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8章 残酷的结果
    做出这个决定后,叶朔如释重负,他慢慢放下了笔,再次朝皇甫离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皇甫离仍然在打坐,那副老僧入定的模样,连一点自己会被选到的想法都没有。对他这份“迷之自信”,叶朔不由得鄙夷的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会写谁,反正像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家伙,不管写了谁,都是不会有罪恶感的吧?

    至于澹台璟,岑零等人,也早早写好了名字,都是神色悠闲。若不是昨晚的亲身经历,简直谁都不会想到,他们正是那“真犯人”之一。

    最奇怪的就只有沈安彤……叶朔皱了皱眉。她一直都在奋笔疾书,如果只是写一个名字的话,应该不需要这么久吧?是虚张声势么?还是……?

    不……难道说!叶朔忽然心中一紧。那丫头一向都不是个值得信任的同伴,暗设圈套,背后捅刀都是毫不稀奇。现在导师开出了100分的贡献分奖励,她是否会为了那些贡献分,出卖他们所有人……?

    叶朔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。那么,自己该怎么办?要做点什么来阻止她?

    趁导师不察,叶朔悄悄从书桌里抽出一张白纸,扯下一角,快速在上面写了几个字。接着将纸揉成一团,准备抓住时机丢给沈安彤。

    正在他做贼般的东张西望,谨慎寻找机会时,忽然,一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。叶朔下意识的转头看去,轻易的找到了视线的源头。

    那个人,自己平日里和他少有接触,但对方看着自己的目光,却分明是极有深意,就像是发现了自己的什么大秘密一般。当两人视线相接的时候,叶朔甚至看到他唇角轻弯,对着自己诡异的坏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朔一怔,而这个时候,或许是被邻近的动静吸引,那人身边的学员也抬起头,向着自己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朔刚放下的心又被猛然提起,脖子就像被一双干枯的手狠狠掐住,感到呼吸困难。手中的笔不由自主掉到了桌上,发出“啪”的一声响,在这个安静的教室内,显得尤为突兀。

    投过来的视线越来越多,叶朔顿时脑中一片空白。自己刚刚的行为,看起来不就像是心虚吗?但现在他却无法做出解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若有所思的低下头,提起笔开始在纸上写着什么,那么——

    他不敢再想了。他只觉得脚下似乎裂开了一片无底深渊,教室内所有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,而他正在朝那片黑暗中坠落……坠落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,每个人把纸片从后往前传。”

    导师冰冷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叶朔木然的瘫在座位上,等到后排同学的纸片传到自己手上,他抬眼朝导师偷瞧一眼,同时尝试翻动纸片,寻找上面是否有自己的名字——

    “不要有小动作。”导师一声干咳,吓得叶朔浑身一抖。他总觉得,导师刚才那句话就是对自己说的。慌忙中他也不敢细看了,下意识将自己的纸片翻了过来,夹在当中,才递给前排的学员。

    随着纸片的上传,叶朔感到,刚才是把自己的命,也夹在那些纸片中交上去了。

    各组的纸片,很快就集中到了导师手中。他简略翻动着,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看来,大家的想法还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叶朔脑中飞速转着念头。而这时导师已经再次开口了:“好,下面开始唱票。班长上来帮忙统计。”

    这个班级的班长,正是先前那位自称“家里很有钱”的华服少年。在叶朔的印象中,此人实力平平,各方面的能力也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,那么这个班长之位,恐怕也少不了一些“暗箱操作”了——

    那少年战战兢兢的走到黑板前,费了半天的劲,才总算捏起了一根粉笔。导师满意的瞟他一眼,似乎就是喜欢看学员们这种面对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管文涛,一票。”拿起第一张纸片,导师慢悠悠的念出了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班长顿时松了一口大气,好似刚刚从死亡边缘走过一遭。当他在黑板前写上名字,并在下方端正的划出第一道横线时,下方另一名学员的脸,已经变得如死灰般惨白。

