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8章 宿舍分配(下)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江彩妮斜倚在床上,背后垫着高高的枕头,双腿直接在床前翘起,悠然的摇晃着。手中拿着玉简,拇指不住在屏幕上按动。

    与她这一副闲逸姿态形成对比的,是房内其他女生都在分工打扫,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不要光躺着,也过来帮帮忙啊!”终于有人看不过去,手撑着扫把,语气不善的冲她喊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听到了没有啊!”见她始终置若罔闻,那室友愤怒的提高了嗓门。

    江彩妮按动屏幕的手指略微一顿,好一会儿,她缓慢将玉简放低,斜睨着一众室友,神色仍是如公主般的倨傲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也敢让我打扫?”

    这话更是引起众怒。由于参考人数众多,又分为内外几个考场,除了彼此本就熟识的,大多数人还是连旁人的名字都叫不出。对于江彩妮,她们既不知道她的家世,也不知道她的成绩,此时自是毫无顾忌,纷纷嘲讽起来。

    “拽什么啊?你要是真有本事,早就一个人住单间去了!还用得着跟我们挤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还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!”

    江彩妮听着她们七嘴八舌,眉峰略微一挑,嘴角也扯起了一道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好好教教你们,到底谁该干活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寝室内,一众女生已经东倒西歪的栽了一地,水桶和扫把也被打翻,场面一片凌乱。

    就在江彩妮有心立威时,敞开的大门外,忽然响起了天宫门侍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考核期间不得斗殴,违者直接取消资格!”

    江彩妮撇了撇嘴,也未多言,直接迈着高傲的脚步走回床前,拿起玉简,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慵懒姿势。不过这一回,其他女生再望向她的目光,都已经透出了隐隐的忌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沈安彤放下行李箱,就埋头在自己的床位前收拾了起来。

    黎悦已经先去楼下吃饭了。这个小馋猫一听说餐厅开了门,连行李都顾不上放,就直接飞奔了过去。而代她整理房间的任务,自然也落到了沈安彤头上。

    每个房间除了4套上下铺,还会为每人提供一张桌子,并配有抽屉,让考生可以放一些个人的小物件。对于个人**较为注重的沈安彤,在收拾过抽屉后,习惯性的加上了一把锁。

    在“咔哒”一声响起时,沈安彤隐约感到,身后的室友看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是啊,整个房间就她一个人用锁,这不是摆明把别人都当贼防着吗?

    沈安彤脑筋转得也快,装作全未发觉,一面弯腰从行李箱里拿出6把挂锁,走到室友面前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里住的人这么多,保不齐有几个手脚不干净的,挂个锁安心一点。来,一人一把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顿时就将“防内贼”的矛盾,转移到了“防外贼”上。而且还给每个人提供了锁头,也算公平,一众室友这样想着,脸色逐渐的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就在她们心怀谢意时,沈安彤嘴角轻扬,露出了熟悉的“小恶魔”笑容。

    “最新型密码锁,只要100灵石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金思暂时还不想整理房间,正坐在床前休息的时候,孟昭发来了通讯。

    “思,咱们待会一起去楼下餐厅吃饭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。”金思的语气是一种刻意的疏远,“我还不饿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,自己和孟昭并不是情侣关系,不该一直走得太近,这样对双方都不好。现在让他为自己付出太多,如果将来他知道,自己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个样子,或许会觉得是自己欺骗了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孟昭确实是一个好男生,但自己,却并不是一个好女生。

    “哎呀思去吧!”不出意外的,玉简里响起了一串粘粘的撒娇声,“好不好嘛,去吧去吧!”

    虽然金思是想逼着自己划清界限,但每次听到孟昭对她撒娇打滚的恳求,她都会有些不忍拒绝。也许,是不忍心伤害一个那样单纯善良的男生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通讯,现在离约定见面还有一些时间,金思倒也不急着出门。

    正在她手握着玉简,陷入沉思时,一个女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跟你联络的是你男友么?”

    刚才在他们通讯的时候,这个女生就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一直盯着自己看。金思对此是有些反感的,她并不喜欢别人过多问及自己的私事,回答的态度也很是冷淡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那女生却丝毫不懂见好就收,仍是继续问道:“他平时也总这么跟你撒娇?他家里是不是很宠他啊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。”金思敷衍道。她觉得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女生了。自己又没有碍着她,她凭什么管这么多?

    谁知她这一句回答后,那女生却忽然激动起来,猛地提高了声音:“我跟你说,这种类型的人你千万别跟他交往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之大,让其他忙碌的室友也都望了过来。金思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意思,”那女生也有些尴尬,讪笑着压低了声音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说太多了,因为他真的跟我之前那个男友是一个样。当初我去他们家里吃饭,我就像平时一样撒娇让他喂我啊,让他帮我倒杯水啊,结果他娘看见了,脸一下子就拉长了!就是觉得我使唤他儿子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走的时候,他娘就一直盯着我背的包看。跟我偷他家东西了一样。后来我男友告诉我,他娘说了,觉得我这人很不好,背的包那么贵,大手大脚,不是过日子的人。我就奇怪了,我花我自己的钱买包,也碍着她了?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意思就是要我们分手,我问他是什么意思,他说他全听他娘的。这种男友还要来干什么,所以我们就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完全是以他娘为中心,劝你早点分吧,否则将来有你苦头吃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生向她倒过这一通苦水后,心情像是好了很多,重新加入了扫除的队伍。但留下的金思,却是独自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“啊,这宿舍,我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天圣!”

