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0章 秋后算账
    又过数个回合,双邈英始终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我们断魂岭的人,从小就被作为杀手培养,如果你不够强,等着你的就只有淘汰,就只有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不需要有任何多余的感情,只需要将自己培养成一根最锋利的矛,最坚固的盾……这就是我的绝对杀机,和绝对防御。像你这种温室里的花朵,是不可能有机会胜过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炸裂的火光中,双邈英身形闪动,五指如爪,猛然朝江彩妮头顶扣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两人相对的角度刚好呈一直线,而在江彩妮颈间,一枚弯月形的挂坠自动悬浮而起,通体被包裹在一圈黑色光团内,盘绕的能量不断提升,球体内隐约可见交织的白色闪电。

    “暗月之坠!”江彩妮双手扣紧,将挂坠中的威能全面激发。一道黑色光幕辐散而开,将双邈英笼罩在内,由一个中心点,连接起大量的白色光点,暗影缭绕间,光点纷纷爆裂,掀起一连串的震撼爆炸。每一击,都有着将一位初级修灵者撕裂的力量,螺旋风暴席卷四方。

    黑光闪动,双邈英嚣张的表情已是荡然无存,这个时候,她正在结界内扭动挣扎,痛苦的惨叫着。

    江彩妮暗暗冷笑,急于摧毁敌人的兴奋感,令她并未多耽,灵力一振就冲杀向前,举掌直劈。

    不料,就在两人面面相对时,双邈英忽然收住了那夸张的龇牙咧嘴,身子瞬间直起,朝着她诡异一笑。

    “逗你玩的。”

    江彩妮大惊,意识到自己中了对方的诱敌之计,连忙后撤。可惜仍是太晚了,双邈英已是闪电般的一掌拍出,重重击上了她的胸腹之间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还的确有些难缠,那应该是地级灵宝吧。”打量着狼狈倒飞的江彩妮,双邈英活动了一下手腕,装模作样的叹一口气,“只可惜,你的功力不够,还不能完全催发出它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像你这样的招式,姐姐刚好也懂一招,”双邈英眼中闪过了一道危险的光芒,“就让我来好好教教你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暗法?催魂术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印诀落下,江彩妮的身子,顿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固定在了半空。在她的后方,空间融解成了一片暗影深渊。大量的黑色藤蔓凭空浮现,一圈一圈的缠绕上了她的身子,蔓过前胸,一直缠绕上了她的脖子……

    江彩妮只觉呼吸困难,灵力也好似被这怪异的藤蔓完全吸收,竟是半点都催动不出。眼前逐渐发黑模糊,不甘攥起的拳头,也在藤蔓的覆盖下颓然松开。

    就在胜负将定时,一道血色光束忽然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血神现!”

    那血光腐蚀之力强大,不仅强势将藤蔓切断,残余的能量更是一路延伸,令得庞杂的枝叶都是相继萎缩溃烂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被血雾包裹的身影降落在擂台上,手中印诀变动,血色与源气结合,激发出强大威能,有如一条自九天而降,浩浩荡荡的血河,朝着双邈英破空袭至。

    “血神变!”

    江彩妮从半空跌落,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,总算运转灵力,强行定住下盘,并未彻底栽倒。而在她勉强调息间,身旁响起了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逊啊,连这么个疯大姐都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方才救了她,并与双邈英接过几招的,竟然是司空圣!

    江彩妮不解他怎会来帮助自己,按说这种时候,他不是最乐得看自己笑话的吗?以他一贯的为人,也实在难以和“英雄救美”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因此,江彩妮并未放下戒备,在她眼里,司空圣和双邈英一样,都是她的敌人!

    而在对面,双邈英缓缓轻抚着头发,有意展示着身体的曲线,每一个细微的动作,都是诱惑力十足。望着司空圣,露出一脸暧昧的笑容,声音中也是充满了**气息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对付姐姐一个女人,你们确定要二打一么?”

