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8章 算学应用
    墨孤城的表现,所引起的震撼余波,此时依然在全场蔓延。

    “墨孤城,真的是很强大,我天霄阁这次倒是招上了一个强敌啊。”颜冬愁眉苦脸的咂了咂嘴,“月缺哥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当初在天霄阁初选的时候,墨孤城和一众内阁子弟的考核是分开的。从选拔方式,到成绩的计算都不尽相同,单从表面对比,也看不出太多有价值的信息。颜冬等人那时就只以为,他在外殿考生中虽然是最优秀的,但和他们这些天之骄子相比,仍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直到天宫门内的正式考核,所有来自不同势力的人员都被集中到了一起,各人的实力差距,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誉为夺冠热门的几位选手,确实是毋庸质疑的优秀。但在这当中,还有另一人强势崛起,在最短的时间内,就在考核中取得了和那些少爷小姐同样的地位,如今同样成为了竞争冠军的有力人选。他,就是墨孤城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颜月缺还没等回答,那独自站在前方,一身白衣胜雪,翩然如玉的绝世佳公子,颜霂霖朝着几人安抚的一笑,当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有压力,修灵场上,百花争鸣,也是一件好事。能遇到一位这么强大的对手,实在是我们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,墨孤城的实力未必弱于颜霂霖,将会成为他夺冠道路上最强大的竞争对手,一众天霄阁子弟听在耳中,都是暗暗焦急,但那处于热议中心点的青年,却始终是淡雅如故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白衣不染纤尘。他所追求的,好似并非是登临绝巅,而是简单的享受着,和一个个强敌交手的乐趣。能有这般超凡脱俗的心态,同样是颜霂霖备受追捧的原因之一。好似他真正是一个行走在俗世间的谪仙,高贵绝伦,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“霂霖哥说的对。”颜月缺也附和的点了点头,“颜冬,你先去考核吧。”

    霂霖哥的地位……绝对不会有问题的。不管那墨孤城再如何强大,他也绝对不会是霂霖哥的对手。自己相信霂霖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考核持续的进行着,上场的开始轮到了天圣的几个学员。

    简之恒望着远处的几只标靶,活动了一下四肢,在伸手去拿飞镖前,忽而转过了头,眼中有着几分调侃。

    “阿椴,我预计,我可以拿到80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成绩低于这个分数,我会认为你在故意让我,那我可是要生气的啊。”

    关椴目光一动。在考核的时候,他确实总是在对简之恒有意相让,因为想要把那个最耀眼的位置留给他。而简之恒也看出了这一点,他常常说,希望自己在他面前,可以拿出真正的实力。他也同样希望,自己会是耀眼的,就像自己本该有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简之恒和关椴考核过后,唐暮站到了红线前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刻去拿飞镖,而是站在原地,双手结印,喃喃自语。在他的低诵间,众人能隐约看到,空气中迸发出一串串无形波动,看上去,就像是由大量数字所排列出的公式。

    透明的公式迅速浮现,转眼又被新一行的代码所覆盖,在这反复的推演中,考场内的空间,浮起了一条又一条的透明细丝,如同看不见的轨道,又似连绵的蛛网,若不是它们在震动时所引起的气流扭曲,或许众人就更是不会注意。

    在这大片的无形丝网,将界线与标靶的距离完全填满时,唐暮手中的印诀再度扣下,盒子里的飞镖同时升起,盘旋在他身周各处。

    这却并非是像先前几人一般,毫无规律的悬浮,而是每一块飞镖,都处在一条稳定的轨道上,彼此的间距,包括每一次上下摆动的频率,都透出一种强烈的规律性。各自分散,又紧密相连,犹如一个交融紧密的同心圆,这完美的排列,隐隐约约的,已是触碰到了“大道”的门槛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所有的飞镖都动了,它们不是被投射出去的,倒像是挂在了一条由滚轮牵引的细丝上,顺着既定的轨道,朝着前方快速推移。

    一叠连声的闷响声中,所有的飞镖,分别在不同标靶内射中了靶心。定位是如此的精准,连一丝偏差都不曾有,不要说是同时操控众多飞镖,就算让人分别投掷,多半也是无法取得这样的成绩的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,才有人想通其中原理,而这也令他更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计算出了向心力,还有风的阻力,总之是所有涉及到的位移数据……最后寻找出了最佳的投掷轨道。”

    这有如天方夜谭般的一番话,听得众人都是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“原来算学,还可以这么用啊!”

