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1章 再回首
    连绵的法则秘纹,如金色涛浪翻滚,时而迸发出几缕大道纶音,震绝五内。

    凤暮山在一旁默观,他还是第一次,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本源法则,心除了震撼还是震撼。

    大约只过了一盏茶时分,神秘人退出了修炼状态。不过以他能将法则化形的能力,稍微操控秘纹,布下一个简易的时间结界,想来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外界只是一时半刻,但要学习一套完整的法则,去消化,去吸收,即使是顶级的大能者,没有千百年的时间,也是难竟全功。

    秘纹链条相继退去,凤暮山下意识的抬手触碰,只觉那星星点点的淡金色光粒,如流水般从指间划过,融入空间,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你们这里的境界分布。”神秘人从椅站起,悠闲的踱步下阶,半途似笑非笑的转过头,“原来你的实力这么低啊?”

    凤暮山干笑着垂下视线:“惭愧。”

    对方是涅盘境之的强者,在他面前,自己这凝气级初期的实力,的确像一只跳脚虾,完全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才说你们这里的通讯工具,叫玉简对吧?”神秘人又问道。

    凤暮山应道:“是,不过那是很高等的通讯工具,只有极少数的贵族才有。”

    当时玉简还没有普及,世人联络,大多只能以飞鸽传书,等一方收到讯息,往往已是数日之后。等闲时也罢了,但在两国交战时期,常有紧要军情无法及时传达,以致贻误战机。很多人都想着,如果真能有一双千里眼、顺风耳,那好了。

    经过漫长的岁月,终于有人研制出了第一块玉简。只要在其留下对方的灵魂烙印,即使相隔两地,也能够实现即时通讯。其的延迟不过数息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当然,那时的玉简功能稀少,信号的覆盖面积也较为有限,但即便如此,由于它显着的提高了联络效率,且更是“智能化信息服务”的开端,仍然被后世人称为“跨时代的伟大发明”。

    后世的玉简是寻常物,连小孩子都能人手一块。但在它刚刚被开发出来的时候,珍贵程度不亚于一件顶级灵宝。出售的价钱,自然也是达到了天价。

    首先开始使用的,都是那些顶尖强者。而对于寻常贵族来说,算费尽力气弄到一块,也只能当成收藏品,因为身边的人都没有财力购买。既无联络对象,自然没机会使用。

    但仍是有不少人愿意花大价钱入手,只为充做自身地位的佐证,若有好友到访,也可炫耀一番,出尽风头。凤暮山是其之一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神秘人沉吟着,接过他递来的玉简,仔细打量,神情有探究之色。

    凤暮山暗暗得意,庆喜自己当初也弄来了一块。他心想这位大人在原来的位面,或许从未见过这样的尖端产品,如果他表现出疑惑,自己可以为他解答……终于,也轮到自己让对方惊讶一回了啊!

    “是这样么?”在凤暮山暗组织着语言,琢磨着怎样才能将这块他自己也一知半解的玉简,解说得高端大气时,神秘人似是想通了什么,空闲的左手朝旁一展,登时大量的元素自动聚集,构造出相似的方形轮廓,光影朦胧,巧无伦,仿佛将物质演变的过程加快了无数倍,点石成金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等得光点散去,留在他手的,是一块外形一模一样的玉简。只是和凤暮山递来的“样品”相,这块临时制造品的体积扩大了数倍,简直是一块“加长豪华版”玉简。

    凤暮山再次陷入了目瞪口呆状态。他觉得自从见到这位异位面强者之后,自己好像一直在惊讶。他展现出的种种神迹,简直让自己把这辈子的惊讶都用完了。

    凭空造物?!能拥有这种能力的……不是一向被人们崇敬的称为“造物主”,是“神”吗?!

