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6章 热门
    先前还闹腾得厉害的那一群考生,见了对面的天霄阁子弟,顿时都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好坏已经拿到了推荐位。可别在这当口得罪对方,直接被剔除名额。

    几名天霄阁弟子环视全场,见无一人敢应声,更是趾高气昂。领头的迈着大步踱过几圈,停在了墨孤城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次的考生第一名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,跟哥几个切磋切磋,我们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‘实力’?”

    他语气轻佻,全无一丝大家子弟风范,像是街头地痞邀架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他可是……”殿内的另一名执事弟子匆忙走前,附在他耳边低声述说。

    对方几人之前是单独考核,没看到过墨孤城的真正实力,但他们可是看得实实在在!凭良心说,除了霂霖少爷和月缺少爷,算在天霄阁内部,恐怕也找不出几人是他的对手。这个特别推荐,他得没有水分!

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然而,这番夸赞,却是更激发了那领头弟子的傲气,嚣张的将鼻尖一扬,“一群矮个子里拔出的高个子,还真以为自己能顶破天了?”

    “哎,你敢不敢应战!”不顾旁人劝阻,他再次转头呼喝道。

    几名乾元宗弟子心里有气,正想代为出头,那始终是孤傲自若的墨孤城,却是出人意料的做出了答复。

    “切磋,可以。”

    领头弟子得意的狞笑起来,但他的笑容,随着对方的下一句话出口,却是瞬间冰冻。

    “让颜霂霖亲自出手,其他人不配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听在一向将颜霂霖视为神明的天霄阁子弟耳,犹如捅破了天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,一时竟是无人敢应。

    “嘿,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好一会儿,一名随同弟子才直着脖子嚷道,“我们霂霖哥都不稀罕教训你!”

    这也是犯了乾元宗弟子的忌讳,立时有人反口骂道:“他不稀罕?那让他出来啊?一天到晚缩在后头,我还说他怕了我们孤城师兄呢!”

    两方都是急眉瞪眼,撸胳膊挽袖子,如同两群随时要展开冲撞的公牛。

    场面即将一发不可收拾,但在这时,侧旁忽然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各位,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一名雪衣青年款款而至,姿态清逸,步步生莲,环束着星与月。随着他迈动脚步,优雅前行,仿佛也将一股冰寒气息带入大殿,冷却了几人的冲脑热血。

    “各位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,理应以和为贵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转向那几名内阁弟子,语气仍是不急不缓。

    “颜平,颜南,你们是我天霄阁的核心子弟,注意自己的涵养。”

    先前还张牙舞爪的那几名弟子,一见到眼前的青年,顿时都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:“月缺哥。”

    此人出现之时,原本已经吸引了全场注目,这一刻,这份关注更是被无限放大。众人相互交换着惊喜的视线,不敢相信,他们竟然有幸见到这位尊贵的天家公子!

    颜月缺,是在他们来到天霄阁之后,无数次听人说起的热门选手。除了颜霂霖,这里属他最出色!今日一见,果然是神采翩翩,气度不凡,和那些目无人的低阶弟子,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!

    看着他,对天霄阁魁首地位,曾一度心生动摇的众考生,此时也是再次燃起了敬服。如果这里的高层人物,都有如他一般的风采涵养,那这顶尖势力之称,仍是名不虚传!

    颜月缺也感受到了从四面投来的视线,而他也依旧是淡然从容,不急不缓的道:

    “首先恭喜在场的各位,通过了初选。为表祝贺,今晚霂霖哥做东,在阁内大堂举行一场聚餐,还请各位赏光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通过考核,阁内自会提供今后一段时间的修炼资源。今天下发的,只是霂霖哥个人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颜冬,把礼物分发给各位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大家才注意到跟在他身后的另一名弟子。这颜冬在家族之内,也算是被重点培养的,但和颜月缺站在一起,风采却是尽被遮掩,以至于很多人直接没看见他。

