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9章 决战,科技武装!
    导师周身不断冒出黑烟,就像是一个出了故障的老旧机器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……这样就赢了吗?”顶着一头烧焦的乱发,导师面目狰狞,怒吼一声,周身骨骼一阵耸动,“就让你们见识见识……我伟大科学技术的威力吧!”

    在他肩头,突兀的竖起了两只血眼,瞳孔呈一条细缝,如探照灯般四面扫射。两道极细的血线,也伴随着血眼的移动轨迹,沿途掀起一团团小型爆炸,碎石纷飞,火光四起。

    皇甫离和叶朔各自朝两侧跃开,而那血眼就如锁定了两人的行动,始终穷追不舍。血线的扫动也是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皇甫离半空中定住身形,提指点出,一道血色光束直袭血眼。而那血眼猛一收缩,同样弹射出一道血线,两相碰撞,炸开一团血雾,继而齐齐消散。

    “血龙之息!”皇甫离当机立断,一拳轰出,一条血龙凝聚成形,呼啸而过,瞬间将导师周身覆盖。

    叶朔看在眼中,这一招他很熟悉,或者应该说,是深深吃过它的苦头。

    当初西陵宗族内乱,自己首次与皇甫离交手,就曾经在猝不及防下,被这一招剥夺了五感。而当时的他,还仅仅是化气级,如今晋入气宗,灵力更为浑厚,攻击也是更为自如。

    透过浓重的血雾,但见导师的身形摇摇晃晃,就连那一向灵活的血眼,也失去了追踪能力,血线漫无目的的扫荡着。

    有破绽!叶朔见状一喜,猛地腾身而起,一拳就向导师挥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自以为势在必得的一击却落了空,紧跟着后颈一痛,腰间又中了一脚,竟是被扫得倒飞而出,撞在了另一侧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……?他为什么还能确认我的方位?叶朔龇牙咧嘴的撑起身,所迎接上的,就是导师得意的狞笑。

    “很吃惊吗?就让我告诉你们吧,我的行动,根本就不用依赖五感,而是借助配置在体内的传感器!”

    “当然,像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,是无法理解我的科学技术的——”

    激战中的另一角,澹台璟的双手正不停的在键盘上敲打着。

    既然你这么依赖科学技术,那就用你的科学打垮你!

    只要能攻克系统防火墙,就可以直接解除芯片对所有学员的控制,更可以反过来利用芯片,一次解决这里的所有导师!

    不过,在他们上次闯入之后,防火墙明显是经过了加固。以他这恶补出来的半吊子技术,要完全破解,还需要一点时间……

    皇甫离朝着控制屏投去一瞥,接着立刻收回视线,手中灵力涌动,凝聚出一根白骨棒,一条血龙随即缠绕其上,向着导师正正劈出。叶朔也顺势取出兵器,抢上合击。

    两人此时的目的很明确,缠住导师,尽全力作战。能直接干掉是最好,就算不能,也要为澹台璟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科技的战斗,还是用科技来解决吧!

    叶朔与皇甫离,一个虽然只是化气境,但灵力之深厚,战力之强,比起通常的气宗境尚还稍胜一筹。另一个以一介平民之身成就“血骷髅”威名,本就是人中翘楚,近来新入气宗级,加之灵技非凡,二人合力,当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导师虽入气宗级已久,但离通天之境总有一步之遥,当下也丝毫不敢大意,双手凝聚力量,正面迎上了二人的合力一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在办公室中散播开来,顷刻之间,除了自带防护系统的控制台,室内其他的桌椅器具,全部化作了一片粉末。

