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9章 模拟局
    游戏配置:

    狼人阵营:5狼(狼人x3,白狼王,雪狼)

    白狼阵营:白狼

    好人阵营:5神(预言家,女巫,守卫,猎人,骑士),6民

    吹笛人阵营:吹笛人

    其他阵营:丘比特,野孩子(阵营待定)

    角色介绍:

    1、平民

    本身没有任何能力,一觉睡到天亮却要考虑很多事情。平民会接收到真假混杂的信息,需要从中分辨和判断出正确的信息。

    2、狼人

    每天晚上会残忍地杀害一个村民,到了白天,狼人要假扮村民隐藏自己的身份,故意误导或陷害其他村民。

    3、预言家

    每晚预言家可以窥视一个玩家的真实身份,是村庄里的灵魂人物。预言家要思考如何帮助村民的同时,又不被狼人发现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4、女巫

    女巫拥有两瓶药,解药可以救活一名当晚被狼人杀害的玩家,毒药可以毒杀一名玩家,女巫在每天晚上最多使用一瓶药,女巫不可自救。

    5、守卫

    每晚守卫暗中指定一个玩家,该玩家当晚会受到保护,不会被狼人杀害,守卫不能连续两晚守卫同一个人,守卫可以守卫自己。(注:若女巫的救人与守卫守护的人为同一人,则判定该位玩家因同守同救而死亡。)

    6、猎人

    当猎人被狼人杀害或被村民处决时,他可以射杀任意一个玩家。但当猎人由于意外死亡(如女巫的毒药或者被殉情而死)他不可在死前射出子弹。

    7、丘比特

    第一个晚上,选择两名玩家成为情侣。丘比特可以选择自己成为情侣之一,如果情侣里有一个人不幸落难,另一个则会为之殉情。如果情侣之中两人分别属于不同阵营,则他们的游戏目标就会改变成这对情侣只想平静地生活下去,所以他们必须除掉所有其他的玩家。

    8、白狼王

    属于狼人阵营,白狼王可以在白天自爆的时候,选择带走一名玩家,非自爆出局不得发动技能。

    9、野孩子

    野孩子从小被狼养大,在被好心的村里人收养后野性也渐渐平息。第一天晚上,野孩子醒来并选择一个榜样,之后的游戏中当榜样以任何形式死亡时,野孩子因为榜样的死亡而丧失人性,成为一个狼人。从这时开始野孩子成为狼人阵营,每天晚上和狼人一起行动,胜利目标也和狼人相同。

    10、骑士

    骑士深知圣光之道,以圣洁的心灵而闻名,不接受任何污蔑和诋毁。骑士可以在白天投票前翻开自己的身份牌并指定一个玩家,若是狼人,则此玩家立刻死亡,然后直接进入黑夜,若不是,则骑士以死谢罪,投票继续。这个技能只能发动一次。

    11、吹笛人

    吹笛人曾经被赶出村庄,多年后以另一个身份回到村中报仇。每晚吹笛人可以迷惑两个村民(不能迷惑自己,不能迷惑已经迷惑过的玩家)。被迷惑的玩家会得知自己被迷惑,但不会知道其他被迷惑的玩家是谁。

    12、雪狼

    雪狼和其他狼人一起睁眼,雪狼不会被预言家狐狸熊等认为是狼。

    13、白狼

    白狼是一种有思想的狼,它不想和那些没有智商的狼同伴一起生活下去了,它妄图统治整个村庄。在晚上杀人的时候,白狼和其它狼一样睁眼杀人,但是每两个晚上,白狼在之后有一次机会再杀掉一个人,包括自己的狼同伴。

    唤醒顺序:

    丘比特(仅第一晚)

    情侣(仅第一晚)

    野孩子(仅第一晚)

    守卫

    预言家

    狼人

    白狼(偶数夜)

    女巫

    吹笛人

    被迷惑的人

    术语:

