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9章 诡异水龙头和内务混乱
    又是一个无风的静夜。

    安静的空气中,隐隐传来了水滴的声音。

    滴答,滴答,滴答。水滴的声音很轻微,但却不容忽视,它们就这样缓缓的,有节奏的滴落在地上,滴答滴答,听了让人心中无比的烦躁,就像是有什么东西,正在挑弄着一个失眠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很不幸,叶朔就是那个失眠的人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怎么的,今夜入眠之后突然醒了过来,之后就再也没有了睡意。睁着双目,两眼放空,看着天花板,一片漆黑,本以为今夜估计就要这样睁着眼睛,一夜到天明了,却没有想到在半夜,竟是突兀的响起了流水声。

    叶朔被这流水声弄得有些心烦,他感到有些疑惑,究竟是哪个家伙没有拧紧水龙头?还是说水管漏了?

    翻了一个身,用被子紧紧包住自己的身体,大约一刻钟之后,叶朔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滴水声,仿佛根本就不是从耳朵中传来的,更像是引起了心跳的共振,直接传入骨髓之中,深入人的灵魂。

    滴答滴答……滴答滴答……叶朔只感到自己满脑子都是滴答声,身体仿佛被十几个漏水的管子围绕,吵得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最终他决定起身一探究竟,翻身下地之后,随便披了一件衣服,循着声音,一路向前方摸去。

    那声音,是从一处废旧的换洗室传来的。那里破败而又阴暗,终日照不到阳光,阴森森的,仿佛环绕着一层鬼气。

    空气中也经常弥散着一股霉味,或是什么东西腐烂掉的臭味。偶尔也会有一些死掉的老鼠的尸体躺在门口,七零八落。那些老鼠尸体总是缺胳膊少腿,甚至有些连脑袋都没有,开膛破肚,令人心生胆寒。

    回想到起夜时离奇失踪的皮俊,叶朔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,但他还是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片黑暗,叶朔用灵力凝聚出一个光球,照亮道路。滴答滴答的声音越来越近了,叶朔却忽然发现,自己已经踏上了一片湿漉漉的地板,而那地板的颜色竟是血一般的鲜红!

    不对,不是血一般,这应该确实就是鲜血,因为地板上隐隐传来一股令人皱眉的血腥味。而鲜血的源头,则是前方一个坏了的水龙头。

    水龙头正在不断滴出鲜红的血水。诡异的是,它仿佛感受到了有人正在靠近,在叶朔走向它的瞬间,鲜血流的越来越多,等到叶朔站在水池前的时候,它顿时如同被拧到最大,鲜血如瀑布一般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刹那间鲜血如注,巨大的冲击力将鲜血溅了叶朔一身。霎时,叶朔感到自己仿佛被一股腥臭的气体所包围。他立刻将周身的空气散开,形成了一小段真空距离,这才免于了鲜血淋漓的后果。

    这情形太奇怪,太诡异了,究竟为什么,半夜的水龙头会流出如此之多的鲜血?这些鲜血又是从何处而来呢?

    叶朔想要走上前去看个究竟。伸出正在不停涌出鲜血的手,还不等握上,龙头忽然又起了变化。它居然像一个巨大的星系,将鲜血重新吸了回去!

    这种诡异的变化,就仿佛是时空倒流。一地的鲜血也开始倒着往回流动,从地板飞到空中,再从空中塞到水龙头里。完成这些事情,差不多只有一眨眼的时间,仿佛先前的鲜血淋漓,都是叶朔在混沌中产生的错觉。

    是有人用了幻术,可是为什么?这样的幻术无非就是用来吓人,并不会造成多少实质性的伤害。施术之人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?

    难道说,叶朔脑中无端出现了一个非常搞笑的念头。为了让那些晚上起夜的人吓破胆,好好的待在屋子里,不要想着到处乱跑吗?还是说抱着把人吓疯的念头,弄出这样的恶作剧来?

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正想尝试着再开一次水龙头,忽然之间,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在他背后响起。那脚步声仿佛和先前听到的是同一个,沉稳而富有规律。是机械战士?还是……其他的什么东西呢?

