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3章 一般黑
    “你待在里头那么久,干什么呢?”半晌,司空圣挑了挑眉,主动打破了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邬几圆提着皮带,咧嘴一笑:“兄弟,我今天拉肚子,你不是连这个也要检查吧?”一边说着,他抬手在身侧一拉,顿时响起一阵哗啦哗啦的冲水声。

    司空圣嫌弃的撇过视线,暗骂着这些路人考生就是没素质,不耐道:“你糊弄谁呢?再不说我直接去叫考官!”同时作势要走。

    邬几圆立刻拉住了他,盯着他看了两眼,嘿嘿笑道:“兄弟,你也是过来‘临阵磨枪’的吧?我一看你就是。都是一条道上的人,互相放一马吧,啊?”

    司空圣冷笑一声,慢悠悠的挑起目光,斜睨着他,再次不善的冷笑几声,摊开一只手:“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邬几圆连声答应着,将身上几只口袋翻了个底朝天,掏出一大把乱七八糟的药片:“都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药片不仅外形难看,还沾着衣袋里的灰,还有或许是和其他东西放在一起,杂乱染上的颜色,司空圣看着就一阵嫌弃。强忍着恶心,将药片翻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垃圾丹药,我三岁就不吃了!”

    “果然哪,你们这些穷鬼,能有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一开始,他还抱着“借机敲一把”的心态,但邬几圆拿出的丹药实在太过廉价,以司空圣的眼光,这种药就是送给他,他都不稀罕要!

    邬几圆脸上毫无异色,即使是被人当面奚落,他仍是娴熟的附和道:“是是是,好马配好鞍,垃圾药就要配我们这种垃圾人,哪能跟您大少爷比呢?”

    眼看司空圣被他夸得一阵轻飘飘,邬几圆继续赔笑道:“大少爷,外头正考核呢,咱们是不是各自‘抓紧时间’?”

    司空圣冷哼一声,既然知道对方是一路人,并且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,他也就懒得理会了。重新回到隔间,锁上门,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丹药,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在他头顶就炸开了阵阵红烟,这都是服用丹药后的正常反应,司空圣早有准备,当即运转内息,平复着体内躁动的药力,推动真气,散入奇经八脉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较为费神,为了在考官面前不露破绽,司空圣自然也是全神贯注。但就在他运功到最关键的时刻,耳边忽然响起了几声清脆的“咔嚓咔嚓”声,那正是玉简拍照的声音!

    司空圣当即转头,就见邬几圆正蹲在隔间的挡板上,举着玉简,对他连拍了好几张。在他注意到的时候,后者的身形更是如灵猴般轻巧的一蹿,跃到了隔间之外。
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司空圣也顾不得自己浑身冒烟的异状了,大吼一声,踢开门板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邬几圆并未急着走,他好整以暇的站在外头,转身晃了晃手中的玉简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不好意思我这个垃圾人就有偷拍的习惯,不过刚才好像拍到了几张很重要的照片啊?你说我是不是该拿去交给考官?啊真是伤脑筋……”

    这会儿,他的态度一改先前的恭敬,而是换上了一副十足的无赖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司空圣气得都结巴起来,“你自己明明也在吃药!”

    “是哦!我也在吃药……”邬几圆就像被提醒了般,脸色突然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过除了你,还有谁能证明?”在司空圣以为扳回一局时,邬几圆瞬间又是翻脸如翻书,朝着他露出了欠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完全可以说,是因为我告发了你,你恼羞成怒,才反咬我一口!”

    司空圣恨得咬牙切齿,借着体内涌动的药力,灵能一震,便要上前以武硬夺。

    邬几圆一推手:“哎,别想着乱来啊,我这玉简和另一部的信息是绑定的,也就是说我现在拍的照片,都会被即时备份到另一部玉简里,那部玉简现在归我小弟拿着,你是找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大少爷,别白费工夫了,还是拿出一点匹配你身价的丹药吧。”邬几圆看着司空圣的眼光,就像在审视一只待宰的肥羊,还是肥得流油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只要价格让我满意,我会把照片还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司空圣尽管百般不甘,但他更不愿自己吃药的照片被泄露出去,破财事小,被取消考核资格事大。这样想着,他只能忍着怒火,掏出一瓶丹药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邬几圆满意的接过,接着继续摊开手,一如司空圣先前的姿势。

    司空圣咬了咬牙,狠下心又拿出两瓶丹药,一起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邬几圆笑眯眯的接过,继续朝他摊开手。

    “你够了吧!”司空圣终于忍不住低吼道。

    邬几圆好脾气的笑着:“没有没有,垃圾人的胃口可是很难填满的。”

    司空圣强忍着一鞋底扇到他脸上的冲动,艰难的再从怀里掏出几个药瓶。那已经是他最后的存货了,并且要论珍稀程度,这几瓶是要远高于先前几瓶的。原本,这还是他打算留到冲击通天境的时候用的……

    给他两瓶?不行,太多了,还是一瓶吧。不行……还是多了,要不,就给他半瓶?

    司空圣这边还在苦苦琢磨,邬几圆已经不耐烦的伸手一捋:“看你小气吧啦的,直接全拿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?”司空圣双眼瞪得滚圆,“我自己不用吃药了?!”