    跳:指“跳身份”,声称自己是某种身份。

    刀:指狼人夜晚杀人的行为。

    金水:预言家验出的好人。

    查杀:预言家验出的狼人。

    银水:被女巫救起的玩家。

    挡刀:平民装作神牌,为神挡刀。

    退水:承认自己在跳别的身份。

    悍跳:狼人跳高贵身份。

    对跳:一个人跳了某个高贵身份,另一个人也跳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倒钩:指狼人假装支持真预言家,踩自己的悍跳队友。

    冲票:同时给一个人投票。

    抿身份:猜测身份。

    抗推:场上没有明狼的情况下,被推出去的发言不好的玩家。

    深水狼:隐藏的很深、活到最后。一般指被狼队保护的狼人,称为“深水狼”。

    金刚狼:比深水狼隐藏还深的狼,一般指全场无人怀疑的狼。

    一般规则:

    游戏进行中,一律以号码代表相应玩家。

    胜利条件如下:

    1、村民阵营:所有狼人及情侣阵营出局。

    2、狼人阵营:屠边局胜利条件:满足下列两个条件:1人狼情侣出局,2所有神出局或所有村民出局(即:屠边)。

    3、人狼情侣阵营:除情侣阵营之外的所有玩家出局(即:屠城)

    4、吹笛人阵营:场上活着的玩家全部被吹笛人迷惑。即使吹笛人已经出局,仍然算作获胜。

    5、白狼阵营:将场上所有的人全部杀掉。

    延伸规则:

    1、正式游戏中,每一轮结束后,有半个时辰的中场休息时间。玩家可以在场中自由对话,试探他人身份,或自行推测等。不可出示身份牌。

    2、游戏中死亡的玩家,在现实中将会真正死亡。但在夜晚以任何形式被刀(中刀或自刀)都不会死,狼人白天自爆也不会死,若所属阵营胜利,在游戏结束后可以跟随阵营复活。但是在白天被公推出去的人,无论任何阵营,都一定会死,无法复活。

    在看到这一条规则时,叶朔迟疑着抬起了头,他能看到其他学员也正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为了战术吧。”半晌,皇甫离淡淡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研究了规则,在狼队中,有一种‘自刀骗药’的战术。如果知道中刀必死,恐怕狼队就没有人愿意自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公推出局者必死,因为投票环节每个人都有份参与,导师就是想让我们——亲手决定旁人的死亡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学员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是啊,让他们身陷罪恶泥沼,出卖同伴,出卖灵魂,这本就是培训班惯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叶朔深深吸了口气,再次将神识融入芯片。

    除了基本规则之外(狼人赢则村民全灭,村民赢则狼人全灭)还有一条附加规则:如果谁能准确猜出所有人的身份,就可以全员生还,包括公推出局者。

    注:1、所有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其他人透露自己的身份牌,违者会立刻死亡。

    2、一旦进入猜身份环节,就只有一次机会。只要猜错了任何一个,立刻全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样的话……”叶朔将这段规则通读了好几遍,蓦地灵光一现,抬起头惊喜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只要大家都把自己的身份公开不就好了吗?虽然不能展示身份牌,但是我们可以说真话。比如你拿到了狼人牌,就老老实实说你是狼人。然后在所有人的身份都明确的情况下,就立刻进入猜身份环节,这样的话,就可以全员生存了呀!”

    然而,纵使他兴奋得两眼发光,室内却是应者寥寥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”见状,叶朔的情绪也低落了几分,“这个计策……有什么问题么?”

    沈安彤冷笑一声,悠然靠着椅背:“没有问题啊。只不过如果按照你这个计策,我们一定会全灭,没有第二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因为在我们当中一定会出现叛徒。”澹台璟接口道,“拿到好人阵营的牌也就罢了,但作为狼人,首先他无法确定同伴一定会说真话。并且他会下意识做出一个最坏的假设,如果场内狼团队的身份已经全部明了,好人一方何必还要冒险猜身份,只要把这些明狼全部票出,他们就赢定了。

    为了生存,一定会有人在拿到狼牌后,故意隐藏自己的身份,可能还不止一个。然后我们将收集来的错误信息上报,就会立刻全灭。与其如此,倒还不如几大阵营实实在在的拼上一场,好歹生存的概率要大得多。”

