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8章 数据病毒
    “什么,导师连那两位特使都……?”

    “嗯,已经在他们脑中植入了芯片。恐怕再回去禀报,也只能说出导师想让他们说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那日之后,或许是为了“将最优秀实验体多留一段时间”,同时也要等待提取出的活性细胞培育成形,导师并没有多难为皇甫离,就放了他回去。

    早在实验开始前,皇甫离就知道,由于芯片并未完全融合,届时所引生出的排斥反应,必定会导致改造失败。但虽说性命无忧,自己在其中私自做下的手脚,却只怕是瞒不住了。这也就迫使他,不得不把反抗计划提前了……

    这会儿,他正是将同盟成员聚集在一起,向他们转述了办公室内的变故。不出意外的,当即引得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这简直就是疯了!真的没人能治得了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虽然是失败了,导师会不会在改进技术之后,继续让你当实验体?”相比起培训班的狂妄行径,沈安彤最关心的,却还是皇甫离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我说,现在已经没什么反抗的意义了吧?”然而,随之响起的一道沉闷声音,却是直接将她的问题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天宫门考核将近,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,时间一到,导师还是会放我们出去的吧?”角落里,一个胖男生交叉着双手,满脸颓废,“所以,只要努力活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啊!何必再做那些多余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太简单了。”皇甫离冷冷扫了他一眼,也压制了余人的异心,“你真以为导师会让我们带着他的罪证出去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难不成还能把我们都杀了?”胖男生顿时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也可能,会变得像两位特使那样。”皇甫离语气平淡,话中之意却是令人背脊发寒,“就算能够离开,也终身都是他们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陷入惶恐,交相私语时,皇甫离独自起身,向澹台璟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随我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那天的会议,又过去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安静的密室内,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控制台前,抬手在键盘上轻按了几下。

    密码框内,快速的闪现出一个个字母,又迅速转化为星号,直到最后一个字母输入完毕,继而弹出的,却是一行巨大的提示:“warning!”血红色的纹路铺满屏幕,末尾的惊叹号尤其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会出现这个反应,就代表密码输入错误,系统自动做出警告。那道身影似乎也未料到这意外之变,迟疑片刻,操纵键盘返回到上级页面,再次将密码输入了一遍。这一回他按得很慢,确保每一个字母都按到了实处,这才小心的敲下了“enter(键入)”键。

    这一回,屏幕上弹出的,却仍然是那个巨大的“warning!”标记。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那些红色纹路似乎变得更加鲜红了,边角更是有着几道拖出的长痕,点点滴滴,犹如垂落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那个密码的话,是已经改过了哦,皇甫离同学。”

    控制室的门口,突兀的响起了一声低笑。

    导师斜倚着门框,悠闲的环着双臂,加重语气,又念出了另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‘血骷髅’同学。”

    控制台前的身影缓缓转过身,一身血衣,面容冷峻,果然正是皇甫离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知道了?”皇甫离的神色依然冷静。而这个时候,他也收起了往日那副卑躬屈膝之相,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冰冷和煞气,缓缓在他周身缭绕。这一刻的他,已经恢复了那个杀伐决断的强者,“血云堂分舵主”的气魄。

    导师仍是笑吟吟的打量着他:“是啊,最初你们闯入镜像空间,我就已经有所怀疑了。虽然沈安彤同学的证词是,你是为了打入敌人内部,但是稀奇的是,在你自己的卡片上,反而是什么情报都没提供给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后来的事实也证明,沈安彤同学本身就是靠不住的,那么她的证词,自然也要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木护法不止一次的提起,他觉得你很眼熟。能让九幽殿护法如此评价,想必你不会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学员。”

    导师的语气云淡风轻,就像在说着一个精彩的故事。而皇甫离,也同样保持着状若事不关己的淡然。

    “在实验过程中,我更是发现,你的芯片状态竟然是‘和宿主完全不契合’,这就表示,从一开始,你就是有备而来吧?”

    “于是结合这些情报,我展开调查。最后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,”导师刻意加重了语气,声音中是一种夸张的兴奋,“原来大名鼎鼎的‘血骷髅’,竟然成了我们这个新生培训班的学员!导师实在感到非常的荣幸——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做笔交易吧。”皇甫离淡淡开口,直接打断了他的“吃惊戏码”。

    “给我取出芯片,我立刻就离开。从此以后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,导师似乎是真的有些意外了:“咦,怎么血骷髅同学,打算丢下其他同伴不管了吗?”

    皇甫离唇角勾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不认什么同伴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来到这里,只是为了变得更强,但我不喜欢受人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些所谓的‘同伴’,在我眼里不过是棋子,是死是活,与我何干。”

    导师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,最终拍手大笑:“好,不愧是血骷髅,不愧是杀手界的精英,就是和那些天真的孩子不一样!导师啊,最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说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条件已经开出来了,你的答复呢?”皇甫离再次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清楚我血云堂的势力,而且我们直接隶属于九幽殿,当真跟我们为敌,对你们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,”他冷冷一笑,直视着导师,“在你背后的势力还不想曝光的情况下。”

    在他提到“背后势力”之时,导师的表情,也是出现了几分微弱的波动。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,似乎是在观察,他究竟对培训班的秘密了解多少。

    “呵,说得不错。”一番探查无果,导师再度扬起了笑容,“我们的确还不想得罪九幽殿。只是少了你这个优秀的级长,导师真的会有些舍不得哪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。”皇甫离目光一抬,“那,交易就算达成了?”