    司空圣轻松的回以一笑:“不好意思,在我眼里,只有漂亮的女人,才能算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看了身边的江彩妮一眼,又将视线转回,“你们两个,只不过是两只女性生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前一句话,江彩妮还有些暗暗的欣喜。但这后一句,却是激得她再次炸毛。果然,根本别想指望这个家伙有所转变,他一直都是这么欠扁!一直都是!

    双邈英也是略微一怔,似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给她留面子的男人。但她本就性情怪异,越是不按牌理出牌的,她就越喜欢。咯咯一笑,扬起手中的鞭子,再次催发攻击。

    司空圣满不在乎,身周血雾涌动,奇招频出,竟是自说自话的代江彩妮接下了这一场对决。

    双邈英所使用的长鞭,既可催动爆炸,又可当做普通的鞭子使。此时在与司空圣的战斗间,她就一次都没有施展过长鞭的真正威能。江彩妮看在眼中,知道她只是有意松懈敌人的戒备,到时候,就可以来一个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按说她是应该提醒司空圣一句,但想到那家伙嘴巴那么坏,江彩妮就忍不住狠瞪他一眼。算了,凭什么自己要提醒他?就让他去吃亏好了!

    一边加紧调息灵力,江彩妮也在时刻旁观着战势。说来也巧,自己觉得双邈英难缠,是因为她太过疯狂,战斗中进攻多而防守少,一副甘拼个两败俱伤的架势。更别提有时甚至连自身都能拿来当诱饵。

    但司空圣恰好也是同一路人,与人动手,招收狠辣刁钻,打不过的时候还会耍无赖。这两人碰在一起,虽然司空圣算不上尽占优势,但先前双邈英在与江彩妮的纠缠中,仍是消耗了一部分的体力,现在又遇上这么个爱耍怪招的对手,竟也给他缠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对方确是实力强劲,若论单打独斗,恐怕他们都不会是对手。因此江彩妮虽然看不惯司空圣,但在调息完毕后,还是“义气”的轻身上阵,合力进攻。

    这平时总是水火不容的两人,第一次的合作,竟还意外的默契。或许因为他们平时就是打闹不休,对方会如何出手,如何闪避,都已了然在心。每一招递出,都能恰好弥补另一人招式的不足,就像他们早已经这样配合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日后,这两人再回想起来,定然也会感慨今日这份难得的默契。

    合击之下,双邈英战得也有几分狼狈。长鞭左右一甩,抽开了由司空圣指挥的两条血龙,感应着其中那份熟悉的力量,脸上缓缓升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哦,又是一位血神**的传人?”

    “曾经跟我们断魂岭纠葛很深的一个,还是那位‘血骷髅’吧。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真是令人怀念——”双邈英遥望着不远处同样陷入激战的皇甫离,眼中有些特殊的光彩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重将目光收回,再望向司空圣时,那份揶揄之色再度扩大,“不过你的功力,可比他差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一起参加了这么久的考核,她当然知道司空圣与皇甫离不睦。而且,他的脾气坏得很,这种事,可是一激就炸的——

    “你竟敢拿我跟他相提并论……”果然,司空圣的呼吸急促起来,身周血光大盛,起起伏伏,“看来你真是逼着我赶紧把你踢出场啊!”