    其余众人虽未开口,但从他们闪烁的视线中,不难看出,澹台璟所言,正是他们心底的顾虑。

    叶朔的目光逐渐黯淡了下来。他一直以为,只要大家团结合作,就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。或许……真的是他太低估了人性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就只能玩了吗?”叶朔咬了咬牙,环视全场,在座的玩家之中,除了那些他已经认得的,还有沈安彤的几个室友。

    那晚已经见过的黎悦、辣妹打扮的高芊、一头淡金色卷发,乖乖女模样的康佳、热情开朗,在寝室中像个大姐姐的程晓丹,以及梳着简单的马尾辫,相貌平平的肖笙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名字文雅,外表和性格却稍显粗犷的梁夏、只知其名而少有接触的赵兴和何俊。

    接下来要进行的还只是模拟局,只为熟悉规则,无涉生死。但是明天……现在坐在这里的,就只有一半,甚至更少的人能活下来了么?

    要拯救大家……叶朔暗暗握紧了拳头,到时候,我一定要挑战猜身份……让所有人都可以活下来!

    随后,在大伙各无异议的情况下,游戏进入到了抽牌环节。

    叶朔也闭上了眼睛,在芯片构造出的虚拟空间中,一张巴掌大的卡牌在半空中旋转,最终落定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牌面翻转,上方是两个大字“守卫”。

    我抽到了守卫?叶朔心中一惊,这可是一张神牌啊!

    好一阵子,他才收敛起自己狂喜的表情。睁眼四顾,但其他人似乎都是精于克制,单从表面,尚无法猜测他们的牌面。

    接着,在他脑中被接通了“规则”。

    在芯片的作用下,所有人的眼前都被强制陷入了一片黑暗。也就是说,在其他身份牌活动时,他们绝对没有偷看的机会。

    拿到对应身份牌的玩家,将会依照顺序被逐一唤醒。叶朔在黑暗中等了很久,“规则”才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叶朔眼前突兀的恢复了光明。

    该守卫谁呢?叶朔忽然陷入了困惑。他试图换位思考,如果自己是狼,在第一晚会选择刀谁,但这样的推测久久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看着,所有人都很危险,都有可能中刀啊……算了,第一晚还是先保住自己,将来才能更好的守卫其他人!

    这样想着,叶朔在意识中做出了“自守”的回应。

    眼前再次陷入了黑暗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后。

    20号(何俊):“还没弄明白规则就被刀了,很无奈……其他人继续加油吧。”

    20号的遗言,可以说没有任何信息。而对于这一群首次接触狼人杀,对规则尚自云里雾里的学员,就更是没有任何帮助。

    随后的发言,最初不过是“我是个平民,什么都不知道”“我真的不是狼人”等等毫无意义的表态。但在发言进行到3号时,气氛忽然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3号(沈安彤):“我觉得20号(何俊)的死应该是熟人作案。通常来说如果你突然有了杀人的机会,应该都会选择在平常生活中看不顺眼的人做实验吧?所以这里如果有人跟20号(何俊)走得近,或者是他的室友,是狼人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还有我跳身份,我是预言家,昨晚验了10号(岑零),是狼人,至于今晚要验谁,我会根据大家接下来的发言决定。如果女巫看到我被刀了一定要救我,守卫可以第三晚守我,这样我至少还可以再报两次验人。就这样,过。”

    沈安彤的发言结束后,全场出现了一片短暂的寂静。

    不单是她流畅的言词,以及对术语的熟练运用,更重要的,是她仿佛为迷惑中的玩家打开了一扇大门。

    方才叶朔也是百思不解,在不能明确出示身份牌的情况下,他们除了申明自己不是狼人,究竟还能怎么发言?而如今看来,各人都可以自由报出身份,只是其中的信息真假难辨。接下来其他人所要做的,就是通过分析他们的发言,寻找逻辑漏洞,以推断出真正的狼人,并将其投票出局。

    局面,仿佛在一瞬间就明朗了许多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