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1章 心乱
    听到“凉姐”的名字,邬几圆眉毛跳了跳,脸色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似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行吧行吧。”或是受这份莫名的心慌所染,他也未再追究沈安彤等人,只是敷衍的摆了摆手,就向吉振辉问道:“哎,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吉振辉好不容易摆脱了沈安彤的“魔爪”,连忙答道:“哦,霄哥说了,如果是要参加考核的,一律准假,不用另外报备了。”

    邬几圆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一面在轮椅上伸展了一下四肢,不经意间震得骨骼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“哎,霄哥真不参加啊?”而后,他又困惑的挑起眉毛,斜睨着身旁的小弟,“他的实力明明秒杀那些金龙金凤凰,不说别的,要是他跟凉姐一起进了,往后我们兄弟在道上混,不也脸上有光吗?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?”

    吉振辉干笑道:“霄哥行事哪次让人料准过了,看开点吧。”

    邬几圆习惯性的颔首,下一刻,却是猛地一巴掌敲了过去:“用得着你来教我吗?”

    “霄哥?是谁?”叶朔皱了皱眉。总觉得这个称呼有些熟悉……

    “哦,就是天圣老大,”沈安彤接过话头,自来熟的搭上邬几圆的肩,“也是这家伙的老大!”

    天圣……霄哥……叶朔的目光有些恍惚,一段记忆依稀在脑中涌起。眼前的画面,也随着这个熟悉的名字,被拉回到了过去的那一天——

    “将来有一天你见到霄哥,就是那个天圣学院最耀眼的男人,帮我告诉他,曾经有一个人,用全部的生命仰望过他,并且为了成为像他那样的勇士,真诚的努力过……”

    在时光钟楼,曾经和他敌对过,又在最后和他并肩作战的那个人,庞左,在甘愿配合计划,等待着被自己杀死的时候,就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。

    他说,他一直都没有机会进入天圣学院。

    他说,他最崇拜的就是霄哥,他是自己生命里的“光”。

    叶朔还记得,那时在庞左的脸上,有着毫无保留的信任。他真的期待着,自己可以救大家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但最后,自己的计划失败,从一开始,他就堕入了魔族的陷阱,充当了他们的杀人工具。那些被他杀死的人,都已经再也无法复活了……包括荆楚卓,包括庞左。

    而那句话,也成为了他的遗言。

    将来有机会,或许应该去一趟天圣学院……叶朔暗自思量着。那份卑微的仰慕,曾经是他生活的全部意义。是自己亏欠了他,那么,自己就有义务去代他实现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,咱们还可以合作的。”这一边,不顾邬几圆的抗议,沈安彤认真的在他的肩上一拍再拍,“邬老大,用你的威慑力,再一起干一票吧!”

    叶朔的思路被打断,而这一幕也令他沉下了脸。他实在不喜欢沈安彤跟别人勾肩搭背,尤其还是那种一看就不正经的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称为“培训班大姐大”的沈安彤,和邬几圆才接触不久,就和他身边那群小弟也都混熟了。在这个圈子里,她几乎是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更加疯狂的赚钱大计,一直持续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这里的早晚温差很大,白天还让人热得直冒汗,到了晚上,却好像瞬间进入冬季。由于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考核还得自打地铺,沈安彤见缝插针,又出售了一批棉被和厚衣服,以及配套的热饮等等,这次她的生意,甚至已经扩散到了内殿。

    月影西斜,四野俱寂,劳碌了一整天,许多考生都已经钻进帐篷里入睡了。叶朔坐在自己的铺盖前,一直默默关注着沈安彤,见她仍和邬几圆坐在一起,数着赚来的银票,笑靥如花。两人时不时还会低声谈笑几句,竟是有种特殊的默契。

    见状,叶朔从鼻子里哼出一声。明明才认识一天,还真是亲热啊!

    “哎,你喜欢那个女孩子啊?”在他闷头喝醋间,肩上忽然被人轻轻一拍,一道清脆的笑声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!”叶朔条件反射的一挺身,面庞无端涨红。

    乔曦莹抿嘴一笑,在他身旁蹲了下来:“不要低估了女生的直觉哦!你现在看着她的眼神,平时要是有其他女人接近孤城师兄,我也都会变成那种眼神,所以我懂!”

