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0章 却话当年
    两千年前。

    硝烟处处,烧毁的城池,刺目的尸骸和血泊,见证着一个强大王国的破灭。

    苍平国昔日的国君,凤暮山站在国都的废墟中,此时的他披头散发,象征威严的冠冕歪挂在了脑后。锦衣华服上,裂开一条条口子,脸上满是焦烟熏出的污渍。面对着那挟怒火而来,口喷烈焰,仍在不断捣毁城墙的巨大妖兽,发出绝望的嘶吼:

    “蜘蛛女王,背叛你们约定的分明就是那个女人,为何非要赶尽杀绝不可?”

    就在刚刚,他亲手将自己的妻儿献给了蜘蛛女王,以求平息这场战争。包括那个无过无尤,尚在襁褓中啼哭的女婴。

    但蜘蛛女王在杀死了他的王后芷泠后,却是继续对他的王都展开进攻,无数的战士死在蜘蛛群的啃啮之中。这惨烈的画面,像极了当日的紫楚国!

    凤暮山步步后退,他很清楚蜘蛛女王的强大。当初进攻紫楚国,寻她相助之时,他就知道,她和自己,和卓逸王,和周边那些热衷于发动战争的小国君,都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。

    她是即将渡过神劫的大妖兽,也就是足以和人类那些,只有在传说中才存在的通天境强者比肩!她能不费吹灰之力的灭了紫楚国,自然也能同样的灭了自己的苍平国。因此,他从未动过反抗的念头,他知道那只会加速自己的死期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凤暮山只能极力的哀求,做足了奴颜卑相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孩子……”望着被紫色光团包裹,正悬浮在半空的小婴儿,凤暮山脱口而出,“她是那个贱人的骨血,你可以吸收她的精气,一泄心中怨恨,放过我!”

    都是芷泠的错……都是她的错……如果当初她老老实实的履行约定,献出自己的青春就没事了!凤暮山恨恨的想着。都是因为她舍不得王后的荣华富贵,妄想召集强者,除掉蜘蛛女王,这根本就是以卵击石!

    然而,面对他的百般乞求,蜘蛛女王却是大发雷霆:

    “畜生!虎毒尚且不食子,你还配做个父亲吗?”

    权杖一扬,一道强大妖力破空袭至,凤暮山被击得口喷鲜血,跌飞数丈,狼狈的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远方,蜘蛛女王活动着八条巨大的腿,再次向他逼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想死……我不想……”凤暮山忍着剧痛,挣扎着运转灵力。两团暗蓝色光球在他掌中聚集,释放出一道道能量光束,目标所致,却并非是那大片的蜘蛛群,而是那些苦苦守卫苍平国,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将士们!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们就给我去死吧!!”

    一众士兵只感到周身的灵力被迅速抽空,而他们的身子,也被一股力量强行拔起,朝前方堆积。巨大的冲击力,令不少人的头骨直接在撞击中粉碎,鲜血横飞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?”绝望的士兵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呼,意识就在最短的时间内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凤暮山所做的,竟是要用将士们的血肉,垒成一座城墙,延缓蜘蛛女王的脚步,为自己创造生机!

    在阵阵凄厉的惨呼声中,蜘蛛群疯狂的撕咬着那些被丢出的士兵。而凤暮山已经利用这个机会,在废墟中跌跌撞撞的奔逃,不时利用周遭的城池残骸作为掩体,只希望能躲过这场浩劫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好了……其他人,不管死多少人都无所谓!

    我是一国之君,我的生命才是最高贵的!只要我还活着,就总有一天可以重建苍平国!那些将士,他们都是为国殉忠,我会记住他们的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,蜘蛛女王仍在大肆扫荡,喷吐着光球,烟尘四起,但这也更方便了凤暮山的躲藏。他小心的低俯在一道矮墙后,满心盼望着蜘蛛女王发泄过后,以为自己已经死了,然后她就会离开——

    呼吸已经带起了血腥味,每一次喘息,胸口都会如鼓风箱般呼呼作响。凤暮山紧盯着外界的屠戮,看着自己艰难筑起的万丈楼阁,被以一种残暴的手段,强势拆除的景象,只觉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,好像又一次回到了当初,和家人一起逃难的时代。那个时候,他们就是躲躲藏藏,有今日没明日,时刻都要担心着,是否会死在紫楚国将士的屠刀之下。那段卑微时期,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噩梦。

    在成为国君之后,他曾经暗中发誓,再也不要让那种生活重演。所以他对周边的国家发起强势征讨,他不择手段的要攻陷紫楚国,他要做最强的王者,只有这样,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,才能不受欺凌……

    但,他苦心经营的一切,如今都如一场浮光幻影,相继在他眼前破灭。

    连天的爆裂声,令他的耳膜嗡嗡作响,他已经分辨不出战场上的声音。时间,在漫长的等待中,似乎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。

    就在他盼望着,敌人已经撤离,并准备小心的爬出掩体去观察一番时,忽然,他敏感的意识到,一股强大威压从天而降,将他周边的土地尽数笼罩。

    眼前,一块块碎小土石离地而起,高高的悬浮在了半空,犹如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的牵扯。这般诡异景象之下,凤暮山也能感到,一股寒意从背后直侵入到了心底。

    当他转过头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那盘踞在高空的蜘蛛女王,周身燃烧的妖力更加强大,双眼中闪动着凶残的红光。而那双眼睛,此时正直直的盯着自己的方向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你!”凤暮山后退着,跌倒,起身,再跌倒,再起身,“求你放我一条生路!!”

    蜘蛛女王俯视着他,冰冷的声音,有如滚滚雷鸣。

    “狡诈的人类,待本王送你最后一程!”