    叶朔毫不犹豫的追了出去,然而没走几步,那脚步声就仿佛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。别说是声音,就连气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那一晚,叶朔在黑暗的走廊里站了很久。

    什么是真的,什么又是假的,在这迷雾重重的培训班里,自己究竟应该相信谁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到了休息日。

    这里每隔一段时间,导师们都会聚集在一起开个小会,商议一下近期的教学计划,而这时候学员们就只需要上半天的课,用过午餐后,下午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。这一点,大多数学院都是一样的。因此学员们最期待的,往往也就是这难得的休息日了。

    虽然流年不利,刚到培训班就异象频生,但在那一晚过后,除了全班的学员依旧神态僵硬,有如行尸走肉,在叶朔身边,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其他怪事了。这也令他暗自寻思,或许最初的几日,的确只是自己疑神疑鬼了吧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叶朔又是最后一个出门的。对此他已经逐渐习以为常。毕竟,实在没必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,去向那一群书呆子看齐啊!

    才走到楼下,就看到公告板上贴出的告示,上面说今日酉时,会有导师来检查寝室内务。望各位同学引起重视,及时清扫。如果检查不合格,会受到惩罚等等。

    这条告示,叶朔看完就抛在了脑后。在他想来,哪这么多麻烦事啊,当初在致远学院,自己就从来没打扫过寝室,还不也是好端端的过来了么?学院都喜欢把惩罚挂在口边,其实只要不是严重违纪,也不过是说来吓唬人的。当过这么多年的学生,早就有经验了。

    半天的自修结束后,叶朔在楼下小铺买了两份鸡蛋煎饼,一杯豆浆,就优哉游哉的回寝室了。按照他的计划,吃完午餐小睡一下,接着就起来修炼。这几天加把劲冲刺一下,说不定有机会突破到化气二段——

    然而,一踏进宿舍门,叶朔吓了一跳,只见七名室友已经早早的待在了寝室里,正在挥汗如雨的大扫除。扫地、擦窗、整理物件,各人有各人的任务。从他们动作的娴熟程度,应是平日里就做惯了这一类琐事。

    温成虽未参与打扫,但他也是跪在床铺上,将一条被子拆了叠,叠了又拆,绞尽脑汁的研究着,怎样才能将它叠成像其他人一样的豆腐块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,这也太夸张了!”叶朔这时才想起早上看到的告示,这么说,室友们是都在为检查内务做准备了。而且很明显是一下课就直接赶了回来,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。

    “你们至于吗……”叶朔撇了撇嘴。都多大人了,怎么还跟刚入学的一年生一样,拿学院的规矩当圣旨遵从?果然是做书呆子就要做全套?

    满心郁闷的坐回床位,叶朔继续吃着煎饼,同时祈祷他们尽快完事。待会自己可还打算睡觉的,他们这么乒乒乓乓的,自己还怎么睡?

    “抬脚。”忽然,在他身前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。澹台璟拿着扫帚,已经扫到了他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导师很快就要来检查内务了,你自己不收拾不要耽误我们收拾。”

    叶朔敷衍着抬起脚,澹台璟快速扫去了地面落下的芝麻,跟着又是一路扫了过去。叶朔看了看眼前已经平滑如镜的地面,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。不过换种想法,有一群这么认真的室友,也算是一件好事,这样检查内务,自己就可以躺着过关了。

    然而,很快他就收回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,澹台璟已经在室内喷起了消毒剂,叶朔忙不迭护住手中的煎饼豆浆,冲他喊道:“注意一点啊!这边还有人在吃东西呢!”

    澹台璟冷漠的扫了他一眼:“要吃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经过他面前时,顺手拿过豆浆,端着就往门外走:“还有,液体饮料不要带进寝室里,一旦打翻就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得也太宽了吧!”叶朔终于忍无可忍,“难道我在寝室里连口水都不能喝吗?”

