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0章 赛后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吹笛人,在我的目标中,我同样会选择场上的第三名高能玩家,7号(高芊)。那么接下来,就是一个迷惑顺序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还是从17号(肖笙)的发言分析,她的发言踩14号(康佳)的同时,也是间接踩了7号(高芊)。在她做出发言的时候,同样是在她已经决定帮狼队玩的时候。所以我认为,7号(高芊)的迷惑时间,应该比10号(岑零)要晚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是10号(岑零)在第二晚被吹,7号(高芊)和18号(雷玖)一样,在第三晚被吹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就是,在第四晚最后一个被吹的人。当时的场中,没有被吹的就剩下1号(黎悦)、12号(叶朔),以及19号(赵兴)。

    首先排除12号(叶朔),19号(赵兴)是被骑士打出的金水牌,目前明面上最有可能是雪狼的,就是1号(黎悦)。如果17号(肖笙)是有心帮狼人玩的话,那么她多半会选择1号(黎悦)。”

    金属声音再次沉默了。

    局势,似乎又一次进入了令人心惊的“死亡二选一”。

    一连串心脏起伏的鼓点,奏响了最后的落幕曲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暗中浮现出了一块巨大的公告牌,一行行文字缓缓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1号,黎悦

    2号,梁夏

    3号,沈安彤

    4号,温成

    5号,严子涚

    6号,胡冬

    7号,高芊

    8号,徐伟

    9号,澹台璟

    10号,岑零

    11号,程晓丹

    12号,叶朔

    13号,林杰

    14号,康佳

    15号,皇甫离

    16号,叶雪松

    17号,肖笙

    18号,雷玖

    19号,赵兴

    20号,何俊

    瞪着面前的公告牌,沈安彤转目怒视黎悦。而在她刀锋般的目光下,黎悦却只是吐了吐舌头,顽皮一笑。

    当初在寝室,女生们曾经私下约定过,到时候不管是谁抽到丘比特,都要给沈安彤和叶朔连情侣。现在这里可是有五个女生,也就是说,足足有1/4的概率。而最后中头彩的,也就是黎悦了。

    第一晚,

    第二晚,

    第三晚,

    第四晚,

    身份公示告一段落,接着,如同帷幔拉开,两侧的黑暗逐渐烟消云散。众人又回到了先前的会议室中,包括那些先前被冰封的学员,此刻也是好端端的坐在这里。只有地面融化的一滩冰水,提示着那份咫尺间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,你真的是太厉害了,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!”雷玖欢呼起来,其他的幸存者也纷纷聚拢到了皇甫离身边。不用说,再次化不可能为可能,这些死里逃生的狼人杀玩家,也全部成为了他新一批的追随者。

    “真不赖啊。”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沈安彤,这时也露出了赞赏的笑容。望着那道被人群簇拥,光芒耀眼的身影,眼中闪动着一种特殊的情愫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个,在头脑游戏把自己打得一败涂地的人,同样也是第一个,让自己真心感到崇拜的人……

    游戏结束后,众人聚集在皇甫离的寝室,进行了第一次的大型同盟会议。

    “首先你们知道,我来自血云堂,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调查真相。到目前为止,我的调查结果可以与各位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培训班的真实目的,其实就是打着培训的名义,制造邪帝的容器。”

    在皇甫离的叙述中,叶朔听到了许多被掩埋的秘密。而这些罪行也令他心惊,令他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原来,培训班内经常进行的死亡游戏,就是为了提前剔除掉不合格的容器。这些游戏包含了智力、武力等等各个方面,因此能够全部通关,被留到最后的,必然都是全面发展的人才。

    那些忽然发疯的学员——如那天活动课的牺牲者,又如夜晚游荡在廊道间,疯狂敲门的人——是由于身体承受不住芯片的改造,神志彻底陷入崩溃。这样对学院来说就是废人,因此他们往往会被就地取材,成为导师训练其他学员的工具。

    那些半夜里自己走出去的,也是因为资质不合格,才要被送去淘汰的。而芯片会逐渐改造一个人的大脑,让人的思维变得僵化,直到变成完全的容器。

    “由于我是有备而来,在植入芯片之时,就专程用灵力在脑中建造了结界,以保护自身不致受到侵蚀。但我能做到的,也就仅仅是这样了。若是将芯片彻底逼出体外,一定会立刻被导师察觉。如今这里,毕竟还是他们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容器……”叶朔越听越怒,最终提起一拳,狠狠击在了床柱上。

    当初就是为那所谓的容器,在伽罗还是个婴儿的时候,就被折磨得灵魂残缺,险些就不能亲眼看到这个世界了。为了邪帝的容器……为了传说中无与伦比的力量,到底还要害死多少人?

    他们都是好端端的人啊……!不是容器……不是!

    “这个培训班,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强大的邪恶势力。”皇甫离瞟了激愤中的叶朔两眼,就神色如常的继续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,贸然反抗势必会面临危险。所以我不会勉强任何人跟随我,你有权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只是我接下来的话,对于不愿参与的人来说,听了是有害无益,所以想要置身事外的,现在就可以离开。如果将来我们赢了,仍然会一起拯救你们,如果我们输了,你们也可以撇清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仅是片刻的沉默后,寝室内就响起了一片呼应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都已经上了贼船,哪有那么容易下来?”

    “对,反抗或许还有活路,不反抗就一定是个死!”

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,我们一定会追随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申明一点,”岑零站起身,斜斜的倚靠着床柱,“我们每次开会,从来都没有收过玉简,这是对大家的信任。所以如果有人想要留下来窃取情报,最好还是打消这个念头。想想你现在得到的那点贡献分,是不是足够买你的命?”

