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3章 芳心动
    虽然同样是刚刚升上高等教学部,但徐雯雯性格活泼开朗,在学院里人缘很好,认识不少高年级的学姐,消息自然也来得快。还在初等部的时候,学院里的各种大事小事,在她就都已经是如数家珍了。

    只是,听她的说法,对容霄真的很有偏见。易昕默默的叹了口气,看来自己的心事,是没有办法跟她说了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她知道雯雯就是个比较“主流”的女生,正义感爆棚,朋友有事,她都会热心帮忙,但如果是无关的闲事,她绝对不会过多掺和。

    成绩属于不好不坏,平时就喜欢听听歌,追追偶像,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顿饭,逛逛街什么的。她的生活圈子很简单,对于那些离经叛道的人,她都是抱着反感的态度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个男生,容霄……自己对他,还是忍不住的很好奇啊……

    在他从身边走过的时候,有种很明显的气场,那是和所有普通的学员都不同的。这就是……属于学院老大的威风吗?

    一直以来,自己在其他人眼里,都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成绩好,表现好,乖巧懂事,从来不让人操心。在导师训斥差生的时候,在其他父母教育自己孩子的时候,都常常会把她拿出来做榜样。

    她的生活,好像一直都是循规蹈矩,就像是被装在一个标准的框架里。在学院就努力读书,将来找一份好工作,拿稳定的薪水,嫁给一个有上进心的好男人……这条路线是如此的单一,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尽头。

    按照学院里流行的说法,最帅的男生总是学长,其次是学弟,同班的都是歪瓜裂枣。虽然这或许有些夸张,但以前的易昕,确实从未对同班的男生产生过异样的好感。至于学长学弟,对于每天都老老实实待在教室里读书的她,也是一个都不认识。偶尔和几个同样的学霸探讨一下题目,就是她和男生相处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但,就是这样乖巧的她,被所有人看做“标准乖乖女”的她,其实内心中也有着一些叛逆的思想。有的时候,她也会渴望像那些坏学生一样,放纵一次,自由的做一次自己。可每次只要一想到,如果她“学坏”了,一向对她寄予厚望的家长和导师,会有多么失望,她就不敢迈出这一步。

    也许,自己真的已经没办法了,这一生,都只能做一个规规矩矩的好女生了。如果有下辈子的话……再尽情的做个“坏孩子”吧。有的时候,她也会这样悲哀的想着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第一眼看到像容霄这样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叛逆气息的男生,对她来说,简直就有着如毒药一般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那或许,是因为感到他替自己,活出了自己不敢活的人生。

    如果能认识他,和他一起出去玩的话,生活应该会变得很精彩吧……易昕有些期待的想着。不过她也有自知之明,自己和他,就像是两个世界里的人,终究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。这份萌动过的感情,也许就只能一直压在心底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话,我就跟你说说啊。”徐雯雯的声音又在身旁响了起来,“以后在学院里最好还是不要随便议论他,容易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哼,亏他还跟少爷同姓呢,两个人真是一个天一个地!”一边说着,徐雯雯又自顾自的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又是谁啊?”易昕逼着自己收回了心思,顺着她的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徐雯雯张大了嘴巴:“不是吧昕昕,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!”

    “少爷就是天振商行的太子爷啊,今年跟咱们同一批入学的!”

    易昕沉默的点了点头。要说天振商行,她还是知道一点的。在整个天圣学院,或许也没有人会不知道。

    天振商行,是天圣最大的股东,行长容天振也是天圣学院的名誉董事长。这次天振太子入学,天振商行再次重金注资,为天圣新添了一批精良的教学设备。正是因为这层层的关系,那位天振太子,才会被天圣的学员们一律尊称为“少爷”。

    徐雯雯似乎对这位“少爷”很有研究,一说起来就不停口,她说到对方有多么的帅,多么的优秀,易昕一边听着她说,偶尔礼貌的附和几句。但对她来说,比起那位未知的“少爷”,她还是对容霄……要更有兴趣一些。

    “雯雯,你先回教室吧。”在两人走到楼梯转角前时,易昕主动提出,“我还要去找一下教导主任,商量开学典礼致辞的事。”

    徐雯雯爽快的点了点头:“嗯好,那你快去吧。”随后,她就快步追上了先前同行的姐妹,话题也是再次围绕起了那位神秘的“少爷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教导主任办公室的大门,被“哐”的一声踢开。

    “喂,老太婆,你还没退休啊?”

    容霄大步走了进来,沿途熟练的躲过迎面袭来的黑板擦、粉笔、作业本,最终站在了一张堆满试卷的方桌前。

    教导主任从成堆的试卷中抬起头。这是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女教师,发髻在脑后高高盘起,戴着一副金丝边的圆框眼镜。或许是平时皱眉太多,即使是在面无表情的时候,眉梢眼角,也是布满了深刻的纹路,看上去同样是一副皱眉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向以严厉治学风的她,也是被众多学员畏惧的存在。很多人一听说要进教导主任办公室,就好像是要下地狱。多年以来,再顽皮的学员到了她面前,都只有被整得服服帖帖的份。还能以这样的语气,对她做出特有的“问候”的,至今大概也就只有容霄一个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她缓慢的抬起头,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是谁呢,这不是容霄吗?今天这是什么风把你吹回来了啊?”

