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0章 时间小子
    在沈安彤的推动下,考核广场前,已经成了一个大型商场。

    远远的,一位黑衣少年从长街缓步行来,宽大的黑袍,令他的身子显得更是瘦弱,犹如包裹在其中的一具骷髅。袍摆上镶绣着华丽的花纹,却是未增贵气,只显诡异。

    长发披散,将面容遮掩大半,投下深深的阴影,望去仿若双颊深陷,只有一双眼睛隐约可见。眼角四周,浓重的黑色眼影涂得密密实实,令他的眼睛看上去就像两团黑洞,透着深深的阴鸷和死气。

    这少年原本也算是长相俊美,但那从内到外透散出的阴沉,却令他看上去如同一具活动的厉鬼。在他走过的地方,连温度都会悄然下降几分,掀起一股地狱般的森寒之息。

    背脊微微佝偻,手中托着一个沙漏,一缕缕细沙,正从上端的玻璃球内簌簌而落。这少年一路行来,目不斜视,只是偶尔会向沙漏瞟上几眼。

    穿过拥挤的人群,少年对四周的注目一律视而不见,只在接近一名吊眼青年时,脚步略微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,有火光之灾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沙哑,好似一个不祥的预言。

    “你,水光之灾。”停在另一人身边,少年再次冷声宣布。而后他继续迈开脚步,缓慢前行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有病吧?”先前被他“诅咒”过的两人都愤怒起来,“是不是找揍啊?”

    他们含恨不下,撸起袖子,一齐扑了上去,但也不知怎的,这充满力道的两拳,在挨近那少年身前时,却是诡异的扑了个空,好似空间在此发生了小范围的扭曲。

    一愣神间,那少年早已经穿过重重人墙,走到了地殿大门前。

    面对天宫门守卫,他一言不发,用空闲的左手掏出一块令牌,朝前方左右一晃,动作是僵硬而缓慢的。

    几名守卫略一点头,就将大门拉开,众人只见到他的背影被门板遮掩,消失在了长长的回廊间。

    能进入内殿,最起码也是拥有推荐名额的人,这也让众人打消了“疯子”的猜测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他那些预言实在荒唐,这考核广场何来的火灾、水灾?难道天宫门大殿还会忽然烧起来不成?

    最后,众人也只当对方是闲得无聊,耍着大伙儿玩的,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内殿中——

    “你们说,这次到底是谁能拿第一啊?”有人兴致勃勃的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凤薄凉了!”立刻有人接口,“九幽殿的人不拿第一,都对不起他们那么强大的后门!”

    “凤薄凉这些年从未在外界走动过,她的实力如何大家也不清楚,但是那个颜霂霖真的很厉害啊!”也有人表示异议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凤薄凉说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子,真是实打实的战斗,应该还是颜霂霖更胜一筹吧?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怎么了!”立刻有女修灵者抗议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句话说别人也就算了,凤薄凉人家可是殿主的亲生女儿啊!这要是给九幽殿的人听到了,你就等着死吧!”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正交谈间,大门前漏下一线微光,一个手托沙漏的黑衣少年,缓慢的朝殿中走了进来。周身盘绕着浓重的阴气,连背后的光线,仿佛都无法洒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”有人嫌弃的投去一眼,“看着就是一副短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的脚步在他身前一顿,冷漠的目光倏然抬起:“你,通不过预选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前行,这次是停在了另一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有病啊?”几句不祥的预言,再次成功激起了内殿子弟的愤怒。

    那少年再未与众人多言,托着沙漏缓步前行,看他所走的方向,正是通往最深处的豪华包间!

    “哎,你要干什么?”有人好心的喝阻道,“那边不能过去!”

    那少年脚步丝毫未顿,就这样一路走着,到了被众人视为禁忌的包间前,毫不迟疑的拉开门,迈了进去,门板很快又在他身后悄然合拢。

    大殿内的空气,忽然有些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进去了!他竟然真的进去了!那片绝无人敢踏足的空间……也不知,他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分的流逝,包间的大门却始终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这就代表着……他得到了房间内其他人的认可!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他也是那些个只闻其名、未见其人的天家少爷之一!!

