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章 玄月神佩
    再过三日,就是我的十六岁生辰。

    华清兄长问我想要什么礼物,我想了想,说:“水宫里该有的东西,我都看够了,实在没什么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兄长仿佛料到我会如此答,他留下一句:“生辰那日再说吧!”

    我并不愿意过生辰,蛟后娘娘曾对还是孩童的我说:“孩儿的生辰,便是娘亲的苦难日。”

    我那时候不懂事,张口就问:“娘娘,那我没娘亲,是不是这世上就不存在和我有关的苦难?”

    蛟后听我如此问,当时就哭了。

    蛟后娘娘很少哭,她娘家是玉蛟氏,嫡女得到血脉相传,流出的眼泪会变成珍珠,蛟后的长女,白容姐姐也是如此,我虽喜欢珍珠,但和蛟后还有姐姐的快乐比,我倒宁愿不要这珍珠。

    华清兄长提起生辰的事,我心里有点不开心,便去了巫公殿。

    大巫不在,我独自穿过九层水塔,去最下层找三婆。

    我不止一次因为三婆的名字和大巫闹,说三婆明明比我还小两岁,却起了这么老气的名字,每次大巫气的脸红脖子粗,和我吼:“你个小丫头懂什么?”吼完便不再理我。

    九层水塔每一层都有大巫的弟子把守,蛟族上下能够在这水塔来去自如的,除了蛟王和大巫,便只有我一人,蛟后和华清白容都不行。那一路守卫见我都行礼,喊我“愔姬公主”。

    我并非蛟王女儿,说起我的身世,和这三婆一样,是蛟族的一个谜。

    三婆正坐在那里冥思,听到我的声音,眼睛都没睁,淡淡地说了声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与我还算交好,对其他人却都冷若冰霜,就算对她师父大巫,也只是尊敬而已,话也不多,我小时候一直猜,定是大巫给她取了这么老气的名字,所以三婆才养成如此心性。

    我还没答话,三婆闭着眼又来了一句“快到你的生辰了,想必华清又在给你准备礼物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这小丫头总能猜到别人心思。嘴上嗯了声,三婆睁开眼,嘴角藏着笑意,带着戏虐地拿我开逗:“可是我们的愔姬公主从小受尽宠爱,该有的应有尽有,这可难坏了华清太子。”

    我的脸立马变得滚烫,握紧拳头轻捶了她两下,碰到她身上的那一刻,莫名地一阵冰冷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蛟族血寒,按理应感觉不到冰冷,但我从小就很敏感,包括同族身上的寒气,而三婆在蛟族里,简直就是寒中之王。

    三婆也不生气,从禅坐的垫子下拿出一块物件,是块弯月形的白玉,她递给我说:“这是玄月佩,比不上大王一家送你的珍贵,但你留在身上,总归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三婆一本正经的脸,接过玄月佩,但又嗔怪于她:“你知道我不喜欢你如此说话,你送的,我都当宝贝。”

    三婆脸上带了笑意,我与她闲聊一会儿,她又犯了睡意,她的侍女碧千略带歉意地对我笑笑,我摇摇头表示无妨,碧千便带着三婆进了内房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碧千也挺有意思,她来自墨蛟氏,墨蛟氏是蛟族内最英勇善战的家族,但困扰碧千的是,墨蛟一族全姓黑,这姓氏从祖上传下来,不得更改。每次有人叫碧千的大名,她都会恼火,黑碧千,有点怪异啊。

    我生辰那日,蛟王在王宫里摆了家宴。

    我不喜欢热闹,从小就不爱出去见人,蛟王蛟后从不勉强,所以人界众族都只闻愔姬公主,却未见其样貌,反而天生俊俏的华清兄长和白容姐姐倒见人不少,在水宫之外不少美名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少不得人界之内有传言,说蛟王的义女愔姬公主,是个奇丑无比的蛟女。

    这次的家宴,只有蛟王一家四口,算上我,还有大巫,一共六个人。

    虽未大办宴席,但他们给我准备礼物一点都不含糊,搜罗到很多稀世珍宝,人帝也送来礼物,是根青色的佛草绫,蛟后看了眼,淡淡地说:“平日让你练功你从不放心上,这等俩厉害的法宝,到你手里估计也就只能防个身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被逗笑,我留意到大巫眼里闪过的一丝寒光。

    华清兄长送的礼物里,除了珍宝奇玩,还有一些从凡世里弄来的物件,我看的稀奇,因为从没出过水宫,这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不免心里起了兴趣,白容姐姐倒没我这般大惊小怪,华清哥哥出去带她玩过几次。

    从小大巫便不让我出水宫,蛟王宠我,但此事却和大巫一个鼻孔出气,就连蛟后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我从小就不服,心想出水宫又能怎样,反正外面也是人界地盘,蛟族算是人帝统治之下的重族,难不成还有人害我。

    试图偷溜出去过几次,都以失败告终,每次蛟王除了加强水宫和凡世之间的守卫外,还要训斥一番蛟后和华清白容,他们虽未怪我,但久而久之我也不好再殃及无辜。

    我对华清兄长送的礼物爱不释手,蛟王看我这般,也十分高兴,夸了兄长一番。

    我偷看华清,发现他竟然害羞了,大巫却不像他们那般高兴,见我喜爱人世的物件,也不给蛟王面子,从我手里夺过画着“小儿戏水”的拨浪鼓,用上术法,一击便将它弄得粉碎,我心里委屈,求助似地看向蛟后。

    蛟后也没办法,旁事她还能以地位压过大巫,但关于我的事大巫从不让步,而且每次蛟王都是帮着大巫。

    蛟王轻叹了口气,只对华清说:“以后别再带这凡世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华清兄长不服,连带着白容姐姐都觉得委屈,我心知这都是因为我,以前我虽未去过凡世,但水宫里凡世进来的东西还是不少的,只是从没有华清兄长这般,专门为我精挑细选的礼物。

    我不想连累兄长和姐姐,便瞪着大巫进行抗议,手上护着华清兄长送的其他礼物,不是第一次与大巫抗议,但却是第一次动了真火。

    虽然我是晚辈,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的血都涌到头顶,满脸滚烫,白容姐姐曾经有一次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我讲:“整个蛟族,也就你能脸红。”

    大巫没想到一向温弱的我也有如此凶气,怔了一下,却并不让我,这时三婆送我的玄月佩闪了道淡淡的光芒,大巫看到后怒气减了三分,疑惑地问我:“这是三婆送的?”

    我本不想理大巫,但见他和我说话态度好了不少,也不再赌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巫不再言语,坐在位子上不说话,蛟后对白容姐姐使了颜色,姐姐转了别的话题,以此化解家宴上的不快。众人也见台阶便下,毕竟是为我过生辰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