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6章 来到培训班
    一推开门,果真不出叶朔所料,里面传来一股仿佛很久没有通风的腐臭味道,不过好在并不浓烈,还没有到达刺鼻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八人间,总共有四套上下铺,在不足十五平米的狭小空间内被挤在一起,总是让人怀疑,是不是随意翻一个身,就会翻到别人的床上去。

    叶朔随意朝四周扫了一眼,发现除了靠门左手边的下铺空着之外,其余的床铺都十分整洁。平坦的床单,没有一丝褶皱,被子都叠成了豆腐块大小,有棱有角,就如刀削一般方正。枕头放在被子上,每个人放枕头的角度都分毫不差,好像是在照镜子一样。

    门口鞋架上的鞋子也是整整齐齐,每双鞋子旁边都放着干净的白袜。脸盆及一应洗漱用品则被收在床底,瓷杯中的牙刷倾斜出相同的弧度。若不说这里是培训班,让外人瞧着,直称是军营也毫不为过啊!

    此外,每个人的名字都被编上了编号,贴在床铺边的铁栏杆上。靠门一侧的铺位,分别是,左首:1号上铺,2号下铺;右首:3号上铺,4号下铺。靠窗一侧,左首:5号上铺,6号下铺;右首:7号上铺,8号下铺。

    导师也同叶朔一般,环视了一下宿舍的陈设,而后满意的点了点头。不过在看到鞋架时,目光却是不由得一顿。

    叶朔见状,也顺着导师的目光望去,只见鞋架第二层的一双白袜,边缘有着丝丝的绿色污渍,使得这整洁的画面微微有些不协调。

    而看鞋架间的编号,那袜子应是那空床铺对面床的,也就是4号床铺的袜子。叶朔不由得摇了摇头,这明显有些强迫症的导师看见这种事,怕不是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里偷笑间,只听导师摇头叹道:“这小子也太淘气了,染上了这么多草浆,都不知道及时清理,真的是顽皮的不行。”不过在他抬手托额的瞬间,眼角忽然掠过了一丝莫名的神色,令人感到一股由衷的寒意。

    叶朔当然不会注意这些问题,大大咧咧的笑了笑。导师见此,倒也不再多言,指着一旁空着的2号床位笑道:“喏,那以后就是你的床位了,床铺什么的一定要收拾整洁啊,否则是会有相应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敷衍的点了点头,但在他心里,根本就没把这种莫名其妙的规矩当回事。这一趟他也没有携带太多的行李,只是随便往床上一扔,胡乱收拾了几下,就跟着导师离开了宿舍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叶朔原以为是要去类似教导处的地方办理入学手续,但导师却告诉他,学籍方面已经登记完毕了,现在要做的,是进入培训班后最重要的一步,也就是在脑中植入高能芯片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导师也将芯片的效用详细介绍了一下。在芯片之中会有很多的修炼秘籍,所以每一位来此的学员都将会被植入芯片。同时芯片本身对人体无害,相反能够让修炼突飞猛进。所以他大可放一万个心。

    虽说导师还是那亲切的语气,然而用词上却有诸多强烈暗示,更是重点强调对人体无害,这样一番侧重,叶朔本来还没觉得什么,但这样听下来,却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是也没有特别注意,一是他本身心大,虽说在这细节上留了个心眼,但也不会小心翼翼到要对所谓芯片来一番盘根究底,也就任由其植入了。

    芯片植入是在一个幽静的小房间里面。周围放了许多散发着强烈香气的花,由于花香的味道太强烈了,叶朔总觉得鼻子很不舒服。当着那导师的面,他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那导师却是见怪不怪的样子,随意的用手挡了挡,让叶朔行动快一些。

    在小房间之内,有一把木制的椅子,由于一直藏在黑暗中,叶朔刚一进门还没有发现。等他走近后才注意到,椅子上端有一根银制的铁杵,铁杵上有一排细密的小针。而那小针的位置,正是人坐下之后对着脖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难道说芯片是被植入在脖子后面的?叶朔想了想,还好没有植入什么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刺痛,导师笑盈盈的说道:“好了好了,都弄好了。”并且嘱咐叶朔,这里的规矩一定要遵守。还有要和同学之间互相监督。那导师说话时,特地将“监督”加了重音,末了又补充说道:“互相监督是为了让你们一起进步!”

    叶朔听后暗自觉得好笑,又不是刚刚入学的小孩子,还需要互相监督。若是一些年轻人互相监督,总觉得怪怪的,不像是在监督,相反地,更像是在互相监视。

    若是当真要互相监视,那和坐牢又有何分别?只是将看守换成了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古怪归古怪,叶朔来这里也只是为了尽快的提升实力,至于这培训班有多少秘密,都不是自己需要关心的。因此他也只是暗暗的抱怨了几句,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见到芯片植入完成,那导师又开始喋喋不休。翻来覆去还是先前的那几句话,无非就是要他遵守培训班里的各项规矩。叶朔最讨厌这些东西,听在耳中,也并没怎么搭理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总觉得,在芯片植入后,那导师的态度似乎就有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相比最初的和蔼可亲,现在讲解着规矩的时候,明显是严厉了很多,就像是一个牢头在训诫着自己的犯人……唉,今天这是怎么了,怎么总是想到监牢啊,犯人啊,都是这里的气氛给闹的!叶朔抓了抓头皮,自嘲的干笑了一下,口中继续嗯嗯啊啊的应付着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导师的态度转变倒也没什么稀奇的。反正这种事哪里都差不多,招揽员工或是学员的时候,必然说得天花乱坠,让你觉得加入他们就是加入了天堂。一旦好言好语把你哄得签下合约,到了他的股掌之中,那就怎么拿捏你都行。

