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9章 软磨硬泡
    刚开始联络的时候,易昕非常胆怯,话也不敢说明白,旁敲侧击,百般试探,隐晦得就像在对接头暗号。

    这条短讯,是她中午趁别人都去吃饭的时候,一个人躲在厕所里发送的。同时她还多留了个心眼,只说是朋友托自己询问。

    按下发送键后,她就开始不停的查看玉简,心跳的频率始终居高不下。

    一整个中午,对方都没有回复。易昕不由胡思乱想起来,既担心对方根本不是“中间人”,收到后会去报告导师,又担心对方的玉简会突然被导师没收,从而看到她的“罪证”……

    其后的课堂上,易昕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。每一次和导师目光对视,每一次听到走廊上响起的脚步声,她的心脏都会提到嗓子眼,生怕那是其他导师前来告状的信号。

    就这样浑浑噩噩,一直到了下午的第二节下课,易昕习惯性的去查看玉简,这一回,当她将屏幕点亮到第三次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“一条新讯息”的提示!

    那条讯息,正是来自“中间人”的联络。他没有理会自己的小心翼翼,回话时完全就是习以为常的语气,简略交待几句后,约她放学后在花园后边的小巷见面。

    于是,就有了最初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易昕默默的抱紧了双臂,心中依旧在天人交战。如果现在掉头就走的话,也许还来得及……她应该尽早结束这个错误……但想归想,她的双腿却始终都没有挪动一步。

    自从遇到容霄之后,她就像着了魔一样,会为他去做这些前所未有的大胆行为,仿佛是,自己体内所有潜藏的叛逆,都被他完全勾动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一边发抖,一边焦虑之时,从小巷的另一端,匆匆走来了另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那人身形瘦削,一张脸尤其瘦得脱形,显得有些尖嘴猴腮。满脸的青春痘,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猥琐。其实认真说来,他的五官倒还看得过去,如果能好好打理一下的话,或许也能称得上帅。

    “你好,之前是你联系我的吧?”那人一走近易昕,就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    除了容霄之外,易昕还是第一次跟这种“小流氓”类型的人接触,内心更是紧张,强忍着回答道:“啊,是的,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准备用“那个朋友”打开话题,那人却已是直接打断道:“你是找替考还是帮人替考?”

    易昕略微垂下了头:“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也未多说,从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递了过来,扉页上还夹着一只笔。

    “这张表格先填一下。”他在上端的横栏内分别指点着,“这里写一下平时的成绩,最擅长什么学科,这里写你替考预计能达到什么成绩,考得越好价位越高。然后这里再写一下课程表,不用写太详细,有课的时间点打个勾就行,我们会尽量帮你安排和课程不冲突的场次。”

    易昕按照他的指示,老老实实的填上了自己的真实情况。只是每一次落笔都会令她忐忑不安,总觉得自己正在犯一个大错误。

    “填好了……”半晌,易昕壮着胆子将笔记本递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人接过后,随意扫过两眼就点了点头:“接下来我会再联系你,你准备几份以前的成绩单,照片或者复印件都行。”

    易昕一怔:“啊?还要这么麻烦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淡然应道:“是啊,我们总得确认一下你的成绩水平吧,毕竟其他人也是花了钱来找替考,我们得对客户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抽时间准备一张1寸照片,到时候准考证要重新办。”

    准考证都能重新办?这还真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啊……易昕咬着嘴唇,心底暗暗感慨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想找替考的女生很少,愿意帮别人替考的就更少。”那人一手拿着笔记,另一手快速按动着玉简,似乎在记录什么,而后随口问她道:“你是一直做下去吗?”

    易昕连忙摇头:“不……就只做这一次……”这一次已经是很要命了……

    “行。”那人也并未过多劝说,脚尖在地面轻点了两下,将笔记重新朝她面前一摊:“表格你再看一下,都没什么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在这里自己定个价。”他点了点页面最下方的一处空格,“要是第一次不知道该定多少,我们这边也有价目表给你参考。到时候总收入我们抽10%。”

    易昕脱口道:“我不要钱!”

    在对方诧异的注视下,易昕用尽了全部的勇气,将口袋里的玉简掏了出来,调出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可以……请你帮忙联系一下,这位谷曼丽学姐吗?”

