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5章 如此巧合
    请客,实在是一个值得追溯的话题。

    当初在江烬空刚刚回来的时候,凤暮山就迫不及待的问出了他最关切的问题:

    “大人这次打算在这个世界逗留多久?”

    江烬空漫不经心的抬起视线:“嗯,算算时间,大概三年后就是邪帝现世的时候了吧,先助你得到了这份力量再走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闻言大喜:“多谢大人!多谢大人!”原来大人不仅要助自己得到邪帝力量,竟然还会留在这里三年吗?这真是两个天大的好消息!

    就在他兴奋的计划着,这三年该如何度过时,江烬空淡淡一摆手:“先不忙谢,我只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无言以对。暗叹这位大人的恶趣味真是一点都没变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你的法则领悟如何?”随后,江烬空又问道。

    凤暮山压下了心中的失望,再次如邀功一般,兴奋的答道:“我已经领悟了五种本源元素法则,已经可以完全掌控了。”同时他也庆幸,幸好这两千年自己起早贪黑,一直都在努力修炼——

    “才五种?我还以为你会领悟更多。”然而江烬空随口否定了他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大人您当初留给我的就只有五种啊!”凤暮山急急申辩道,一脸的委屈和无辜。

    江烬空一时失笑,颔首应道:“好,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抬手在空间中捞起一片法则,将秘纹平铺,凝固在半空:“那你现在就领悟吧。”

    即使已经突破到了轮回境,本源法则对于凤暮山来说,依然遥远。因此对于大人这法则化形的能力,他仍是敬佩不已。当即施过一礼,就在原地盘膝坐下,对照着法则秘纹,专心的领悟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在学习五系元素法则时,对于其他法则,他也曾经试图去思考,也积累下了许多感悟。但由于没有直接观看本源海洋的机会,他一直都不敢放手修行,唯有将那五系法则反复巩固。

    直至今日,将旧有的思路与秘纹对应,他也是很快的了解到了自己的正误。这就如同做试卷时,对着一道难题钻研许久,终于看到参考答案时的畅快。如此修行,自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江烬空打量着他专心修行的样子,缓慢抬手,一道道气流在大殿中环绕,扭曲了原本的时空,在对面的宝座前积聚。

    凤暮山也同样感到自己身周的时速空间发生了变化,但他并未理会。此时他的全身心,都沉浸在了对法则的领悟和吸收中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儿。

    江烬空正随意倚在门框前,眺望着外界的风景。凤暮山已经结束修炼,走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没有让您等太久吧?”

    江烬空望着枝头的鸟雀,淡淡道:“还行,刚才那只鸟停在树梢上,现在它还没飞走呢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又是一阵钦佩:“大人的时间加速空间,果然还是那么厉害啊!”

    刚才,他自觉应是修炼了千百年,才将那几道法则秘纹完全领悟。但在外界,却只是过了短短片刻。能将时速空间与现世无缝对接,或许也只有大人才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江烬空随口道:“不然呢,难道你修炼一千年我也要等你一千年吗。”

    “哎,现在有空对吧?”将目光从树梢收回,他的话题转得飞快。

    在凤暮山连声答应后,江烬空转过身,上挑的眼神透着狡黠:

    “请我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大人这个要求,凤暮山曾经感到很意外。

    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,早就可以餐风饮露,节省下更多时间用来修炼,但大人却仍然喜欢按照凡人的一日三餐来进食。他曾经提问过,而大人的答复是:

    “世上有那么多美食,辟谷不是很可惜?你要是懒的话,那就每天陪我吃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吃饭对自己毫无吸引力,但“陪大人吃饭”对他却有着十足的吸引力!凤暮山立刻就答应了下来,并提议道:“大人愿意的话,我立刻就去吩咐小厨房准备。”

    江烬空的回答却再次令他惊讶:“去外面吃吧,这次回来,我还没好好逛过呢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持续震惊中。自己现在是堂堂的九幽殿主,怎么能去那些凡人的小饭馆!万一被人认出来,这不是丢人现眼吗?不行,一定要说服大人,还是留在这里吃吧……

    “哎,别这么不食人间烟火好吧。走了走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这样被大人说服了。

    但,由于他已经有两千年没进过小饭馆,更没想过大人会提出这种要求,这也就导致了——他没带钱!

