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3章 想太多
    那以后,温智宸就以唐暮为目标,艰难的追赶着他。

    然而,每一次考试之后,榜单上的排名却都是雷打不动。

    第一名,唐暮。

    第二名,温智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名,唐暮。

    第二名,温智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名,唐暮。

    第二名,温智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一次,自己每一次都是第二名。

    起初,考试的题目还比较简单,最多就是你满分,我99分的差距。但随着他们年级增长,自己的成绩,就开始被唐暮越甩越远。

    虽然在榜单上,自己仍然是第二名,但那鲜明的分数差距,仿佛自己仅仅是他光彩下的陪衬。

    从前慈眉善目的母亲,对他的态度也是越来越不耐烦。每一次成绩下发,都会不停口的抱怨:“你可真是不争气,看看别人家唐暮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成长过程中,唐暮就是那个标准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    他的存在,只是在证明着自己有多失败。

    在学院门口,他还是常常能看到母亲和唐阿姨并肩闲谈。但是一看到自己,母亲的笑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尴尬,在唐阿姨面前,她好像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,对一个母亲来说,孩子应该是她的骄傲。但自己,却成为了她的耻辱。

    年复一年,温智宸就这样在唐暮的阴影下长大。

    那一年,他们已经是初等部三年级的学员了。毕业班的他们,被导师推荐去参加了一场算学竞赛。

    这次竞赛至关重要,如果能够拿到名次,在将来升高等部的考核时,就可以得到大量的加分。并且,由于参加的考生不止来自一所学院,他们这些人,等于就代表了天圣的荣誉。

    导师对此非常重视,专门为他们开课加练,又推荐了不少的辅导书。虽然温智宸曾经看到,唐暮在走出教室后,就直接把那些书丢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算学,是温智宸最擅长的一门课程。但,这却同样不代表他具有天赋。他能取得现在的成绩,几乎都是一本本辅导书堆出来的。如果是做过的题型稍加变化,他还可以举一反三。但假如是从没见过的延伸题,对他来说就比较棘手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平时的考试首重基础,那这些竞赛就是偏题、怪题最多。温智宸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为了不输给唐暮,那段时间他废寝忘食的苦学。常常是直到夜半三更,他的房间里都还点着油灯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他算是把那些竞赛辅导书都啃了下来。可以从容的和唐暮一起走上考场了。

    那天,温智宸起了个大早,喝了一碗母亲为他准备的皮蛋瘦肉粥,就出发去了竞赛场地。

    试卷下发后,他那自信的心态,已经悄悄崩塌了一角。

    这场竞赛……比他想象中要难!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关系到高等部考核加分,需要筛选出真正的人才,整张试卷,除了屈指可数的几道基础题外,大部分都是从实际生活出发,进行思维转换的智商题。而这,恰恰也是温智宸最欠缺的。

    初等部整整三年,这是他做过最难的一张考卷!

    靠着坚实的基础,温智宸艰难的运用着他所熟悉的知识点。草稿纸打了满满的两面,才做完了试卷的第一页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被下一道题目彻底难住了。

    习惯性的抬头望向唐暮,如果那个天才同样被难得不轻,或许温智宸也就平衡了。然后他就可以调整心态,专心解题。

    偏偏,第一眼映入他眼中的,就是唐暮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样子。

    像他以往的每一场考试一样,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完考卷,剩下的时间就全部用来睡觉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场,难得令自己生无可恋的竞赛,对他来说,依旧是那么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自己点灯熬油,没日没夜的学了大半个月,而他却仅仅是把辅导书全都扔掉之后。

    也许就是在那一刻他意识到,无论自己付出再多,都比不上一个真正的天才。

    那个瞬间,温智宸的心态彻底崩塌了。

    竞赛剩下的时间,他根本没办法专心解题。只是徒劳的在试卷上写写画画着,连自己都不记得到底写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等他们从考场出来的时候,母亲一看到他这副蔫蔫的脸色,顿时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,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失望。

    后来,竞赛的成绩出来了。唐暮仍然是高高在上的第一名,但这次的自己,却不再是紧跟在他后面的第二名。

    那场竞赛,他发挥得很差,连榜单都没能登上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竞赛失利,但以他平时的成绩,要想高分考入高等部并不困难。导师对他,也并没有特别担心。

    然而,在填写考核报名表的时候,温智宸却是做了一个令所有人意料之外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放弃了直升高等部,而是选择报考无涯职业学院。

    以前在天圣初等部就读,半途转入无涯的学员不是没有,但那些都是在直升考核中失败,只能选择第二志愿的,那些人中,绝对不包括温智宸这样的好学生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种“放弃自己前途”的行为,导师很是不解,为此曾专门约他的父母来校长谈。

    毕竟从各方面的教学水平,以及毕业后的职业发展,天圣绝对都是要远胜过无涯的。何况无涯是什么地方,那就是个小混混的聚集地,一个好学生进那种学院,整天跟着那帮人混,这辈子直接就毁了!

    但,温智宸却已经下定了决心。父母师长,以及所有亲友的反对,都没能动摇他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,不想再生活在唐暮的阴影下了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永远也超越不了的人拦在面前,或许父母会觉得是榜样,但对他来说,那只是负担。

    要说职业学院和普通学院的不同,其实也不过是职业学院更加务实,会进行更加专业的技能培养而已。而普通学院,要考试的学科太多,很多知识在结业后又会全部作废,只会分散了学员的精力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进入无涯,一门心思的学习算学,将来成为一位顶尖的天算师,再回来打败唐暮!