    参加考核这么久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一个活生生的“金枝玉叶”啊!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,他是天霄阁还是九幽殿的人?”好一会儿,才有人壮着胆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阴森,应该是九幽殿的吧?”另一人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众人深以为然。的确,没有比他更适合“九幽厉鬼”这个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这突然出现的奇人,引发了好一阵骚动,有不少人甚至停下修炼,专心和其他人探讨起来。

    江彩妮也打量了尽头的包间许久,才将目光移回到手中的玉简上,正要继续编辑讯息,忽然指间一空,玉简已经被人一把夺走。

    “啊!我最亲爱的九尊者!我现在正在内殿等待预选。你有没有想我?在你身边有没有其他狐狸精出现?啊,送上我甜蜜的吻——”

    司空圣高举着她的玉简,一面用夸张的语气,添油加醋的念着她的讯息。

    “司空圣!你要死啊啊啊啊!!”江彩妮几乎抓狂,跳起身紧追在他身后,不时挥舞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还!你来追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!我要杀了你!!”

    在众人面前,两人再次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追逐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殿外广场上。

    售卖仍在继续,气氛也重新恢复了热烈。

    某一刻,为争抢一件限时商品,后方的队伍忽然推挤起来,一名吊眼青年才刚刚点燃手中的烟,冷不丁被人一撞,烟头脱手,火苗也在衬衫上“滋啦”一声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啊——”那青年一声惊呼,连忙抢过身边的水就往头上浇。但也许是他忙中添乱,火势反而越烧越大,烫得他直跳脚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还是他的同伴反应快,双手结印,召唤出一条水龙,仰首朝天,直扑而下,总算是将火扑灭,但爆溅开的水花,却是波及了两侧的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是倒霉!”那吊眼青年拍打着被烧出一个洞的衬衫,气得骂骂咧咧着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你们还记得刚才的预言吗?”这个声音很微弱,但一经提出,却是在人群中迅速扩散。众人面面相觑,都能在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丝惊愕与震撼。

    这身上着火的青年,正是刚才被预言为“有火光之灾”的,而被水龙所波及到的,同样有先前被预言“水光之灾”的。两条在先前看来尚属无稽的预言,竟然已经分别实现!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,这到底是什么特殊职业?难道是传说中的八卦师?”

    “不像啊,八卦师能把看到的东西这么随口说出来吗?”

    众人惊慌的猜测着,但叶朔却已经准确看出了其中的奥秘。相应的,他的脸色也变得格外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人,他对时间秘法的掌控,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甚至可以进行短暂的时间旅行……刚才的预言,就是他曾经穿越到了未来的时间点,再返回向众人告知……更有可能,他就是这两次灾难的始作俑者!

    这样的人,如果在战斗中遇上,可实在是不妙啊……如果他直接穿越空间节点,将未来的你打伤,那时间一到,你就必然会出现相应的伤势——谁能抵挡未来的变故?

    同理,能穿越到未来,他也就可以回到过去,对过去所做出的改变,同样会作用到现在的你身上……叶朔越想越是不妙。他也真没想到,时间秘法修炼到精深处,竟然还能有这样的运用形式!

    “时间小子”……叶朔暗暗给他起了一个外号。并且这个外号,也将在最短的时间内,令所有的考生为之颤栗…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人流忽然涌动,在一群发色各异,一看就是小混混的簇拥下,一辆轮椅缓缓滑出队伍,椅中坐着一个消瘦青年,头发染得五颜六色,用的又都是偏门色彩,看上去就像在头上顶了一把鸡毛掸子。

