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7章 天才云集
    洛沉星安静的听着他说,同时已经在心底计划着相应措词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分舵主,仗着堂主赏识,就敢不把少主您放在眼里,简直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“但依属下浅见,少主实不必如此动怒。”陪着司空圣痛骂过一番后,洛沉星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血云堂的推荐位,不过是一个暂时的中转站,特推与否,都不重要。最关键的是,让九幽殿的考官满意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以少主的实力,是绝无问题的,只是,如果能再加上那么一点小小的‘孝敬’,就更是十拿九稳了——”

    司空圣略一皱眉:“你说的是……”提起三根手指,轻轻一捻,同时疑问的望向洛沉星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出外见过什么世面,但自小在堂内耳濡目染,有时下属想求他办事,就会送上大把的银票,或是丹药秘籍一类,这所谓的“孝敬”,他还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洛沉星赞道:“少主果然聪慧过人!”

    “不过,咱们也不能单单是比拼财力,为了一个推荐名额,甘愿一掷千金的考生想必大有人在,咱们不是拼不起,只是没有必要跟他拼。这‘孝敬’,也要孝敬到点子上,才能取得最大收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,您可以交给属下全权操办。”洛沉星停顿了一下,谨慎的组织着语言。接下来的一环,也将是他计划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只是,如今属下没有一个明面上的身份,只怕会有些为难——”

    如果能说服少主向堂主认错,并且“退而求其次”,为自己求一个特推名额的话,相信堂主是不会有异议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洛沉星暂住血云堂,巴结着司空圣,潜心钻营之时,天下各地的精英弟子,都已经在师长的带领下,朝着大陆的中心汇聚起来。其势壮观,堪称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。

    ——乾元宗一方的队伍,如今已经整装待发。

    宗门前,数列方阵端整而立,就如一支即将冲锋的军队。鲜明的服饰差异,就能看出他们分属不同的宗派。

    这些弟子中,有人的出身之地相对贫弱,第一次来到发达国家,和大型势力的弟子们同吃同住,对他们来说,或许还有些难以适应。但即使双目闪动着兴奋的光芒,转动着眼珠,克制不住的东张西望,但他们紧随在队伍中的步伐,却是依然齐整,尽显良好风纪。

    就如血云堂的运作模式一般,下辖势力的弟子往往会提前出发,集中在大型宗门后,将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。而负责他们的宗门,将会利用这段时间进行“加练”。

    这“加练”的目的,一来是因为宗主对这些下辖弟子并不了解,他们的名字一旦整合到名单内上交,就等于是经由自己的手“推”上去的。最后能够成功入选的人越多,宗门也就越是面上有光,将来招收弟子,直接便可以此作为一面金字招牌。同时,还能得到天宫门下发的奖励。

    在这种种的诱惑下,大型宗门自然要对考生严格训练,提供修炼资源也是一视同仁。以往也不乏有人在加练期间,借助丰厚资源,直接拔高了两个等级的。因此这“加练”期,也可以称为是考核前的一段疯狂恶补期。

    在天霄阁和九幽殿的初选过后,通过的考生,将会被组织起来,进行再一次的加练。路人身份的入选概率较低,与他们错过了两次加练,也实在是有些关系的。

    二来,这“特别推荐位”,对于二级势力,虽然只是走个过场,但登上特推之人,在初选时多半可以榜上有名。推荐比例,除了内部弟子外,总要留一位给下辖弟子。至于要选择谁,就留给宗主费心了。

    有些宗门,直接将名额变成了一场拍卖,哪个下辖势力“孝敬”最多,就推谁的弟子。而稍有良心些的,则会通过加练进行观察,挑选出最有潜力的弟子。

    乾元宗最终登上特别推荐的,除了墨孤城和陆鸿羽之外,这第三人便是灵符宗的弟子明季同。

    明季同拥有符师特长,三年前就已经考出了灵符师,自到乾元宗后,也是专心训练,奋发上进,对他的入选,众弟子倒是并无异议。

    此时,在队伍的最前方,墨孤城独自伫立,袍袖被劲风鼓涨而起,猎猎飘扬。而他的面庞,依然如刀削般冰冷坚硬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猜测他的心思,也没有人能看到,他始终冷漠的目光,不知何时略微扬起,望向了湛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纵使冷傲如他,在这一刻却也不免想起,那个被他抛弃的家庭。那个因为他,重伤残废、命不久长的弟弟,以及那个苦苦撑持,身心俱疲的父亲。

    自己走后,也不知他们将会如何。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,这次一走,可能就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了。”陆鸿羽走到他身旁,迟疑良久,终于还是鼓足勇气问了出来:“您要不要……先回家看看?”

    墨孤城的目光瞬间收回,双眸又重新化为了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有着微弱的灵力,自他的袍角隐隐震荡而开。

    “直接出发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已经直接迈开脚步,径自而去。

    陆鸿羽叹了口气,见他当真是说走就走,也只能抬手朝着后方一招,示意众人跟上。

    队伍刚刚起步,就有一阵清脆的喊声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,孤城师兄!”

