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0章 黑暗鬼校
    在导师进入的时候,一众室友都在自己的床铺边站得笔直,恭恭敬敬的垂首以待。其形容之端肃,有如一支恭迎帝王到来的军队。

    叶朔不便独坐,也跟着站了起来,但他的姿势明显就要松垮许多。温成匆匆将被子叠到一半,就如见了猫的老鼠,连滚带爬的翻身下地,紧贴着裤缝的手指仍在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负责检查的共有三名导师,每人手中都捧着一本记录册。目光在室内四面打量。尤其是在看到2号和4号两床半铺开的被子,以及4号被面上的油手印、2号床上的豆浆污渍时,眉头深深的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着导师不断在小册上记录评分,寝室中的气氛也变得越来越紧张。其他室友虽然仍是那一副平板面容,但时刻紧缩的眼瞳却暴露了他们的恐惧。温成更是颤抖不止,面如金纸,好似一个随时都会死去的重症病人。就连叶朔,都不免有些不自在起来,半耷拉的肩头下意识抬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01758寝室,”终于,在三位导师核对过评分后,领头导师冷漠的迈了出来,“70分。下面是个人内务。”

    空气如同一张绷紧的弦,才松弛下了一瞬,又立刻拉到最紧。

    “澹台璟,严子涚,优秀,各加10分贡献分。”

    5号床位的严子涚,中等身材,肤色微黑,理着小平头,一眼看去,只如工地上一个不起眼的小民工。但在他眼中,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倔强,似乎也对这陈腐的规矩感到不满。但这种异色很快就被收入眼底,他也跟着澹台璟一同朝导师深深躬身,口称:“多谢导师!”

    “胡冬,徐伟,林杰,张鹏,中。”

    一个“中”字出口,被报到名字的4人顿时都松了口大气,齐声道:“多谢导师!”但1号床的胡冬,6号床的徐伟,仍是转眼就对叶朔怒目而视,似乎是将自己未能拿到优良的责任,全怪到了他那一杯豆浆上。

    “叶朔,温成,”导师抬起头,冷如刀锋般的目光朝两人一扫,“内务不合格!”

    温成双腿一软,几乎瘫坐到了地上。而这时其他室友的脸色也都不好看,那是一种心有余悸的惶恐。

    “古人云,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!”导师手中的记录册在床柱上啪啪的敲击着,“现在你们连个人的内务都整理不好,还怎么成为强者,怎么进入天宫门!”

    “作为惩罚,两个人都到外面的操场上跑一万米,一个时辰之内回来报到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!”叶朔脱口而出,“我们是来修炼,不是来给你们打扫房间的!”

    那导师面色一变:“你还敢犟嘴?”手中光影一闪,叶朔和温成还不及反应,身上已经被重重抽了两鞭。

    那鞭子是以钢筋制成,伤处立时就现出了一条充血的肿痕。而其余两名导师只是冷漠的看着,仿佛对这种情形早已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温成一手捂着伤处,身子抖如筛糠,下嘴唇都被牙齿咬得泛起了紫色,却死撑着不敢喊一声痛。叶朔却是按耐不住,化气级的灵力气浪瞬间爆发,但就在他准备冲上前,狠狠还击那导师之时,一股突兀的吸力忽然在他体内炸开。

    那并非他用惯的吞噬之力,而是一种不由掌控的神秘力量。这吸力将他外放的灵力全数吸入丹田,更是直接封锁了他的灵核,叶朔只觉手足僵硬,如同一个毫无能力的凡人。而这徒劳的反抗,换来的就是一鞭狠似一鞭的再次抽打。

    “导师……我们去跑,我们去跑……”温成哆嗦着拉住了叶朔,“我们都听您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去!”导师反手又是一鞭,直接将温成的衣衫抽出一条裂口。叶朔还想理论,温成却是死命的拉着他,一路将他拖出了寝室。

    不久后的操场上。

    “呼哧——呼哧——”才跑了不到五百米,温成已是体力不支,脚步不断放慢,落在了叶朔身后。

    “温成,跑起来!”叶朔挽住他的胳膊,带着他继续向前跑,“加油,我们不能向那些导师屈服!”