    要是纯论对灵力的掌控,唐暮未必能胜得过颜霂霖、墨孤城等人。但,算学就是他的武器,算出天文地理,算出气候星象,就连敌人的战斗方式,也同样可以通过计算而得出结论。这样的能力,简直比一些高等秘法还要可怕!

    人群之外,温智宸安静的推了推眼镜,紧盯着唐暮的背影,眼中划过如鹰隼般的暗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太在意了。”

    当皇甫离还沉浸在墨孤城大出风头的震撼中时,在他身旁的慕含沙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他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世界上,总会有些你拼尽全力也无法超越的对手。只要将他们看做鞭策你前进的动力就好,如果因为过于在意,以致折损道心,那就是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自己一样,如果永远着眼于出身的差距,他就不可能成为九幽圣使,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。

    他所在意的,就只有那些他最亲近的人。至于无关之人,他绝对不会容他们来动摇了自己的道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皇甫离感激的点头。

    慕含沙并未多说,抬起视线,望着站在前方的一道身影,目光也是立时闪过了一抹异样色彩。

    此时考核的正是叶朔。

    他凝神操控着飞镖,同时尽量分化出更多灵力晶线,以加深对飞镖的掌握。

    墨孤城的表现确实是太出色了,虽然令人眼红,但他并不会像之前那个考生一样,盲目模仿,最终自讨苦吃。不过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他还是要尽量控制更多的飞镖,拿到更好的成绩,绝对不能被敌人甩开太远!

    慕含沙双目微眯,接着,在他的瞳孔中猛然散发出一股无形波动,震荡了空间,直直朝着叶朔的大脑冲刷而去!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感到脑中一痛,好似万把钢针刺入。由于这突来的剧痛,他的心神也跟着一松,半空中有不少飞镖失去控制,直接掉落下来,剩余的虽然钉上了标靶,但也是歪歪扭扭,大部分是集中在了外环。

    这样的精神力攻击,三年前符师考核的时候他也受过!叶朔恼火的转过头,紧盯着那道独立在场外的黑衣身影。

    他就是曾经在考核时强闯,害得另一位天符师少年留下终身残疾的人。九幽殿的渣滓……慕含沙!

    一旁的冷栖将这一幕看在眼中,暗暗偷笑。

    来到天宫门后,他就向慕含沙指认过叶朔,那才是真正杀害他表弟苏言默的真凶!

    慕含沙和叶朔之间,似乎还另有些旧怨,当时听他喃喃自语过一句:“是他?”至于两人究竟有何过节,冷栖也聪明的没有多问。反正,只要能让叶朔过得不好,他就开心了。

    是他……当初在符师工会,那个胆敢觊觎雪梦的小子!他竟然还活着!

    相比起素昧谋面的表弟苏言默,对慕含沙来说,自然是敢和自己抢雪梦的罪名更重。

    虽然碍于规矩,暂时不能直接杀了他,不过要利用天符师的能力,在考核中给他使些绊子,那还是做得到的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嗵!”

