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6章 以德报怨
    1号:8号,12号,17号,19号

    7号:1号,3号,13号

    12号:5号

    13号:7号

    15号弃票

    尽管投出了黎悦,众人却仍是不敢掉以轻心。这自认身份,究竟来得稀奇,若是她并非真正的吹笛人,那一切可就全完了……

    怀着忐忑的等待,游戏进行到了第五轮。

    距离最后的结束,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叶朔持续闭眼中……

    天亮。

    19号(赵兴):“不行了这游戏越来越迷了……完全搞不清谁是谁!现在场上到底还有几民几狼?”

    15号(皇甫离):“很多明面上的身份,都是不可信的。过。”

    13号(林杰):“总感觉1号(黎悦)出来跳吹笛人非常奇怪,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推错人了。但是按理说没人会为吹笛人挡刀的吧……我就想知道现在吹笛人到底还在不在?昨晚还有人被吹吗?

    然后我再仔细想想,万一1号(黎悦)说的是真的……当然我之前被吹是千真万确,所以吹笛人的技能绝对没有消失。但是万一被连情侣的,真的不是3号(沈安彤)和12号(叶朔),那现在这里会不会还藏着我们不知道的情侣?

    不过既然1号(黎悦)死的时候没人殉情,那就是说她不会是情侣之一,只有可能是丘比特……可是总觉得也不太像……”

    12号(叶朔):“我没有被吹,我一直都没有被吹过。不过13号(林杰)刚才的话给我提供了一点思路,可能1号(黎悦)真的是被连成情侣的吹笛人,其实她一开始就没有技能,那些报吹的都是狼阵营派出来干扰视线的。证据就是如果真的有八个……啊,现在应该是十个人被吹了,为什么站出来报吹的人就那么少?”

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和沈安彤的情侣身份,叶朔这也算是难得一次的“超水平发挥”了。

    8号(徐伟):“是啊,我也一直没被吹过。那些报吹的说到底,都只是一面之词,谁知道真吹假吹啊?

    我现在倒觉得有一个人最有问题。5号(严子涚)从开局到现在一直死咬12号(叶朔),没有为我们提供过任何一点有价值的信息,而我们也都被他误导了,觉得如果他是狼,不可能在这么恨12号(叶朔)的情况下,却始终不下刀。其实这恰恰就是他的计策!

    请问,玩这种生死游戏,谁还会一直死盯着那点日常恩怨不放?反正我是做不到。就算是跟仇人被连成情侣——啊,我只是说说,我并没有被连——那为了活命,肯定也是会保他的!你们想想看是不是这个道理?

    所以5号(严子涚),根本就是在利用12号(叶朔),为他自己做身份。我们先出了这个明狼,然后明天再在12号(叶朔)这个划水民,和7号(高芊)这个坑死骑士的假守卫里看着出。游戏也差不多就要结束了!”

    7号(高芊):“1号(黎悦)在那种时候跳吹笛人,很蠢。但是她是在找死吗?我说不是!

    我们仔细回想一下她的发言,她当时说自己已经被连了情侣,没有技能,被连的还是好人一方,一个没有技能的吹笛人对我们自然不是威胁。而且票她出局还会导致她的好人情侣跟着殉情,对好人方会是个损失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她的战术非但不蠢,反而还是最好的选择。错就错在她跳身份的时机!结果就把自己玩脱了!

    在之前那一轮,正好是大家讨论吹笛人的高峰期。那个时候,吹笛人对我们的威胁甚至比狼人更大!她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撞枪口,自然会被大家在手忙脚乱中推出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战术是从哪里来的呢?是昨天我们在寝室练习的时候,彤彤为了掩饰自己变身野孩子的身份,曾经拿出来用过的!而当时的效果非常好,她就是这样迷惑了我们,成功留到最后的!

    那么如果1号(黎悦)是在照搬彤彤的战术,只能理解为,她同样是在掩饰自己某种不可说的身份。现在可以确定出局的神牌是骑士和女巫,我是守卫,如果她是猎人或者预言家,根本没有必要用这种笨办法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样,昨晚确实是没人被吹对吧?至少我目前是没听到有人报吹。那就是说吹笛人确实已经不在了,既然不是1号(黎悦),就只有可能是昨晚被刀的17号(肖笙)了。所以悦悦的身份大概率是丘比特。

    我说这么多不是要帮大家找吹笛人,不过有一个问题值得深思哦!如果1号(黎悦)是丘比特,那19号(赵兴)你是什么?

    至于8号(徐伟)的提议,虽然他这个人的身份在我这里不做好,但是要出5号(严子涚)我也是支持的。我真的不想每轮都听一遍‘反叶朔论’了!干脆就直接出了他吧!

    8号(徐伟)这个人我再说一下……既然丘比特和吹笛人的身份都理清了,17号(肖笙)不是野孩子,那我看最有可能是野孩子的就是你8号(徐伟)了!而且从你这一轮的发言听上去,应该已经变身了吧?”

    5号(严子涚):“怎么搞的?怎么整到我头上来了?我要是狼人……我要是有刀,我会不刀叶朔吗?!就算你们要出我,起码也该先把叶朔跟他的狼情侣出了吧!”

    3号(沈安彤):“7号(高芊)你这么死撑着累不累?我听着都替你觉得累!要不你干脆点自爆得了!踩完13号(林杰)又踩8号(徐伟),我看你自己才是那个变身的野孩子。你这么急着想出他们,是不是因为他们踩了你的狼队友,你想拿他们抗推啊?

    至于出5号(严子涚)我是没意见的,你们都玩狼踩狼了,我也没道理不推一把啊?”

    看着成片的灰色头像,剩下的按钮已经寥寥可数。叶朔叹了口气,虽然沈安彤的表现越来越像狼,但她是绝对不能投的。严子涚和高芊在自己看来也是好人身份,那还是……在8号和13号里先出一个吧!