    听完一通枯燥的学员守则,就该去教室上课了。按照导师所说,所有的课程都已经被录入到了芯片中,今后便由学员自行参照秘籍修行,培训班内不会再另行安排导师授课。但每人每日依然要按时出勤,否则就会“受到相应的惩罚”。

    反正,还是为了加强对学员的控制呗。叶朔撇一撇嘴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这培训班的场地并不大,但叶朔跟在那导师身后,却是来来回回绕了好几个圈,甚至他都觉得对方是在故意绕路了,因为在走过某些地方时,总会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。

    在穿越了两道阶梯,又往后拐了将近一百米,是的,是往后,那道走廊竟然是呈u字形的。在穿过了那道走廊之后,面前又竖立着两扇大门,似乎是由金铁打造而成,看起来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再往后走了一段路程,那导师指着前方的一扇门说道:“这里就是你的教室,进去和同学们见一见吧。”说完之后,那导师居然是头也不回地就走了。

    原地只剩下叶朔一个人,他缓步走到门前,轻轻将门推开。门不大,大概只比他的身高高半个头,宽度也只能容一人进出,和先前的那两道大铁门比较而言,倒像是哪个顽皮的学员偷偷在墙壁上凿开了一个小洞,用来偷溜出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教室的门虽小,但当叶朔推开门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。他本以为,那里只是一个简陋的小教室,然而目前看来,下面黑压压至少坐了几百名学员。

    教室显得十分空旷,学员们也都很安静,安静得令叶朔感到有一丝奇怪。他们都各自在做自己的事,没有交流,也没有人发出什么声音,更没有对叶朔的到来有任何的表示,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叶朔走上前去,他初来乍到,也想找个人先熟悉一下环境,环顾了一圈,周围的人似乎都不怎么好搭理的样子,倒是有一名学员瘦瘦小小,坐在角落里发呆。

    他探过身子,走到了那瘦小学员的身边,“你好,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瘦小学员一副依旧在发呆的样子,脸上的表情都分毫没有变化。他的目光看着前方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,整个人痴痴呆呆,完全没有理睬叶朔。

    叶朔的手僵在了半空中。但是他又努力尝试了一下,只不过那瘦小学员依旧不理他,反倒显得他特别的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那瘦小学员身后还有一个人,他穿着一身素衣,手中正在摆弄着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榫卯结构物体,叶朔有些好奇的朝他张望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但奇怪的是,那人的眼睛竟是直直的,仿佛穿透了叶朔的身体,目光落在了他的身后。叶朔就像一个完全不存在的透明人,直接被忽略了。

    很奇怪,这里的学员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随后叶朔又向周围的其他人试探着搭了些话,依旧没有人理他,叶朔撇撇嘴,这里的学员未免也太高冷了吧。

    这教室里有几百名的学员,叶朔也懒得一一去和他们讲话,便独自找了一处空位坐下,他也没有修炼,趴在桌面上,开始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传来了一阵铃声,铃声不响,但是原先一声不响的学员们忽然之间都动弹了起来,他们齐刷刷的站起身来,大约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叶朔也赶忙站起身,还看了看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学员依旧是面无表情,然而他们正开始向外走。每一步迈出都是同手同脚,如同被引线牵拉的木偶。

    出口的门十分小,只容一人通过,于是学员们自发地排起了队,一个一个向门外走去,全程井然有序,没有任何的拥挤和喧哗。

    叶朔估摸着,应该是下课了。他跟上队伍,一路前行,下意识的朝着排在身前的人多看了几眼。这一看之下,越发觉得对方眼熟。仔细思考了一下,终于想起了那人是谁。是叶雪松!

    那是当初与他一起在致远学院的同学。许久没有见面,可是叶雪松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稍许的困惑,并未掩盖见到熟人的喜悦。叶朔轻轻的拍了叶雪松一下。虽然此前他们的接触并不多,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蓦然重逢,已是足以令人感到欣慰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被打扰,叶雪松僵硬的回过头,用极其空洞的目光看了叶朔一眼。随后又默默的回过头,行走在队伍中,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叶朔,更仿佛叶朔并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为什么,就连叶雪松也……?叶朔的脚步一顿,而他身后的学员已经紧跟了上来,“咚”的一声撞到了他背上。

    叶朔吃了一惊,连忙回身致歉。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之下,着实吓了他一大跳。

    自己身后的学员,原本是极有规律的迈动着脚步,陡然遇到阻碍,他既没有停下,也没有绕路,依然是那样机械性的迈着步子。最可怕的是,现在他一个人走不动,排在他背后的学员,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撞了上来。而每个人的活动范围,则仍是只有脚底的方寸空间。

    背后的队列,一个撞着一个,目光空洞,脚步整齐划一,就像是被串在同一根绳子上的僵尸!

    这情形太过诡异,叶朔倒吸一口冷气,默默的朝队伍外侧退开了两步。就见背后那学员迈出的脚终于有了着落,一脚踏实,就不再停顿的朝着门外走去了。至于再后面缀着的那一串,也是同样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一群学员目光呆滞的从面前走过,叶朔不由想起,过去在致远学院的时候,那里的氛围可要比这里活泼轻松许多。每到下课,大家往往都是结伴同行,有说有笑。何况还有西陵江坤这种活跃气氛的角色存在!但这里却始终是死气沉沉,所有的学员之间完全没有交流。

    这时候叶朔终于意识到,他一直觉得不对劲的地方究竟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他眼前的这些学员就像是一群行尸走肉,对,就是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叶朔为自己的想法打了个寒颤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