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4章 名单公示
    颜正霆听着这番话,脸色也是缓缓的阴沉了下来。厉长老看在眼中,暗自窃喜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性子,的确是傲了一点……”作为一阁之主,又是长期站在顶点的大人物,颜正霆的气度究竟远超常人,仅是颔首沉吟片刻,就重新端正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但既然他有这个实力,我们就应该给他机会。要秉持着公正、公平的原则,为远祖大人选拔人才啊!”

    他这番苦口婆心的教导,厉长老耐着性子听了好一会儿,才逮住机会插话道:

    “阁主,既然您也提到了远祖大人,那有些话我就不能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也知道,我们天霄阁本来就不如九幽殿得大人赏识,如果这次天宫门的考核第一名,又是出在了其他势力,那我们天霄阁,今后在大人面前还有什么地位可言?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的夺冠热门,除了九幽殿凤薄凉,帝剑阁弑九天之外,我看这墨孤城,也是可以占上一位的。凤薄凉和弑九天咱们没办法,但是其他人……咱们真的再也经不起打击了!”

    厉长老说得口沫横飞,颜正霆同是面色凝重,久久不语。就在厉长老以为,已经成功将他说服时,颜正霆的下一句话,顿时令他的长篇大论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。就给他特别推荐吧。”

    厉长老一怔:“阁主?”刚才自己已将形势说得相当明白,为何阁主仍是执意……?

    “我们天霄阁,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。”颜正霆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“这是刚刚出来的,霂霖的成绩单,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厉长老盯着阁主递到眼前的成绩单,皱了皱眉,迟疑接过。然而,仅是略微一扫,目光顿时就像被磁石吸住一般,再也挪不开了。同时他的双眼也是不住瞪大,变了调的惊呼声脱口漏出。

    “2000人斩?!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至今为止,从试炼空间出来的最高成绩!不但直接超越了弑九天,且数百年来,就算是他们这些高阶长老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这个水平啊!颜霂霖少爷,果然是万年难遇的奇才,是天霄阁的希望之星!

    厉长老惊震的视线,终于从成绩单上缓缓抬起。而他所接触到的,就是阁主那双温和微笑的眼睛,以及,他那句掷地有声,对自己,对整个天霄阁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相信霂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幽殿,最后的考核前夕,慕含沙正靠在躺椅中休息。忽地,他的双眼瞬间张开,凌厉的目光,猛然朝着门前瞟去!

    “圣使大人,您现在有时间吗?”冷栖虽然被他盯得心中一凛,但仍是壮着胆子,躬身赔笑。

    慕含沙双眼危险的眯起,眸中透出一股森冷的暗光:“是你?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冷栖赔笑,努力做出最恭敬的姿态:“我是想来跟您谈谈……关于苏师弟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那从外表看来,仅仅是一个纨绔子弟的苏言默,竟然还会有一个九幽圣使的亲戚。虽然这对自己是一场危机,但如果利用得好,也完全可以变成机遇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,都是苏师弟的东西。”见慕含沙并未直言逐客,冷栖借竿上爬,掩起房门走了进来,麻利的解下肩上的包裹,端正摆放到慕含沙身边的桌面上,“我一直保管了三年,就算含冤下狱,也从来未曾遗失。现在我都还给您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抬了抬眼皮,撑着靠手坐起身,随意翻看着包裹。

    里头无非是一些丹药秘籍之类,再就是几件小饰品,这些东西对自己没用,但如果真是表弟的遗物,倒是应该交给姑母处理,能给她多留一点念想也好。

    “以前在宗门里,苏师弟……”冷栖偷眼打量,不忘见缝插针的演起了抒情戏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陆陆续续的说了很多过去的事,从苏言默刚刚进入宗门说起,说的大多是自己如何关照他,他又是如何依赖自己。其间慕含沙始终一言不发,由着他的语调时而欢喜,时而悲情,从未打断过一次。

    “苏师弟心高气傲,跟其他师兄弟的关系都处得不大好,对他来说,我可能是唯一值得信任的朋友。当然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曾经约定过,将来要一起进入天宫门;约定过等他和半夏师妹成亲的时候,一定会请我喝一杯喜酒,还有,他们将来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就让我来取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冷栖已是痛哭流涕,不住用衣袖抹着眼泪。当然,这份感情里有几分是真,几分是假,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您看,我跟苏师弟亲如手足,我又怎么可能杀了他呢?”

    慕含沙手中把玩着一串红珊瑚的手钏,这还是他从包袱中随手拾起。直等冷栖在旁哭得泣不成声,他才冷然轻叹一声,将手钏丢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关系再好,都不可能成为自证无罪的证据,当年在县衙里没人教过你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咸不淡,听不出喜怒。冷栖心中焦虑,急急嚷道:

    “大人,我并不是见到您才临时改口,这三年在大牢里,我每一天都在喊冤啊!我的诉状一封封的递,只是因为我没有关系,所以都被压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请求过,让我面见苏伯父,我可以向他说清楚,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!但是同样是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家就是想要我死!但他们却不知道,他们一直都恨错了人!”

    慕含沙仍是那漫不经意的口气:“罪犯为自己狡辩几句,妄图脱罪,很稀奇么?”