    这青年十个手指都戴满了戒指,颈间垂着一条手指粗的金项链。穿一件大花衬衫,衣服上也是各式链子,叮铃哐啷挂了一串,裤腿上剪出几个破洞,从头到脚,都是做足了存在感,仿佛生怕被人忽视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敢在我的地盘上做生意?”那青年嘴里叼着一根烟,流里流气的喷出一团烟雾,拨动着座下的车轮,慢悠悠的滑到了沈安彤身前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的收入还挺不错,我也就不计较了,分50%给我,就当是保护费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身旁,几个小弟各自摆出造型,展示着发达的肌肉和纹身。另有几名小弟就站在他身后,这个撑着遮阳伞,那个拿着蒲扇,不停的为他扇着风凉。

    先前的团队成员,见了这阵势都有些害怕,各自往后头缩着,企图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沈安彤迎接着对方不善的注视,却是面色如常,从容的微笑道:“没问题,该付的我们一定付。不过,为什么我们非得付钱给你呢?”

    那青年听她的语气,似乎是在认真的表达不解,双眉一挑,不悦的哼了一声:“还用问吗?你出去打听打听,谁不知道这天圣广场,是我无涯邬几圆的地盘?”

    无涯,指的是天圣国内的另一所大型学院,“无涯职业技术学院”。

    与常规学院不同的是,职业学院对文化课的要求较低,重点则是培养学员们修行特殊职业,以便在结业之后,能够直接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。

    但,由于管理松懈,职业学院往往也比正规学院混乱很多。在这里,就是一群小混混的天堂。他们时不时就要约上一架,争夺着最新的龙头之位。以往在道上混的,也往往是以无涯出身的学员为首。

    邬几圆,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脱颖而出,身经百战,堪称是“资深混混”。每天最热衷的,就是坐着轮椅到处晃,去向别人收取保护费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是残疾,只是他的原则是“能坐着就绝不站着”“是我的就绝不给别人”。即使是来参加天宫门考核,他仍然是轮椅不离身,倒也羡煞了一群站得腰酸背痛的考生。

    听到“无涯邬几圆”的名号,众人脸上的戒备更深了。虽然一个学生仔黑道老大,拿到内殿是一文不值,但他们这些路人考生,对于半路上被小混混劫道,还是很有些忌惮的。毕竟,如今道上的年轻一辈中,除了天圣霄哥,就要属这邬几圆势力最大了。

    满意的享受着众人的倒抽冷气声,邬几圆抬起头,再次扫视着沈安彤。

    “哦,”沈安彤乖巧的点了点头,“但是这里是天宫门的地盘啊!你不要告诉我,这地殿是你开的?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她就像是被吓到了一般,顺手从他身旁一名小弟手中抢过蒲扇,大力的在他脑后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要真是这样的话,你还在外头吹什么风啊,赶紧进里头享福去啊!我推你进去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果然扶住轮椅,就朝地殿大门推去。

    邬几圆恼得咬牙切齿:“臭丫头,你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神色间少了吊儿郎当,而是真正掠过一抹阴沉:“看来不给你们一点教训,你们就不知道这里是谁做主!”

    叶朔体内的灵力悄然运转。一个小混混而已,自己并不放在心上,先前只是不想引人注意,但如果他真的要乱来的话,自己可绝对不会让他太好过的……

    正在他暗自戒备间,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,安彤姐,你也在这里啊?”

    一名染着绿毛的青年快步奔了过来,见到沈安彤,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邬几圆眉头一皱:“振辉,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那青年名叫吉振辉,同样是邬几圆的小弟之一,闻言大力点头道:“是……之前上过同一家培训班。安彤姐在那边可是人尽皆知的大姐大啊!跟凉姐一个类型的!”

    沈安彤笑了起来,走上前爽快的搭住他的肩:“对啊,我们就是一起逃过课,一起打过架,一起整过导师,一起偷进过澡堂的纯洁友谊啊!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之前还欠我3000灵石没还,现在加上利息,差不多要4000了啊?”吉振辉还在咧着嘴傻笑,沈安彤却已经在他胸前敲了一下,“温柔”的补刀道。

    此时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念头在回荡。

    吉振辉这孩子,他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……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