    颜冬恭敬的答应一声,捧着手的托盘,逐一走到众考生身前,示意他们拿起对应的储物袋。

    不仅是天霄阁下发的礼物,还是颜霂霖亲自挑选的,这可是一份天大的面子啊!许多人都是战战兢兢,兴奋的双手直发抖。

    礼物分发到一半,却是出现了一点微小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我不参加。”墨孤城对眼前的托盘看也不看一眼,一句话回绝了天霄阁的聚餐邀请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表面,颜月缺仍是微笑如故。但他的目光,却是悄然追随着墨孤城的背影,眼有着淡淡的冷意。

    这是那个着名的刺头,据说是本次考生最优秀的,却也是架子最大,之前连厉叔都敢拒绝的那个?

    他这份桀骜之名,甚至已经传到了霂霖哥耳。

    当时霂霖哥是笑着说,这些被推举来的精英天才,哪个没有几分傲气。所以他授意自己举办聚餐,有一大部分,都是为了帮助那个不合群分子,和其他考生缓和关系。

    没想到,此人果然是如传闻一般,直接拒绝了自己。他不给霂霖哥面子,是不给天霄阁面子

    到时候,不用霂霖哥出手,自己也定会让他知道,这天地间,谁才是强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大势力的初选结果一出,各项数据的统计表,也很快被汇聚到了双方手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考生,实力主要集在化气级和气宗级,所以,你也算是超过了平均线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一边说着,特别将一份名单放到了慕含沙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份通天境考生名单,你先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通天境考生,的确是寥寥无几。名单,同样列出了他们的境界分布。

    天霄阁颜霂霖,通天二阶前期。

    帝剑阁弑九天,通天一阶巅峰。

    乾元宗墨孤城,通天一阶巅峰。

    九幽殿凤薄凉,通天一阶后期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应该也发现了,需要特别注意这个人。”在慕含沙盯着名单出神时,楚天遥抬手,按了他紧盯着的那个名字旁。

    “普通宗门出身,却能修炼到跟天霄阁和九幽殿的嫡系子孙不相下,此人的天赋,只能说非常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之前他已经得到了天霄阁的特别推荐。既然没有关系,那只能是凭实力了。也许,他会成为你最强大的竞争对手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郑重点头。乾元宗墨孤城,他会记住这个人的……

    在实际的战斗,境界并不是绝对的。战斗经验,以及所掌握的灵技等等,都会成为拉开胜负的关键。

    虽然单看这份名单,墨孤城占据了很大的优势,但光凭这个,却还不能说他有了夺冠的资格。

    在通天境,每一个阶段的实力差距都是相当大的。颜霂霖,那是不用说,通天二阶前期,是实打实的境界碾压。而弑九天,虽然同样是通天一阶巅峰,但他迈入这个境界的时间,远墨孤城更长,根基,自然也他打得更为坚实。

    至于凤薄凉,境界的确是稍逊一筹,但谁不知道,九幽殿向来是以禁咒闻名。除此之外,更是有着层出不穷的强大灵技。凭这些,要越级战斗,便是全无问题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无一不是大家子弟,手握着无数的巅峰灵宝、高阶战技,和他们相,墨孤城的处境,是明显不利的。

    不过,虽说夺冠基本无望,但能在一个普通宗门内,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绩,和那些大势力成员跻身同列,单此一条,已经足够成为本次考核,最受关注的选手之一。

    除了他之外,气宗后期的几名顶尖选手,颜月缺、修罗兄弟,徐子继、皇甫离,也是个个都不能小视。九尊者说的没错,自己仅仅是超过了平均线,还远不能懈怠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……”稍后,在查看着记录各项数据的“综合评估表”时,慕含沙对着其一个熟悉的名字看了很久,最终迟疑的望向楚天遥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隐藏了实力。”对于慕含沙能注意到这一点,楚天遥满意的颔首,“原因我想你也应该清楚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又是仔细打量半晌,放下评估表,轻轻的抒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殿主一定会很吃惊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天霄阁大殿内张灯结彩,轻盈的乐曲声婉转回旋。