    那正是考场贴出的座位表。容霄坐在第二组的最后一排,而那位谷曼丽学姐的位置,则是第三组最后一排,刚好就是紧挨着的座位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还是这一带唯一的女生,其他几个相邻座位都是男生。按照易昕的想法,女生去帮男生替考,总是挺麻烦的。如果被监考导师注意到名字过于男性化,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猜疑。

    看到这张座位表的时候,易昕其实是松了口气的。都是最后一排,是很隐蔽的位置呢。离讲台前的导师越远,应该也就越安全吧……

    “我愿意为她替考……结业统考全部的学科。”易昕一口气说了出来,随后就紧张的等待着答复。

    那人狐疑的瞟了她两眼:“你一年级,替考结业统考?你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需要在新学期参加结业统考的,都是在第一批没能通过的学员,除了少数人是发挥失常外,大部分人都是真正的学渣。这是一批相当庞大的客户群,而越是这样,愿意帮忙替考的学霸,也就成了越紧缺的人才。

    能有人主动上门,自然是好,但对方是一年级新生,考出来的估计还不如人家自己瞎蒙的。这种人别说是他不信任,就算是他的客户,也不会接受的吧……

    “可以!”易昕坚定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钱的问题,你也不要担心,”易昕想了一想,又很快的补充道,“我会按照预定价位总收入的10%付给你的,但是我真的不能收她的钱……如果谷曼丽学姐有需要的话,让我付钱给她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冤大头式的行为,让那人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还真奇怪,倒贴钱帮别人替考?你这种人要是多一点,我们这些学渣该开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易昕一言不发,目光却依然没有半点动摇。是啊,可能在其他人看来很傻,但是只要可以接近容霄的话……就让她傻下去吧!

    “不过你得等一下,”似是终于相信了她的诚意,那人总算是稍稍松口,“这替考也要讲你情我愿,我们只能联系在这里登记过的客户。你也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,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到处去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帮你查查,如果她没登记过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易昕双手合十,认真的请求道:“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那人快速浏览着玉简,拇指如飞般在屏幕上划动着,易昕则是紧张的等在一旁,心中不断祈祷。

    “你运气还真不错,她登记了。”终于,那人将界面一收,给出了一个令她安心的答复,“晚点我帮你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易昕感激的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。我可以再问一下……容霄,他在考试的时候,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在心里惦记了很多遍,但第一次对别人念出他的名字,易昕仍是慌乱不已,就好像是把一个见不得光的秘密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一边翻看着笔记本,随口答道:“霄哥那边有专门的人负责,那边不归我管。”

    易昕轻轻“唔”了一声。连替考都有专门的团队,学院老大果然不同凡响啊……

    “哦,我说你图的是什么呢!”这时,那人似是忽然反应了过来,“你就是想追霄哥吧?没用的,放弃吧,霄哥只喜欢凉姐,整个学院里的人都知道。之前也有很多女生用各种方法追他,长得比你好看的一抓一大把,结果霄哥还不是一个都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心事,第一次被人揭露了出来,还是那样毫不留情的打击,尤其是那句“比你好看的一抓一大把”更是深深刺痛了易昕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易昕强压着在眼眶中堆积起的泪水,“我也没有奢望,他能喜欢我……就只是想能和他认识一下,交个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戏的,没戏的。”那人仍是随口打发,一副智者口气。

    易昕憋着气不答话,心里也涌起了几分埋怨。明知道希望渺茫,但是被别人这么打击,还是让人很不爽。对这个人,她几乎是立刻就没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易昕仍是在紧张中等待。玉简就放在书桌里,时不时就要抽出来看一眼。

    终于,她收到了来自“中间人”的回复。称这节课下课后,谷曼丽约她在小操场见面。

    易昕又惊又喜,正考虑着到时该如何交涉,导师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易昕啊,你来看一下这道题应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易昕脑中一懵,连忙将玉简推回书桌,这一瞬间,她几乎以为是自己上课走神被导师发现了。

    匆忙站起身,她打量着黑板上的题目。虽然这整节课她一点都没听,但好在学过整个高等部的课程,现在再看一年级的内容,对她已经非常简单了。迅速看过一遍后,她就流利的念道:

    “根据高斯公式,曲面积分恒为零,则p对x的偏导数+q对y的偏导数+r对z的偏导数≡0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将整道题目解答过一遍后,导师满意的点了点头,露出了她所熟悉的夸赞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,非常好,大家要多向易昕同学学习,她对知识点的掌握非常扎实。其实这道题目并不难,考察的主要就是对公式的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坐在她前面的徐雯雯悄悄转过头,对她竖起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不过还是很牛!”