    容霄这长期旷课的习惯,导师群中早已是人尽皆知。起初,还会有人尝试去管上一管,但渐渐的,在相继败下阵后,他们都在这“霸王”面前,彻底的放弃了。

    虽然也有导师不止一次的提出过,这种害群之马,就应该直接开除,否则只会影响到其他同学。但不知怎的,院长对他,竟是反常的宽容。只说他年纪还小,爱耍叛逆是他的事,而作为师长,我们就不该拿学员的前途开玩笑,应该平等的给予每个人机会等等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这份“任性”的行为,就算是被默许了下来。有时他在学院里晃晃,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如今,就算是以严厉刻板着称的教导主任,再看见容霄也只剩下叹息无奈,师长的架子,是无论如何端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学院现在他想来就来,但来自己的办公室又是干什么?总不见得还是要参加开学典礼来的?

    这个时候,易昕也刚好来到了办公室门口,刚要敲门,在看到门内那道心心念念的身影时,心脏顿时“砰”的一声大跳。

    他……为什么也在这里?

    也许是为了能多看他两眼,易昕并没有立刻入内,而是小心的侧身躲在门外,观察着其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要参加天宫门考核,想请学院给我出具一张推荐证明。”容霄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自从预选结束后,路人考核通道就已经关闭,再想参加考核,就必须能拿到至少是一个大势力开具的推荐证明,算是证明该考生实力强横,确有参加考核的资格。否则,天宫门也不可能再为随便一个路人,就轻易安排补考。

    凉子没提过要帮他开绿色通道,虽然以她的身份,绝对是有这个能力的。容霄也庆幸她没提。否则的话,他更会觉得自己是在“吃软饭”。

    所以,要拿到推荐证明,他就只能回到自己目前就读的天圣学院了。而之前那一批学员的推荐,全部都是由教导主任负责,再上报给院长的,也就是说,这一关是逃不过的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教导主任的神情有了一丝短暂的恍惚,显然是没想到像容霄这种“见考试绕着走”,连结业统考都能堂而皇之的不来报到的人,如今竟会主动来向自己说,他要去参加一场考核,这莫不是他想出的什么整蛊新方案?

    但,疑惑归疑惑,教导主任的背脊,仍是很快就挺直了起来。不管怎么说,现在都是他有求于己,这可是多年来的第一次啊!

    “进天宫门?就你啊?”教导主任扶着眼镜,朝他上下打量了两眼,“你先去把你这身造型,好好收拾收拾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容霄一皱眉,抬起袖管各自打量一眼,不屑道:“我造型怎么了?凉子都说了我这样没问题。天宫主人很开明的,不像你们这些老古董,整天就想着给学员立规矩,这个不准那个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凉子……”门外的易昕咬了咬嘴唇,她会是雯雯说的“凉姐”吗?那个他喜欢的女生……?

    教导主任叹了口气,摇摇头道:“好,那你造型的问题咱们就先不提,只说你的成绩。从你入学以来,平时上课你不来上,文化课考试你是门门开红灯,你留级的时间,都快赶上我在这里任教的年头了!

    我这每一年最大的愿望,就是你能顺利结业,让我能顺利把你送走。要我们开具推荐证明,那就是作为天圣学院的代表,但是你说按照你这个表现,我们推你上去,那不是在丢天圣的脸么?”

    这番话,教导主任说得痛心疾首,这也是她积压多年的怨气。要在以前,容霄是根本就不可能老老实实听她说这么多,难得有这个机会,她自然是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!

    然而她很快就注意到,那正在“接受教训”的容霄,却只是一脸无所谓的嚼着口香糖,就差把“早说早完事”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跟导师说话的时候不要嚼口香糖,这是基本的礼貌!”教导主任猛地提高声音,“赶紧吐掉,吐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容霄点头,下一刻,一块口香糖就凭空粘在了桌面的试卷上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吐的。”容霄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门外,易昕忍不住被逗得笑了出来:“他好可爱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教导主任气得一阵哆嗦,“我迟早能给你这臭小子气死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给我开证明,让我走了不就再也不用看见我了么?”容霄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口气,“不然难道你舍不得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”教导主任连喘了几口大气,似是想说什么,最终仍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唉,这样吧,你先去打扫一下一楼的奖杯陈列室,至少要打扫三遍,每一个角落都要擦干净!然后回来向我报到。”

    容霄闻言一喜:“我打扫完你就给我开证明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教导主任一口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你给我每天按时来学院上课,不得再有任何违纪行为。至于要不要推荐你,我还要慢慢考察。”

    容霄还想再说,教导主任看了眼桌角的钟表,抬起头道:“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,我没时间跟你多说了。去还是不去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而后,她就自顾整理起了抽屉里的文件,准备着稍后开学典礼上要进行的发言。

    容霄眉头皱得很紧,一手扯着背包带,满脸不爽,心底的逆反情绪几乎要爆发了出来。要在平时,他早就直接甩脸走人了,怎么可能一直待在这里挨这么久的骂。包括现在,他也真想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对方这就是明显的“趁火打劫,公报私仇”行为。以前她对付不了自己,就是因为自己没有任何软肋可以让她拿。哪怕是直接开除他都不怕。再加上他家里就只有自己一个,就算她要告状,也根本找不到家长来管他。所以他才可以那么悠闲,每次都把她气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自己来求推荐证明,简直就是送上了现成的把柄等她“宰”,想也知道,她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头一回受这种气,他是很想走,好几次他都觉得直接走了算了。但是想到凉子……为了将来能和凉子在一起,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忍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。”最后,他还是冷冷撂下了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打扫就打扫,这不是为了她,是为凉子。

    话一说完,他掉过头就快步出门。

    易昕差点就和他撞在了一起,在两人擦肩而过的一刻,易昕紧张的向他点了个头,这样近的距离,她更是体会到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容霄看都没看她一眼,径直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易昕还站在原地,望着他的背影,默默出神。

    “哦,是易昕啊!”这时,门里响起了教导主任的招呼声,“快进来进来!”

    易昕咬了咬嘴唇,最后再朝着容霄的背影望去一眼,就埋着头走进了办公室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