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8章 夜半敲门
    叶朔早已听到了这声音,在声音停下之时,他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漆黑,仿佛整个人的知觉都被黑暗所笼罩。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在对面的铺位,温成也睁开了眼睛。黑暗中,他望向叶朔所在的方向。虽然眼前依旧是一片混沌的黑,但是他还是试探的,向身旁小声的说道:“你也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听到了。”虽然温成的主动开口有些令叶朔意外,但这种诡异的情形,多一个人分担总是好的,因此他坚定的点了点头,视线和温成在黑暗中相对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,来这里的人最后都得死!一个都逃不过!”温成的语气再次变得神经质起来,同时却又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愤慨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说?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叶朔连忙追问道。回答他的却只有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忽然间!门外竟然响起了敲门声,在这个时间显得格外的突兀。

    叩!叩叩叩!声音轻轻的,缓慢而有节奏感。就像是一个人十分有礼貌的在敲门,同时十分的有耐心,仿佛就算没有人开门,他也会一直这样敲下去,敲下去……

    叶朔隐隐的感觉到奇怪。先不说这么晚了,究竟是谁会在外面敲门,而这样缓慢的敲门方式,似乎敲门者并不在意门是否会打开,更多的只是在进行敲门这一行为。就像他方才的脚步声一样,正常人绝不会发出这样规律机械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谁在外面?”叶朔扬声高喊了一句。门外回应他的,却是变得更加急促的敲门声,叩!叩叩叩!叩叩叩叩!

    叶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傀儡,即便不然,也是如同傀儡一般被人控制,毫无思想的行尸走肉,没有灵魂的躯壳。想到这里,叶朔反倒是从心底涌起了一股好奇。他翻身下床,打算去开门。

    仿佛是听见了叶朔下床的声音,不远处的温成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。他神经质的从床上弹了起来,在原本安静的黑暗中发出咣当一声巨响,仿佛硬板床的木板都要被他切割成两半,整个床会从中间断裂而开。

    而温成根本就顾不上这些,他冲到门前,用力将门边的杂物推倒。杂物堆积了一地,温成似乎还嫌不够,又拖出两个巨大的箱子堵在门口。看起来瘦小的他,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叶朔就像个石雕一样,傻愣愣的待在原地,看着突然像发了疯似的温成,弄得他是往前走也不是,往回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呀!呼哧——呼哧——”温成仿佛入了魔怔,将所有能用来挡门的东西都推到了门前。

    “不够!这些还不够!它还是会进来的!”温成浑身抖的像一个筛子,不断机械的重复着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人是谁?你好像很怕他?”叶朔狐疑的望着那扇不断震动的门板。他总觉得,温成应该知道这个培训班的很多秘密,但他的状态,却偏偏是无法正常交流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温成则是恍若未闻,他沉沦在自己的那个狭小而又漆黑的世界里。在他的世界里,他只需要重复做一件事情,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:“它来了……它来了……”整个宿舍里但凡他能拿动的东西,他能推动的东西,几乎尽数被他用来挡在了门后面。

    相较于温成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感,叶朔倒是更好奇,此时屋外敲门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等到确定把门堵严实了,温成的脸色总算是好转了几分,然而身躯依旧在瑟瑟发抖,整个人都蜷缩起来。瘦小的他变得更加的瘦小,整个人像被使劲揉在一起的面团,稀稀的拉成一条挂面,无力的垂败着。

    叶朔正想上前安慰几句,但还不等他迈动脚步,原本耐心有节奏的敲门声,突然变成了一声一声的用力砸门声,声音越来越响,越来越响,还伴随着什么东西挠门的声音!

    咣咣咣!咣咣咣!嗤啦——嗤啦——声音之大,几乎可以感受到门外之“人”强烈的怨气!

