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8章 真实狼人杀
    沈安彤默然半晌,忽而展颜一笑:“算你识趣。”接着她掏出玉简:“来,靠得近点,先给你们拍张合照吧。”

    岑零干笑着揽住了高芊,视线却是不住游移,试图观察对方的屏幕界面。

    随着“咔擦”一声,两人各有保留的笑容,已经被定格在了一张相片内。

    “行了,玉简拿出来,我把照片传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局域网络覆盖的好处,是距离较近的两人,即使没有对方的联络方式,只要将玉简紧贴在一起,就可以通过自动搜索周边设备,实现数据的传输。在培训班的学员间,这也逐渐成为了一种相当受欢迎的传讯手段。

    岑零不疑有他,爽快的掏出了玉简,但这时,那一向兴冲冲的高芊却忽然扭捏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把玉简留在寝室了。彤彤要不待会再发给我吧?”

    沈安彤淡淡一笑,而她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是令岑零感到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“在录音是吧。”

    高芊的脸色瞬间惨变,下意识按住自己的左衣袋。她这明显的异常,也令原本还抱着一丝怀疑的岑零,真正的确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安彤并未朝她多看一眼,脸上还是那一贯云淡风轻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你听好,我近期刚刚完成了一次突破,秘籍也准备解锁下一个等级了。去报告导师为我讨赏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事我会考虑。走了啊。”朝着岑零挥一挥手,她就潇洒的转过身,带着胜利者的骄傲,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,岑零才艰难的看向高芊:“芊芊,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竟然就防错了人!今天要不是沈安彤机警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    高芊恨恨的瞪了他两眼,最后快速掏出玉简,发泄似的删除了正在录制的声音片段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一开始就觉得你不对劲。在这个培训班里,怎么可能还有闲心交那么多女友?恐怕就是在策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!

    难得这次你找上了我,但是这么多天又什么都不跟我说,所以我才想到,介绍你和彤彤认识。她也是个不安分的,到时候你们商量起来,我就可以录下证据拿到贡献分!谁知道……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她此时的声音,完全不似平常刻意伪装出的柔美,而是粗声粗气,尽是一副被揭穿后的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“算了!反正只要你们还贼心不死,我就总能找到机会的!”恨恨的甩下这一句话,她将肩侧的长发一拂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岑零一把拉住了她:“芊芊,之前皇甫离大哥跟我说过一句话,现在,我也想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那还是当初,他和皇甫离共同参加的一场“卡牌游戏”。

    表面看只是赌运气,实则却是内藏玄机。当时十来个人拿着分发到的卡牌,面面相觑,谁都不敢率先出牌。因为这并不是简单的赌注,而是“一旦输了就会死”的赌命游戏!

    那个时候,是皇甫离下达了战术,其他学员虽然不敢轻信,但无奈之下,却也只能依样操作。正是多亏了他,大家才能从这场游戏中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到最后,场中就只剩下了皇甫离和岑零两个人。

    那时,岑零手中只剩两张牌,而这时他也开始面临着一个两难选择。

    如果就此把两张牌打出去,他就可以赢得游戏的胜利,还可以赚取大量的贡献分。而若是继续执行战术,就可以拯救所有的学员,但自己的收益必然会被大幅度削减。

    到底该怎么选?岑零紧盯着手中成对的牌,牌面上每一道纹路都在他脑中旋转。

    最初,他仅仅是想在游戏中活下去,但现在,胜利距他是如此之近……只要他愿意,只要他愿意的话——

    虽然他的确是由皇甫离带领,才有了如今的得胜机会,理应继续贯彻战略。但是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以后在其他游戏中仅凭自己,都不会再有赚取这么高额贡献分的机会了啊……

    无论如何,自己和皇甫离都不会死,那他就算不得忘恩负义……现在取胜,仅仅是让其他学员死掉几个而已,他们对自己又有什么恩?

    就这么做吧……贡献分,在这里实在是太重要了……岑零的手指颤抖着,闭了闭眼,就要一次将两张牌打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皇甫离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疾言厉色,也没有大谈道德,他仅仅是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——与其考虑怎样赚取贡献分,不如去考虑,怎样‘再也不用赚取贡献分’。”

    现实和回忆仿佛在此时相合,同样的一句话,在不同的时空中,由皇甫离和岑零同时说出。

    高芊的双眼睁大了,在深蓝色的眼影覆盖之下,她的目光中似乎出现了一丝恍悟。

    同样,在旧日时空中,岑零也是这样怔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是啊,不管赚取到再多贡献分,他们也仍然是被锁链捆缚的傀儡,如果不能瓦解这个培训班,他们的生命就始终都没有保障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他们的敌人从来就不应该是彼此,而是那些导师,是这个罪恶基地本身!

    再次望向手中的牌,岑零似是释然的淡笑了一下。接着就抽出其中一张,果断的丢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于是就和计划一样,皇甫离最终取得了游戏的优胜。而其他人,也是全员幸存。

    此后,参加过卡牌游戏的人,全部成为了皇甫离的追随者。

    随着游戏一场又一场的进行,受过皇甫离恩惠的人越来越多,而他们的同盟,也在一天天的扩大。

    他正是有着这样的凝聚力,能够让大家心甘情愿的站在他身边,也把摧毁培训班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岑零正是其中一个被改变的人,而他也同样希望,高芊可以成为另一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段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在叶朔的寝室里,8号床的张鹏之前也死了。新住进来的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小男生。

