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1章 崩盘
    短暂的沉默后,发言继续。

    4号(温成):“我觉得3号(沈安彤)说的没毛病,出现两个预言家对跳,本来就很难分辨谁真谁假,再说把真预言家投出去也是所有人的选择,如果就这样说3号(沈安彤)一定是狼,要出她的话,我觉得是很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5号(严子涚):“12号(叶朔)一定是狼,不尽快把他投出去的话,他还会害死更多人的!”

    6号(胡冬):“本来我也站3号(沈安彤),但是感觉她现在的说法有点不能自圆其说。你想为预言家挡刀,结果预言家真出来了,你就坚定觉得她是悍跳的狼?今天我会出3号(沈安彤)。”

    7号(高芊):“说一下4号(温成),你不会玩,但是你可真会给3号(沈安彤)站边,很明显是狼同伴无误。上次8号(徐伟)就是提到了4号(温成),当天晚上就被刀了,这样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?必须要全票出4号(温成)啊!晚上女巫再把3号(沈安彤)也毒了吧。”

    9号(澹台璟):“关于7号的说法我要反驳一下。他昨天等于是已经跳了身份,在这种情况下女巫应该是会救他的。那么守卫也同样可能会去守他,所以他大概率是死于同守同救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叶朔的表情猛地变了。

    天哪,就是这个!同守同救!所以昨晚被刀的就是徐伟,自己虽然守对了人,但女巫同时也开药救了人,所以最后徐伟还是死了!这样的话,徐伟的死等于也有自己一部分责任!

    上一轮自己已经参与投出了真预言家,这次又触发同守同救,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,会怎么看自己?一定要想办法掩饰!但是该怎么做,主动跳守卫身份,说自己昨晚守了其他人?

    在他发怔的时候,发言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10号(岑零):“6号的180度大转弯也太刻意了吧,之前还在站3号(沈安彤),一听说11号(程晓丹)才是真预言家,立马就大彻大悟了?

    首先3号(沈安彤)是狼无误,4号(温成)是站队的狼同伴,6号(胡冬)就是看3号(沈安彤)暴露了,连忙撇清关系,很明显6号(胡冬)也是狼。”

    由于11号程晓丹已经出局,不再参与发言,下一个直接就轮到了叶朔。

    12号(叶朔):“我必须要报……啊,跳身份了!其实我是守卫。昨晚守了女巫,8号的死不是同守同救。”

    百忙之中,叶朔只能结结巴巴的憋出了这么几句话。

    13号(林杰):“12号(叶朔)这发言也太假了吧?满满的‘此地无银三百两’既视感好吗?我开始相信5号(严子涚)了。这一**家出12号(叶朔)。”

    15号(皇甫离):“说一下第一轮的票型,11号(程晓丹)明显是被狼团队冲票出去的。假设3号(沈安彤)不是悍跳狼,对狼团队来说,这只是两个不能判断身份的人在对跳预言家,可能两个都不是,为什么你们会清一色的选择出11号(程晓丹)?

    我知道狼团队可以派人提出另一种假设,就是在不确定3号(沈安彤)的身份时,认为她的发言很好,是真预言家的可能性大,所以冲票出11号(程晓丹),就是为了污3号(沈安彤)的身份。但是既然现在玩的是死后翻牌游戏,是真是假一目了然,根本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再说说10号(岑零),3号(沈安彤)对他报了查杀,但他的投票反而是出11号(程晓丹),就从这一点来看,10号(岑零)已经是铁狼,他的票型同样加大了3号(沈安彤)的嫌疑。

    同样言行不一的就是13号(林杰),上一轮是他亲口说会出10号(岑零),结果照样是一转身就出了11号(程晓丹),同样可以归入狼队伍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,3号自作聪明的票型同样暴露了自己。我知道她一开始为了做好自己的身份,没有投11号(程晓丹),但是你自己的查杀10号(岑零),你竟然不票他,你的查杀仅仅是报着玩的吗?

