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9章 漫长考核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“璟哥,这段时间我们的临时寝室长就决定是你了!”岑零正与澹台璟勾肩搭背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致公认,只有你才能胜任!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,雷玖等一众室友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以后的卫生——?”岑零贼兮兮的朝他使了个眼色,意示“你懂的”。

    在培训班的时候,他们都知道澹台璟搞卫生是一把好手,只要让他当寝室长,今后大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偷懒了!

    在他们为这计划洋洋得意,转身要走的时候,身后忽然响起了澹台璟幽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再确认一次,你们真的要我当寝室长?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齐刷刷的点头,而澹台璟也是迅速提笔在纸上写了什么,接着冲他们一扬。

    “那好,以后按照这张表格,轮流值日。每个人要负责什么项目,我都已经帮你们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慕含沙一进门,就得到了一众室友的热情慰问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是九幽圣使吧?”

    “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啊!”

    九幽圣使的身份,以及预选时高级合格的成绩,都足以让他成为这届考生中的焦点人物。

    慕含沙也是迅速的反应过来,和气一笑:“哦,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一些修炼圣丹,你们先收下。”在九幽殿的多年经营,让他相当懂得人情投资。

    仅仅凭着外在光环是靠不住的,真正想让人死心塌地的归附,你还得给他们一些必要的好处……

    拿到丹药的众考生,此时果然是人人双眼发亮。慕含沙看在眼中,继续保持着得体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个宿舍才有宿舍的样子啊!”

    邬几圆在床上翻身打把式,而那张床果然不负重望,始终都没有发出抗议声。

    “当初咱们在无涯的床,那能**吗?那简直就是个木头架子!”

    折腾得够了,他直接一蹬腿躺了下来,脑袋深深的陷进了枕头里。

    “唉,说起来,不是说凉姐这次也会参加考核么?怎么我候场的时候没看见她呢?”

    “人那么多,可能是看漏了也难说啊?”吉振辉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邬几圆抬起一只手,大力的摆了摆:“你不知道,这就好像我明知道头顶上悬着一把刀,但我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劈下来!我就得日夜的提心吊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,看你说的,”吉振辉都被逗乐了,“凉姐有那么恐怖吗?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他莫名的畏缩了一下:“最多,也就有十个安彤姐那么恐怖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够恐怖吗!!”邬几圆伸长了手,重重的拍击着床头的桌子,几度抓狂。

    而且,凉姐除了是霄哥身边的得力助手,据说还是他喜欢的女人。

    喜欢一个女人不稀奇,稀奇的是自己跟了霄哥这么久,也确实没听说过他还有其他的绯闻女友。

    作为小混混老大,哪个不是叛逆轻狂,拿自己来说,一向是换女人就像换衣服。交往过的对象,不要说名字,现在他连脸都记不清。

    唯一能让他感兴趣的,大概就是不断换女友的那份荣耀感,以及新鲜感。要一直对着同一个女生,就像每顿饭都吃同一盘菜一样,那简直是他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能让霄哥一心一意对待的,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女生?光是这一点,想想也就挺恐怖的……

    “咳……老大,要不要去吃饭?”吉振辉干笑着转移了话题,“可能在食堂里就见着凉姐了?”

    邬几圆的脸色略微好看了几分,抬起一根手指竖在嘴边。

    “嘘,我在等待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咱们的新室友。如果是世家子弟,就巴结着他们,蹭上一顿饭。如果是没权没势的,就收服他们,逼他们请客。”

    吉振辉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冷栖一推开房门,看到的就是那个在预选中仅仅拿到初级良好的孟昭。顿时,他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灰暗,竟然就和这种废人被划在了一列……

    孟昭却是根本就没看他。一边整理着房间,弄得衣服长裤满天飞,同时颈边夹着一块玉简,正在进行通话。

    “嗯,娘,我已经到宿舍了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衣服都晾出去了,现在正在整理房间……哦,被子,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娘,你看到我那个咖啡色的钱包了吗?你当时放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哦不用了我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副样子,完全就是根本不会打扫房间。他娘说什么,他就配合着做什么,到头来还是做得一团糟。而且听上去,就连行李也是他娘帮着整理的。冷栖心里涌起了一种更深刻的嫌恶感,这小子到底多大了?为什么自己非得跟这种人住在一起?

    狠狠瞪他一眼,冷栖拖过行李箱,专心整理起了自己的床位。这房间怎么样他是不想管了,让那种人给自己帮忙,越帮越忙!

    半晌后,孟昭结束通讯,在房里张望一番,就直接走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,你好,我待会要跟思去吃饭,可以麻烦你先打扫一下房间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些东西,等我回来了就自己整理,你先不要动啊。”

    冷栖额角青筋直跳,一忍再忍,最终还是将手中的抹布朝着他离开的方向狠狠扔了出去,“啪”的一声砸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“我是欠你的啊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间房。

    “阁主,大人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召见我啊?”颜月缺坐在他的豪华单间里,捧着玉简,正兴致勃勃的和天霄阁主通话。

    “咳,你这孩子不要这么毛毛躁躁。”颜正霆干咳一声,“之前大人到天霄阁的时候,曾经问起过霂霖,也问起过我们天霄阁的种子选手。只要你们表现好,大人是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真的吗?那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!”颜月缺激动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不论平时再如何成熟,想到崇拜多年的偶像也在关注着自己,他就兴奋得像个得到礼物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让你不要这么毛毛躁躁的吗?”玉简中传来了颜正霆无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宫门的考核,即将在这些考生面前完全展开。

    他们来自世界各地,有着不同的起点,或许有人身经百战,而有人尚还涉世未深;他们有着不同的性格,或许有人心机深沉,有人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但,如今的考核,对于他们所有人,都将是一个平等的机会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需要经历从视力、身高体重、抗压能力、平衡力、耐力、群战、个人战等等一系列的漫长考核。每一项的数据都会被计算积分,并计入总成绩。而合计的得分,也将会决定他们的最终排名。

    这注定将是一场漫长而艰辛的挑战……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