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7章 宿舍分配(上)
    当众人还在为这些金枝玉叶的出现而震惊时,一名天宫门侍卫已经快步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各位考生,恭喜你们通过了预选,接下来天宫门为你们准备了临时宿舍,供各位在考核期间居住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由于参考人数众多,将由负责人员分批带领入住。颜霂霖等人当先跟随,凤薄凉转身时,尤其朝着墨孤城多投去了一瞥,眼中带着欣赏和好奇,在接触到他一道冷漠的视线后,才无谓的嚼着泡泡糖,跟上了队伍。

    接着,封锁内殿的大门开启,大片的路人考生,也如潮水般的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两批考生第一次正面接触,互相都用探究的目光朝对面打量。

    在纷拥的人群中,冷栖准确的捕捉到了一道身影。那熟悉的装束和面容,都令他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去,全身都笼罩起了一股杀意。

    叶朔……就是因为他,害自己坐了三年的冤狱……!

    牢房中煎熬的日日夜夜,都令他记忆犹新。三年的时光,三年的折磨,这都是他欠自己的……接下来,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!

    而在人潮交汇的时候,皇甫离终于正式站到了墨孤城身前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有着兴奋,有着一往无前的斗志,那是在他心中燃烧多年的热血。

    “墨孤城,我披荆斩棘的一路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得到和你再次战斗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一定不会再输!”

    这些话,虽然迟了很多年,但他也自信,现在的自己,已经有资格站在昔日的对手面前,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墨孤城冷漠的扫视着他,并未因他的邀战而有任何回应。好一阵子,他才淡淡的撂下一句:

    “你,哪位?”

    皇甫离瞬间如坠冰窟。一直以来,他都记得当初的那一战,并将对方视为唯一的对手,为了赶超他而不断努力。但现在……他竟然问自己是谁?难道自己在对方眼里,就仅仅是一个不值一提,战过就忘的手下败将吗?

    紧接着在他身旁,响起了一阵挑衅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!”司空圣捧腹大笑,“惦记了他这么久,结果人家根本不记得你是哪个山的猴!”

    墨孤城果然是从未将他放在眼中,再未理会,径直跟上了前来引领的考官,明季同和陆鸿羽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皇甫离心有不甘,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,才想起要追,但还不等他迈出一步,一张灿烂的笑脸就出现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,级长!”

    进入大殿后,沈安彤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寻皇甫离。数月不见,又是刚刚通过预选,她迫不及待的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直都不回我短讯啊?”重逢的喜悦虽盛,但沈安彤说着话也有些委屈。她在考核第一天就给皇甫离发了短讯,这些日子更是一有时间就查看玉简,却始终都没收到回复。虽然想再发讯息催问,又怕他嫌自己烦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皇甫离的思绪还停留在墨孤城身上,“我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敷衍的拿出玉简,视线在屏幕上一扫,确实是有着很多的未读短讯。这也难怪,这几天他全程紧跟着墨孤城的作息,他修炼,自己也跟着片刻不停的修炼,唯恐被他落下,还哪来的闲心去查看玉简?

    沈安彤目光黯了黯,勉强笑了一下:“没事。现在看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边还寻思着该如何继续话题,一旁的司空圣再次冷笑插话道:“丫头,你就别对牛弹琴了,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关注墨孤城,哪还有时间理其他人啊?”

    沈安彤睫毛轻颤,听着司空圣的话,又看到皇甫离那心不在焉的状态,眼里的光芒终于是彻底的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宿舍分配,正井然有序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一众考生被带到各自的寝室,初次入住,除了安放行李,就是打扫房间。正式考核前的这半天假期,大概就都要耗费在大扫除中了。但也有人一进房就瘫在了床上,两只鞋蹬得一东一西,只想好好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金枝玉叶,其他人的房间似乎都是随机分配。叶朔被分到的宿舍,同样是一间上下铺形式的小八人间,这个环境,倒让他想到了当初的培训班。不过这里的环境,自然要比那边宽敞明亮多了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还不是正式成员,临时住宿,也许天宫门并不想提供太多的房间。听说等考核通过之后,就会是一人一间了,叶朔叹了口气,果然,他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住。

