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2章 踏上征程
    一场花灯会,就莫名其妙的“捡来”了一个女友,老实说,至今为止,叶朔都还处在状况之外。

    对于杨清心,自己更多的是将她当成小妹妹,真要说的话,他对沈安彤的感情,反倒是要更加特殊一点。也不知道在离开培训班之后,她怎么样了……

    这份意外的关系变化,让叶朔在面对杨朝的时候,总是隐约有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没时间想这些了,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他去做——

    “这天宫门推荐名额,大概就是一个逐级申报制度。”此时,杨朝正在向他讲解。清心武馆正式踏入修灵界后,很多基础知识,他也都在乾元宗下发的文件中了解到了。

    “各地宗门在拟定出推荐名单后,就向上级势力进行申报。而上级在审批无误后,就会对他们原本的推荐名单进行整合,接着再次向更上一级进行申报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号势力旗下,都可能有着数十号、甚至数百号的附属势力。每个宗门被分配到的名额都是有限的,越是低等的势力,能得到的名额也就越少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并不是说只要隶属于上级宗门,就一定有资格进行推荐。上级会对附属势力进行考评,这是根据弟子的综合实力,以及宗门内部资源、和依附势力的数量,进行统一计算的。比方说我们清心武馆,名义上也是乾元宗的下辖势力,但对于人才,便是只能举荐,无法直接申报。”

    “名单逐级上报,所汇集的人数也会越来越庞大。最终的两份名单,将会分别送到天霄阁和九幽殿。在那里,他们会对所有的考生进行一次考核,也就是所谓的‘初选’,如果有人的实力被评断为‘不合格’,就会被直接淘汰。”

    “通过考核的学员,就可以登上两大势力最终的推荐名单,被递交到天宫门。这其中又分为‘普通推荐’,和‘特别推荐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得到‘特别推荐’,基本上就相当于内定成员,是必然可以进入天宫门了。但这‘特推’名额,往往都会被留给内部子弟。外人要想拿到,是非常困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来说,九幽殿的推荐位非常强大,即使只是普推,也足足有95%的入选率。也就是说,除非真的是个废物,否则都是可以顺利通过的。而天霄阁那一边,大概就只有80%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两大势力推荐的考生之外,还有一个考核组,也就是通过‘路人身份’参加。这也是历代考核中,基数最大的一个群体了。”

    “路人想要通过考核,就只有50%的概率。倒也不是天宫门偏心,只是因为路人没有经过筛选,什么人都可以过来参加,实力难免参差不齐。很多被淘汰的,也的的确确是由于实力不济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推荐组的确有一个明显的优势。如果两名考生成绩相同,一个是路人身份,一个有推荐名额,将会优先录取拥有推荐位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各地的申报都已经在进行了,两大势力的初选也马上就要开始了。叶兄弟,你必须尽快决定选择哪一边。”

    杨朝说着,又热心的提议道:“是否需要我向乾元宗写一封举荐信,推荐你和他们的弟子一起去参加初选?虽然举荐信的作用不大,但以你的实力,相信还是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乾元宗?难道要我和墨孤城一起去参加初选吗?叶朔想着就不禁冷笑出声。他是乾元宗的特别推荐,是所有人捧在掌心上的天才高手,如果我是依靠一个小道馆的举荐信,才勉强挤上来随行,和他的身份天差地别,岂不是留给他那些追随者现成的笑柄?

    至于将来的初选……九幽殿,是自己的仇家,他绝不可能觍颜投靠。至于天霄阁,从颜雪影的遭遇看来,他们也不过是一群伪君子。

    何况颜雪梦也在那里,她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,自己又怎能以一个卑微考生的身份,重新走到她面前,承受着她的恩惠和怜悯?不成,事关自己男性的尊严,他绝对不能接受!

    这样想来,两边都是不合适的。那就只有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要推荐位了。”叶朔下定决心,“杨大哥,多谢你的好意。到时我会以路人的身份去参加。”

    杨朝微怔道:“但是……路人只有50%的入选率啊!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叶朔郑重的点了点头,双拳在身侧收紧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。我相信自己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金子,走到哪里都会发光的!什么推荐位,他不稀罕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叶朔在整顿完毕后,正式向清心武馆的众人告辞。

    杨朝率领一众弟子,一直送到了大门外,放眼望去,这送行队伍倒是相当壮观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你这小子还真有本事,不声不响就拐了我妹妹去啊?”临行前,杨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叶朔目光一震,下意识的瞥向杨清心。昨晚和她“确定关系”的事,他一直都没想好怎么向杨朝开口。而且他也担心,如果自己还在这里,大家闹腾起来,定会再度刺激宁不凡。因此他曾是叮嘱过清心,暂时保密的。但看样子,她到底还是给说出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……”面对杨朝揶揄的笑脸,叶朔反复抓着头皮,尴尬万分。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贼,二话不说就偷了人家的妹妹去。何况,他们也实在算不上是“两情相悦”……

    杨朝爽朗的一摆手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是再正常不过了,你不用不好意思。何况,你是我们清心武馆的恩人,清心也只有跟着你,我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你可一定要好好待她啊!”说归说,他仍是摆出大哥的架势,叮嘱起了“未来妹夫”。

    叶朔拱手为礼:“放心吧杨大哥,我一定会尽快完成考核,回来娶清心的!”

    当着哥哥和情郎的面,杨清心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。直等叶朔应付过众弟子的嬉闹,远远离去后,她转目环视一圈,才疑惑的靠近杨朝身边,轻声问道:“哥,冰河哥和不凡哥呢?怎么从刚才就一直没看见他们?”

