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4章 考场如战场
    易昕准备回宿舍的时候,就看到了等在教学楼前的容凰。

    对方现在是自己的债主,易昕的第一反应,是很想立刻绕路溜走。但她才一抬头,就接触到了那道从上方投射而来的促狭视线,当下只能硬着头皮,提心吊胆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作业写得怎么样了?”容凰第一句话就是催问“债务”。

    易昕连忙点头:“啊,我正在写。已经写好一半了……”

    容凰哼了一声,将肩头的背包一斜,倒出厚厚一叠还未拆封的崭新习题集,朝着她手上砸了过去:“那好,这是另一半。”

    易昕呆呆的捧着这堆像小山一样的作业,可怜兮兮的挤出声音:“为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觉得你时间很多。”容凰的声音里带着莫名的火气。

    看到她像小迷妹一样望着容霄,再想到她天天帮忙替考,自己就好像被妒意冲昏了头脑,当即赌气去外头的书店里买了好几本习题集。连他也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忽然变得幼稚起来,非要去跟这个小女生计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以拒绝吗?”易昕软弱的抗议道。如果他凭着这件事吃定了自己,未来三年的作业都要丢给自己,那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啊!所以,还是趁早表明态度比较好吧……?

    容凰似是诧异于她的反抗,但很快,在他脸上就露出了一个猫捉老鼠般的笑容。唇角轻轻扯起,掏出玉简,作势轻叹一声:“果然我还是跟院长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别……”易昕被戳中软肋,只能妥协,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该怎么办……真的被吃定了啊!呜呜……

    容凰看到她这副苦着脸的样子,内心中无端畅快了不少。之前是她害得自己心情郁闷,现在就让她也好好体验一下,这种感受吧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以后你再来看他考核,每看一次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忽然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,改口道,“一个时辰加一本。”

    在易昕绝望的目光中,容凰带着报复的快感,得意一笑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女生,能让自己心烦,整她的时候也能让自己快乐。这些情绪波动,都是他在和其他女生交往的时候,已经很久都没有体会过的了。

    难得她让自己有了久违的兴趣,趁着兴趣还在,就多逗逗她好了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容凰的威胁,或许还不会让易昕这么烦恼。

    接下来,在替考的考场上,也发生了一些意外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你是低年级过来替考的?”这天开考前,几个长相凶狠的男生围住了她。对于她这个“外来分子”,终于是被其他考生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成绩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……还可以吧……”易昕连头都不敢抬起。也许是天生的气场不合,对这种类型的男生,她总是在潜意识里有种恐惧感,好像一言不合,他们立刻就会挥拳打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当中的一个人似乎松了口气,一边掏出玉简,在屏幕上快速的按动着,“给哥几个,也传一份答案。”

    看着其他人也纷纷掏出玉简,易昕吓得脸色发白:“这样……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?你到时候多加几个群发不就行了?”说话的男生也是个作弊老手,满不在乎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易昕尝试着和他们沟通,“如果到时候突然出现好几份相同的试卷的话,会被导师看出来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开考时间临近,那些男生渐渐不耐烦起来:“我们自己会改掉几道的,你哪儿那么啰嗦,赶紧记一下我们的联络方式啊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还是不要了吧……”易昕害怕的后退着,躲避那些几乎要戳到她脸上的玉简。

    一份答案传得越多,风险越大,除了阅卷时的重合率之外,就说在考场上,其他人被抓的风险也会相应提升。这是一个概率的问题,假设在一个百人考场上,如果只传给一个人,他被抓到的概率是1%,但如果传给二十个人,有人被抓的概率就会变成20%,以此类推。

    对于那二十个人来说,他们所承担的风险仍然是1%,只要自己在接收答案的时候,不要被导师发现就可以了。但对于答案的发送者,不管任何一个人被抓,最后必然都会通过玉简中的联络方式,查到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很害怕。也正是这样,当初她完全无法理解那位同班学霸的行为。虽然那位同学及其团队确实是一次都没被抓到过,但那是他运气好,自己可绝对不敢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“别给老子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在她的反复拒绝下,那些平日里本就脾气不好的男生直接被激怒了,其中一人在她肩上狠推了一把,易昕站立不稳,踉跄着连退了好几步,被这群人一直逼到了窗户前。

    会被打吗……?易昕脑中一片空白,恐惧令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以前她确实听说过,有的学霸会被差生威胁传答案,不答应的还会在放学之后被堵。不过幸运的是,以前年级里的男生都知道,她是导师最喜欢的学生,因此尽管她不肯配合,倒也没人敢来找她的麻烦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回,自己是来替考的,这是绝对不能曝光的!也就是说就算真的被人打了,她也不能去报告导师。那些男生也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们会更加无所顾忌……

    面前,一个男生已经冲她扬起了碗口大的拳头,易昕吓得闭上了眼睛,等待着即将袭来的疼痛。

    这时,另一道不属于这群人的声音,淡淡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有求于人,说话还是客气点吧。”

    容霄一路拨开拥挤的人群,扫视着这一幕,淡淡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先前那些气势汹汹的男生,这会儿顿时都老实了,相继冲着他点头问候:“霄哥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她是低年级替考的。”而后,其中一人指着易昕,主动解释道,“我们想让她也给大伙儿传一份答案,有好处大家拿嘛!”

    易昕忐忑的望着容霄,努力想用眼神向他传递自己的拒绝。他……会愿意维护自己吗?