    邬几圆笑道:“你大少爷吃什么药?你就赤身上阵,直接拳打八方天骄,脚踏四海游龙!”配合着手足齐动,摆出一副“拳打脚踢”状,“这药么,我们这种人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啊?!”司空圣只觉得满满的心累。

    邬几圆还是那句老话:“因为是垃圾人啊。”

    这副“我无赖我有理”的态度,让司空圣完全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以前他打交道的人,不说都是“正人君子”,好歹也是按规矩办事。皇甫离也好,江彩妮也好,他们都有自己做人的原则,这个时候只要自己稍稍无赖一点,就能完全拿捏住他们。

    这还是头一次,遇到像邬几圆这种毫无下限的,什么阴招损招都使得出来,你要骂他不要脸,他不但坦然承认,还会认为你在夸他。遇上这种人,既然不能和他比拼无耻,剩下的就只有无奈了。

    也是他有所不知,邬几圆就出生在一个“小混混世家”。他的父亲、爷爷,年轻的时候,都是地方上有点名气的小流氓。他爹从小就被他爷爷抽着长大,而邬几圆也是从小就被他爹抽着长大的。

    长期的耳濡目染,让他早就学会了小混混的一套规矩。怎么收保护费,怎么欺负别人,怎么敲诈勒索等等……才三岁的时候,他就把邻家的小孩按在了泥塘里,逼着对方叫一声爹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读的都是最差的学堂,成绩一塌糊涂,身边的小弟倒是越来越多。他打架的能力,也是在家里被揍出来的,再加上父亲和爷爷的人脉,他年纪轻轻,就认识不少道上的“大哥”,这也同样成为了他炫耀的资本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他才能在无涯学院那个乌烟瘴气的环境里,混到第一把交椅。对道上大哥耍无赖,对自家小弟耍威风,早就是一块十足的“滚刀肉”了。司空圣的家世虽然比他好了几百倍,但要跟他比阴招,那还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能把大少爷的底裤都扒光,今天也算是有大收获了!”查看着手中的药瓶,邬几圆再次得意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别一脸不平衡了,你就在这边守着,肯定还会有考生上钩的,到时候,你能骗回来多少就骗多少。不过就是,未必还会有像你家底这么厚的肥羊了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来公共厕所,邬几圆的目的本就不是吃药,而是敲诈其他考生。看到司空圣的时候,他就知道这是内殿子弟,家底殷实,不过脑袋不太好。像这种肥羊,不宰简直就是没了天理!

    而敲诈的结果,对方竟然比他想象中还要有钱得多!这一票可真是发达了!让这种有钱的傻子来得再多一点吧!

    司空圣刚要说话,邬几圆忽然做个手势:“嘘,又有人来了。”一面在玉简上按动几下,开启了录音界面,接着又若无其事的将玉简揣回口袋。看这样子,是不知道又想出什么新的损招了。

    司空圣瞠目结舌。马上就要考核了,这人正事不干,专门躲在这里玩敲诈,简直是个奇葩!

    但平白被对方敲去了大把丹药,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他也于心不甘。现在看来,只能暂时留在这里,等对方再坑来更多的钱,然后就利用他敲诈的把柄,逼着他分自己一半……

    随着邬几圆和司空圣各自回到隔间,厕所里再次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接着,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李冰河一进来,就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诡异,好像有什么人躲在暗处盯着自己,而且,还是一种相当贪婪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“呃,不会这么邪吧……”李冰河撸了撸袖子,没来由的打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管那么多了,抓紧吃药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他就近选了一间隔间,埋头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殿之中,考核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又有一名考生握上了外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那从来都是一动不动的仪器上,忽然流过了一阵红光,就像是被注入了一股生命力。与此同时,仪器也微微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根水银柱,最下方的柱体内,开始升起了淡淡的红光,如同被碎小的红色砂砾填满了半截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刻度线还有一段距离,但这是仪器第一次发生反应!

    “啊,亮了!我的亮了啊!”那名考生狂喜的叫了起来,已经自动脑补出了八方膜拜,以及一系列的美好前景。

    “初级合格。”考官面无表情的在名单上打了个叉,“在里面就算过了,在这儿,还是淘汰。”

    那考生石化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什么叫从天堂跌入地狱,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吧。

    “哥们,想开点。”沈安彤大咧咧的揽住了他的肩,“你看你才初级合格,说明是最垫底的实力,就算让你过了预选,估计还是通不过考核,早退早好,啊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这么安慰我真是一点都不会觉得高兴啊……”那考生对着手指,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吧!”沈安彤忽又灵光一现,“我们来开盘,下次再有人测试,咱们就来押他是过还是不过。这样说不定你能狠赚一笔,就不用两手空空的走了!”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是负债累累的走——不过这句话,沈安彤是不会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任何时候都离不了钱啊……”任剑飞摇头感叹道。

    按照沈安彤的提议,众人果然在这里摆起了临时赌桌。每当有人进行测试,一旁就会响起一阵阵的吼声:“过!”“不过!”

    加入赌局的人越来越多,这决定命运的考核,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群人的狂欢。

    最倒霉就是那些长得一脸衰相的,自然会有很多人押他们,测试时听着身边震耳欲聋的:“不过!”实在是令人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沈安彤时押时不押,但她每次出手,却必是百发百中。原来在当初做生意的时候,她早就已经悄悄观察过每个考生,对于她有十足把握,是通过或是失败的,她才会押下灵石,个别不能确定的,她则会选择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在第一个“初级合格”出现后,场中也陆续出现了几个能引动仪器反应的,但几乎都是徘徊在第一段位。

    有一名考生眼看着自己的数值逼近了刻度线,急得埋头用力,甚至憋得满脸通红,也不知力气都用到了何处去。但最后,那数值柱就如同他作对一般,刚好是在刻度线的临门一脚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初级合格,淘汰。”考官毫不留情的从他手中抽走了仪器,那考生也像被抽光了力气,顿时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他没通过,收钱。”沈安彤薄唇轻动,将台面上的灵石轻轻巧巧的揽了过来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