    仿佛仅仅一门之隔,那门后,正有什么怪兽要破门而入。而房内的众人正是那怪兽的食物。

    原本堆在门口的杂物,在门板巨大的震动幅度下,已经散落了一地。叶朔连忙冲上前,代替杂物顶住了门口,他能够感到掌心传来一阵又一阵巨大而沉重的撞击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间屋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,足以让任何一个酣睡的人自美梦中惊醒,可除了叶朔和温成,其他室友依旧睡得很死,看起来他们完全没有感觉到房中的异象。甚至可以说他们就像死去了一样,完全切断了与外界的半点联系。

    与之相对的,是温成不断的发抖,他抖动的剧烈程度,就像一个人犯了癫痫一般,不断的在抽搐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它进来……不能让它进来……我们会死的!我们会死的!”温成的声音已经变成了高声嘶吼,脸色白得不似人形。

    叶朔一连说了几句话,却都被淹没在了不断扩大的敲门声,以及温成的嘶吼声中。不得已之下,他也只能放大了喉咙,冲着温成的耳边大喊:

    “温成,我们堵的这么严实,那东西不会进来了!”

    虽然叶朔心中也有些担忧,这破旧的木板门一看就是年久失修,给那东西多砸几下,不会真的就塌了吧?但这些话自然不能对温成明说,表面上,叶朔还是再三安慰,担保无事,总算哄得温成稍稍冷静下来,任由自己扶着他的肩膀,将他拖着朝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途中,叶朔再次扫视了一下其他室友,额角不由得惊出丝丝冷汗:“怎么他们睡得这么沉?外头的声音估计全楼层的人都能听见了,他们居然没有丝毫反应?这也太不寻常了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外的声音突然像是卯足了劲儿,砰!砰砰砰!狠狠地撞击了几下,声音大的几乎是地动屋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温成在听到剧烈的撞门声后,立即像脱了缰绳的野马向着墙角奔去,整个身体紧缩成一团,一双手拼命的胡乱挥舞着,扯开嗓子用力咆哮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那令人毛骨悚然,刺激着耳膜的敲门声终于销声匿迹了。门外的脚步声再次响起,只是这一次是越来越远。看上去,外头的“东西”,虽然不知何故,但终于是决定离开了。

    叶朔缓过一口气,连忙朝着蹲在角落里的温成走去,弯下腰一把将他拽了起来。然而一看清他现在的样子,叶朔霎时傻在了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只见温成嘴歪眼斜,身体不再是颤抖,而是变成了抽搐!嘴巴里的牙齿像是一个冻坏的孩子,不停的打着颤,发出咯咯的响声。眼白不断上翻,仿佛是被鱼刺卡住喉咙,随时都会“过去”了一样,看得叶朔是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“喂!温成醒醒!快醒醒!”叶朔满眼焦灼,他不是医者,也不懂医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温成平躺在地上,不断拍打他的脸,呼唤着他。

    “对了!之前好像听说过,如果有人昏厥了,可以掐对方的人中!”蓦地,叶朔脑中灵光一闪,极力回忆着在致远学院急救课上学过的知识,蹲在温成身边就是一顿狠掐。如果这样还是没用的话……可能就需要去找导师过来了!

    正当叶朔急得满头大汗,手指也是剧烈颤抖,完全不由大脑的掌控时,温成突然从地上弹坐了起来,捂着胸口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叶朔见了,连忙轻拍他的背部,替他顺了顺气,见他缓和得差不多了,这才开口问出了满肚子的疑问:“你没事吧?我看你似乎特别害怕那个东西,你能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吗?”叶朔的眼神看来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温成捂着嘴咳嗽了几声,艰难的摆一摆手,“我没事,你只需要知道,那个东西不是你能招惹的。”说完,他就拖着疲惫不堪,几乎快要散架的身子朝自己的床铺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说了不就等于没说吗?”叶朔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。但温成早已经缩到床上,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的蒙了起来。从棉被上端略微突起的轮廓,还能看到他的身子仍在无意识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黑暗中,叶朔静静的叹了口气。他知道,这里有太多被隐藏的秘密,而温成可能是现阶段唯一的突破口。如果对他使用搜魂的话……或许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况且温成实力平平,其他室友又睡得很死,也就是说只要自己愿意,搜魂是一定可以顺利进行的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犹豫再三,叶朔终于还是收回视线,重新爬上了自己的床。