    容霄并没有多看她,听着众人的提议,从容颔首道:“成啊。给个数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男生互相望望,他们原本想着,对方是低年级的小学妹,只要以武力逼迫即可,根本用不着给什么好处。但现在看来,这笔钱倒是省不下来了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虽然还有些不愿,但这时也不敢多说,纷纷从口袋里掏出灵石,同时偷眼观察容霄的反应。

    容霄既没有说够,也没有说不够,他什么话都没有说,但越是这样,这些男生就越是惶恐。毕竟要孝敬校霸,钱太少确实是拿不出手。从衣袋里再三掏出灵石,在没听到他说满意之前,他们是完全不敢停下。

    这些在学院里混的人,欺负软弱的学生仔那是一个比一个狠。但面对比他们更强的人,需要低头的时候,他们装起孙子绝对是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人家是学院老大,在道上也有不少人脉,就算是要毕业了,也完全有能力让他们在外头混不下去。抱着这份忌惮,他们一口气掏出了自己身上的所有灵石,还有人主动贡献出一只储物袋,将灵石整理过后,恭恭敬敬的捧给了容霄。

    容霄接过后并未多看,随手掂了一下,就递给了易昕:“够么?”

    易昕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钱,吓得连忙答应道:“够了够了……其实不需要给钱的,我的正确率也没有那么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霄哥……你看她自己都这么说了……”有男生仿佛看到了希望,连忙指出。

    容霄不耐道:“得了,人家一年级小妹妹不懂行情,你也不懂?”随口打发过后,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将背包一甩,趴在桌上做考前最后的补眠。

    听了他这句话,这样的语气,易昕很有几分失落。看来自己在他眼里,始终只是一个小孩子啊……

    从那天开始,易昕的通讯录里就多了一个群组。每次考试,她的答案都要传播出好几份。

    她的正确率到底如何,容霄也不清楚,仅仅是“有的抄就要抄”。但新加入的那几个男生,虽然让他们独立考试是有难度,但最起码在收到答案的时候,他们能看得出来“这道题目的确就该这么做!”

    连续多次后,易昕的答题水平,已经让他们膜拜得五体投地。就算是三年级的几个顶级学霸,估计也不过如此啊!这次结业统考,是一定能通过了!

    渐渐的,消息不胫而走,有越来越多的考生,都加入了这次的“作弊大军”。

    现在的易昕,每一次考试都像在上刑场。途中她也仔细想过,容霄没有反对她传答案,或许就是因为她曾经说过,“帮助为考试烦恼的同学,是学霸的强迫症”。大概他还以为,传的答案越多,对她反而是一种快乐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自己倒是骑虎难下。如果坦白告诉他,自己不想冒险给其他人传答案,当初那主动帮助他的行为,就会变得无法解释。于是为了掩饰这第一个谎言,她不得不堆砌起更多的谎言。

    好在,最初的几场考试,都还是平安通过了。易昕心底那根紧绷的弦,也终于稍稍的放松了几分。

    自己不想被抓,其他人也同样不想,而且他们都是作弊老手,应该会很谨慎吧。但愿一切顺利……易昕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天。

    这场考试,监考并不严格,导师坐在讲台旁翻阅着报纸。易昕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考卷,并检查过一遍后,就驾轻就熟的编辑答案,在群组中发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着答案被逐一传送到一部部玉简中,易昕悄悄的松了口气。每次安全传送后,她都会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刚想收起玉简,谁知在第一组的前排位置,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铃声!

    有人忘记设置静音了吗?易昕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。脑中反复旋转的都是两个大字:“完了!”“完了!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!发的人越多,风险就会越大!她早就知道的!

    看到导师警觉的抬起头,分辨着铃声的来源,且已经站起身,朝着前排的一名男生走去时,易昕绝望的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完了!接下来,导师会从玉简中找到她的联络方式,她会被揪到教导处,连带着替考的事实也会暴露!她会被退学的!

    易昕仿佛已经看到,自己被迫在教导处办理退学手续,班主任的失望和训斥,以及她站在一旁的父母,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完了!完了!

    就在她已经绝望的时候,身旁忽然再次响起了一阵相同的铃声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接个传讯。”容霄从容站起,手持着仍在响铃的玉简,也不等导师答应,就直接从后门快步走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他待在门外的时间很短,透过打开的窗子,能听到他仅仅是冲对面说了一句“我现在在考试,有什么事晚点说。”这一点时间,显然是不足以让他听清对面报来的答案的——如果对方的用意,真的是给他报答案的话。

    结束通讯后,容霄重新走进教室,大步走到讲台前,将玉简直接拍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回事?”先前那铃声刚刚响起,就被手忙脚乱的按掉了,因此导师也并不能准确判断,铃声究竟是从哪里传出的。这时也只是惯例的斥责道,“考前不是都说过了,通讯设备要一律上交吗?”

    容霄面不改色,淡淡答道:“考前一直在复习,给忘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导师显然是被他这样的态度气得不轻。刚要训斥,在多打量了他两眼后,似是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你是那个容霄吧?早就听说你在学院里是天不怕,地不怕,看来果然不假啊,考试途中都敢走出去接传讯!”

    容霄敷衍的一笑:“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?打个群架几百条人命呢,我不能撂着不管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啊……”导师摇了摇头,脸上却已经有了笑意,“把你这聪明劲多用在读书上多好啊!”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,考试途中玉简响起,那是一定会被判断为作弊。但对于容霄,也许他的确只是出去接了个传讯,毕竟,他一向都有这种挑衅规矩的魄力。

    “总之……导师您这次就通融一下吧,我下次不敢了。”容霄赔着笑,一边当着导师的面,将一盒上等的好烟悄悄塞进了他身前的书桌。

    对方那“校霸”的名头,这导师还是听说过的。能让这样的学员,愿意低下头来孝敬自己,难免让他有了一种优越感。瞟了烟盒一眼,又挑眉望向他,最终挥了挥手:“那行吧,赶紧去吧去吧。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