    其实,这凭空造物的能力,说穿了倒也是有理可循的。

    在这世,任何东西都不是凭空生成的。大量的元素构成了物质,而借助各种工具,对这些物质的元素进行提炼、加工、合成,最后创造出了新的物质。

    也是说,发明的本质,其实是“元素的演变”。

    而这神秘人对元素的操纵,已经是堪称如臂使指。在他分析出玉简所包含的元素成分后,直接操纵天地间游离的元素,按照同样的规律进行排列组合。表面看来是凭空造物,其实也不过是一种格外高端的“元素演变”而已。

    这些道理,凤暮山是在熟悉了法则之力后,又经过了一段时间,才逐渐想通。但当时的他,早已是膜拜得五体投地。见神秘人自顾自的研究着两块玉简,并成功完成了讯息传递时,他才战战兢兢的在一旁问道:

    “大人,您……是神吗?”

    神秘人对他的称呼似是一怔,目光略微转动,沉思片刻,却又点了点头:“次元不同,对你们来说,我可能确实是神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又是一阵狂喜,沉浸在和天地真神对话的荣耀之。神秘人无奈一笑,将玉简抛了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叫江烬空,别人都叫我天宫主人,你随意存。”

    神竟然主动留联络方式给自己!!要不是多年的沉稳,凤暮山或许直接兴奋得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说得随意,但他可是绝对不敢怠慢的……紧捧着玉简,每按下一个字母,手指都在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苍平国的废墟前,万丈高空之,悄然出现了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方才,在凤暮山又是搜肠刮肚的讲述了一些本位面的闻趣事后,两人也算是熟悉了不少。天宫主人江烬空主动提出,可以带他到故土一观。

    对凤暮山来说,这还是第一次站在云端之,堆积的层云在身侧漂浮,缥缈秀丽。但在他看到那些倒塌的城墙,灭国的一幕,再次真切的在脑回放时,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感受这份凌空的观了。

    曾经,自己是苍平国国君,无尊贵,连紫楚国那样的强敌,都败亡在了他的大军之下。没有想到,最终竟然会覆灭在蜘蛛女王手。让他这高贵的国君,落得一无所有……他恨哪!他不甘心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……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世人悔恨,常常渴求时间倒转,但在祈求之时,也是明知无望。但在凤暮山疯狂自语间,脑忽然灵光一现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时间倒转!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连忙转过身,向江烬空哀求道:

    “大人,恳请大人施法逆转时空,圆我一次遗憾!如果是大人您的话,一定能做到的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他忐忑的等待着。既担心对方同样无能为力,又担心会遭到拒绝。毕竟在他的认知,逆转时间可不是什么小事

    江烬空目光遥望远方,好一阵子,才淡淡道: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以逆转时空,但我不会为了毫无意义的事逆转时空。”

    “算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的选择也不会改变,同样苍平国的结局也是一样的。你相信么?”

    凤暮山自然不信。在他看来,既然已经知道哪些选择是致命的,只要重来一次,避开那些岔路也是了。只要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……他有自信,改变自己的命运!

    江烬空似是看出了他的想法,也未再劝,只是颔首道:“好,那我让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凤暮山顿时感觉自己的眼前模糊起来,景物飞逝,时空回溯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暮山哥哥,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芷泠,我会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自己出生在苍平国,一处普通的人家。由于国君无能,国家经常受到周边各国的侵略,长年陷于战乱。

    这其,最大的威胁是紫楚国,百姓们常说,或许再要不了多久,国家会彻底被紫楚国吞并了。凡是苍平国的百姓,没有不对紫楚国恨得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自己有个邻家妹妹名叫芷泠,小的时候,她总喜欢粘着自己,说着长大以后要嫁给自己。对自己来说,她也是自己一直认定的新娘。

    幼年的平静,很快被战火冲散。两家人不得不背起包袱,踏了逃难的路途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,自己的家人相继死去,连芷泠,她也……

    恨紫楚国,同时,自己也恨苍平国的国君!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无能,国家何至于被邻国如此欺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提携!小人名叫凤暮山,从此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!”