    导师的笑容略微一滞,随即逐渐扩大,缓慢的点下了头。只是在他的眼底深处,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奸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着,又是半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培训班内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联盟已经很久没有开过会了,作为核心人物的皇甫离,仍然是高高在上的级长。他依然尽责的为导师处理日常琐事,分发文件,监督学员,就好像那一天的交易,从来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每次他进入办公室上交报告,导师在审视着他时,嘴角都会不自觉的扬起笑意。那是一种大局在握的自得,终究,这里的学员不管是谁,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——

    当初,皇甫离提出解除芯片控制,导师表面上答应了他,实则却利用着芯片相连之时,抹除了他的部分记忆。随后,依然让他任职级长。毕竟,要再找到一个这么优秀的人才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这天,无巧不巧,叶朔、澹台璟、皇甫离三人都在办公室。但他们各自分散在不同的角落,各办各的事,就像谁都不认识谁。

    “导师,这是今天的报告。”皇甫离捧上了堆积如山的报告书。

    导师点了点头,习惯性的正要接过,眼前的文件忽然齐齐飘飞而起,接着一股磅礴掌力,也猛然朝他的面门袭来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导师仓促提掌,将文件击得四面纷飞,在混乱的气流搅动中,满脸震怒的盯着对面的身影,“你没有被抹掉记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澹台璟也飞快的掀开控制台,两手在键盘上飞快敲打起来,屏幕上显示出一行行代码,其中的含义,只有导师才能看得懂。而这一眼也令他气怒交加,他开始觉得,自己似乎真的被这些学员摆了一道!

    “更让你吃惊的事,还在后面!”不等导师冲向控制台,皇甫离抬手一招,一道血色气刃切开空间,骤袭而至。

    导师本能的抬手抵挡,但不知怎的,他的动作忽然僵硬了一下。血刃自他肩头掠过,也在他的周身带起了一阵颤栗。接着“轰”的一声,他的头部腾起了阵阵灰烟,头发也是根根卷曲,就像经历了一场惨烈的爆炸。脸上青一块黑一块,一双眼珠疯狂转动,牙齿格格打战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做了什么?”导师的声音断断续续,就像短路的机器。

    皇甫离扫视着他,脸上,也升起了一个更为深邃的笑容。

    时间,倒退到联盟的最后一次聚会。

    天边阴云低垂,厉风呼啸,一场大雨,似乎随时都会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劲风卷起了澹台璟的长发,在半空扯得呼呼作响,这也令他脸上的震惊尤为突显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让我制造数据病毒,植入到你的芯片中?”

    皇甫离淡然点头:“嗯,我亲眼看到,导师对那位九幽殿护法植入了芯片。既然他们如此倚重于芯片之力,那么,这些受到委派的走狗,来看一个这么大的场子,背后势力又要如何控制他们?想来最有可能的,就是同样通过芯片。”

    “导师对我们的操纵,我打一个比方。就好像是两块芯片,通过一架控制器,插入不同的终端。然后他的芯片终端发射指令,经过控制器的传导,被送入我的芯片终端。但是,既然连接是相互的,传输,就同样是相互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在我的芯片内植入病毒,在导师的芯片同样接入终端的时候,就可以通过控制器的连接,把病毒移植到他的芯片之内。这样的话,所形成的数据破坏力,应该就像他对我们做过的一样吧?”

    澹台璟怔了许久,才尴尬的竖起个大拇指:“好,很强悍……但是我不得不说,我并不是专业的天算师,算学只是业余爱好,让我破几个密码还马马虎虎,但是写程序制造病毒什么的……我真的不会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学。”皇甫离的语气理所当然,这也加深了澹台璟脸上的苦笑。他这态度,为什么就像让我去学加减法一样?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就有很多算学类秘籍么?现在,实在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学习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听我说,”澹台璟回过神来,连忙尝试解释,“我平时也尝试分析过芯片的构造,这么说吧,无论是哪种芯片,都是自带防火墙,因为它本身,就可以被看做一个独立的小型系统。

    并且,从你的芯片那里,是无法直接传输到导师那边的,必须经过中枢传输系统,就是你刚才举例说的‘控制器’。而这个系统的防火墙,几乎不可破解!”

    “有难度,但是并不代表绝对做不到,是不是?”皇甫离仍是淡然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但是,这样的话,你就必须要让芯片完全植入了……”澹台璟迟疑了一下,“而且,你是想通过病毒干掉导师?”

    “干不掉。”谁知,皇甫离却是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不过,病毒一旦爆发,必然会对导师的实力造成一定的削弱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种削弱,就会成为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为了实行计划,前段时间,澹台璟一直都在研究算学秘籍,这当中同样配合着皇甫离为他准备的“时间加速空间”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澹台璟第一次觉得,爱好一旦变成工作,原来是那么痛苦的一件事!要在以前,在修炼之余解几道算术题,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放松,但是现在……他一看见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就想吐!甚至在梦里,他都梦见自己在一遍遍的编写着高级程序……

    如果培训班是地狱,那这段恶补算学的日子,简直就是十八层地狱!

    不过,以他的“牺牲”为代价,病毒总算是编写完成了。而那天的控制室对峙,就同样在皇甫离的计划之中。他故意向导师开出“解除芯片,各走各路”的条件,他知道导师一定会答应,他也同样知道,导师会趁机做什么——

    利用着那瞬间的机会,他成功让病毒通过终端,注入了导师的芯片。这段时间的蛰伏,既是为了麻痹导师,同样也是为了让病毒在对方的芯片内充分扩散,对那些关键系统,进行全面的破坏。

    而导师现在的样子,正是他芯片中的病毒,在自己的操纵下,全面爆发的体现!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