会死……我也不可以渡神劫,连同我的子子孙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也太奇怪了吧!”叶朔叫了起来,“难道,你从来都没有想过,去违反一下这些禁令试试看么?”

    蜘蛛女王苦笑:“那是‘规则’啊……就像你们人类,从小就知道,‘人被杀就会死’一样,你们又想过故意被杀一次,试试看会不会死么?”

    仰望苍天,她叹出了一口长气:“规则,已经是烙印在宇宙运转里的一部分,是绝对不容违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叶朔一拳砸在地上,激动得浑身颤抖,“这样的规则根本就毫无道理!人类同样会恐惧未知,但每一次,正是当他们勇敢的迈出探索的脚步,才推进了时代的发展!如果你不去试一试,又怎么会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来吧,你现在的境界,已经是九阶妖兽巅峰,只要你想,随时都可以引动神劫。我现在就在这里帮你看着,如果真有什么变故,我也一定会立刻出手的!”

    蜘蛛女王恐惧的挣扎起来,八条腿都在身前盘踞到了一处: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会死……真的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叶朔费尽口舌,但蜘蛛女王却始终是强硬拒绝。最终叶朔也放弃了规劝的努力,朝着她一拱手:“抱歉,得罪了!”就运足灵力,朝她体内通了进去。

    蜘蛛女王一度衰败的妖力,在这股外加能量的刺激下迅速攀升,很快就到达了九阶妖兽的临界点,并加速冲击起了妖宗的屏障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蜘蛛女王长声悲鸣,“求……求求你……我不想死……你不要逼我……”她虽想强行压制,但眼下重伤未愈,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,只能眼睁睁的感受体内妖力高涨,一次次冲撞着那稀薄的临界点,“规则”的谕示,也在同时警钟声大作。

    “不会死的!”叶朔坚定的凝视着她,同时手中再加一股灵力,“我向你保证,绝对不会死的!”

    激贯的洪流,终于冲垮了脆弱的堤坝,一股磅礴妖力冲天而起,在云层间展开了一片庞大漩涡,黄昏时分尚还明亮的天空,在这片地界瞬间阴暗下来,仿佛要下一场暴雨。

    叶朔纵身后跃,避开了神劫范围。上次神行烈渡劫时,青想熊就已经告诉过他,无关人等若是贸然靠近,就会触动天罚,神劫会直接扩增成两人份,威力也会同时翻倍。眼下自己仅是化气级初期,还是不要卷入为好。但他的灵力依然在体内高度运转,以备随时救援。

    雷云堆积,一串串闪电交织翻滚,蜘蛛女王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呼,就见一道足有水缸粗的通天雷霆疾降而下,劈碎了半边天空,蜘蛛女王的身形,也在这怒啸的青天之罚中灰飞烟灭,只有那一声未尽的悲鸣,余音缭绕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叶朔看得目瞪口呆。刚才一切发生得太快,他完全没有机会出去阻止。且与此前神行烈渡劫时的“循序渐进”不同,方才的神劫分明就是一击致死,丝毫不留余地……

    蜘蛛女王,拥有两千年妖力积累的强大妖兽,竟然真的就这样死在了第一道雷劫之下……

    果真,是有某种力量在干扰着她渡劫么?叶朔怔怔的看着那被雷劫劈出的深坑,周边还残留着一圈黑色污渍。苍平国……蜘蛛女王……未子兮……黑密林……不可说年代……混乱的线索在他脑中旋转,一条隐约的细线穿插游走,尝试着将一切串联。

    未子兮……他完全有理由憎恨蜘蛛女王。毕竟在他最春风得意的时代,是蜘蛛女王覆灭苍平国,毁了他的一切……他恨卓逸王,他也恨蜘蛛女王,所以他在史书上大肆抹黑卓逸王,又对蜘蛛女王下达了子子孙孙,永不得渡劫成圣的神罚,要自己的敌人,都活得生不如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黑密林,叶朔按照宣传单上的地址,跋山涉水,来到了那间“天宫门考核速成培训班”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的身份,大概已经有了答案。至于在苍平国覆灭之时,他是如何逃过一劫,其后又是如何得到天宫主人青睐,这些暂时就无法知道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就该为自己的事,开始做一些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叶朔,想什么呢?别愣着了,前面就是学生公寓,跟我来,导师为你安排住处。”

    与传说中的神秘不同,接见叶朔的导师十分的和蔼可亲,一路上热切地为他介绍着沿途的风景,还有一些生活中的琐事。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致远学院里的导师们。

    “好的导师。”叶朔应了一声,而后漫不经心的观察着四周的景致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相比于致远学院,确实又显得有些不同,但是具体哪里不同,叶朔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当下只得摇了摇头,或许是自己好不容易来到这里,心情有些紧张吧。

    一旁的导师似乎看出了叶朔的尴尬,笑着解释道:“叶朔,你不必担心,来到这里,就等于已经拥有了天宫门的通行证。接下来你要做的,就是把自己完全交给我们培训班。相信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适应这里的生活,并且喜欢上它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不置可否的抓抓头皮。对他来说,并不需要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,只要能够让他变强,实实在在的变强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与宣传单上的霸气不同,当那所谓的“学生公寓”出现在眼前时,叶朔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。这环境……也未免太简陋点了吧?

    说是宿舍,倒不如说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废旧大楼,楼层不高,但看上去却十分的危险——墙角斑驳,外部的墙面有裂开的痕迹,看起来摇摇欲坠,似乎马上就要塌了。

    内部也是如外部看起来的那般破旧,简陋到有些让人怀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那导师适时的解释道:“俗话说树大招风,以我们培训班的名气,此番慕名而来的学员不计其数,但是由于学费几乎不收,日常开支相当于是导师们自掏腰包,因此宿舍或许有些拥挤,这一点你要理解。”

    叶朔耸了耸肩,虽然这里的环境确实令他大失所望,一看就不像是什么正规的官方机构。但眼下暂且不急,还是等听过几堂修炼课程后,再决定将来的去留吧。如果真能完成短期冲刺,就算是“野路子”,走一走也无妨。

    眼前的走廊极其漫长,就像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幽深小巷。两侧则是整齐划一的宿舍门,但不知为何,如此长的走廊,竟然没有一个窗口来照明,只有几盏昏暗的旧灯,散发着微弱的光芒。或是因年久失修,竟然还有几盏破碎了。这也令整条走廊,看上去更加的昏暗了。

    昏黄的灯光摇摇曳曳,一路铺开,好似魔鬼张开了巨口,只等迷途的旅人自行跨入。

    “踏——踏——”

    导师迈着错落有致的步伐,伴着阴惨的回音,一路前行,还不忘给叶朔介绍着这里的一切。似是察觉到对方在后面愣神,又笑着提醒道:“叶朔,这边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!”被导师一叫,叶朔回过神来,连忙迅速的追了上去,在走廊里引起一阵噼啪的回响,倒是给这死寂的走廊带来了一丝生气。

    导师见状,眉头微蹙,似是觉得叶朔这般行径很不雅观,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,温和一笑,指了指面前一扇油漆剥落的木门:“叶朔,你的宿舍就是这一间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顺势望去,只见门牌上写着“01758”几个数字。接着导师从衣袋中取出一张黑色的卡片,在门上轻轻一贴,那黑黝黝的宿舍门在发出“吱呀”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后,便自动打开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到这扇门,叶朔脑中不由得回想起了监狱,或是地牢那种地方,似乎进去了之后,就再也出不来了一样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