    这帮人都已经被导师改造成了强迫症,但他们绝对休想把自己也改造成强迫症!叶朔跳起身就去抢豆浆,两人争抢途中,满杯的豆浆“哗啦”一下洒了一地,斑斑点点的汁液溅了叶朔一床,同样的,距离最近的1号6号床铺也跟着遭了殃。

    空气突然沉默,时间仿佛静止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望着那一地污渍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“你要死啊!”半晌,一名壮硕男生怒吼着扑了上来,一把揪起叶朔的衣领,眼中闪动着疯狂的怒意,恨不得直接把他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叶朔知道,他就是睡在1号铺位的人,自己弄脏了他的床,也难怪他会发火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对方的反应稍显夸张,但此事确是自己理亏,叶朔也耐住性子,连连赔着不是。但那男生却是越来越生气,最后直接扬起了拳头,就要对着他的脸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澹台璟拉开了两人,语气依然平淡:“现在时间还来得及,我去拿拖把,你们也抓紧清理。”说完就快步出了寝室,那1号床铺的男生又是恨恨的看了叶朔好几眼,才拿出纸巾,死命的擦着床上的污渍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澹台璟拿回了拖把,一句话也未多说,就埋头拖了起来。叶朔看得也有几分愧疚,毕竟这本身是自己惹出的乱子,于是试探着上前问道:“那个,有什么我能帮忙做的吗?”

    澹台璟并未抬头:“你老实待着,就是帮了最大的忙。”

    叶朔仍是心有不安,三口两口啃完煎饼,又上前拾起豆浆杯,一起扔进了角落的垃圾桶。但还不等他为自己的“帮忙”沾沾自喜,在宿舍的另一个角落,就再次响起了一声疯狂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啊!今天的垃圾我刚刚倒过,现在桶里还没有换上新的垃圾袋啊!!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关系吗?”叶朔有些发怔,“呃……垃圾桶里还需要套垃圾袋?”

    这方面他确实毫无概念。以前在致远学院,他都是想扔垃圾就随手一扔,既未负责过倒垃圾的工作,自然也没关注过桶中是否另套有垃圾袋。那么自己这是……又帮了倒忙?

    7号床铺的男生扔下擦窗的抹布,一路飞奔而来,飞快的捧起垃圾桶,不出所料,桶底已经沾满了煎饼袋子上的油,以及几滴豆浆汁液。

    这时,叶朔已经能听到其他室友的抱怨声了。

    “有这种室友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!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联名抗议给他换间寝室啊!这么下去大家都会被他害死的!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异口同声的抱怨,叶朔愧疚之余,倒也有几分欣喜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他们,变得更有“人味”了。是啊,会生气,会吵架,这才像是真正的人啊!无论如何,也比一根冷冰冰的木头好得太多!

    况且,说“害死”也太夸张了,规矩的存在,不就是用来违反的吗?就算内务不合格,导师最多口头教训几句,难道还能杀了他们?

    但这会儿,7号男生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,捧着垃圾桶的双手不住颤抖,最后猛地高抬双臂,似乎是想直接把桶扣到叶朔头上。又是澹台璟拦住了他,一手拽住桶沿,碎发遮掩的眼底仍是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刷,我拖完地就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朔倒是有些佩服澹台璟了。比起无谓的发泄,他更注重的是解决问题。而这样的精神,却恰恰是崇尚“强者为尊”的修灵界,最为缺乏的。

    7号男生骂骂咧咧的端着垃圾桶出去了,而温成似是终于放弃了和他的被子较劲,软弱的拉了拉澹台璟的衣袖:“室长,你可以帮帮我吗,这个被子……我怎么都叠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开,现在没工夫管你。”澹台璟冷漠的甩开了他,继续埋头拖地。

    温成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,他再次抱住了头,跪在床上发起抖来:“怎么办……我会死的……我会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温成叠的被子,和其他人相比,不但厚度超出了一倍,棱角也是松松垮垮。任他百般努力,也叠不出那般的刀削质感。随着检查时间临近,他看上去愈发绝望。

    这满室的大扫除,叶朔虽为化气级强者,却是半点都帮不上忙,反而处处遭人嫌弃。寝室内第一强者所带来的优越感,早已荡然无存。现在看着温成懦弱的样子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大步走上前,一把将4号床铺的被子打散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人,不是傀儡!不要让自己变得那么死板!被子想怎么叠就怎么叠,重要的是活出你自己的个性!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成果瞬间清零,以及被面沾上的那几个刺目的油手印,温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门边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