    “一句话,你敢不敢让我查看你的记忆?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才转目直视冷栖,天符师的压迫骤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冷栖犹豫了。弥漫周身的威压,也令他的额角悄然渗出冷汗。

    慕含沙见状,冷笑一声:“你当然不愿意!否则,也用不着坐三年的大牢了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多年前,官府在审案之时,确曾实行过“强制查看记忆”制度,但由于此举太不人道,对于许多并非是罪大恶极的犯人,也侵犯了他们的平等权益。因此在百姓的一致呼声中,很快即告废除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则是“平等自愿原则”。除非犯人自愿申请调取记忆,否则任何人不得擅自搜魂。如有违反,犯人及其家属可以进行上报,而违规的县衙则要受到处罚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也就是搜魂一途基本上成为了摆设。如果犯人对其记忆做出任何隐藏,对方状师即可借此大做文章,称犯罪证据或许就在隐藏记忆中,不能自证无罪。

    而要一个人将自己的所有记忆,完完整整的任人查看,这是所有犯人都无法接受的。一些犯事较多的,唯恐有些其他的官司,也在搜魂中被牵连出来。而就算是完全清白的,也绝不会愿意被人挖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再者搜魂颇有风险,一旦有人从中做手脚,对个人的灵魂将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。他们宁可暂时待在大牢里,等待沉冤得雪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有一个方法。”冷栖也算急中生智,忽然灵光一现,“就算不用查看记忆,也能证明我的清白!”

    慕含沙扫了他一眼,重新仰靠着椅背:“说。”

    冷栖连道:“我之前提到过的凶手,叶朔,他也是要参加天宫门考核的!到时候,我可以指给大人看,在杀他之前,您尽可查看他的记忆,一定能够找到他杀害苏师弟的罪证!”

    虽然他并不确认叶朔到底会不会参选,但好坏先利用一下。而且要做到这一点,前提也是——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言外之意,就是要我先帮你通过考核?”慕含沙几乎是立刻就看穿了他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冷栖闻言大喜,就势一拱手:“请大人成全!”

    他今天来这里,以苏言默为引,费尽口舌说了这一大通,为的就是这一个目的!

    慕含沙扫视着他,嘴角缓缓扯起笑意,绝美如樱花绽放。

    三月春风,一转而至数九寒冬,在冷栖紧张的等待下,慕含沙脸上的笑容,不着痕迹的化为了冷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手中瞬间现出一只储物袋,朝着冷栖狠狠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懂得弄虚作假吗?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九尊者!”

    在冷栖惊慌跪倒,连连告罪后,慕含沙无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机会我给过你了。能不能通过,全看你自己!”

    冷栖一愣,这时才来得及仔细打量起身边的储物袋,只见其中五花八门,都是一些珍贵的修炼资源。九幽圣使果然不同凡响,就算是随手扔出来的,都是一些他这辈子从未见过的高品阶丹药。

    发达了……这可发达了啊……尽管已经极力压制,此时的冷栖,却仍是面皮剧烈抽搐,狂喜而贪婪的笑容,正在从内而外的扩散出来。

    这当口,慕含沙已经从椅中站起,缓步走上前,在他面前蹲了下来,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你过不了,那你也就没用了。到时候我就直接杀了你,然后,自己去找叶朔。”

    反正那个小子,九尊者也认得,他是逃不掉的。不管他们谁是真凶,只要都杀了就是——

    这当头浇下的冷水,也令冷栖清醒了几分。如果通不过考核,那自己就失去了参选考生的身份。到时候,九幽圣使想杀一个人,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。

    没有回头路了……要么进入天宫门,要么就是死…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个人演武后,就是最终的双人对战。

    由于仅是初选,为节省时间,并不会强求对战的两人必须分出胜负。战斗过程中,会根据他们的力道、敏捷度等等,从各个方面为他们打分。也就是说,即使在时限内落败的,如果前期表现较好,分数也未必便会落后对手太多。

    双人战结束后,又过了几天,令众人翘首以盼的推荐名单,终于在大殿中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为引人注目的,当然还是仅有十位的“特推”名额。

    1、凤薄凉

    2、凤君夜

    3、凤君瞳

    4、凤昀曦

    5、凤栖梧

    6、哥舒庆(断魂岭)

    7、哥舒冲(断魂岭)

    8、徐子继(傀儡城)

    9、慕含沙

    10、皇甫离(血云堂)

    有很多人,都是在抢先看过特推之后,才在后面密密麻麻的名字中寻找自己。

    其间,不时有惊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以前九幽殿不是谁给钱多就推谁的么?这次怎么不管用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个新任的第九尊者,他不吃这一套,也就是这样,所以殿主现在也真器重他!”

    江彩妮仔细打量着名单。不管怎样,自己总算还是榜上有名了。虽然没能拿到特推,但在众多精英中处在上游水准,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。而她也绝不认为,九尊者对自己有过任何“放水”。

    而且,这份名单,可以说是相当公平。排名较前的考生,在此前各项考核中,确实都有着不俗的表现。那些取巧蒙混,只知道拼命塞钱的,除了少数几个还看得过的,大部分是被直接涮了出去。

    角落里,冷栖正在胸前拼命画着十字。虽然名次垫底,但是总算是进了!进了啊!能有这样的成绩,一半是靠了他的符师特长,而更多的,还是依靠了慕含沙随手丢给他的丹药资源。

    经过一阵短暂的喧闹后,众人基本上已经看遍了名单,果然正如楚天遥最初所言,能够成功入选的,在所有考生中,就只是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引起他们关注的,是特推榜上那几个陌生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约而同的,众人在紧盯榜单半晌后,齐刷刷的调转视线。在大殿阴暗的角落里,倚靠着廊柱,正伫立着几个形貌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左首两人相背而立,深棕色的头发嚣张的耸立着。裹一身大红袍,领口拉得极高,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。隐约可见的,除了他们双眼中闪动的凶光外,就只有那条自侧脸垂下的深长疤痕。

    哥舒庆和哥舒冲,再加上那个“断魂岭”的标注,隐约令众人想到了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除了当年的血骷髅外,杀手界,其实还活跃着两名精英。所不同的,是他们更为凶残,出手也更为狠辣。

    他们,被称为断魂岭的“修罗兄弟”!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