    操场外侧,种植着大量的槐树,斑驳的树影洒落,显得尤其阴森。叶朔和温成就在这里一圈一圈的奔跑着,汗水洒在脚底的阴翳里,又悄然泯灭。

    这个培训班本身,就如同一潭深不见底的黑池,所有的挣扎,也终将会被那无边的黑暗吞没。

    叶朔能感觉到,现在自己的灵力又可以动用了,看来这灵力封锁,只有在学员试图反抗导师时才会出现。而约束着他们的……应该就是一早被植入脑中的芯片了。

    该死……当初真不该毫不设防,就任由植入的!芯片中也不知是否还有其他不利于人体的成分……等等,难道说,那些如同行尸走肉的学员,并不是书呆子,而是拜这芯片所赐?要真如此,这也太可怕了吧……这个培训班,到底在图谋些什么?

    有了灵力,叶朔跑起这一万米倒也不如何费劲。只是苦了温成,他的实力,就只有集气五段,再加上体质本就孱弱,这样的超负荷长跑,简直要送掉了他半条命。叶朔实在不懂,他分明就没有修炼资质,为何还要试图通过培训,博取进入天宫门的机会?要知道,一口是吃不成胖子的啊!

    跑步途中,叶朔也发现了一条崎岖小道,这条路远离宿舍和教学楼,以前他是不曾注意过的。但今天,由于不想回去面对导师,他突然对那条小路产生了浓重的好奇。一等跑完一万米,就径自沿着小道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条路不长,在视野重归开阔之时,眼前的景象,却是令叶朔心底一寒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从来都没有走出那条崎岖的小路。

    这一带应是校舍的边缘地区,四面都架着高大的铁丝网,这还不算,那网格之上,一道道游蛇般的电流正在不住窜动,噼啪作响声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这里,已经被电网封锁成了一座牢狱。

    而他们,就是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当初刚来培训班的时候,导师带自己绕了很远的路。应该就是不想让新生发现这些配置吧。

    而等到学员们开始发现的时候,脑中已经被植入了芯片,木已成舟,无可转圜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背后响起了两声咳嗽。那跑完后几乎虚脱的温成,竟也白着一张脸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严格禁止和外界联络,据说想偷跑出去的人都已经死了。”望着四周的铁丝网,温成轻轻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叶朔突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掏出玉简,果然,上端显示的一直是“无信号”状态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他们凭什么限制我们的自由,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?”

    温成苦笑了一下:“这里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,在这里他们就是王法。”喘了几口大气,默默转过身,“而且,还不仅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跟在他身后,走出不远,就看到前方一个老旧的邮筒。温成走上前,轻轻触摸着邮筒表面,神情似嘲讽,似悲伤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不可以使用玉简,官方的说法是防止学员分心,想向家人报平安,每个月就只有一次写家书的机会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直接将信箱门拉开,叶朔还来不及诧异,这邮筒为何未配钥匙,就见几只信封砸到了脚底。而在邮筒内部,满满当当的塞着大量信封,分明已是积压了数月之久。

    “……连一封信都没有被寄出去过。”温成说着又开始发抖,“而且,那些在信里向父母控诉培训班的学员,也都已经死了。这些信就是现成的证据,培训班是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逃不出去的,我们都会死的……”温成又恢复了最初的神经质,反反复复只重复着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要是真想出去,也不是就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正在两人一筹莫展间,在后方不远处,忽然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女声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叶朔听多了旁人空洞的言语,像这种带着生机活力的声音,已是久未入耳。惊喜之下,连忙转头。

    面前站着的,是一个橙色短发的女生,戴着精致的水晶发卡。一身运动装,双手插在衣袋里,显得很是从容潇洒。眼中透着一种精明,而嘴角的微笑,却恰到好处的缓解了衍生出的疏离感。从胸前别着的院徽来看,她名叫沈安彤,是其他班级的学员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一条秘道,那里的铁丝网破了一块,目前还没有导师发现。如果想逃跑的话就尽快。”沈安彤的语速很快,话里也是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叶朔和温成对视一眼,问道:“你说的秘道在哪里?”