    双邈英掩唇一笑。这样最好了,就让他发怒吧,这样就会失去冷静,也就会有更多的破绽。

    司空圣抬手一摆,半空中浮现出众多血球,环绕在双邈英身侧旋转。血球时而扩大,时而升空,惑人眼目,却是良久不见进攻。

    双邈英不以为意,转动长鞭,朝身前直线抽出。在她看来,这些血球和先前的血龙一样,仅是外表唬人而已,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在她挥鞭之时,司空圣目光波动,竟是露出了一丝隐晦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谁知,那血球被长鞭抽中后,竟是炸开了一团团血色烟雾,不但遮蔽度极高,雾气中更有种强烈的刺激性气味。双邈英全未设防,陡然卷入其中,不由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司空圣得意大笑,双手一抬,两条血龙分从左右扑出,钻进了弥漫的血雾中,引发出一阵更加剧烈的爆炸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雾气散开,双邈英的身形重新在血色中显现。这个时候的她,看上去也比先前多了几分狼狈。本是打理妥帖的大波浪卷发,有不少在半途直立了起来,倒成了一副真正的“爆炸式”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你这可是耍赖啊?”虽然吃了一个暗亏,双邈英面对司空圣,却仍是好脾气的微笑着。声音甜腻,听上去倒像女子在向情郎撒娇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本少主就是耍你这一只癞皮狗!”司空圣立刻接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喂,臭丫头,你让到一边去,本少主要放大招了。”

    江彩妮虽然对他指挥自己感到不满,但也好奇他还会有什么“大招”,当下并未多说,就依言退开了几步。

    司空圣邪恶一笑,手掌摊开,一只蠕动的血色蚕蛹,在他的掌心间浮现。

    “血蚕化形,第一阶!”

    在他功力催动之时,手掌内也爆发出一股吸力,那血蚕就像被吸收了一般,化为一片血光,快速浓缩到了他的掌心间。在这阵滋补下,司空圣周身的血气,登时蹿升得更为剧烈,就像一只即将蜕变的人形血蚕。

    在他脚底,一层血色波纹缭绕而开,犹如海浪翻卷,将他和对面的双邈英同时包裹在内。血浪涌动,初时似是将两人同时锁定,但在其中的能量酝酿成形时,在司空圣身边竟是升起了第二层血纹,翻卷沉浮,与第一道血圈连接在了一起。如此一来,倒是刚好将他自己排除在外了。

    完成这番准备工作后,司空圣抬手一招,铺天盖地的血弹轰然降下,连绵如雨,持续的轰击着陷在其中的双邈英。

    那“血蚕化形”,似乎是一种特殊的增幅秘法,吸收血蚕之力,在短时间内提升自身的灵力。此时司空圣再出招时,威力明显要较前时胜过许多。

    胜利在望,江彩妮也从旁辅助,双手结印,一道漆黑锋利,如鹰隼般的幽光,从她指间贯射而出,融入到了凌厉的血雾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两人这番合击之下,即使是双邈英,也终是灵力耗尽,身子晃了几晃,就在擂台上栽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她已经被确认出局后,江彩妮平静了一下心情,才转身瞪向司空圣,话里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高傲。

    “喂,我一个人也能搞得定她,别想叫我谢你!”

    司空圣笑了笑,这笑容之中,却是再次透出了一种诡异感。

    “不用,因为我解决掉她,只是为了亲手把你打下台而已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就猛然转身,增幅秘法尚未耗尽的威力,携带着暴涌的血光,重重拍击上了江彩妮的胸口。

    江彩妮大惊,料不到他会说出手就出手,尤其又是在两人刚刚合作制胜之后,仓促下被打得连退数步。而司空圣则是全不给她喘息的时间,双掌连击,再次进攻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仇,该好好算算了!”

    感受到他没有半分留情的攻击,江彩妮这时才总算明白,他的目的,的确就是像他自己所说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一次次跟他作对,尤其是在预选时的成绩又碾压了他,他一直都记恨在心。所以他不能忍受自己被其他人打出局,这件事必须要由他亲自来做才可以——

    司空圣的为人本就如此,对皇甫离,他尚且是睚眦必报,何况是一个敢不把他这血云堂少主放在眼里的女人。他原本一早就注意到了江彩妮和双邈英的战斗,故意拖到最后才上前支援,一来是等她的体力大幅度消耗,二来也是为了临危救难,让她知恩感激,便会不加设防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他就可以报仇了!

    两人间的战斗,不断朝擂台边缘过渡。沿途司空圣也顺便抽飞了不少的碍事者。

    综上种种,在他的精心策划下,随着一道横贯的血光划过,一道曼妙的身影,终是重重跌落在了擂台之外。

    江彩妮,出局!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