    我知道你没有想到10号(岑零)的票数会有那么高,如果上一轮你也票了他,他和11号(程晓丹)就会出现平票,再投一轮的话,出局的未必会是11号(程晓丹)。所以你选择改投12号(叶朔)进行分票,可惜毫无逻辑。

    如果你将错就错,任由10号(岑零)投出,身份翻牌为狼人,或许反而能坐实你的预言家身份。只能说,你太盯着眼前的蝇头小利了。

    上一轮冲票出11号(沈安彤)的,除了4号(温成),12号(叶朔),这两个是站错了边的好人,其他人我可以断言,全部是狼团队。”

    16号(叶雪松):“膜拜大神……其实上一轮我就提出过,3号(沈安彤)的发言是站在狼人角度的,她下意识把自己代入了行凶者的立场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明确了跟她对跳的是真预言家,那她就不可能再洗白了。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好人方很不利,希望大家可以先一起票这只明狼,不要再起内讧了。”

    17号(肖笙):“不好意思16号(叶雪松),我好像已经找到了另一只明狼。12号(叶朔),第一轮我根本就没有跳身份,你在这种情况下来守我,我认为是根本不合理的。

    而且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12号(叶朔)刚才说的是,他守了‘女巫’,而不是他具体守了谁,恐怕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女巫!

    另外我也可以承认,昨晚救了8号,现在他还是死了,只能是同守同救。

    也许12号(叶朔)是真守卫,只是在说谎掩饰自己的失误,但是我更倾向于他是狼。上一轮飞了真预言家也有他一票。作为新手,你可以不会玩,但是你不能专害好人吧?

    这一**家最好都跟我出12号(叶朔),他真的是太坑了。晚上我会把4号(温成)毒了,希望真守卫今天能守我。”

    18号(雷玖):“呃……这个游戏是真的不会玩,上一轮出了真预言家也有我的失误。现在我听下来17号(肖笙)的说法很有道理,12号(叶朔)确实有问题,这一轮一定要把他投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一轮的结果,是叶朔被投票出局。翻开身份牌后,证实确实是守卫。会造成连出两神的局面,只能说,他的确是不会玩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好人方彻底陷入了绝望。女巫自跳身份,在没有守卫的情况下,她今晚一定会中刀。到时场上神民全灭,而狼团队却仍是完好无损,已经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最后,游戏以好人方的血崩告终。

    再次回顾这场模拟局,过程竟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首先,真假预言家对跳,真预言家死。

    守卫和女巫同守同救害死猎人,猎人死前带走了村民。

    守卫为了掩饰同守同救,和女巫用掉解药的事,主动跳守卫并说自己守护了女巫,引真女巫质疑,最后守卫被票出。

    女巫当晚被杀,又毒死了村民。

    总结起来,就是好人方的完败!而且还是相当狗血的完败!

    或许因为大家玩得都很菜,好人方输固然是输得莫名其妙,狼人方胜得也是莫名其妙。但即使作为胜者,他们却也明白,如果正式局他们还是这种状态的话,要想生存,完全就是在赌运气!

    随后,在众人各自心有余悸间,游戏进入到了末尾的“身份公示”环节。

    1号,黎悦

    2号,梁夏

    3号,沈安彤

    4号,温成

    5号,严子涚

    6号,胡冬

    7号,高芊

    8号,徐伟

    9号,澹台璟

    10号,岑零

    11号,程晓丹

    12号,叶朔

    13号,林杰

    14号,康佳

    15号,皇甫离

    16号,叶雪松

    17号,肖笙

    18号,雷玖

    19号,赵兴

    20号,何俊

    其他的也就罢了,但引得众人惊呼连连的,便是那一条“沈安彤”。

    这妹子竟然真的是狼!大家现在都还记得,她一轮跳预言家时的正气凛然,第二轮认平民身份时的泫然欲泣,现在这一切却都化成了两个不断冲击的大字:“狼人!”“狼人!”

