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5章 传话游戏
    不久后的一次自修课上,导师破天荒的走进了教室。全体学员立刻正襟危坐,叶朔也连忙退出修炼状态,心里不住的泛着嘀咕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今天的课堂上,我们来玩一个游戏,想必大家小时候也都是玩过的。”导师环视全场,声音波澜不惊,“游戏的名字就叫做‘传话游戏’。”

    “游戏规则导师再说明一下。以小组为单位开展竞赛。我会把不同的传话内容告诉每组的第一位同学。游戏开始,第一位同学转身传给第二位同学。声音要小,每人只说一遍,一个一个向后传。

    最后一位同学汇报传话内容,又快又准的小组为优胜小组。全组成员可以得到20贡献分的奖励。而最后一名的小组,将要全体扣除20贡献分。”

    传话?就这么简单?叶朔握紧了拳头。恐怕在其中,也同样暗藏杀机吧……?

    “但是——”果然那导师语气一转,“如果传话在哪位同学那里出了问题,那个人就要……死!”

    瞬间,教室里有了一阵轻微的混乱。叶朔已经注意到,每次进行游戏的时候,这些木头人学员都会恢复部分情绪。或许是导师为了尽情欣赏他们的恐惧……不,现在最重要的,是安全通过眼前这场游戏!

    传话……虽然以前没有玩过,不过这规则倒也算简单易懂。由于一句话传多了必会走样,如果“出错就死”的话,显然是坐在前排的学员更为有利。另外,应该就是考验前后学员之间的配合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为了拉拢同盟,叶朔一直都坐在严子涚后面。而他们现在的位置,分别是一组的倒数第三,和倒数第二个。

    很不妙啊……叶朔叹了口气,如果传回来的话,在前面就已经出了问题的话……不,等等,获胜的话,全组的成员都可以得到奖励,如果失败,死的仅仅是造成错误的那一个人。也就是说如果在前排已经走了样,那就不关后排学员的事了……

    同一句话,经过的人越多,就越容易走样,前排一旦出了问题,后排就可以安全过关。这么说,倒是后排更为有利了——

    不行,不行……想到这里,叶朔用力的摇了摇头,我怎么可以有这么自私的想法呢!

    “喂,严子涚!”叶朔小心的拍了拍前排的严子涚,“麻烦你先跟前面那些人说一下,待会大家慢慢的传,仔细的听,咬字都清楚一点。我们不急着争第一,重点是安全过关,让大家都可以活下去!”

    严子涚并未回头,但他的肩膀却是耸动了一下,似乎是在低声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导师已经分别向每组的第一排传过了话,随即一声令下:“开始!”

    由于教室宽广,每一组的学员,几乎都是有十数人之多。叶朔看着前方那一个个回过头的学员,感觉他们就像一串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传话时间,大约就只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,转眼,每组都传到了第五排前后。看上去,分明都是在奔着优胜,奔着贡献分去的!

    众人心系贡献分,倒也怪不得他们,毕竟在受罚的时候,足够的贡献分就等于是多了一条命!恐怕他们现在,都只是抱着“错不在我就好”的念头,但是这样一来,不是对其他人的生命非常不负责任吗?

    传话继续进行,逐渐逼近了后排。严子涚身前的学员,已经转过身向他耳语了。

    “报告导师!”忽然,第三组最后一排的学员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完成了?叶朔吃了一惊,连忙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那名学员一经导师允许,就快速站起身,语速极快的报道:“七巷一个漆匠,西巷一个锡匠,七巷漆匠偷了西巷锡匠的锡,西巷锡匠偷了七巷漆匠的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串话听在叶朔耳中,完全就是“七七七嗡嗡嗡”,搅得他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而导师则是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完全正确。第三组获得优胜。其他小组也要加把劲了啊!”

    什么啊,这不是可以完成的嘛!叶朔刚松了一口气,蓦地脑中又是一震:“等等,我们要传这玩意儿?这怎么记得住?”

    这时,严子涚已经转过了头,叶朔只能强压下心底的震惊,朝他双掌合十,示意他尽量说得慢一些,一面凑过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想当士兵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叶朔夸张的挑高了半边眉毛,同时做出“士兵”的口型,意示疑问。这话是什么鬼?难道不应该是“不想当将军的士兵”吗?

    严子涚淡淡一点头,表示就是这句没错。接着就转过身,不再理会他了。而这时在他身后的学员,已经焦急的踢起了他的椅子。

    叶朔烦躁的抓了抓头皮。算了,反正这个培训班从来不按牌理出牌,可能真的就是这样一句怪话吧。没有时间了,不能因为自己,连累整个小组成为最后一名。于是他也转过身,向最后一人低声道:“不想当士兵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。”

    那名学员困惑的抬了抬眼,似乎也对传话内容有所疑问。叶朔朝着他坚定的一点头,意示“相信我!”

    或许是游戏已经进行到了末尾,那学员也不想无谓耽搁时间,很快就举起了手:“报告导师!”

    “不想当士兵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!”

    叶朔屏住了呼吸,他暗暗祈祷,导师也可以像第三组的时候一样,说出“完全正确”……

    “回答错误!”导师冰冷的声音敲碎了他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正确答案是,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!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叶朔心里一紧,传话到底还是在前面出了问题……或许因为这些学员脑筋僵化,已经忘记了那句原本的俗语。可恶……这样的话,就没有办法全员生存了啊!

    “导师,就是叶朔报给我‘不想当士兵的士兵’的!”后排的学员喊了起来,“我当时听得真真切切!”