    “别在这边吃干醋了,”乔曦莹说着,以“过来人”的姿态用力拍了拍他的肩,“喜欢她就过去跟她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被她说中心事,叶朔也不再掩饰自己的烦恼,“我已经有未婚妻了,我不能再去祸害一个女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喜欢着玎莎,还有一个需要负责的南宫菲,现在又要加上杨清心,他的感情债已经是一团乱麻。如果还要再和其他女生不清不楚,那是既对不起玎莎,又对不起其他人!

    乔曦莹撇了撇嘴,探过头打量着他:“那,你现在摸着自己的心,诚实的回答我,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她吗?一点点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在乔曦莹的追问下,叶朔再次抬眼向沈安彤望去。看着她在月光下美好的笑容,以及假想中的妙语如珠,他就不由心弦微震。

    的确,这是他一直不愿承认,却也是不得不承认的。自己对她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朋友的界限,他喜欢她古灵精怪的样子,尽管她的作风,原本是被自己视为“不自重”,是自己看不起的女生类型。

    尤其是,看到她和别的男生走得近,他会嫉妒,嫉妒得恨不能立刻把她抢回来。

    原本他以为,他们仅仅是在培训班的特殊环境下,所产生出相互扶持的感情,就只是像战友一样,但,分别后,每当收到她短讯时的欣喜若狂,回想起她,嘴角边不自觉露出的微笑,以及再次重逢时的惊喜,都让他仿佛找回了初恋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个男人,他也会累。对玎莎长期的苦追不得,让他满腔的感情无处寄托。于是在遇到沈安彤的时候,她充满活力的性格,勾起了他心底潜藏的空虚,让他下意识的对她产生了依赖。

    尽管他仍是毫无疑问的心仪着玎莎,但他偶尔也会希望,可以有一个女孩,对他的付出给予一点回应,安抚他疲惫的心。明知道这个想法实在有些自私,是他一直都不愿深入去想的……

    乔曦莹见他久久不答,顿时得意的直起身:“所以啊,不管你去不去追她,你都已经出轨了!这叫‘精神出轨’,比身体出轨还缺德,你已经对不起你的未婚妻了!”

    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,换上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:

    “争气一点追到她,然后用心的对待她们所有人,这才是你现在需要做的!”

    叶朔困扰的抬起头:“你们女生……不会介意自己的丈夫,有很多妻子吗?”

    乔曦莹一怔,随即爽快的一甩头:“因人而异啊。但是我的话,如果他心里没有我,就算只娶我一个,我也不会开心的。但如果他心里有我,哪怕是和其他女人共享他,我也会觉得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段话的时候,脸上满是羞涩和甜蜜。可想而知,那个她假想中的丈夫,就是墨孤城。

    刚才还说,一旦有女人接近他,她就会吃醋,现在又变大度了……叶朔无奈,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,在乔曦莹的鼓励下,叶朔还是鼓足勇气走到了沈安彤身边。

    “安彤。”他轻轻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邬几圆已经睡了,现在,这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呢?”见她似乎还不打算睡,叶朔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沈安彤朝着天空一挑眉:“看月亮啊!你干嘛?”

    叶朔干笑了一下:“哦,那我就是来陪你看月亮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彤嗤笑一声,双手朝身后一撑:“反正月亮又不是我家的,你随便看。”

    叶朔也抬起头,仰望着茫茫星空。和一个女孩看星星看月亮,原本应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,但现在,他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也许越是在意,越会担心多说多错。

    默然半晌,叶朔就将视线从天空中收回,静静打量起了身边的沈安彤。

    在月光的照耀下,她的肌肤看上去吹弹可破,就像一件精致的瓷器,真的很美……是会让自己动心的美。

    究竟,要不要将他们的关系,再升级一步呢?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内殿中。

    墨孤城安然盘坐,丝丝缕缕的灵气在他身周不断升腾,他已经这样修炼了一整天,并且,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就寝之意。

    能够耐得住等待的,都是懂得利用时间的人。有人利用时间赚钱,如沈安彤,有人利用时间休息,如唐暮,有人利用时间娱乐……不一而足。但对墨孤城来说,他的全部时间,自然都要用于修炼!