    接下来,其他室友也相继被带到了房间。叶朔偶尔观察,见他们打扫时相互谦让,待人有礼,也是暗暗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上去,应该都不是喜欢找事的,总算可以清静几天了。

    更令他庆幸的,是任剑飞也分到了这间宿舍。一群安分的室友,和一个故交好友,宿舍生活的前景,想来还是相当可观的。

    室友打扫的时候,叶朔也过去搭了一把手。而后,他婉拒了众人下楼吃饭的邀请,坐在床边给玎莎发起了讯息。

    首先,他向她讲述了考核途中的种种趣事,以及自己成功通过预选的好消息。并举起玉简,在房间中拍了许多张照片,一并发送了过去。想让玎莎也见识一下,这就是传说中天宫门地殿的房间!

    讯息成功传送后,叶朔就盯着玉简,陷入了惯常的等待中。每到这个时候,他都会变得特别焦虑。

    长期以来,除了闭关修炼,早午晚他都会定时给玎莎问安,生活中有什么好笑的事,也会立刻发给她,和她分享自己每时每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但是,齐玎莎从来都不会回复。

    而叶朔的心情,也是长期处在:也许她还没看到——也许她刚好在忙——她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?——看来她是真的不想回我——我该不会惹她生气了吧?——等一系列的焦虑中。

    有时候叶朔等得发急,就会直接发起即时通话,希望能听到她的声音。但每次也总是说不了几句,她就会以“去洗澡”“去吃饭”“去忙”等等理由结束通讯。

    如果说和心上人聊天的感觉是一种幸福,那等待一个冷漠的心上人回复的过程,简直就是一种自虐。

    在叶朔眼巴巴的盯着玉简,每隔片刻就重新将屏幕点亮,盯着空荡荡的界面发呆时,任剑飞已经凑了上来,嬉皮笑脸的蹭到了他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又在给女友发讯息了啊?”

    在叶朔点头后,任剑飞立刻换了副语重心长的口气:“不是我说你,你都已经有了曦莹和安彤,怎么还是处处留情啊?家里有太多老婆,你不觉得也是一件很累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,她们都不是我的!”叶朔脱口反驳道,“爱哭鬼喜欢的是墨孤城,安彤……再说。但是,在我心里一直只承认玎莎这一个女友的。”

    任剑飞耸了耸肩,似是不以为然。叶朔还要再说,玉简屏幕忽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瞬间大喜过望,对着“一条新讯息”下方的按钮,迫不及待的按下了键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脸就像霜打的茄子,彻底的垮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女友回讯息了,你怎么这个表情啊?”任剑飞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叶朔阴沉着脸:“她不是我女友。”手中的玉简失望的耷拉了下去,发件人一栏,赫然显示着“赫连凤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长期以来,在等待玎莎回复的时候,每次玉简亮起,收到的不是广告短讯,就是赫连凤发来的消息。而且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来跟他说,却不知道他根本毫不关心!这也导致了,他现在一看见赫连凤的短讯就心烦。

    设想一下,在你全心等待讯息,又终于等到的时候,却发现总是来自其他人。这个时候,你倒宁可一开始就没有讯息,也不用失望一场。

    因此久而久之,难免就会把这份令自己“空欢喜”的失落,迁怒于那个经常发来讯息的人。虽然叶朔也知道,这样对赫连凤并不公平,但他实在克制不了那份自然产生的反感。

    任剑飞并未细看短讯内容,只随意扫视着屏幕上那大段大段的话,咂了咂嘴:“但是,这姑娘明显是很喜欢你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喜欢她!”叶朔愤愤的反驳道,“她过度的热情,对我已经是一种打扰了!”

    任剑飞的目光,在玉简和床铺间来回一扫,扬起了眉毛:“那,也许你喜欢的那个女生,你的热情,对她来说也是打扰呢?”