    唱票,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进行着。每个人被念到时,都会露出如同被当胸捅了一刀的表情。叶朔和温成也同样在提名之列。而他们的票数,明显是遥遥领先。叶朔能感到,自己紧攥的拳头中,已经捏满了汗水。

    “蔡钧,一票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班长手中的粉笔落到了地上。“蔡钧”正是他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蔡钧惨白着一张脸,难以置信的回望向导师,就像在祈祷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导师面无表情的瞪他一眼:“写啊!还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蔡钧的双眼无神的大睁着,他俯身拾起粉笔,一笔一画的在黑板上写着。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,写过最艰难的一次名字了。由于手指颤抖得太过厉害,手中的粉笔也直接被他捏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下面,”导师翻动着纸片。在拿起下一张的时候,他的表情忽然变得非常古怪,但无论如何,那代表的都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叶朔,一票。”在欣赏般的审视了许久后,导师念出了名字。

    一定有问题……叶朔死死的紧盯着导师,如果纸片上就只是一个名字的话,他何必要看这么久?那纸片……那纸片上到底写了什么?

    然而,以他的角度,即使伸长脖子,也仍是看不到纸片上的半点内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场唱票进行下来,叶朔注意到,皇甫离就只有一票,那应该就是自己投给他,“唯一的一票”……这个家伙,在这里果然是很得人心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,现在这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事……因为现在自己和温成的票数,已经成为了并列第一。剩下的纸片就只有一张,也就是说在那一张纸片中……就会决定他们的生死……!

    拜托……分票吧……叶朔暗暗祈祷,但愿那张纸片上写的是其他人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虽然不知道会怎么样,但是,至少多拖出一刻是一刻,也许事情就会有转机的……!

    导师缓慢的翻开了纸片。

    “温成,一票。”

    叶朔和温成的脸色同时僵硬了。

    叶朔发现,他竟然没有任何的生存之喜。在他心底,满满的都是震惊和绝望。

    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是温成?温成要死了吗?!我……我该怎么才能救他?

    还没等他想出对策,温成失控而绝望的叫声,就在教室里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想死……!!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一向胆小的他,一向把自己隐藏在角落里的他,第一次在导师面前,在所有人面前,失声咆哮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命啊!!”嘶吼声中,温成从座位上一跃而起,发疯的朝教室大门冲去,“爹!娘!救救我啊!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他的手摸上门把,一片血花就在众人眼前炸开。

    他的头颅,竟是“砰”的一声炸裂开来,就像是一个被拍得粉碎的西瓜。只剩下一个染满鲜血的脖颈,空荡荡的支撑在那里,泉涌而出的血水很快就流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半晌,他的身子,也是缓缓的栽倒了下去。一滩血泊悄然化散,第一排的几张课桌角,也被染上了点点滴滴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那些鲜血倒映在叶朔的瞳孔中,仿佛也落进了他的心底。

    和温成相识的一幕幕逐渐在眼前划过,记忆中,那个瘦弱胆怯的少年,第一次来到宿舍,就不停的念叨着自己会死。那双充斥着恐惧的眼睛,至今还在叶朔的脑中晃动。

    第一次宿舍大扫除,自己莽撞挑衅导师,是温成站了出来。即使他也很害怕,但他还是拉住了自己,并对导师说“我们会去跑步的”……

    是他带自己看了那些带电的铁丝网、废弃的邮筒,向自己讲述了这个培训班的罪恶……

    在他发疯的那一夜,是自己制止了他,而他也第一次向自己坦言,他来到这里的真正缘由。他曾是那么热爱着生活,他还有自己的梦想,他只想平平静静的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狼人杀,镜像空间……那么多的惊心动魄,他都陪着自己闯了过来。最初那个胆小的他,已经在这些冒险中,开始成长为了战士。