    陆鸿羽循声望去,只见从宗门内快步跑来的,是一名身材窈窕的妙龄少女。扎着高高的双马尾,发带是小巧的蓝色蝴蝶形,穿着蓝色短衫,一条卡其色喇叭裤,可爱得就像橱窗里的娃娃。

    这少女正是当初和陆鸿羽一同前往佣兵工会,执行赤炎古树任务,并和叶朔有过一番冲突的乔曦莹。三年过去,她看上去稍稍成熟了几分,实力也成功突破到了敛气级,但对墨孤城的崇拜却是依然不变。

    一路追到队伍最前的她,气喘吁吁的从肩头卸下两只大包袱,接着就手舞足蹈的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,这是我们所有师兄弟一起为你准备的礼物,里边有各地的特产啊,还有好多丹药,当饭吃都没问题。都是大家的一片心意,祝你考核顺利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陆鸿羽皱了皱眉。他们是去参加考核,又不是去旅游,带这么多东西,实在有些不伦不类……

    “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陆鸿羽发愁该如何拒绝乔曦莹时,墨孤城却是破天荒的开了口。虽然话里仍是毫无感情,但熟悉他的弟子都知道,这已经是相当难得了。

    陆鸿羽点了点头,艰难的将地上两个包袱移到自己肩上,又叮嘱道:“曦莹师妹,接下来你留在这里,要好好照顾自己,别再动不动就任性了啊。”

    怎料,乔曦莹却是用力摇了摇头:“你们先去吧,我也会很快追上来的!”

    “虽然推荐名额没有我的份,但是我打算用路人的身份参加考核。能不能通过都不重要,我只是想近距离欣赏孤城师兄夺冠的英姿,做你的小啦啦队,让你知道,我是一直都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陆鸿羽满头黑线,明季同在旁也是忍俊不禁。而作为当事人的墨孤城,却再未做出任何答复,仅仅是冷然撂下一句: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在他带队离开后,乔曦莹依然站在原地,又蹦又跳,热切的朝着他的背影挥动双臂。

    宗门内的弟子,不知何时也都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整齐的站成数排,目送着这位乾元宗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弟子,再度踏上了新的征程。

    不过,他在这里留下的天才神话,恐怕在今后的很多年,都不会被超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一座繁华都城内,有着一栋宏伟的建筑。屋宇棱角分明,有如利剑,远远看去,便能感到一种铮然肃杀之息。

    这里,同样是一座颇具名望的古老势力,帝剑阁。

    这一日,几名长老依旧在庭院中闲谈,忽然,重重院落深处,传来了一声惊天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硝烟弥漫间,一道金光冲天而起,霸意凛然,煞气震九霄,犹如一把出鞘利剑。隐隐的,还有着阵阵的龙吟之声,与那光影相依相合。

    几位长老对视一眼,目中不惊反喜。

    “少主出关了?”

    “少主可是十来年未曾出关,如今终于是赶在考核之前,再做突破了啊!”

    “少主幼年时期,就觉醒了百年难得一见的龙皇血脉!日后享用的,也都是阁内最顶尖的资源。这一出山,必然可以碾压那些同期天才!”

    “天霄阁颜霂霖,九幽殿凤薄凉,还有近期涌现的那些所谓‘种子选手’,在少主面前,统统都不值一看!百剑称尊的,将会是我们帝剑阁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数日之后,九幽殿外。

    血云堂主司空雷亲自带队,负责迎接的,是殿内一名老牌护法。

    在司空雷讲明来意,并献上重金“孝敬”后,那护法却是为难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负责初选的,是我们殿里一个挺麻烦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司空雷一怔:“推举名单一事,向来不是由您负责的么?”

    那护法耸了耸肩:“殿主的意思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司空堂主这么大的手笔……这件事我会尽力。”在司空雷为难间,那护法主动一笑,握紧了他递上的储物袋,“特别推荐不好说,但至少推荐名额上,一定让令郎榜上有名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在司空雷千恩万谢,并再三拜托对方多多照应后,血云堂弟子及一众下辖人员,便在几名九幽圣使的带领下,进入殿内,来到一间偏殿等候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集中了很多人,分别来自不同的势力。所属宗门有强有弱,而众人的神情,也是各自相异。

    等待期间,有人抓紧修炼,也有人相互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这其中,司空圣是最活跃的一个,而他的背景,也同样是在场最硬,可说是最有机会拿到名额的。因此在他发言时,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聚集过来,一口一个“圣哥”的喊着,恭聆他的“教诲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咱们还得送礼啊?”有个小宗门的弟子抗议起来,“之前被推上来的时候,我们不是就已经送过礼了么?”

    司空圣一脚踏着座椅,眉飞色舞:“当初那是孝敬九幽殿的,那接下来你还得孝敬考官吧?”

    当司空圣列出一连串的“孝敬名目”,大出风头时,洛沉星就坐在他身旁,保持着友好的笑容,心中却是暗自冷笑。

    这些,当初都是自己教给他的。不过,反正已经骗得他游说堂主,给了自己一个特别推荐,就由着他去吧。

    至于皇甫离,始终是闭目修炼,冷颜以对,根本不屑参与这群人的“大计”。

    角落里,另有一名青年局促的交叉着双手,与这群世家子弟格格不入。但细看之下,他却仍是双眉紧蹙,仔细的听着众人的议论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当初符师门的弟子冷栖。三年前,叶朔在秘境中击杀苏言默,构陷于他,令他含冤入狱。而在不久前,九尊者楚天遥刚好来到大牢,挑选囚犯执行任务,一探荒神古墓,冷栖抓住机会,自告奋勇,总算是侥幸活了下来,并得到九尊者的承诺,允许他一同参加初选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和其他人始终是不同的。自己得到的,仅仅是一个考核的机会,背后又没有宗门势力,若是失败,还是会被毫不留情的淘汰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圣哥,”终于,冷栖也抓着空挡凑了上来,“要是没带足够的钱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司空圣皱眉瞟他一眼,对这个灰朴衣衫的青年自先生出轻视:“你哪个势力的?我怎么没见过你啊?”

    在冷栖说清自己以前待过符师门,现在哪个势力都不是后,司空圣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哪个势力都不是,那你走后门进来的吧?你托的谁的门路,现在再找他去啊。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