    在他身旁,明季同已经睡下,而陆鸿羽对着手中的传音玉简,正自面露苦笑,连声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是是,曦莹师妹,我会照顾好孤城师兄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让他早点睡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没有女生缠着他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皇甫离刚刚退出修炼状态,正想休息,但一见墨孤城依旧安然静修,稳如磐石。自己休息,对手不休息,功力的超越正是体现在这日常的点点滴滴中。于是,他也重新调整气息,再次进入了修炼。

    大殿正中,司空圣和江彩妮正在争抢着一套被褥。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是我的!”司空圣死死拉扯着半边被角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什么叫女士优先啊!”江彩妮扯着另外半边,两人就像拔河一般你来我往,“连个床都要跟我抢,这边空地这么多,你随便找一块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这个位置!躺在这里可以看到星星!”

    这边闹得鸡飞狗跳,而在另一个角落,却是一片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睡了吧。”简之恒麻利的铺好被子,“你看学霸以身作则,睡得多香。这说明啊,拥有充足的睡眠才能成为学霸!”

    果然,在他的眼神所示之处,唐暮正安详的睡着,宽大的兜帽盖住了半边脸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这样睡一天了吧?”关椴指出。

    不远处,孟昭忙上忙下,帮金思铺好了床。

    “思,被子我都帮你铺好了,快点睡吧。”孟昭一脸孩子气的笑容,邀功般的坐到了金思身边。

    金思默默环抱着双膝,眼神有些落寞:“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吗?”孟昭顿时紧张起来,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只是担心考核。”金思叹了口气,“我越来越没有信心了,感觉这里真的不是我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肯定不会太落后的!”孟昭想了想,大模大样的拍拍胸脯,“这不是还有我帮你垫底吗?”

    金思也不由被他逗笑了,孟昭见状,就像完成了一个天大的任务一般,欢呼道:“你笑了!现在不担心了吧?早点睡吧?”

    在他们身旁,冷栖听到那“不是该来的地方”一说,仿佛一根针刺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自从参加初选,自己就一直体会着那份和上层社会的格格不入。在这里,他真的活得很累很累。如今金思的话,无疑是刺中了他的软肋。

    痛苦的翻了个身,冷栖将被子拉高,将脑袋连同耳朵都密密实实的蒙了起来。不去听也不去想,但愿明天起来,就又是新的一天……

    殿内一角,慕含沙正在编辑着短讯。

    “九尊者,这边我看着,九幽殿考生出不了事,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姑母,没什么事就早点睡吧,身体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每晚都会给姑母发一条问安短讯,几乎是在代替着苏言默尽孝。也许,他真的抛不开责任,即使是在已经拥有自由的今天,他还是在关心着那些亲人的冷暖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洛沉星在殿内待得不惯,打算去给司空圣买一份宵夜。

    刚走出大门,沈安彤就热情的迎了上来:“这位帅哥,请问有什么需要吗?”

    洛沉星点头:“你们这边有免费送餐服务是吧。”

    沈安彤立刻应道:“对对,请问需要什么?登记一下,我们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!”其实她这么晚还没睡,有一大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个夜宵生意。有钱不赚,那不是她的作风!

    正在气氛一片融洽时,一道惊异的呼声,忽然从另一侧响起。

    “洛沉星?”

    洛沉星也从菜单中抬起了头,见到对面的人时,他的双眼立刻危险的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叶朔?”

    皱了皱眉,他转向沈安彤,眼中多了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小子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了。”不等她解释,他就将菜单随手一抛,准备直接步行去买。

    沈安彤连忙拦住他,脱口道:“哎,我不认识他!”

    瞟了身后的叶朔一眼,她的神情完全是看待陌生人的冷淡,“他是谁啊?我跟他不熟!”

    “帅哥稍等,马上就来啊!”再次面对洛沉星,她的笑容再次明媚如三月春风。

    叶朔深深的皱紧了眉。他发现沈安彤做事,只要有利可图,便是完全无原则,无底线,今天哪怕是她的仇人需要点单,她保证也会立刻笑脸迎人。

    这样不行啊……叶朔握紧了拳头。等她回来,要好好跟她谈谈,把她这样的三观矫正过来……!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