    交战三人并无损伤,这第一波交锋,双方算是拼了个旗鼓相当。此刻三人呈三角站位,叶朔和皇甫离已将灵识牢牢锁定在了导师身上。

    陡然,皇甫离察觉到了破绽,血影闪动,抢先来到导师身前,连出数掌,每出一掌都带起血色罡风,直击导师要害。叶朔也急忙配合,手挥双剑,向导师侧翼斩去。

    导师不愧为气宗级巅峰强者,毫不慌乱,应变十分迅速,向后方侧退开几步,身前聚起灵力护罩,防御住血色罡风,同时右臂架起,竟是赤手空拳,硬撼了叶朔的双剑一击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令叶朔二人皆是大为震惊,通常修士若非是境界差异太大,谁敢用肉身硬撼灵兵,除非是通天境的炼体者才有此能耐。但这导师灵力修为还在气宗级,显然并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导师惊退二人,冷笑一声,周身灵力涌出体外,微微躬身,随后猛然跃起,向着叶朔的方位扑去。

    眼见导师举拳袭来,叶朔忙举起双剑护在胸前。一击之下,长剑纹丝未动,而灵力虽被阻挡在外,拳劲却早已透剑而过,重重落在叶朔胸前。

    叶朔只觉胸口仿佛被巨石击中,剧痛难忍,嘴角竟溢出一缕血迹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力量,小心行事!”叶朔受创之后,忙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皇甫离运起灵识,只见导师浑身灵力内敛,极少外泄,暗想道:“莫非此人竟是炼体一流?”

    修灵之人固然都以灵力为根本,但自古也分为两派:一派主张自然,主修灵技,大多伴以灵兵;另一派则是少数人另辟蹊径,以炼体为始,习法为末。

    但由于炼体士的修行过程极其艰苦,必须忍常人所不能忍,且在炼体大成之前,战力必然远逊于寻常修士。因此除非是天生灵根驳杂,或是灵脉狭窄,不宜吸收天地灵气,否则大部分的人,还是会选择常规的修炼渠道。

    这也就导致了,炼体士一脉传承稀少,要在路上遇见几个炼体士,概率也不亚于遇上通天境强者了。

    既知敌人肉身强大,二人不敢大意,忙各自分散,将导师夹在当中,互为牵制。

    “血海沼泽!”皇甫离双手凝结灵印,血气涌动,不到片刻,血水已经溢满了办公室的地面,形成一片沼泽,导师就正处在了沼泽的中心地带。

    叶朔一跃而起,白光骤现,密密麻麻的剑光朝着导师斩去,导师行动受限,避无可避,只得以肉身硬抗。

    剑光在他身体各处炸开,即使他肉身极强,也被打得闷哼一声,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皇甫离的突袭接踵而至,他全身血气大盛,灵力全开,白骨棒上血光充盈,转眼已是通体血红,仿佛用鲜血铸成。每一次斩击落在导师身上,都能激起一阵扩散的余波,其力道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三人都加入了战局,厮杀在一处,白光血光,交织而舞,令人胆战心惊……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三人交战已过了十数个回合,叶朔虽灵力尚浅,却招式诡异,防不胜防,而皇甫离出手则是招招致命,狠辣无情,是以导师纵使修为高深,**强悍,但以一敌二也不免落入下风,只得被动防御。

    叶朔于交战之际,也是暗自心惊,他见皇甫离所使皆是杀人夺命手法,招式之精,经验之老到,确实无愧于“血骷髅”的名声,与三年前自己所见的皇甫离已不可同日而语,那时自己虽侥幸获胜,但若如今再战,只怕败多胜少。

    无论身周如何烈斗连连,澹台璟始终岿然不动,努力的集中精神,屏除一切杂念,双手缓慢而凝重的在键盘上敲击着。

    第一层密码已经破解,面对那一行行越来越复杂的代码,稍有失误,很可能就会令整个程序直接运行失败。澹台璟不敢大意,每写出一行,都要在脑中反复通读数遍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三人已是苦斗许久,导师虽处下风,但胜在灵力雄浑,一时之间不致落败,再加上肩头血眼的辅助,每到紧要关头,往往也能迫得两人手忙脚乱。而他看上去倒还很是悠闲,只是见招拆招,同时寻找着两人配合间的破绽。