    杨朝应道:“冰河也一心想进入天宫门,这段时间一直在闭门苦修呢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不凡……”杨朝似乎是迟疑了一下,“他生病了。好像是昨天花灯会的时候,在河边吹了太久的风,着了凉,回来之后就发了高烧。”

    杨清心皱了皱眉,无奈的摇头失笑:“不凡哥也真是的,又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还这么不懂照顾自己的身体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看看他。”说归说,对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哥,杨清心毕竟还是很在意的。一边说着,就急急的向道馆中奔去。

    杨朝一把拉住了她,在杨清心困惑的目光中,带着她避开其余弟子,才严肃的问道:“清心,你和叶朔是已经正式交往了吗?”

    杨清心面含羞涩,虽然不知哥哥为何会有此问,却仍是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,和其他男生相处的时候,你就要适当的保持距离,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了,这是为了你的名节着想。”杨朝的语气格外郑重。

    这些,是母亲一早叮嘱过他,如果有一天清心长大了,恋爱了,就要把这些话告诉她。

    对这个女儿,平时只要她撒撒娇,她这个“慈母”就没辙了,只能让自己这个做哥哥的,把该说的道理给她讲清楚,或许她还能听进几分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母亲的思想还是非常传统的。她坚定的认为,女孩子一定要恪守妇道,不能让别人在背后戳我们杨家的脊梁骨。杨朝那一板一眼,严守规矩的性格,也正是在母亲的教导下才形成的。因此清心之事,母子俩很快就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“总之你记住,不能和男友以外的男生单独相处。”有些事,或许清心现在还不懂,杨朝也不想一次说得太多,只简略的总结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等哥这边忙完了,就陪你一起去看不凡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返回道馆,背影在斑驳的树影下一路远去,仍能听到杨朝的声声叮嘱。

    “还有,即使是男友,有些事在正式成亲之前,也是绝对不能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哥当然放心叶朔,但是你们都还年轻,有些事哥不能不叮嘱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此时,在一个普通的小国家内。

    一条繁华的街道上,人流息壤,一个戴着帽子的瘦小青年信步闲逛。半耷拉下的帽檐,遮挡着一对灵活转动的眼珠。目光的尽头,盯的正是过往行人腰间的钱袋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西陵辰当初坐牢时曾遇见过的扒手,吴正。

    早在西陵辰出狱前,吴正就已经被放了出来,继续做着他的老本行。而后西陵辰彻底翻身,成为了两湖商会的会长,吴正却是再度失手,又一次被逮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,对吴正来说,坐牢也早就习惯了。就算被抓,这点小事也判不了什么大罪,不过是吃上几天的牢饭。而如果没被抓,那就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因此,在他刚刚出狱的今天,他再次朝着一名衣衫简陋,面貌平凡的青年伸出了手——

    就在距钱袋仅有一寸之遥时,他的手忽然被那名青年狠狠的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!竟然敢偷我的钱袋?”

    吴正感受到他周身释放出的凌厉气压,立马认怂,满脸堆欢的赔笑道:“大哥我错了,大哥对不起,大哥你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那青年冷哼一声:“你知道这些年来,犯在我手上的人是什么下场吗?”

    大街上,被这一幕吸引而来的人,已经越来越多。吴正也曾屡次尝试挣扎,但对方的手就像铁钳,扣得他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字,死!”

    那“死”字出口,空气中仿佛也添了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吴正更是从头凉到了脚,急急求饶道:“大哥……大哥,我不就偷你点钱吗?我还给你就是了!没必要为这点事要我的命吧?”

    以前他也有过被失主追上,痛打一顿才送去见官的经历,但从没有人为了这点事就要杀人啊!但从对面那青年冷漠的双眸中,他却可以确定,对方是认真的……自己真的,无意中惹上了杀身之祸……

    也有围观的路人劝阻道:“是啊,虽然这些小贼确实可恶,但你送他见官就行了,何必杀人呢?”

    那青年冷哼一声:“你们不用多说,这小贼敢偷我的钱袋,他今天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那副倨傲神态,活脱脱就是被天宫门使者评价为“偶然得到一点机遇,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他的,貌似低调,实则张狂”的现形版。

    说罢,那青年冷视吴正,掌心猛然收紧。

    “四肢健全不学好,要来何用!”

    一阵阵刺骨的剧痛从手腕袭上,吴正顿时凄惨的哀嚎起来。就连不少围观的路人也转开了头,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呜哇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吴正几乎绝望的时候,臂骨的疼痛忽然减轻了。

    一名不知何时出现的红发少年,抬手架住了那狂傲青年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人家只是偷窃,你现在是要杀人,到底是谁不学好?”

    这名少年,便是刚刚与颜雪影分手的凌天霜。

    那青年鄙夷的扫了他两眼,并未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压迫气息,目中依旧倨傲不改。

    “谁触犯了我,都只有死!”

    以这对峙的两人为圆心,仿佛瞬间架起了一道半球形战场,目光如刀,阴风席卷,围观的众人长发飘动,都能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。

    凌天霜背负着双手,神色淡然。半晌,他似乎是想通了什么,轻叹一声,双目也瞬间燃起厉色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死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自他周身,一道火红气浪骤然腾起,而他的眼中,两道凌厉的血线电射而出,犹如两道燃烧的血柱,笔直穿透了那青年周身!

    那片刻前还“狠三狠四”的青年,这时竟是哼也没哼一声,就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,仰天栽倒。

    直到地面腾起了一阵薄薄的烟尘,众人才从震愕中回过神来,顿时爆发出一片惊叫。就连吴正也是拖着伤臂,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当街杀人?在天宫门的禁令之下?!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