    “嗯,你很懂事,好好干,一定会有前途的。”

    战乱,他的心渐渐麻木。为了向爬,他开始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反正,他已经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了。

    用金钱打通门路,换来了一个官职。他对长官卑躬屈膝,对同僚曲意逢迎,在其他人看来,他都是懂事而无害的。

    于是,他步步高升。但没有人看到,他的獠牙,都藏在隐晦的暗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乱臣贼子,反朝篡位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无能为君,那不如由我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一步步的,他成为了国家的首席辅政大臣。

    在他将长剑架国君脖子的时候,他还记得,对方眼的惊恐,以及,他那声嘶力竭的诅咒。

    很熟悉的恐惧啊。是你,让百姓长年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之。现在,也算是天道轮回。

    他毫不留情的将剑锋切了下去,冷视着龙椅之,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只有两个选择!一个,是作为替代品活下去,我会让你享受至高尊荣!另一个,是重新回到你的垃圾堆里,祖祖辈辈,都永远翻不了身”

    他如愿成为了新的国君,虽然民间有些传言,说他的王位是谋反篡夺所得,但这些,都掩盖不了他的功绩。

    曾经,这个国家只有被侵略的份。但在他位后,苍平国一改原先的颓弱,远交近攻,打下了一块块的地盘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最大的威胁,紫楚国,他还无法解决。但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一次庆功会,他漠然观看着朝臣准备的歌舞,忽然,其一个舞女吸引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是她那张脸,和芷泠实在是太像了……

    于是,他将她留在身边。为她换芷泠的衣服,教给她芷泠的爱好,连名字,他也永远只称呼她“芷泠”。这样,将她变成了一个完全的替代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会对任何人动情。既然现在你还对我有用,你最好让自己一直有用下去。”

    自己绝不会沉溺在男欢女爱。芷泠对自己的价值,除了是妹妹的替代品之外,或许,还可以把她变成一个打击卓逸王的工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他没有我狠,所以他得死。”

    在一座被攻陷的小国内,自己亲手处斩了失败的国君。对芷泠留下这一句话后,独自策马先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蜘蛛女王,我想跟您做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率军荡平紫楚国之时,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报酬么,拿……她的青春来换。”

    不顾芷泠的震惊,自己选择了和蜘蛛女王签订契约,报仇,是她最重要的青春和生命。

    只要是为了自己的大计,她,一颗棋子,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凤暮山,我以灵魂起誓,即便我肉身尽毁,永堕奈何,我也要生生世世的诅咒你!!我在地狱深处等着你!!”

    自己成功了。紫楚国覆灭,卓逸王在地牢内对自己发出绝望的诅咒。

    但那又有什么用?不过是失败者的呓语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是为了大王的千秋基业,芷泠,甘愿沦为历史的尘埃。”

    不愿被旁人议论,称自己是借助女人成事。在平定紫楚国后,他借着庆功宴为名,给芷泠送了一杯毒酒。

    那一晚,红烛昏罗帐,他眼睁睁的看着,那个爱自己至深的女人,主动喝下了毒酒,大口大口的鲜血,如朵朵璀璨的红莲,在她的衣襟绽开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忽然又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过去那个爱你的芷泠,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。现在你面对一个已经心死的女人,质问她为什么那么狠心?哈哈哈,我再狠,那还不都是因为有你这个狠心的夫君吗?!”

    自己的那一杯毒酒,虽然没有要了芷泠的命,却葬送了她腹刚刚成形的胎儿。

    这也令她,深深恨了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芷泠,你不是很爱我么?那为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当他们重新和好,芷泠也为他生下了第二个孩子之后,蜘蛛女王来袭,在生死面前,自己仍是选择了,再次舍弃芷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凤暮山,我认清了你,原来你是一个真正的无情无心人。”

    芷泠静静的望着自己,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,化散开涟漪片片。

    然后,她在蜘蛛女王爪下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/bk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