    简之恒在床上躺了下来,满足的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这熟悉的宿舍,熟悉的上下铺,熟悉的忙碌的室友们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。好像只要在这里小睡一下,等下午的阳光洒在眼睛上,窗外人声喧哗的时候,他就会从床底摸出一个篮球,到操场上挥洒青春活力。

    “阿椴,咱们来打牌吧!”只是一瞬间,简之恒就重新坐了起来,并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牌,“重拾校园生活!”

    关椴无可无不可。以前在天圣学院,每到晚上,他们也是这么在房间里打牌。现在想想,还真是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“暮哥要不要一起?”简之恒一边洗牌,一边向对面铺位的唐暮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对顶级学霸久仰大名,但简之恒和唐暮当初并不在一个班,就算是其他课外活动,唐暮也从来不参加。因此他们其实算不上熟。在简之恒心里,或许他和霄哥一样,都是一个遥远的偶像吧。

    唐暮抬起半耷拉着的眼皮,扫过一道懒散的目光,就重新摆弄起了眼前的玉简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玩游戏。”

    激烈的战斗音乐声,也不时从他的玉简中传来。

    简之恒干笑了一下:“不愧是学霸,连娱乐的方式都比我们高级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一直睡到现在,该不会就是为了养足精神玩游戏吧?”

    唐暮笑而不语,一面默默的挂上了耳机。

    简之恒做了个“服气”的抱拳,目光一转,又将目标锁定了坐在窗前的另一人。

    “哥们,这都考完了,不用那么拼了吧?哦,你是无涯学院的吧?当初咱们一起训练过的,我记得你好像是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温智宸。”关椴淡淡接话。

    “哦对,怎么样,一起过来玩牌吧?”简之恒继续邀请。

    那坐在书桌前的青年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头发是标准的学生发饰,气质儒雅,看上去文质彬彬。此时在他面前,正摊开着几大本笔记,写得密密麻麻,足能令人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一早就已经到了宿舍,在简之恒等人笑闹时,他一直都专心的在草稿纸上进行着演算。和其他躺得东一个西一个的考生相比,他已经自动化作了类似于“背景板”般的异类。

    听到简之恒的询问,温智宸沉默了很久,背脊微微颤抖,似是在隐忍着什么。

    手中的笔被他越捏越紧,最后更是将其狠狠拍在了桌上,发出“啪”的一响。

    “你们天圣的学员,都是这么自由散漫的吗?”

    “考核前应该复习,这是常识吧?”

    简之恒无所谓的摆了摆手:“这个,随意啦。”对于考核,他一向都是抱着“不求高分,只求通过”的态度。以前在天圣是这样,就连无数人打破头的天宫门考核,也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温智宸眼中,再次闪过了一道隐晦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如果待会你嫌我们打牌声音太吵,就提出来,我们可以出去打。”简之恒已经放弃了邀请对方的打算,毕竟这种“标准学霸”一看就玩不开。不过为了室友间的和睦,他仍是善意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温智宸脸上的怒意越来越盛,最终将桌上的笔记狠狠一收,胡乱揽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是你们的地方,还是我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狠狠瞪了唐暮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这里是墨孤城的单间宿舍。与那些公共宿舍相比,房间明显是要更加豪华。不但有着柔软的沙发,各式洗浴设备也是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,这房间还真不错啊!”陆鸿羽和明季同正在房中做客,两人都用赞叹的目光四面打量着,“听说只有那些少爷小姐们才能住单间的,看来天宫门已经很重视你了!”

    墨孤城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,虽已极力保持冷静,但他有生以来,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激动。

    一间房间算不了什么,但最重要的,是这房间代表着对他的肯定。相信……这应该也是大人的意思……!

    现在,他根本就没心思招待这些少见多怪的师兄弟。他只想一个人待在房间里,好好享受这份和大人接近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对了,曦莹师妹刚才也说要来参观。”陆鸿羽忽然想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让她回去。”墨孤城回应冷淡。他只知道,那丫头一来,这帮人一时半刻就别想走了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陆鸿羽有些为难,“她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小脑袋就从门外探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哇,孤城师兄,这间房间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“客厅真宽敞!”

    “床好软啊!”

    看着在房内逐一点评的乔曦莹,墨孤城满心嫌弃。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,一起去吃饭吗?”陆鸿羽随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吧。”终于看到了他们离开的曙光,墨孤城暗自欣喜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明季同主动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楼下餐厅好像可以外带,那我去一趟吧,你们师兄妹在这里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墨孤城内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季同一走出房间,刚好就在拐角处和温智宸撞在了一起。两人的笔记都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明季同连忙道歉,温智宸则是一言不发,蹲下身匆匆捡拾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笔记记得不完整。”率先捡起了明季同的笔记,温智宸随意扫过一眼后,淡淡道,“知识点有遗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可以请你指点一下吗?”明季同向来好学,立时虚心求教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温智宸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看,当物体在平面上移动的时候,它会受到几个力的作用,但是按照你画出的示意图,还有一种情况你没有考虑到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一个讲得耐心,一个听得专心,边走边讲,早就忘了最初的目的。

    只剩下在墨孤城的房间里,等得饥肠辘辘的陆鸿羽等人。

    “明季同好慢啊,还没买回来吗?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