    于是,这第一次“请客”,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后来初选开展,他和大人一直在殿内用餐,他以为大人已经忘记了小饭馆的事,不想今日却又旧话重提。

    反正迟早都是要被大人说服,那不如……就直接答应了吧。凤暮山认命的点头,这一次,他专门带上了足够的钱——虽然那些钱,已经足够把整个世界的小饭馆都买下来了。

    再次踏入熟悉的酒楼,等待上菜途中,凤暮山忽然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当初,也曾是在一间类似这样的酒楼中——

    “我的面目可以随意改变。”

    江烬空说着,随手在脸上一抹,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卓逸!”凤暮山大惊,心底的仇恨猛然涌起。

    江烬空再次抬手一抹,重新恢复了原貌,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刚才有一瞬间,你仿佛是对我起了杀心?”

    凤暮山连称不敢,他也知道,刚才自己的反应实是不敬已极,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江烬空打断,心平气和的劝道:“我知道那是你的心结,放下吧。我也不是说让你当做没发生过,只是不要让它成为缠绕着你的魔障,因为有魔障则必有弱点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明白大人的教诲。修灵者渡劫之时,常常会为幻象所迷。而这份幻象,往往正是由他们的心魔所生。有些人无法勘破,即使功参造化,仍是免不了丧于雷劫之下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当初在突破通天境的时候,他就已经体会到心魔的厉害了。家人,妹妹,阿远,自己所结下的仇家,还有芷泠,都曾经成为过乱眼的魔障。但在他的雷劫中,卓逸王却是残留最久的一个。

    他用全部的力气,恨了卓逸王二十多年,对他的恨,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。这份心魔,曾经是他突破通天境最大的阻碍。

    大人无所不知,他一定是看穿了这一点,才会劝自己及早放下仇恨。否则,将来突破涅盘境的时候,恐怕会非常危险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也不怪你。”江烬空眺望着下方的视线,忽然有些忧伤起来,“我每次想到我义父的时候,心情也难免会有些复杂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心惊胆战的安慰道:“大人一直都在为赎罪而努力,您的义父也一定会很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江烬空若有所思,凤暮山不敢再随意开口,唯有静默相陪。

    其实,他并不愿意听大人提起义父,因为那是自己参与不进去的世界。

    每一次,看到大人为义父黯然神伤,他都会感到自己是个被排除在外的人。但他又不敢提出非议,表面上只能以一副“您的义父就是我的义父”的谦恭态度作答。这种嫉妒又不能明说的感觉,真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,他不顾一切的想得到邪帝的力量,就是为了可以真正站在大人身边,像他的世叔“真夜尊王”,以及他那个朋友“星皇夜帝”一样,是真正和他平等的人,而不仅仅是一只,只有毛色漂亮的小宠物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卓逸王,在他主持编撰史书,令对方永世不能翻身后,他心里的怨恨就已经缓解了不少。两千年的时光,更是将那份不甘和沉怨完全磨灭。他已经不再关心那个仇家如何,他在乎的只有大人一个,以及得到邪帝力量的伟业。

    前不久,他出关的时候,感应到那被他囚禁在黑密林的卓逸王,竟然在四年前已经死去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的目的,是要让对方受永世的折磨,现在就这么便宜的死了,他以为自己会愤怒,会吩咐鬼界拘回他的灵魂,令他永世不得投胎转生。但事实是,他的心情竟然非常平静,好像死的只是一个不相关的人。

    昔日仇家的死讯,竟会令自己如此漠然相待,这也曾使他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,实说以他今日的地位,那卓逸王,本就远不够格和他相提并论了。

    就连被他憎恨,都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后来,蜘蛛女王也死了,死于神劫之下。

    明知不可为,竟然仍要抱着侥幸,强渡神劫,可笑。

    蜘蛛女王的死,同样没能在他心中掀起任何波澜。原本他早就已经忘了规则神谕之事,得知后也无非哂然而过。

    两千年,让他放下了很多东西。但只有对大人的敬重,从未改变!