    沈安彤干脆的转过身: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路前行,最后在一处暗角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和温成定睛看去,只见在茅草遮掩下,铁丝网底端确是破了个窟窿。虽然较为狭小,但对于体形偏瘦者,只要将身子紧紧蜷缩,应该是可以在不碰触其他带电铁丝的情况下,顺利钻出去的。

    只是,有这样的秘道,竟然一直都没有被导师发现吗?而其他逃出去的学员,难道也从未去官府报案,揭露这培训班中的罪恶?

    沈安彤并未理会两人的疑问,朝着窟窿口漠然的抬了抬下巴:“钻出去以后一直往前跑,就可以脱离培训班地界了。你们两个是一起走么?”

    叶朔快速思量一番,毅然道:“咱们三个一起吧!等出去以后,我一定要去报官,摧毁这个培训班,把其他人也都救出来!”

    沈安彤神色漠然,不置可否,叶朔忽然又生出一个疑问:“不过,既然你早就知道这条秘道,为什么你一直都没走呢?”

    沈安彤瞟了他一眼,移开了视线:“我想帮助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也有像你一样的人,说着逃出去以后会去报官,但是他们都一去不回。说到底,人还是只会为自己着想。所以我继续留在这里,能多救出去一个是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听得满心感动:“你真善良!不过,那些人也许也有自己的难处吧,永远都不要以恶意去揣测他人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心中的责任感又涌了出来:“这么艰巨的任务,不能全让你一个女孩子来扛,这样吧,我也留下来帮你,先让温成出去!”

    沈安彤淡淡的望了他两眼,并未多劝,只是平静的答道:“那也好。我还有一个姐妹打算出逃,之前都约好了,我先去接她一下。等到了外面,你们也好互相照应。”

    叶朔连连点头,直到沈安彤离开,仍不住向温成感叹着:“我们真是碰到好人了啊!”

    温成强挤出一个笑容,但他看上去,却仍是忧心忡忡,似乎并不觉得出逃计划会有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时间渐长,叶朔也开始有些不安起来。毕竟他们现在待的地方,等于是一个巨大的雷区,万一此时刚好有导师经过,顺势发现了秘道,那就一切都完了!这样想着,他拉着温成避开了几步,同时不住向沈安彤离开的方向张望,担心她那边会出现变故。

    两人心惊胆战的也不知等了多久,在叶朔一直注目的方向,终于出现了两道身影。叶朔欣喜的就要冲她挥手,但突然的,他的动作僵硬了。

    是导师!沈安彤竟然带来了导师!

    怎么回事,难道是她中途被导师发现了吗?叶朔正寻思着,该如何编造理由来为三人解围,但这时的沈安彤,却像不认识他们一样,抬起一根手指,遥遥指向叶朔:“导师,他们两个想要从这里逃走!”

    如同一道雷霆从叶朔头顶降下,劈得他的思维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为什么?沈安彤为什么要背叛?

    那导师扫了两人一眼,淡淡应道:“做得好,给你加贡献分30。”

    沈安彤大幅度的躬身:“多谢导师!”在她重新直起腰时,叶朔在她脸上,看出了一丝胜利者的得意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叶朔忽然有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猜想,难道从一开始,这就是一个局?是沈安彤,把他们都设计了?

    叶朔紧紧盯着沈安彤,希望能从她眼中找出一点不得已,但这个前一刻还是盟友身份的少女,却已经高傲的转身而去,短发在空中扬起潇洒的弧度,一如她最初的从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蛙跳200个!就在我面前做!”导师的声音随后响起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