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9章 死亡二选一
    卡牌在半空中高速旋转,也同时搅动着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,就和他们每次抽身份牌的时候一样,但这一次,那却注定是一张致命的牌——

    隐藏在暗处的操纵者深知他们的恐惧,就如有意戏弄一般,令卡牌旋转的时间格外的长。

    在这阵空落落的等待中,每个人都是脸色发白,比起死亡,等死的过程更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终于,卡牌的旋转速度开始减慢了下来,众人已经能隐约看到牌面上的头像,那是……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后,狂喜的欢呼声如一股浪潮,瞬间爆发,席卷整片空间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开始觉得,刚才在游戏中,自己所有的破绽都是漏得刚刚好!

    得救了!这一切都要感谢皇甫离!他就是大家的英雄!

    皇甫离看上去也松了口气。持续高强度的脑力运用,以及一不留神就会降临的死亡压迫,早已令他的心弦绷到了最紧。好在……现在一切都结束了!

    由于对方的血云堂下属身份,叶朔对他向来不存好感。但现在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能够死里逃生,全都要靠他。

    他自认是个恩怨分明的人,正要站起身向对方道谢,却忽然发现,自己依旧是动弹不得,好似全身都陷在一片泥潭中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?

    同一时间,其他人也发现了空间的异状。而那道金属声音,也不失时机的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如果这声音有形体,恐怕众人能看到它隐藏在黑暗中的一脸狞笑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这不是存心不让我们活吗?!”所有人都暴怒了。过了一关又加出一关,还是这种毫无道理的规则!吹笛人每晚的行动?这要怎么猜?你怎么不干脆让我们猜,她吹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这时表情最复杂的一个就是肖笙,她一定在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轮就被推出局,或者哪怕是真的在当初被连成情侣,做一个没有任何技能的吹笛人也要好一些!

    皇甫离久久的沉默着,当他终于将思路理清,正要开口,那金属声音却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这条规则,简直比先前的还要“惨无人道”。

    很明显,只要是正常人就都不会猜的吧!又不是圣人,为什么非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拯救别人?一开始大家同在一条船上,不猜必死也就罢了,现在既然另有大道,谁还会去走那条独木桥?

    这样一来,是真正将除了皇甫离之外的所有人,都陷入到了必死境地。

    “请问,他刚才已经猜过一轮了,现在可以让其他人猜吗?”沈安彤也坐不住了,急急的向上方问道。

    冰冷的回应,也令个别玩家的眼中燃起了恨意。他们开始憎恨,为何要有人去挑战这个该死的猜身份!却丝毫不曾想过,若是不猜,恐怕他们只会死的更早。

    场中的喧闹,与那金属声音全然无关,此时它仍然进行着公式化的询问。

    有人已经绝望的闭起了眼睛,不忍面对那即将到来的死亡。

    良久,皇甫离终于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:

    “……猜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字音出口,所有人都发现,自己的声音再次被屏蔽在了主场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在第一晚就被吹了,据3号(沈安彤)说,她同样是在第一晚被吹。”皇甫离这一次的发言比先前更慢,似是在谨慎的规避着可能的雷区。

    “从第一天的发言来看,17号(肖笙)作为吹笛人,确实是在有意维护3号(沈安彤),所以我认为她没有说谎。第一晚被吹的就是我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晚,我暂时不能肯定。但第三晚被吹的人中,必定有18号(雷玖)。

    证据就是,第四天的发言,17号(肖笙)自称第三晚被吹,并鼓动大家寻找吹笛人。既然她明确的报出了时间,如果当晚还有另外两人被吹,就可以立刻站出来反驳她。虽然对旁人来说,一时难辨真伪,但出现这种状况始终是不利的。

    吹笛人这一张牌,我昨天练习时也尝试过,最难的就是隐藏到最后。因此最好的选择,就是顶替一个已经被吹过,却早早出局的人,让大家觉得,你同样是被吹的一方,直接就被排除在了嫌疑之外。

    恐怕17号(肖笙)的心理活动是,第二天6号(胡冬)发了18号(雷玖)查杀,之后就立刻被白狼王自爆出局。在这种情况下,18号(雷玖)会被所有人视为铁狼,第三天必定会被公投出局。所以在第三晚,你就急急忙忙的吹了他,然后就只要等着坐享其成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天,13号(林杰)说过,他在前一晚被吹。同时8号(徐伟)和12号(叶朔)给出的答案,都是自己没有被吹。我们可以暂时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从第四天17号(肖笙)的发言来看,透露出了几条关键信息。在自称被吹之前,她故作随意的说过一句话,‘原来14号(康佳)也是演技派的’。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呢,就是暗指14号(康佳)是狼,10号(岑零)才是真女巫。这已经是在暗帮狼队的玩法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什么会选择帮狼队,恐怕就是她已经抿出,现在场上被她吹过的人当中,狼队的人数更多,优胜面更大。只要她帮狼队获胜,同时这些胜者又都是被她吹过的,那么她就同样可以赢下比赛。

    而8号(徐伟),她故意称他是自己的榜样,就是为了欲擒故纵,推他出局。所以我相信8号(徐伟)的确没有被吹过,吹笛人的目的,就是推出一张来不及吹的牌,然后只要能再多留一晚,她就可以吹遍在场玩家。到时哪怕是出局,胜利依旧是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作为吹笛人,就是要选择在他们眼中发言较好,有机会留到最后的玩家进行迷惑。纵上所述,再结合狼队的成员数量,以及发言质量,9号(澹台璟)和10号(岑零)想必同样在迷惑之列。由于9号(澹台璟)在第二天就已经自爆出局,他有机会被吹的时间只有前一晚。所以在第二晚被吹的玩家中,9号(澹台璟)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叙述,众人都是暗暗点头。但这一局最难的地方,并不是找出有哪些人被吹,而是“按照顺序”——

    剩下的人,可就没有那么强的时间指向,一切,还会这么顺利吗……?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