    “啊,不,是严子涚就是这样报给我的!”叶朔连忙解释。同时推了推严子涚,“当时你说的就是‘不想当士兵’,我问过你的,你还点头了!”

    叶朔满心希望严子涚能为自己作证,然而他等到的却是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瞎说!”

    “我报的明明就是‘不想当将军’,他自己听错了,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呢?”叶朔急的站起身,“难道我连‘将军’和‘士兵’都分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严子涚的态度依然故我,两人一时争执不下,最终,导师沉着脸敲了敲讲台。

    “真是麻烦,既然没个定论,那你们两个一起去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吃惊的张大了嘴巴。难道这个游戏,就没有办法确定各人究竟传了什么话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只要自己也一口咬定,刚才传的就是“不想当将军”,是不是也可以安然置身事外?

    还有严子涚,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,为了自保,就颠倒黑白?还是说……从一开始,这就是他留给自己的陷阱呢?

    “我说导师,”正当叶朔和严子涚身陷死亡危机时,坐在其他组,早已经通关的澹台璟一手托着额头,慢悠悠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机会难得,不如就集合所有的失败者,一起再玩一局如何?这么好玩的游戏,还真是让人舍不得结束。”

    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……!叶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。而严子涚则是低垂着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空气沉默,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候着。

    半晌,导师不屑的撇了撇嘴:“算了算了,也只有你们这群新生还有这种活力。不过如果有任何人失误,全员处死!”

    很快,所有的失败者都在教室后方排成了一队,叶朔故意和严子涚当中隔开了几个人,这样一来,如果待会对方再想弄鬼的话,就有其他人可以作证了。虽然他也不明白,严子涚为什么对自己充满敌意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注意到,现在的失败者确实都是新生。说起来,在这个培训班里,虽然不断有人死去,但也不断有新生被填补进来。因此教室内的人数,始终都在稳定的持平状态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如果已经被芯片完全操控了,那句话应该会直接烙印在芯片里,不可能出现问题,难道说这个游戏,就是为了考验到底有哪些人没有被完全操控?

    或许真的就是这样……叶朔握住了下巴。所以当初那么长的一串绕口令,第三组都可以准确无误,还不带卡壳的传下来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的传话,对这些失败者来说就是最后的机会,大家都是战战兢兢,叶朔一遍遍的掏着耳朵,深呼吸也做了一个又一个。终于,等到了前排学员向他传话。

    “小猫会捉老鼠,不会捉老虎。”

    叶朔怔了怔,仔细想来,这句话并没有明显的逻辑问题,但培训班的游戏……真的会那么简单么?自己是否应该把两个词稍稍改动一下呢?

    思虑再三,叶朔还是转过头,原模原样的传给了后排的学员。看着对方再度后传,他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终于,最后一名学员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小猫会捉老鼠,不会捉老虎。”

    导师沉默的推了推眼镜,教室内一众学员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……正确。”良久,导师淡淡的吐出了这两个字,语气中能听出明显的失望。或许,他是很希望看到失败者全灭的。

    众人死里逃生,都是松了一口大气。只有严子涚离开的时候,投向叶朔的目光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经过澹台璟身边时,他淡淡的甩下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子继续朝前推进着。自从在传话游戏上,叶朔发现严子涚希望自己死,那以后,他就不再尝试拉拢对方了。就连再和叶雪松交流,也会小心避开那些藏在暗处的耳朵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他和温成百般努力,却依然没能招收到任何的同盟成员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此期间,沈安彤和她的室友——也就是那天的小个子女生,叶朔现在知道她名叫黎悦——也被分配到了这个班级。

    一个严子涚不算,现在还要加上那个爱背后捅刀的女生,跟这两个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,叶朔觉得这日子真是越来越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时间,这天的自修课,导师再次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该别是又要玩什么死亡游戏了……叶朔的拳头在课桌中攥紧,指关节隐隐泛起了青白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”导师清了清嗓子,“鉴于近期本班违纪现象频发,现特安排级长转入本班。协助导师一起管理班级纪律,维持班级秩序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头向门外喊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级长?叶朔猛地抬起头。在这个培训班,虽然学员众多,班级众多,但他们始终都只有一个年级。作为级长,岂不就是凌驾于所有学员之上,地位仅次于导师?

    其他学员虽然神色木然,但也是先后转过了头,毫不掩饰对那位神秘级长的好奇。

    啪嗒,啪嗒,有规律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位血衣青年缓步走入,面容冷峻却不失英气,周身沉淀着一股杀伐之气,仿佛是经无尽血海蕴生而出。他的灵力波动,更是远远超过了教室内的所有学员,那是唯有气宗级的强者,才能散发出的强大气息。

    叶朔一看清对方的面容,就吃惊的瞪圆了眼睛。不为他气宗级的实力,而是因为这个人……自己认识!

    “血骷髅”皇甫离!这家伙不是血云堂的精英吗?为什么会来参加这种培训班?难道这里的幕后操纵者,就是血云堂?

    但再凝神细看,叶朔发现他的双眼也是一片空洞,就像这里的大多数学员一样,难道连他也被操控了?!

    讲台前,导师微笑着介绍道:“皇甫离同学,在前期的表现非常优秀,没有任何的违纪行为,每一次考试都是满分通过,贡献分也是遥遥领先,他就是大家学习的榜样!”

    皇甫离的目光始终冷漠,台下的同学们也都目光空洞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叶朔能感到,自己背后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襟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会是他?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