    他正在脱胎换骨,正在变得出类拔萃,如果可以从这里走出去,他一定可以更加勇敢的面对自己,可以走出新的人生……但是为什么,上天不再给他机会了?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承受着种种难以言喻的恐惧,却依然没有责怪自己的家人,即使在生命的最后,他还是惦记着他们,希望他们会来拯救自己……他真的信错了人……信错了家人,也信错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如果一开始,不是自己非要拉着他组什么同盟,不要一厢情愿的拉着他反抗的话,也许他现在仍然可以活下去。纵使活得卑微,但最起码,他还可以活着,活着去呼吸,活着看到每一天的朝阳……但现在,什么都没有了。就像是时光钟楼里的那些牺牲者一样,什么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叶朔的双目已经充血。昨晚在严子涚死去的时候,他还曾经发誓,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,再也不要让朋友受到伤害,但如今温成的死,却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狠狠的抽到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到头来,他还是什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导师就站在温成的尸体旁边,目光中有种高高在上的冷漠和嫌恶。好像现在躺在地上的不过是一只蝼蚁。

    “卫生委员把这里清理干净。级长稍后通知到各班,三天后下午,所有学员凡是有职务的,也包括寝室长,统一到会议室集中。”

    叶朔不记得,导师接下来还说了什么。在他离开后,皇甫离等人也各自起身离开。看着他们冷漠的背影,叶朔空洞的双目忽然恢复了焦距,发狂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们?!是不是你们投了温成?!”

    皇甫离没有回答,而这份沉默更是被叶朔看成了心虚默认,他开始更加愤怒的吼了起来:

    “狼人杀游戏的时候你就说过吧,在场上没有明狼的情况下,投出一个明显不是神的玩家,是最好的选择,哪怕你明知道他只是想当个划水民!”

    “还有之前,严子涚受到芯片侵蚀的时候,你没有试过做任何努力,你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杀了他!这就是你所谓的弃卒保车!”

    “温成这个人,又胆小又软弱,他的确是不能为队伍做什么。所以为了保住其他‘有用的人’,你们就要投死他吗?!”

    在叶朔一通劈头盖脸的指责后,皇甫离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三个字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撒谎!”叶朔怒吼,“如果你没投他,”手指颤抖着在众人身上逐一掠过,“如果你们都没投他,那他的票数为什么会变成最高?那些票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投了票又不敢承认,这比投票更可恶!”

    岑零皱了皱眉,走到两人中间,淡淡道:“导师的目的,就是要分裂我们,让大家互不信任,这不是你自己说过的话么?无论如何,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。仅仅是投票这一点小事就可以让我们闹分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一点小事!”叶朔被他话中的冷血震惊了,“这是一条人命啊!!”

    “你别转移话题!”回过神来,叶朔再次提高了声音,“虽然导师对我们所有人都不怀好意,但他是不会刻意针对某一个学员的!所以票数的确是真实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怎样?”岑零也有些不耐烦的挑起了下巴,“是要散伙吗?”

    “爱走就走!”雷玖狠狠一拂袖,“离了血骷髅大哥你算什么?”

    叶朔身子一震。的确,仅凭自己,根本就无法打倒这个培训班,单是脑中的芯片他就无可奈何……不管皇甫离他们舍弃再多同伴,那些幸存的人,还是不得不继续跟他们绑在一起,因为他们才是强者……这个世界,始终都是属于强者的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好,”最终,叶朔咬着牙,一字一字的逼视着他们,“我暂时……可以先不提这些事……但是在摧毁培训班之后,所有的新仇旧恨,我们再一起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离开后,叶朔独自跪倒在了温成的无头尸体旁。

    其实在理智上,他也明白,温成自己在拉票阶段的那些话,才是真正的致死源头。虽然其他人没有玩过狼人杀,但他们“弃卒保车”的心态还是一样的。你首先把自己塑造成了无用的小卒,又怎能再怪别人舍弃你……

    但,纵然如此,他却仍然无法原谅皇甫离。好像只有找到一个人来恨,才能稍稍弥补他对温成和严子涚的愧疚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