    叶朔的身子猛然一震,这句话,同样是说中了他心底最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,不会的……”虽然嘴上仍在坚持,但叶朔这时也不禁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“哎,那边,再往那边一点,那个链子挂上去,对。还有那里,帘子再往那边偏一点。”

    司空圣站在房间正中,手舞足蹈的指挥着,进行床位的装饰活动。而在他的床前,正有一群考生满头大汗,忙上忙下。

    身为血云堂少主,手中握有大把的上等资源。也正是因此,虽然他这次的预选成绩只能说是一般,但仍然能找到一群小弟,任劳任怨的伺候着他。

    皇甫离坐在对面的下铺位,终是看不过去,淡淡道:“少主,这只是临时宿舍,没必要这么折腾吧?”

    司空圣一眼瞪了回去:“你管我呢?”

    “本少主怎么可以住和其他人一样的房间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再次神气活现的指挥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边,对,再上边一点,左边,左边!”

    在他身旁,洛沉星提着外卖的袋子,正将食物和饮料送到他口边。

    “少主,您辛苦了,吃点点心吧。”

    司空圣随手接了过来:“嗯,还是你最懂事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位只享受旁人奉承的少主,皇甫离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易清黎一进房间,扔下了行李,首先就拿来拖把,做起了清洁工作。

    有着严重洁癖的她,每到一个新环境,几乎都要立刻打扫。虽然在日常的生活中,她也算是“能坐着就绝不站着”的懒人,但当懒惰和洁癖发生冲突时,她还是会毫不犹豫选择顺应自己的洁癖。

    她能怎么办?作为一个洁癖型懒癌患者,她也很无奈啊!

    易清黎这边干得热火朝天,几名随后进入的室友,则是纷纷被她的勤劳精神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哇,清黎,你人真好!”

    “清黎,能跟你做室友真是太幸福了!”

    于是接下来的时间,由易清黎一个人包揽了大扫除。而其他女生各自坐在自己的床边,或是吃零食,或是玩玉简,或是哼歌,只是偶尔配合的抬一抬脚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这次预选都是什么档位啊?”随后,话题转到了成绩上,说话的女生闷闷不乐的蹬着拖鞋,“我才初级良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才初级优秀啊。”另一名女生立刻接话。

    易清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。以她的经验,基本上话题一旦进入互相攀比,就没好事。

    “清黎这次好像是高级合格啊?”终于,有人“不经意”的指出。

    房中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女生,成绩几乎全都在初级良好和初级优秀打转。能让她们攀比的,也就只有自己把水银柱填满到什么程度了。

    但,易清黎这个高级合格,却直接是将所有人甩在了后面,清晰的表达出,她是不同层次的人。这样一来,先前那些暗耍心机炫耀的女生,完全可以联合起来,将矛头对准她们共同的敌人。就好像一个富商落入了贫民窟,不抢你抢谁?

    这个问题一旦处理不好,很可能导致在今后一段时间内,她都会陷入被室友孤立的状态!

    四周的注目如芒在背,易清黎手握着拖把,眼珠转动了几下,等她转过身的时候,已经熟练的换上了一副亲切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哎,潜力值也不能代表所有的,否则直接用仪器测最终成绩就行了,还要我们一项项考核干嘛啊?”

    不等众女生回应,易清黎就直接走上前,拉住了一名室友的手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还很羡慕你们呢。你的化妆品全都是名牌吧,我还从来没用过这么贵的化妆品呢!”

    被她搭话的女生,朝自己桌上的名牌化妆品望了一眼,果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”易清黎又转向刚才哼歌的女生,“我觉得你唱歌特别好听,不像我啊,五音不全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嘴巴就像抹了蜜,短短片刻,就搞定了整个宿舍。每个女生都用“你真是我的知己”的感动目光望着她,现在,已经没人再妒忌她的高级合格了。

    “清黎,待会一起去吃饭吧。”大扫除完毕后,室友们主动邀请她,“听说楼下的餐厅菜色一级棒!”

    易清黎迟疑了一下,还是将刚刚拿出的玉简收了起来,换上一副灿烂的笑容:“好啊!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