    只能说,这演技也实在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除了沈安彤和皇甫离之外,另一个小有技术的就是高芊了。第一轮假称自己不会玩,为狼同伴站边,第二轮见局势发展对沈安彤不利,立刻阴阳倒钩,建议女巫毒了对方,就势撇清自己,并成功推出了一个平民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,都会成为他们在正式局中的大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宿舍后,抽到狼人杀游戏的几个寝室,都是自行在白纸上剪出卡片,一遍一遍的玩着这个游戏。

    其中尤以叶朔的寝室为最,针对这个顶级菜鸟,众人为他展开了一场“地狱式加练”。

    “啊!能不能不玩了啊!”一个时辰后,叶朔就跳了起来,双手烦躁的抓着头皮,“这个游戏真的太搞脑子了,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啊!”

    最初他还庆幸自己抽到的是语言游戏,但现在,他宁可去跟最凶的魔兽大杀个三百回合,也不想再这样折磨自己的脑袋了!

    “不行,现在你最菜!”其他室友声色俱厉,“到时候出了状况死的不是你一个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叶朔被其他人强行按坐在地上,在其后的几个时辰中,他被逼着分别扮演了各种不同的身份。由于记不住其他人的发言,澹台璟还极有耐心的为他做了一份速记。

    然而,不管怎么练习,叶朔还是一次都没能找到狼。或许是他天生就容易相信别人,听着任何一句话都觉得是真话。而在他自己抽到狼牌时,那闪烁的目光,断续的发言,总能被人第一时间看破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想放弃了……”终于,徐伟满头大汗的瘫倒在地,“到时候他抽到对面阵营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室友也重重点头,表示深有同感。

    澹台璟暗自扶额:“我只能说,这个游戏还确实挺好玩。但是现在关系到真正的生死,绝对不能出差错!”

    “我说,大家看这样如何?”林杰忽然灵感突发,“我们来准备一套台词模板,所有人都先看熟。到时候抽到什么身份,就各自按照这套模板来发言,这样不是就能知道谁是谁了吗?”

    澹台璟依旧是深深垂首,连眼角也无力抬起:“你这提议跟叶朔不是一样的吗?你怎么能保证狼人阵营会说真话?”

    于是,寝室内再次沉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间寝室内。

    “这个游戏的规则,我差不多也算是掌握了。”玩过几盘后,皇甫离缓慢翻转着手中的身份牌,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它的真谛,就和算学中的一个逻辑故事有相似之处,只是要更加复杂得多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各自迷惑不解,皇甫离淡淡一笑:“正好,狼人杀都玩累了,我就来考考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甲乙丙三人同时说了以下三句话:甲:‘乙在说谎’。乙:‘丙在说谎’。丙:‘甲乙都在说谎’。三人中谁说的是真话?谁说的是谎话?”

    一众室友面面相觑,这段话虽然信息量不大,但只要稍一细想,就能搅得人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“甲在说谎?”

    “不,我觉得是丙!”

    “难道三个人都在说谎?”

    各人争执不下,最后一齐转向皇甫离,等着他公布答案。

    皇甫离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倒也没有再卖关子:

    “正确答案是,乙说的是真话,甲和丙说的是谎话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甲说的是真的,那乙说的‘丙在说谎’就是假的,那丙就是在说真话。而丙没说谎的话,那甲就是在说谎,与之前的内容矛盾。

    同理,如果丙没说谎的话,那甲说的‘乙在说谎’就是假的,即乙说的是真话,那就是‘丙在说谎’是真的,又与之前的矛盾。

    只有乙说的是真话,那甲说的‘乙在说谎’是假的,丙说的:‘甲和乙都在说谎’也是假的,没有矛盾。”

    众人初听时,仍旧是眉头紧锁,但在他们逐渐理清了其中的逻辑后,却是不由得拍案叫绝起来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!血骷髅大哥,到时候你会去挑战猜身份吗?”

    这正是众人最关心的问题,片刻前还处在沸腾中的寝室,瞬间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答复,仿佛在等待着命运的宣判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尽力。”良久,皇甫离安然答道。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众人欢呼,他又淡淡的补充道:“但是如果到最后,我没能判断出所有人的身份,那么我不会冒着全灭的危险去猜,这一点我先给你们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答复,虽然令众人稍感失望,但回想之前的游戏,皇甫离又有哪一次放弃过他们?因此,在沉默半晌后,以雷玖为首的一行人,不但没有发出一声抱怨,反而是更加卖力的为他打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,你一定可以猜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全靠你了!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