    使用搜魂一事,本身对他人是非常不尊重的,谁会愿意自己的记忆被人随意窥探呢?对于叶朔而言,除非他已认定对方是敌人,除非是真的迫不得已,他才有可能去使用这种,在他看来是“下三滥”的手段。

    何况,搜魂中途如果遭到反抗,一个弄不好就会给对方留下永久性的伤害。就算事先征得了同意,在触及一些敏感记忆时,也难保不会出现本能的抵抗。

    若是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好奇心,而给温成的身体造成什么麻烦,这绝不是叶朔的作风。

    蹬掉鞋子,叶朔像丢一团抹布一样把自己丢到了床上,拉高棉被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夜无事。只是这培训班的种种古怪,以及温成口中语焉不详的“它”,都像是一块块沉重的石头,积压在叶朔的脑袋里,堵得他心烦意乱,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次日,叶朔又是最后一个起来的。他忍不住向室友询问昨晚的敲门声,就如他所料,这些人的反应,依然是目光空洞的看着他,并称自己什么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温成在,或许叶朔都真会感觉,现在发疯的那个人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,似乎都在极力编织着一副安详假象,却不知有多少黑暗,被埋藏在了这一池静水之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叶朔就连修炼也是魂不守舍,好几次都险些走火入魔。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的自修课程,他就再次冲进办公室,向导师详细的描述了昨晚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拉上温成同来,但温成一听他提及导师,顿时就吓得什么似的,忙不迭的连连摆手,趁他一不留神,就一溜烟跑得远了。叶朔满心无奈,但站在导师面前,他却仍是反复申明“温成也听见了”,“如果您不信,可以让他过来作证”。

    经过了昨日皮俊一事,叶朔知道,现在的自己在导师眼里就是个疯子。他可不想再被对方用一句“你听错了”来敷衍自己。

    “哦,敲门声呀——”这一次导师倒是沉吟着点了点头,“难怪了,你和温成都是新同学,大概还不清楚。那是学院专门配备的一种机械战士,每天晚上它们都会随机选择一间房间,和学员进行战斗,这是为了培养大家在睡梦中也能拥有警觉性!下次再遇到的话,可不要再做躲在门背后这么没出息的事了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但是,为什么当时就只有我和温成能听到,其他室友就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叶朔问出口时,也在心底暗暗庆幸。先前为了加强说服力,他原本想说一屋子的人都听到了,现在看来,刚才要是这么一说,那可就真是挖坑给自己跳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是这样的,”导师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不耐烦,“叶同学你想啊,如果每次出现机械战士,寝室里都是由同一名学员迎战,这样其他同学不是就得不到锻炼了吗?而且交战中也会打扰到大家的休息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叶朔认真的点了点头:“是啊,那个声音,我觉得起码全楼都能听见。”

    导师微笑颔首:“这就是了,这个问题之前就有同学向我们反馈过,所以学院对机械战士进行了改进。在它敲门的时候,其实只是发出了一种特殊的次声波,直接作用到你们脑中植入的芯片。如果是已经战斗过的学员,就不会再接收到这种次声波,可以安心入眠。毕竟,我们也是要保证学员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所有人都完成了初级试炼,次声波的频率就会发生改变,这就代表你们将要面对的是更加高级的战斗了,不过,必须是整个寝室都完成通关,才能进入下一个战斗阶段。想要变强的话,就勇敢的去迎接挑战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叶同学,你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没有了……”叶朔摇了摇头,连忙退出了办公室。入学仅仅三天,就已经两次来麻烦导师,他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所以,温成那么害怕的就是机械战士?唉,这个胆小鬼,下次一定要教他勇敢面对挑战才行!回宿舍的路上,叶朔在心底暗暗寻思着。

    说起来,我倒也想看看,机械战士啊……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呢?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