    5号:3号,7号,8号

    7号:13号

    12号:5号

    13号:12号,15号,19号

    5号(严子涚):“为什么票到我身上来了?又是12号(叶朔)的阴谋?c,我答应你们,只要你们能出了12号(叶朔),接下来我可以自爆!……不是,我真的不是狼!反正就是那个意思明白吗?!你们真的要等到全灭才醒悟吗?”

    13号(林杰):“现在局势很清楚了吧,就算你们不相信我这张金水牌,但是在我和5号(严子涚)之间,该先出谁是不是一目了然?而且他刚才可是脱口说出了‘自爆’啊——”

    或许因为这一回是再次投票,规则有所转变,叶朔在按下按钮之前,就已经可以准确看到票数的增长。

    沈安彤和徐伟仍是投了严子涚,皇甫离弃票,赵兴没有更改号码。于是到目前为止的票型就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5号:3号,8号

    13号:7号,19号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决定性的一票,正是握在自己手中!

    见此,林杰似乎更加得意了。从开局到现在,严子涚就一直在毫不留情的狠踩叶朔,非要把他推出局不可,现在这关键一票到了叶朔手里,那还不得有仇报仇,狠狠出这一口恶气?

    相对的,严子涚的表情已经陷入了绝望,显然他也想到了自己的下场。但即使额头已经布满冷汗,他却仍是死咬着嘴唇,不肯向叶朔说出一句讨饶之言。

    其实,单从发言看来,严子涚完全是语无伦次,甚至说出了禁忌词汇。而林杰却是预言家证实的金水,无论在公还是在私,自己确实都应该选择投出严子涚的。

    但是,叶朔这一票却迟迟没有投出。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作为一个不断拖后腿的菜鸟玩家,在游戏中竟然还能有机会,让他获得这样举足轻重的地位……

    以前,自己总是辨不清忠奸,找不出狼人,白白成为了好人方眼中的“猪队友”,但是这一次……这一次……他也想要为大家做一点实事!

    见他迟迟不动,沈安彤和皇甫离的目光也投了过来。如果他真的始终不投票的话,时限一过,恐怕就只能算作弃票。到时候林杰和严子涚是双双出局,还是多留一轮,那就要看导师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终于,在所有人的注目中,叶朔抬起手,在两个按钮间迟疑了一下,就对着其中一边,义无反顾的按了下去——

    “滴”的一声,界面迅速切换,大型公告板上,开始一行行的浮出了数字。

    5号:3号,8号

    13号:7号,12号,19号

    15号弃票。

    林杰瞪圆了眼睛,仿佛看到了一生中最为震惊之事。好一会儿,他才缓慢的转过头,然而还不等他向叶朔出声喝问,脑部就爆开了几朵碎冰。很快,便将他从头到脚的化为了一座冰雕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严子涚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?”他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,就像一个垂死的重症病人,“为什么不把我投出去啊?”

    叶朔看着他,平静的微笑:“为什么要把你投出去?”

    严子涚全身都出现了一阵过电般的痉挛,语无伦次的道:“我……我一直都想把你投出去!我一直都想要你死!为什么你还要救我?”

    叶朔笑了,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:“我早就说过了,在这里我们的敌人不该是彼此!我不想看到任何人死,也包括你!”

    严子涚呆在了当场,样子看上去就像被人兜面打了十几拳。在他几乎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时,叶朔的以德报怨,却令他的心思瞬间全乱了起来。甚至他第一次在思考,自己之前的判断,是不是真的错了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中场休息时间,叶朔出去上了趟厕所。等他回来,看到长桌边的那一具具冰雕,实在不忍目睹,在下一轮游戏开始前,索性寻了个角落蹲下。背靠墙壁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严子涚已经坐在了他身边。在叶朔注意到的时候,他却很快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你应该很好奇,为什么我一直都在针对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沉默半晌,还是严子涚先开口了。他的声音很轻,即使两人仅相距咫尺,也必须集中精神才能听清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你!你现在愿意说了吗?”一听之下,叶朔顿时也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就为严子涚莫名其妙的敌意,他已经郁闷了很久。有很多次他都想直接揪着对方问问,当初把我出卖给导师的是你,我还没跟你计较,你却处处想要置我于死地?这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?

    严子涚苦笑了一下:“其实,不是你的问题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做了个深呼吸,又将一口气深深吐出:“之前,我一直以为你是导师派来的卧底。”

    叶朔张大了嘴巴,老半天都合不拢。这什么情况?你一个去告状的,以为我是卧底?我能说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我一直以为你才是卧底吗?

    “我来这个培训班的原因,没有向任何人说过,你可以为我保密吗?”严子涚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就突然自顾自的进入了回忆模式。叶朔虽是满心无奈,也只能配合着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。”严子涚轻声开口了,在说到回忆中的那人时,他的眼神也显得柔和了许多,不再是他惯常表现出的戒备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家是邻居,从一开始,在沙滩上打弹子,再到渐渐长大,拿着新学会的武技,彼此切磋,再到进入学堂,一起抄作业,一起讨论哪个女生长得好看……我们真的是一直都在一起,从来没有分开过!就连两家的大人都说,我们两个好的就像亲兄弟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过那样一个朋友,你可以全心全意的信任他,仿佛连生死都可以交托给他?”严子涚突然止装头,转向叶朔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立刻想到顾问。就算他的仇家,是整个灵界大陆最巅峰的黑暗势力,自己也绝对不会退缩……这样想着,他坚定的点了点头:“有!”

    严子涚似是欣慰的淡笑了一下:“那么,你应该就可以理解我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我朋友的父母把他送进了这个培训班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他就死在了这里。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