    易昕这才松了口气。看样子,导师刚才仅仅是讲了一道提高题,由于没人答得出来,才想到让她这个“学霸”出场表现,倒并不是想惩罚自己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神恍惚的熬过了一节课,易昕匆匆赶往约定地点。

    那位谷曼丽学姐,染着一头金黄色的大波浪卷发,脸上化着浓妆,身形丰满,穿一件无袖短衫,露出两条圆润的胳膊。若不说她是学员,单看这副外形,倒是有几分三十来岁的大妈气质。

    她的样子,一看就是不好接近的类型,像这种女生,易昕平时都是躲着走。但这一次,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谷曼丽的第一句话,却是令她的心都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信任你啊,但你是一年级的,考得出来吗你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。”易昕诚恳的保证道,“啊,如果你不放心的话,可以现在就抽几个问题考我的!”

    谷曼丽翻了个白眼:“我怎么知道要问你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易昕快速的思考着,“那这样吧,我当着你的面做一套考卷,然后你来看一下正确率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谷曼丽还是不耐烦的态度:“你做了我也不知道你对不对啊。我还得照着参考答案给你核对,费不费时间啊?有那时间我直接找别人不行啊?”

    易昕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软弱的哀求道:“拜托你了,这次考试对我真的很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次考试对我也很重要!”谷曼丽一口打断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拜托你了,我都已经留级两年了,要是这次再通不过就又得复读一年,这不是在浪费我的生命吗?我就想找个靠谱点的,三年级的,踏踏实实帮我考过去。”

    易昕张了张嘴,还想再说,谷曼丽已是一挥手道:“你也别说了,你喜欢霄哥也不能拿我的前途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她也知道自己喜欢……难道这件事被“中间人”说出去了?易昕的大脑再次陷入了空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出师不利,但易昕仍然没有放弃。那天每到下课,她都会直奔谷曼丽的教室,不管对方走到哪里,她都执着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谷曼丽学姐,这是我整理出来的,我初等部三年全部的成绩单,都是门门优秀的,你可以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在她满怀希望的递上成绩单时,谷曼丽却是随手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初等部的成绩单能代表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都跟你说过啦,霄哥喜欢的是凉姐,你做这些没有用的啦!”

    一连多次,实在被易昕缠得烦躁,谷曼丽终于耐着性子跟她多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当初她自己也追过容霄,最疯狂的一次,在酒馆里当着他的面,一口气吹了7瓶酒,喝得胃里翻江倒海,但容霄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就为这个,后来她直接在医馆里躺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在胃里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,她终于开始想通了,觉得何必要为一个得不到的男人这么折磨自己,还是只当他是自己的偶像就好。

    因此再看待易昕时,她难免表现出了几分“过来人”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的……”易昕小心的解释,“我只是想和他做个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谷曼丽皱着眉头,干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:“别说了,我现在带你去找他,你直接向他告白,成不成是你们的事,别折腾我!走!”

    这一回她真是下了狠心,拖着易昕就一路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学姐……学姐你放开我啊……”易昕慌得不住挣扎,努力尝试去扳开她的手指,“学姐!”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,引来操场上的不少人驻足围观。易昕又羞又急,但谷曼丽的力气很大,她仍是只能连跌带撞的被拖行着。

    很快,谷曼丽已经拖着她来到了三楼。易昕一路尝试着抓住护栏,却再次被拖开,她不敢声张,也无法向旁观的学员求助。眼前两人距离容霄的教室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易昕这一刻简直连死的心都有。如果谷曼丽真的在所有人面前,对容霄说出自己喜欢他,甚至不惜去为他替考,她在天圣就再也没脸做人了……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时,走廊上忽然响起了一片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哇!少爷!少爷!”

    成群的女生追在容凰身后,谷曼丽似乎也是他的崇拜者之一,一听到少爷的名字,顿时也探头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易昕趁她分心,忙不迭的将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,一溜烟的跑下了楼。同时对于无意中拯救了她的容凰,她也是暗暗感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放学的时候。

    易昕再次走到谷曼丽面前,二话不说,躬身递给她一本三年级的教材,在她发怔的目光中,一口气背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两个电子处于相同的量子态,其波函数相反,因此总波函数为零,也就是说两个电子处于同一状态的概率为0,此即泡利不相容原理。所有半整数自旋的粒子(包括电子)都遵循这一原理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用最简单的方式向谷曼丽证明,她竟然把整本教材都背了出来!

    在她背了一整页后,谷曼丽终于打断了她:“行了行了,算我怕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她扫了那兴奋得脸蛋红扑扑的易昕一眼,“成交?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