    现在在这里的,都是受过皇甫离恩惠,或是一路跟随他战斗过来的死忠成员,因此几乎没费什么力气,所有人就都争先恐后的表明了自己的决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了,我也加入。”澹台璟缓慢的抬起头,指间的墨玉戒指划过一道流光。

    虽然同样作为受惠者之一,但往日在旁人眼中,澹台璟就像一个自负的少爷,为了进入天宫门才选择来到这里,随后便是一心修炼,对于他竟然也想加入这种“劣等人的组织”,众人感到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澹台璟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斜过身子,转视皇甫离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那么多,反正你救了我,我就服你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逻辑中,或许一切便是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也加入吧!”温成也坐不住了,“总感觉跟着级长,就会很靠谱的!”

    叶朔撇了撇嘴,他的本意原是自行组建同盟,但现在,却不得不被迫依附于旁人之下,这总是令他心有芥蒂。不过看上去,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——

    “好,虽然我跟血云堂、九幽殿势不两立,但是在培训班这件事上,我们的立场还是相同的。”思前想后,在温成期待的目光中,叶朔终于点下了头,“我可以加入,但我也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我和温成也组建过一个同样的联盟,虽然联盟里暂时还只有我们两个人。所以我想,我们两方进行战略合作,我跟你的地位必须完全平等!我可以配合你,但不会接受你的任何强制性命令!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叶朔能做出的最大让步。否则要让他甘居仇家之下,他还怎么对得起心中的正邪之分?怎么对得起顾问?

    众人间依稀传出几声不满的嘀咕,皇甫离的神色看不出喜怒。半晌,他才淡淡应道:

    “可以,那我们就算做是,一个同盟之下的两个分队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办法,那我也加入。”沈安彤双手一撑,从上铺跳了下来,“还有我先提一下,我们女生宿舍也是有一个同盟的!既然他这样的都能当小队长,那我也没理由不可以吧,哦?”

    黎悦和高芊等人都是满脸茫然,不知她这“无中生有”的同盟何在。而皇甫离自是不会同她计较,也就随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同盟中便出现了三个分队长。不过要说威望最高的,始终还是皇甫离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,那我就接下去说了。”皇甫离环视全场,“要想真正获得自由,就必须拿到总的控制芯片,那里面储存着我们所有人的数据资料。但是如果走常规通道,我们脑中的芯片就像是一个讯号发射器,立刻就会被终端感应到,所以要想避开探测,就只有通过镜像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镜像空间?”其他人似乎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,一时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镜像空间,顾名思义,也就是隐藏在镜子里的空间。”皇甫离解释道,“只要是在有镜子的地方,我们都可以自由通行。同时由于和现实空间处在不同的次元,完全可以屏蔽信号搜索,畅通无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要进入镜子里?这种事真的能做到吗?”众人的表情就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“按常理来说自然不行,但是如果在这个特殊的地方,再通过一点特殊的方法,那还是有可能的。”皇甫离答得有条不紊,显然在正式提出之前,他已经做过很多次的试验。

    “不知你们是否有注意过,在这个教学楼里,本身就有着很多的镜子。你们想过,培训班这样做的用意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镜子是一种特殊的媒介。”皇甫离并没有让众人思索太久,很快就自问自答的说了下去,“尤其是在夜晚,经过月光的反射后,它们就可以把一些虚弱的灵体封印在镜中,与现实世界隔绝。例如……怨灵。”

    黎悦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:“你是说……那些无辜惨死的学员……是他们的怨灵么?”

    皇甫离点了点头:“不错。这栋教学楼建立在至阴之地,再聚集大量怨气,本就极易引生精怪。但时至今日,我们却并未见过任何惨死的冤魂,也就是说,是培训班一早进行了防御手段。

    他们布置出特殊的阵法,人为制造了一个镜中世界,将那些无法投胎的怨灵,以及许多见不得人的秘密,都封锁在了这个特殊的空间中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就是说两层空间,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存在着。我们要做的,就是打破当中间隔的那一道次元壁,就可以进入那个隐藏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被封锁在镜中的怨灵吗……”康佳的眼中已经蒙起了一层水雾。这听来恐怖的真相,如今却只令人悲哀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那些学员即使是在死后,也依然无法转世投胎。他们只能被封锁在镜子里,看着他们生前走过的地方,看着那些依然一无所知的学员们……他们一次次拍打镜壁的悲鸣,却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要进入镜世界的话,就是说那些怨灵也在里面对吧?”虽然令人同情,梁夏却仍是很快想到了另一个隐患,“那他们会不会伤害我们?人一旦变成了鬼,到底还有没有生前的记忆?”

    “就算只剩下了本能,我想它们也应该明白,我们是去解放它们的……”康佳的声音很轻,“如果不打败这个培训班,那么无论是活着的,还是死去的,都无法真正得到自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到底要怎么进入镜空间呢?”随后,澹台璟提出了众人最关心的问题,“要打破隐藏空间的次元壁,恐怕需要掌握相当精深的空间法则吧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我们要灵魂出窍,然后对着镜子一头撞过去?”叶朔顿时想起了当初为伽罗寻找死魂,以魂体入鬼界之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到时再向各位详细说明。”皇甫离却没有立刻回答,“接下来,你们分批离开。如果没有意见的话,五天后就是月圆之夜,那天的阴气会达到最重,到时候带上手电筒,我们在教学楼集合。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