    一团有如曜日般的巨大光球,从天而降,破空袭至,高温之下,沿途的空间尽数扭曲。那迫人的威势,当真似是太阳压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暮山明知已经无路可逃,只能艰难抬手,运起最后的灵力强撑住光球。但这抵抗却只是杯水车薪,他的身子被那强横光球压得一路后退,脚底擦出的沟壑隐带血迹。比火焰更甚的热量扑面而来,很快,他的防御就会被突破,他也即将被这团妖力淹没,死无全尸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数息之内,凤暮山已经清晰听到了周身骨骼碎裂的声音,大量的鲜血从指缝间渗下。护体的灵力薄膜全面溃散,妖力光球触及了他的掌心。皮肉完全烧焦,刺痛裂骨,视线渐渐被那团放大的紫光所模糊。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神也好,魔也好,我不想死,救救我……救我啊!!”

    凤暮山已经陷入了彻底的绝望,明知道不可能会有人来救他,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他。但在最后时刻,这个残留的念头却依然清晰。

    他在祈祷,渴望着最后的神迹。

    直到臂骨粉碎脱力,光球压近,一切都沉入黑暗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……不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凤暮山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。梦里,他国破家亡,蜘蛛女王的追杀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恐惧,绝望,痛苦,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堆积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……啊,不要杀我!!”

    在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,凤暮山猛然坐起,衣衫早已被冷汗浸透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我没有死?清醒后的凤暮山,有些发怔的凝视着自己的双手。先前那灭国惨景,明明都是如此真实,难道,真的都只是一场噩梦吗?

    不,那不是梦……凤暮山的视线缓缓恢复了焦距。眼前是一个陌生的所在,并不是自己的寝宫。自己为什么会到了这里?是谁救了自己?

    怀着满心困惑,他走出房间,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回想起的事情越多,心中的震惊也就越甚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衫,还是先前那套龙袍,现在已经完好如初。这还不是最稀奇的,就连他的伤势,在正面轰击中所受的内伤,粉碎的骨骼,烧焦的手掌,此时都已经完全愈合。要不是深刻在脑中的记忆,他几乎真的要以为,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了。

    当他穿过走廊,踏入一间较大的厢房时,就见逆光之中,停着一张高大的靠椅。一个神秘人坐在椅中,缓缓摇晃着酒杯。听到他的脚步声,依旧是安然如初,并未转头查看。

    凤暮山当即上前,毫不犹豫的跪地参拜:“大人!”

    椅中的神秘人似是发出了一声低笑,接着,一道如洪钟般悠远深邃的声音,带着一丝淡淡的戏谑,缓缓传来。

    “哦?素不相识,为何称我大人?”

    凤暮山再度俯首:“大人法力无边,多谢大人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人,但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,凤暮山自然明白,是他救了自己,又治愈了自己的伤势,对自己,至少是暂时,是并无恶意的。而能从蜘蛛女王手中救下自己,起码也是实力和她相仿,莫非……就是传说中的通天境强者?

    不管他有何种目的,哪怕是要让自己当他的奴才,只要能保住性命,他也是甘愿的。当初,他以平民之身登上王位,本就少不了一路的攀附巴结,他自愿让旁人利用,也利用着他们,在对方的利用价值尽后,就将他们变为踏脚石……这,就是他的生存之道!

    “既然你非要认我当救命恩人,那就随你吧。”神秘人淡笑,“还没有问你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报仇!”凤暮山不假思索。既然让自己活了下来,这段耻辱他就不会忘,有朝一日,定要寻蜘蛛女王报这血海深仇!

    “不问你国家中的民众,首先念念不忘的却是要报仇,果真够狠。”神秘人笑了笑,“好,我欣赏你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落下,那张巨大的靠椅也缓缓的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凤暮山是第一次看到那神秘人的真面目,令他震惊的是,对方看上去,竟然只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!

    面容精致绝美,融合着邪气与霸气。高贵冰冷,眼中是一种睥睨天下,万事尽在掌握的从容。如洪荒火焰般张扬的红发,更是透出一股霸主气息,展现着无与伦比的尊贵高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,有很多事都不了解,还要请你为我说明一下了?”神秘人温和的微笑着。但这句话在凤暮山耳中听来,却是如同雷鸣震响。

    刚刚来到这个世界?他不是这个位面的人?难道他去过很多不同的世界吗?

    他也听说过,当修灵者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时,就能破碎虚空,踏入更高等的位面。但这只是一个传说,一直以来,还从没有人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样,能实现位面旅行的,一定是绝顶的强者!

    凤暮山开始觉得,也许自己先前对他的预判出了差错。他绝对不仅仅是通天境强者,恐怕……是涅盘境,甚至更高!

    自己竟然有幸蒙这样的强者出手相救,凤暮山激动得好一阵子都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回大人,这个位面叫灵界大陆,共分为七个区域,有着很多的国家……”

    他就这样结结巴巴的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讲了一遍。虽然说的都是基础知识,恐怕连三岁小儿都能清楚了解,但此时凤暮山却没有感到任何的滑稽。

    “我先学习一下这个世界的法则好了。”听完了他的讲述,神秘人叹一口气,“唉,真是麻烦,每到一个世界都要重新熟悉法则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手在半空一抹,空间产生扭曲,一条条闪烁着金纹的法则之力自动凝结,如有实质般的排结成列,被他随手捞起,自如的吸收着。

    凤暮山在旁已是目瞪口呆。他竟然能让法则化形?传说中的法则之力,自己一直都以为,那仅仅是一种意境而已啊!

    金灿灿的法则海洋,环绕在那神秘人周身,如流水般注入他体内。就连在旁观看的凤暮山,都能感到体内的灵力有着涌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神迹……这是真正的神迹啊!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