    面前,一盘盘五花八门的菜色,在小二的吆喝声中,端上了饭桌。

    在凤暮山心中,世上的食物分为两种,一种是“食物”,一种是“大人给的食物”。前者他碰都不会碰,而后者他却是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一边如风卷残云般的扫荡着盘中的食物,凤暮山仍要抓住机会,向大人说着自己憋了两千年的话。

    有关这个世界的演变,有关那些新崛起的天才,有关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心情……在大人面前,他好像就有着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做了千年的世界霸主,高高在上,生杀予夺,不需要再向任何人露出敷衍的假笑,渐渐的,他已经习惯了冰冷待人。在一众下属面前,他所展现出的,从来都是至高的威严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看到,他现在这副话痨的样子,一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最近,跟天霄阁那边,好像相处得不太愉快是吧。”好不容易等他的话告一段落,江烬空轻描淡写的问道。

    凤暮山心中一紧:“是颜正霆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知道,大人后来也到过天霄阁。那颜正霆对自己不满已久,岂会不趁机告状?光是这些年,九幽殿实打实的罪恶行径,就够他说出一打了。更关键的,是其中怕也少不了添油加醋——

    见江烬空只是淡笑不语,凤暮山越想越慌,连忙解释道:“可能是因为我们长期闭关,缺乏沟通,底下的人打交道的时候,就产生了一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上次矿脉的事吧……”凤暮山一边观察着江烬空的脸色,狠一狠心,将他近期能想到的恶事主动提出,并对有利于己之处百般美化。说得是一番天花乱坠,江烬空却仍是漠然不答。

    凤暮山心中慌乱,满脑子都是“话不能让颜正霆一个人说”。于是,他将这千年以来,自己所有得罪过天霄阁,得罪过天下的事,都加以美化,逐一说出。将所有罪状都招认过一遍后,他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那颜正霆,他到底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江烬空直到此时,才终于淡淡答道:“哦,其实他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凤暮山一愣,只觉得刚刚自己的所有“招供”,都如同一串串的巴掌,劈头盖脸的扇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九幽殿,一向都是以民为天对吧。”江烬空凝视着桌上的酒杯,从碟子里拿起冰块,玩弄半晌,默默的投入到杯子中。

    凤暮山为挽回先前的影响,连忙一口响应道:“是啊,我麾下的人在外行走,从来不会欺压百姓,一向都是设身处地的为群众办实事,办好事,所以在民间,也很得百姓爱戴。”

    江烬空眼中看不出喜怒,淡淡道:“那就好。”说话间,他再次拿起冰块,投入了晃动的酒水中。

    就在凤暮山琢磨着,该怎样在大人面前继续美化形象时,楼下大厅中,忽然响起了一阵粗鲁的呼喝。

    “这家店的老板呢?老板滚出来!”

    此时走进来的,无巧不巧,竟然正是几名九幽圣使!

    “还是老规矩,把你们这店里最好,最贵的菜,都给我们端上来!”这几人一进来就大声嚷嚷着,临近的客人一见他们的打扮,都是噤若寒蝉,连忙退避。

    老板匆匆迎出,苦着脸赔笑道:“可是几位圣使大人……你们已经很久都没付过账了啊……本店也是本小利薄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九幽圣使放粗了喉咙:“大胆!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,我们哥几个可是九幽圣使!能来这里吃饭是看得起你,还用得着付账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不会出去打听打听,我们九幽圣使在外界行走,哪一次付过账?”另一人立刻接口,趾高气昂。

    楼上的雅间里,凤暮山颤抖着抬起一只手,把眼睛埋进了掌心里。他现在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!

    刚才自己所说,九幽圣使亲善爱民之类的话,几乎全都变成了光速打脸!

    “没事,树大有枯枝。”江烬空也望着楼下的这一幕,神色却是并无异样。拍了拍他的肩,代为打圆场道。

    凤暮山感激不已,却也是羞惭不已。听着楼下几个九幽圣使落座后,仍在吆五喝六的喧闹声,他真恨不得有条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混蛋……竟然敢让我在大人面前丢脸!我要杀了你们!!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