    叶朔见久攻不下,再这样下去只怕会有变数,使敌人有机可乘,心中一动,急上前连斩数剑,脚下变换方位,由另一侧缝隙突刺而入。

    这一剑深入敌腹,迫使导师必得举臂回击。然而还不等攻击刺到实处,叶朔只觉剑上一沉,一股大力袭来,猛地将他弹开数步,合围之势骤解。

    导师一得行动之便,立即转过身躯,转瞬间已抢到皇甫离身前,左臂举起,灵力狂涌,快如闪电的一拳直向皇甫离胸腹挥去。

    皇甫离大惊之下,立刻竖起白骨棒格挡,但相比之下,速度却是稍逊一筹,凌厉的拳风已经将他周身笼罩。

    导师面色大喜,当即举拳挥下,一声巨响过后,皇甫离的身子化成了一滩血水。这也令导师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。

    这竟是一具血海分身!

    皇甫离的分身当然只是个诱饵,此刻的叶朔早已蓄势待发,借由空间法则,瞬移到了导师左侧,剑刃上压缩着空间之力,正趁着此刻对方旧力已除,新力未生之际,猛地对着导师的脖颈斩去!

    叶朔这全力一击方欲建功,不料导师似有预料,全身灵力忽的破体而出,尽数朝着叶朔涌去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相互碰撞,竟反将叶朔击得退后了数十步之远,必杀一击就此被化解。

    但就在下一刻,一只泛起血红、形如鹰爪的手掌已从导师的后背穿出,透胸而过!

    这是皇甫离的成名绝技,血神爪。先前二人所使的正是一套连环诱敌之计,哪怕叶朔一击不能成功,还有已靠着分身遁走的皇甫离来自死角的一击,绝无闪避的可能,因此一击成功。

    叶朔面上刚露出喜色,导师嘴角却是突兀的扬起一抹弧度,扫视着两人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皇甫离觉出异状,眉头一皱,急忙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居然……没有血……”目光从自己的手掌,转移到导师背心处的裂口,皇甫离轻轻吐出这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错,正因为我的体内没有一滴血,所以你的一切手段,都奈何不了我!”

    随着导师的话语,他胸前的伤口已经缓缓复原,而那诡异躯体之上的气息也是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最完美的身躯!只有这样的躯体才能成为完美的容器,呀——啊!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过后,整个世界仿佛沉寂了下来,只剩下叶朔和皇甫离二人略显急促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灵力的暴涨,使得导师上身的衣衫全部炸裂开来,暴露在空气中的,竟然是一片钢铁颜色的肌肤。此时看去,他已经全然不似人类!

    “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就是你们所追求的吗?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还是说为了所谓的‘容器’?”叶朔顶着压迫感,艰难喝问道。

    导师一动不动,就像没听到叶朔的话一般,自顾自地转向皇甫离,淡淡道:“你提出的交易,我已经重新考虑过了。看在九幽殿面上,这一次我可以为你取出芯片,放你离开,今后你们的人,也都不必再来。”

    叶朔闻言,心中一惊,暗想莫非这培训班的幕后黑手当真是九幽殿,那他们的目的就只是除去一些小修士吗,还是说是为了寻找什么?那么皇甫离……是敌人派来的内奸!?

    想到此节,叶朔心中有气,含怒道:“不愧是血骷髅,看来这儿与你有着不少关系!”如若不然,难道仅仅为了让你退出战斗,导师就会如此慷慨?在你口中,他不是连九幽殿护法都能下黑手的狂人吗?怎么这个时候,又想起了给他们留面子?

    皇甫离当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,而他也同样知道,对方所执着的,仅仅是一个正邪派系之别。只要自己一天是血云堂的人,他就一直会拿自己当九幽殿走狗。如此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,不必对你解释。但我一定会做好我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导师的表情有些讶异,声音也是相应的抬高:“哦?这么说,你要和这个姓叶的小子一起寻死了?要知道投票表决时,你获得的唯一选票,可就是拜这小子所赐啊!”

    空气明显又寂静了几分,不过正如在狼人游戏最后猜盘时给出的答案一样,皇甫离只是淡淡吐出几个字:“废话少说,战!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