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3章 五行生克
    重新聚集同伴的过程,颇费了一段时间。其间沈安彤依旧是言笑从容,见她这副样子,叶朔也就默默决定,先前传讯之事,就当做他们之间的秘密吧。

    “刚才……我看到过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你们看到过吗?”此前,叶朔也曾尝试着向几人询问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。”皇甫离语出惊人,“是原本生活在镜子里的你。不过这是一种很虚弱的灵体,他们的胆子也很小,只要不主动招惹他们,他们也不会做出危害我们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为什么我的玉简没有信号了?”叶朔愁眉苦脸的晃晃手中的玉简。对于他们这些用惯玉简的人,“无信号反应”,绝对是可以在“安全感缺失”排行榜上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“我想是因为,校园局域网覆盖了各栋教学楼,但并没有覆盖镜像空间。所以在我们进入镜像空间的时候,和外界的联络就被切断了。”皇甫离淡淡答道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……自己和沈安彤传讯突然中断的时候,大概就是进入镜像空间的节点了——叶朔这样分析着。

    现在他开始感到,眼前的景象不再是左右颠倒了,大概这就是沈安彤说的“眼睛自适应调节”,不过等到再回归现实空间,估计又得经历好一阵子的混乱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全员集合,众人正要出发,严子涚却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吧,我留在这里帮你们把风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万一被导师发现的话,很可能会对镜像空间做手脚!到时候,大家就再也出不去了!”严子涚急急的解释着,“所以需要有一个人留下来……情况不对的话,我就立刻设法通知你们!”

    澹台璟略一皱眉:“但是,导师要是问起,你为什么深更半夜还在教学楼,你要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会随机应变的……”严子涚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多少底气,“时间无多,你们快点去吧!”一边说着,匆忙上前推搡众人。在叶朔将信将疑的转身时,严子涚忽然一手扶住额角,身子剧烈摇晃了一下,险些就要栽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叶朔连忙转身扶住他。即使光线昏暗,此时他也能清晰的看到,严子涚的脸色是一种病弱的惨白。就连周身的气息,也跟着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最近……芯片对我的控制越来越强了……”严子涚手掌紧紧扣住两侧的太阳穴,额间已经沁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,“有的时候,我会莫名的失去几个时辰的记忆。明明前一刻还在教室里,再一睁眼,就已经回到了宿舍!我觉得……我可能撑不了多久了,我的神志……就要完全被吞噬了……所以,所以你们一定要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留下来陪你吗?”叶朔关切道。

    严子涚用尽力气摇了摇头:“不用……真想帮我,最好的方法,就是尽快拿到控制芯片……我,暂时……还撑得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。”皇甫离的视线只在严子涚身上停留一瞬,就径自迈开脚步,走向了回廊深处。

    叶朔咬了咬牙,最终只得在严子涚肩上用力一按,转身跟上了队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了,为什么我总感觉这条走廊长得……有些离谱了吧?”越是深入,澹台璟越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其他人也觉得有点不太对。其中,皇甫离目光四面扫动,看着前方的走廊,一手托着下巴,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平时他们来到教学楼,都是直接走靠门一侧的楼梯,然后直奔教室上课,从未试过将整条走廊都去走上一遍。因此对于走廊究竟有多长,他们也没有多少概念。

    而如今或许是镜像空间之故,原本在这一端的楼梯也被挪到了另一端。因此众人要想上楼,还得先经过这条“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长”的走廊。

    叶朔虽然也是感到不妙,但又不明就里。思来想去,他觉得也许是夜太深,再加上这里是镜像空间,和现实有些不同也是难免的。故而,他开口说道:“大家别担心,走廊再长,也有走完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啊,这有什么,我们继续往前走吧。”其他人不知道是觉得叶朔说得对,还是在自我安慰,纷纷点头,齐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皇甫离沉默不语,只是默默地带领着众人前行。

    终于,良久以后,他们来到了走廊的另一端。然而,原本应该是楼梯的地方,现在却伫立着一扇金属大门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奇怪的,当叶朔伸出双手,尝试推开那扇大门的时候,一道金色的耀眼光芒瞬间闪现。一时之间,光芒太过于夺目,令得众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当他们再次睁开双眼之际,却见门内是一个林木环绕于水潭的院落,水潭平静,潭边开着一朵堇色小花。湛蓝色的天幕之上,一轮金色的太阳高高地悬挂着。在他们的足下,竟又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向前延伸而去!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快就天亮了?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正在其他人议论纷纷之时,环视一番的皇甫离终于发话:“不管怎么样,这里都不是目的地,但现在既然只有一条路,也只能先走下去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行人带着满脑子的疑惑,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很快,再一次的,他们来到了走廊另一端,前方同样是一扇金属大门。

    这次伸手推开大门的是澹台璟,与方才相同,门里是一个林木环绕于水潭的院落,潭边开着一朵堇色小花。不同的是,天幕却是幽黑色的,高高悬挂于其上的,是一轮银白色的明月。于他们的脚下,仍旧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向前延伸而去!