    一团火光席卷,墙壁上挂着的几只靶子,先后被雷霆击穿了一个大洞,炸裂开的碎片,直接被翻涌的火舌烧成了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“哼,还是这么不堪一击!”弑九天冷哼一声,望着自己的“杰作”,满脸不屑。

    考核以来,他几乎就是一个破坏大王。不知有多少考核器物,都被他过于强势的攻击直接毁坏。为了修理器材,考核时常不得不半途停止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因为标靶损坏,暂时休息一刻钟。”考官做出宣布后,默默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破坏专业户,还不止他一个。断魂岭的修罗兄弟,同样是打坏过不少的设备。这些野蛮的考生啊,好像不破坏点东西,就显不出他们的实力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一刻钟也是修不好的。”一旁,“时间小子”凤栖梧托着沙漏,视线在两只空洞的眼眶内缓缓挑起,“而且,很快还会再被打坏一次。”

    在考生们因中场休息,而引发出一片喧闹时,凤薄凉正从口袋中重新掏出玉简。

    “容霄哥不好意思啊,之前忘记挂了,你怎么也不先挂?”

    之前去“调戏”邬几圆时,她记得自己是按下了“结束通讯”的按钮,才将玉简揣进口袋。没想到当玉简接收到新讯息,而再次震动的时候,她才发现屏幕竟然还一直维持在通话的界面。所以刚才到底是让他听了多久这边的闹腾啊!凤薄凉想着都有些抱歉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先这样哦,我等你通过考核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通讯另一端,在一条繁华的街道前,容霄背靠着墙壁,依然维持着将玉简紧贴在耳边的姿势。直等听到信号结束的嘟嘟声,才缓慢将已经发烫的玉简挪开。

    他知道凤薄凉是忘了关掉通讯,但只要能这样安静的听着她在另一边的声音,感受她的气息、她的生活,自己就觉得很幸福了。

    放下玉简的时候,感受到街道另一边投注而来的两道视线,容霄下意识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穿梭过拥挤的人群,奔驰的车辆,他清晰的看到,在对面的街口,天振商行行长,容天振正站在那里,久久的凝视着他,目光深邃。

    容霄也望着他,一向淡然的双目中,悄悄掀起了几分波澜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同一时间,天圣学院的领导办公室内,一众导师正在进行着阅卷工作。

    “这次结业统考,合格率真是创下新高啊。”教导主任翻看着桌面上的试卷,语气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很好吗?说明学员们已经有了学习的自觉。”另一张桌子前,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导师。一看就是较为和气,深受学员欢迎的类型。此时他温和一笑,乐观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一位戴着圆框眼镜,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导师紧跟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谭导师,你是不知道,要让那帮差生自己学习,说得难听一点,真是猪都能上树!而且这次那个霸王也参加了,你们真信他能安安分分的?”

    这位女导师,自己也才刚刚结业不久,就留在了学院担任导师。从她说话的语气来看,当初在学院里就是雷厉风行的类型,如今明显是年轻气盛,对待那些差生,还没有完全将心态转化为师生关系。或许更多的,她是将他们当成了从前班里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同学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对他们有偏见。”教导主任叹一口气,打断两人即将产生的争执,继续说了下去,“但是光从卷面上看,水分就是非常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道填空题,和后面的一道计算大题,涉及到的是一模一样的知识点,甚至那道计算题还更浅显一些。这边就有人填空题做出来了,计算题给我瞎写一气,好像做这张考卷的,前后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还有他们的选择题,答案都跟同一套模板刻出来的一样。每个人都只错那么两三道。我说实话,要是他们选择题的正确率真能有这么高,整张考卷做下来,不会是这个成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边也是选择题啊?”又一位中年女导师从角落里抬起了头,将双手交叉在身前,小幅度的伸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带过一届孩子就是这样的。选择题我是根本就不用担心,哪怕是平时成绩再差的人,他的选择题也绝对不会差。不过我管他们呢,他们有本事不要让别的导师抓到,把我这门课都给通过了,我只管拿我的奖金,真是不要太开心。”

    这位导师,过去曾经带过初等部,刚好就是易昕他们那一届。看来那位散播答案的学霸,在年级里所引起过的震动的确不小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