    长桌两侧,坐满了通过初选的考生。而桌面的各式菜色,更是五花八门,令人馋涎欲滴。

    琥珀酒、碧玉觞、金足樽、翡翠盘,食如画、酒如泉,古琴涔涔、钟声叮咚。

    大殿四周,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。花萼洁白,净如骨瓷,泛出半透明的光泽。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,似染似天成。

    只能说,这不愧是贵族的盛宴,每一处最细微的布置,都是那样的华丽而精致,令这群往日也算有些地位的公子哥们,再次大开了一回眼界。

    “感谢各位赏光!”主位之,颜月缺端起酒杯,微笑着向众人致意,“来,我敬各位。”

    众人忙不迭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但也有些人嘴巴快,脱口问道:“月缺少爷,不是说霂霖少爷做东吗,他怎么没来啊?”

    颜月缺目光微一闪动,面仍是笑容不改:“霂霖哥只是说,各位今晚的一切饮食,都记在他账。他还要专心修炼,恐怕没有时间来和大家同乐,要我代为致歉。”

    先前发问的几名考生叹了口气,仰身靠回椅背,叹息道:“哎,早知道了!霂霖少爷是谁啊,人家怎么可能跟咱们这种小人物同席?”

    颜月缺保持着最礼貌的微笑,再次将酒杯高举:“请不要这样说。来,这杯酒,我先饮为敬。”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他果然转过酒杯,从容饮尽。

    坐在下方的陆鸿羽,看着这满桌丰盛的菜色,眼也有着赞赏和欣喜。但他和乾元宗一众弟子,却是良久不曾动筷。

    “月缺少爷,”直等到颜月缺与众人寒暄已罢,各人埋头用餐时,陆鸿羽才开了口,“这些饭菜能否让我打包一份,我孤城师兄每晚都会修炼到深夜,到时难免腹饥饿,往日他的饮食,都是我们这些师兄弟代为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颜月缺微笑:“这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身旁使个眼色:“颜冬,你去吩咐厨房,每样菜都留出一份,亲自给孤城兄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陆鸿羽大喜,郑重拱手:“多谢月缺少爷!”

    颜月缺回以微笑。但在颜冬起身离开后,他嘴角的笑容,却逐渐变得意味不明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寂静的夜晚,墨孤城正独自在房修炼。

    他虽然心高气傲,但从不会过于自满。颜霂霖和弑九天,单从众人口耳相传,他知道是并不简单。他们,自己多了家族势力,也多了修炼资源,和自己往日遇到过的对手,必然是都不一样!

    拒绝赴宴,并非是存心给人看脸色,仅仅是他无意去跟那些少爷小姐拉关系。有那个时间,他宁可专心修炼。如果能在考核之前,突破到通天二阶的话,更有把握多了……

    一层层灵力气浪在他周身环绕,如潜龙出渊般的强大气息,正在缓缓升腾

    忽的,一阵悠扬的笛声,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笛声仿佛能够引动体内灵力,随它而急,随它而缓。墨孤城才听过片刻意识到,这不仅是笛音,更是一件厉害的伤敌兵器!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也迅速退出了修炼状态。神识散开,朝着屋外扩散。

    今晚的天霄阁,大多数人都去赴宴了,四野非常安静。墨孤城的灵魂力量一路探寻,终于落定在了一座亭廊前。

    一道白衣身影,正安静的伫立在亭内,手持着一杆碧玉笛,静静吹奏。

    长发在晚风飞扬而起,看不到他的面貌,但仅是这一道模糊的剪影,已是透出了几分缥缈若仙的气质。

    半晌,似是感受到他的窥探,白衣人忽然停止了吹奏,略微转过头,朝着神识传来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房内,墨孤城狠狠一挥手,震断了随之而来的灵力探测。

    “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,他不再理会外界的笛音,身周灵力升腾,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长亭内,白衣人若有若无的轻叹一声,也在同时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/bk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