    澹台璟一头雾水,奇道:“天又黑了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幻境?让我来试试看能不能破解它。”叶朔猛一拍手,接着就干劲十足的捏印掐诀,用各种方法试着破解了好一阵子。只是周围的景象,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不是幻境?莫非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?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皇甫离注视着周遭景色许久,这才张口道:“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段很短的时间,他们又一次地来到走廊的另一端,一扇金属大门前。

    皇甫离推开这扇大门,门内为一个林木环绕于水潭的院落,水潭里面还有雾气升腾着,潭边开着一朵堇色小花。一轮金色的太阳,正高高地悬挂在湛蓝色的天幕之上。在他们的下方,依然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向前延伸而去!

    “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吧?”叶朔满脸不解,挠挠头,道。

    皇甫离凝望着周围之景片刻,对着一脸惑而不得其解的其他人,道:“继续走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长长的时间,他们来到走廊另一端,一扇金属大门前。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推开大门,门内部是一个林木环绕于水潭的院落,潭边开着一朵堇色小花。幽黑色的天幕,上面高高地悬挂着的是一轮银白色的明月,甚至还有点点雨水滴落而下,滋润着土地。于他们的下面,还是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向前延伸而去!

    皇甫离凝视着四周的景致,正想对其他人说继续往前走,结果满头雾水的叶朔,一见看上去很是“悠闲”的他有说话的念头,却是极其不爽,说道:“你还想怎么走?难道你没发现,我们一直都在这里兜圈子吗?既然这不是幻境,怎么可能一直都走不出去?该不会你故意带错路吧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必要这么做,这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好处。”澹台璟却是摇头道。

    皇甫离稍作颔首:“我认为,既然这不是幻境,那么这最有可能是一种特殊的机关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皆是一怔:“机关?”他们静静地等待着皇甫离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什么机关?”叶朔却是撇撇嘴巴,不满,“你可是领路的,可不要随便乱说啊。”

    皇甫离并无不悦之色,淡淡道:“也许你没有注意到,刚才每一个房间,虽然昼夜各异,但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里面都有堇色小花。我根据这一特点进行推断,这些走廊,分别对应着五行的属相。

    日为火,雨为水,土在下,木在上,火灼水化而为雾,水克火则日转为夜。这里,唯一缺的是金。正所谓,顺生逆克。

    当时,我们由金入火,是为逆克而入,现在需顺着与火相生的属性走。火生土,土生金,金属西方,我们要往西穿过与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房间景色相同的房间,即名为中央之土,而木生于土上,我们只有顺中央的树爬出,才能够出去。”

    叶朔被他这一通“五行生克”搅得头都晕了,脱口反驳道:“往西?可是我们都不知道,我们所在的位置是东南西北的哪里?”

    皇甫离皱了皱眉,似是不屑置答,倒是沈安彤抢先道:“这里的走廊是直的,路必然也是一直向前的。既然出路是西,那么我们现在的位置不就是东方?”语速极快的说完,立刻得意的望向皇甫离,似乎在等待他的夸奖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知道了,那就走吧。”皇甫离却只是冷漠的应了一声,继续带队向前。在他背后,沈安彤双眼中闪过淡淡的失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按照皇甫离的指示,众人总算通过了这个神秘的“五行空间”。登上尽头的楼梯,来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这里的气氛,比一楼更加阴森。众人刚一踏入,就被一种无处不在的压抑感笼罩着。看似无声无息的教学楼,在那之下,却是隐藏着令人恐惧的漩涡,足以将他们每个人吞噬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,本应连续的楼梯,在他们到达二楼时却中断了。也就是说要登上通往三楼的楼梯,还得再次横跨走廊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,这一层又会有什么古怪,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走廊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两条不同的岔道,一眼望去,两边还是接续的走廊,看起来就像是两面相对的镜子,几乎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说话,众人都是沉默的看着面前的走廊。

    恐怖的气氛,经过刚才的压制,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教学楼里明明只有一条走廊,这一刻突然出现了两条不同方向的路,任谁在这一刻都会感受到诡异。

    皇甫离紧皱着眉头,眼神略有些阴沉。在镜像空间之内,竟然被布下了这么多人为的机关,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也就是说,这里并不是被废弃之地,而是一个被导师重点监督的空间。也不知他们闯入至今,位于现实空间的导师们,是否已经接收到了特殊的警报信号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两条岔路,但正确的道路一定只有一条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这一次,皇甫离难得的询问起了众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岑零很快附和道:“谁有什么建议就说出来,不行的话我们就投票,分散才是最危险的。一起选择一条路,真有什么困难的话,大家也能一起解决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都点了点头,但并没有说话,显然是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能判断出哪条路才是正确的路。

    叶朔见大家只是沉默不语,有些着急起来:“既然都想不出办法,不如直接投票吧!就算走错,大不了再退回来就是了,耽误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啊!”

    最后经过投票,众人决定选择左边的路。

    刚一踏入,便有一种不祥之感扑面而来,似乎这里与刚才的走廊,并非是处在同一个空间。

    顺着走廊一直走着,可能是由于气氛太过诡异,众人都没了说话的心情。除了走路的声音外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这一回,走廊倒是很快就到了头。尽头处是一扇老旧的门,和平常教室的门没什么区别。门上还挂着一个标识牌,上面写着“三班”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死路,叶朔咽了咽口水,强作欢颜:“虽然是死路,但是我们还可以回去走另一条路啊!最起码现在我们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叶朔扭头一看,脸上刹那间露出震惊之色,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,额头不自觉的渗出了汗。

    来时的路竟然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墙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