    无涯,那边确实是乱得厉害。据说道上的学生仔老大,十个有九个都是从无涯出来的。但如今由于无涯邬几圆,敌不过天圣容霄,因此就连无涯这唯一胜过天圣的一点,都被彻底的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转学进无涯的第一天,温智宸就感到,这里的学风真的很差。

    上课的时候,学员在底下干什么的都有。抽烟,睡觉,玩牌,弄得整间教室乌烟瘴气。而导师也是基本上不管他们,机械性的讲着自己的书,时间一到就夹着课本走人,和以前天圣的气氛简直是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课堂上吵翻了天,他根本就没办法专心听课。午休的时候他带着辅导书去办公室,然而导师却只是一边抽着烟,懒洋洋的瞟着他,劝他:“这么努力干嘛呢?考试能过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他慢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,喷到了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明说,但他脸上的含义分明就是:“装什么好学生?你要真是好学生,还能来无涯吗?”

    在一个整体就是“混”的大环境里,如果你不混,反而会成为异类。因此有很多原本还踏踏实实的学生,进了无涯才一个月,就已经彻底的“同流合污”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只想着混日子的地方,这是一个连导师都不想好好授课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样的地方,对温智宸这样循规蹈矩的学生来说,简直就是地狱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也开始改变了一些原则。

    不再是如最初的对作弊深恶痛绝,他开始懂得利用自己优秀的成绩,去和学院里的霸王们进行交易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耐心一个个的巴结讨好。他所做的,是直接跟无涯老大邬几圆搞好关系,自己帮他通过考试,同时借助他的势力,为自己换来安稳的生活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环境里,他度过了三年。

    能在泥潭中保持本心原就不易,更难得的,是他可以在这里自学成才。

    现在,他有足够的自信,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位不弱于唐暮的强大天算师!

    在他的操纵下,半空中由函数组成的阵纹嗡嗡旋转,如蛛网般四散张开,朝着唐暮压落。

    处在下方的唐暮,听着温智宸这些断断续续的唠叨,始终神色平静。直到对方的话告一段落,他才轻轻叹一口气,手中印诀翻覆,填充入由他架起的防御阵纹中。光芒流转,一股沉潜的法则之力,此时也是猛然大盛。

    “温智宸,你这个人啊,就是想的太多!”

    温智宸猛然一怔。他所期望的,是将自己多年来的努力展现在唐暮面前,让他敬佩,让他后悔。但对方这随口的一句话,竟是再次令他感到了信仰崩塌。

    这句话……是什么意思?他从来都没有把我的努力放在眼里吗?

    当你拼尽全力,换来的却只是对方的一个不屑一顾,此中落差,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唐暮摇了摇头,指尖一道灵力贯射而出,阵盘猛然扩大了一倍,其中放射出道道如雷霆般的透明波纹,朝着对面的温智宸扫荡。在这样的强大威压下,空气中游离的元素都聚拢了过来,融入金色的阵纹之内,为他的反击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必须活成我的翻版吗?你的一举一动,都必须完全复制我的道路吗?”

    “你娘说什么,你就必须要听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什么,难道就能决定你的人生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走家人给你安排的道路,大胆一点拒绝就好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有自己的梦想,那就努力去实现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成为天算师吗?那就当给我看啊!”

    每说出一句话,阵盘内的能量波动都会再度剧增,冲击得温智宸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在这一系列的“灵魂质问”中,两人所处的立场,似乎也彻底颠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句话落下,唐暮双手猛然扣紧,爆发的阵盘,一举将温智宸的结界冲破,未散尽的余波,如涨潮时的海浪,“轰”的一声,将温智宸当场掀飞,倒飞出数丈后,重重的砸在了擂台之外。

    虽然是全身僵硬的躺在地上,但这个时候的温智宸,却是出奇的并未感到嫉恨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缠绕着他的心结,在唐暮的那几句质问下,好像终于彻底的解开了。

    是啊,为什么自己就一定要和他比,为什么自己一定要活成他的翻版呢?

    父母为自己安排的道路,难道就一定是正确的道路么?为什么我从来都只是选择逆来顺受,就连跟他们好好的谈一次,告诉他们我真正想法的勇气都没有呢?

    如果真正要攀比的话,这世上各行各业,都有那么多优秀的人,难道我就要一个个去攀比,永远都活在徒劳的自卑中吗?

    远的不说,就是现在参加考核的那些天才,墨孤城,颜霂霖,凤薄凉,这一个个闪耀得令人睁不开眼的名字,就算是落后于他们,我又何尝有过嫉恨?

    一切不过是因为,唐暮是自己认识的第一个朋友,是邻居家的孩子,是母亲一次次用来与自己比较的对象。

    嫉妒这种情感,总是会针对身边最亲近的那个人产生。如果你考了55分,你不会去嫉妒一个遥远天才的100分,却会为朋友的60分而满心不悦。

    是啊,一直以来,都是自己的作茧自缚。

    唐暮说的没错,自己这个人,就是“想的太多”。

    成功的道路有很多,只要认准最适合自己的一条,坚定的走下去就够了。

    成为天算师,这就是自己的梦想。今后,自己也会一心一意,为此去努力的。

    “唐暮啊……”温智宸远望着那道伫立在擂台上,依旧光芒耀眼的身影,艰难的牵扯了一下嘴角,“既然你是这样想……为什么,你就不能早点跟我说呢?”

    如果他可以早一点说,自己就不会用这么多年的时间去赌气了。

    以后,他们不再是对手,脱去那一层残酷的竞争外衣,就只是真正的好朋友了。

    而且,也是最好的朋友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