    看着他兴冲冲整理床铺的样子,叶朔忽然觉得一阵恶心。他不会知道,他现在整理的,是一个死人的床……

    那么自己呢——?叶朔看了看身侧的床单。他被分到这个寝室的时候,2号床铺是空着的,很显然,应该就是之前睡在2号床的人死了。所以自己,还不是每天都在跟一个素昧谋面的死人,同床共枕……

    还有温成也是一样。现在睡在其他床的,谁知道相同处境的又有多少个呢?这个寝室里,这个培训班里,到底死过多少人?恐怕,埋在地下的白骨,已经是数也数不清了吧。

    正寻思着,外头忽然吹起了一阵响亮的上课号,安置在各处的大喇叭里也同时传出了广播:“各位同学,游戏时间开始了……再重复一遍,请大家立刻到教室集中……”

    8号小男生一听之下,兴奋的东张西望:“游戏?什么游戏啊?”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其他人却都是神色沉郁:“你兴奋个屁。那都是……极限生存挑战游戏啊!”

    期中测试,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临了。

    随后的教室里,按照惯例,即使是同班学员,即将进行的游戏也都是不同的。而决定游戏的方式,就是抽签。

    以座位为划分,每20个人左右为一组。每组都要派出一人作为代表,上前抽出决定命运的一签。

    在叶朔的座位一带,为了决出抽签人选,正爆发着一场小型争论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不去。”沈安彤负起双臂,随意靠着椅背,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。

    雷玖神情激动:“那血骷髅大哥也不会去的!”

    澹台璟则是淡淡一摆手:“过。”

    叶朔看得哭笑不得:“你们至于吗?不就是抽个签吗?”

    雷玖猛地回过头:“那你去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干脆就你去得了!”一时间,所有人都像豁然开窍一般,一致认同将这个伟大的任务交给叶朔。

    “啊,不行不行,”叶朔连忙摆手,“我可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沈安彤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:“赶紧去啊。再晚了好签都被别人抽光了!”

    接着,其他人也空前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去啊!!”

    他们愤怒的推搡着叶朔,好像他再不动弹,就是这一组的罪人。

    叶朔只觉得莫名其妙,不解这任务怎会无端落到了自己头上。但现在他也无可奈何,只能硬着头皮走到了抽签箱前。

    背后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此时抽签箱前还有几个人在排队,叶朔站在了队尾。之前听别人说,这些游戏生存概率完全是一半一半,有的考验智商,有的全凭运气,有的死亡率格外高。希望自己能抽到一个不太难的吧。

    排在他身前的几人相继抽过了签,有人喜形于色,有人面如死灰,但每个人都将手中的纸片牢牢护着,叶朔也无法知道,他们究竟抽到了什么游戏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要轮到自己抽签了。

    叶朔将两手摊开,分别朝掌心中呵了口气,再用力搓搓手,就鼓足勇气,探向了眼前的抽签箱。

    在箱子内部,果然已经没剩下多少签了。每张签都是一块巴掌大小的硬纸片,单从表面,也无法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叶朔在箱底掏了又掏,直到背后等候的学员已经不耐烦的催促起来,才下定决心摸出了一张纸片。

    纸片上有着三个大字:“狼人杀”。

    同时,底端另有一行小字,据说这是异位面一种相当风靡的逻辑推理游戏。“以语言描述推动,较量口才和分析判断能力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听说过,但是既然是以语言推动,应该不会是太危险的游戏吧……叶朔抓了抓头皮,也学着其他人盖好纸片,回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抽签完毕后,导师走上了讲台。

    “下面,请各位同学以小组为单位,到各自的游戏场地集中。”

    “同学们不用担心,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的,仅仅是一场模拟局,帮助大家更好的了解游戏规则,即使是失败的同学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。明天,正式的期中测试才会开始。接下来,大家就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吧!”

    导师说着,已经将一张图表挂在了黑板上,上面写着各个游戏的进行地点。而叶朔等人将要进行的“狼人杀”游戏,地点则是“一楼会议室”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过去再说。”皇甫离果断的站起身。即使对这个游戏一无所知,在他眼中,却仍是没有丝毫惧色。

    在他的带领下,一行人都三三两两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会议室不大,里面有着一张椭圆形的长桌,座位刚好可以容纳二十人。在最后一人也走进房间后,门就自动关闭了,这里成为了一个完全的封闭空间。

    叶朔警惕的四面打量,生怕哪里会突然有狼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,不是语言游戏吗?不会有真狼出现的好吧!”沈安彤看着身边几个卖力找狼的学员,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是要我们坐上去吗?”温成颤抖着指向面前的圆桌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只能坐了,难不成一直傻站着看你们找狼?”沈安彤轻哼一声,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坐下。随后,其他人也相继落座。

    每个座位前,都摆着一块立式身份牌,按顺序写着1-20的不同号码。而叶朔的座位所对应的,则是“12号”。

    试探着触摸了一下身前的桌面,坚硬的大理石带来一股冰冷感,仿佛一直冷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“下面,向各位学员下发游戏规则。”大喇叭里传出了导师的声音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芯片中涌入了大量的讯息,叶朔也连忙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狼人杀游戏”规则:

    “很久很久以前,在莱茵河畔一座崖壁陡峭的山顶上,有一个名叫‘杜斯特瓦德’的小村庄。不久前,这个小村庄每晚都会受到狼人的侵袭。

    每个夜晚,狼人都会在村中进行抢劫,并且会有一个村民成为这群狼人的牺牲品。然而村民们不会坐以待毙,他们试图寻找出这些白天隐藏在他们之中的狼人。”

    村民目标:白天的时候处决所有的狼人。

    狼人目标:黑夜的时候杀死所有的村民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