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章 小女舞倾城
    大巫口中的人世永远是地狱般存在,小时候大巫吓唬我:“小丫头,你想啊,为何蛟族狐族等灵体拜人帝为尊?为何人族在凡世最为昌盛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一脸无知地看着大巫,猜想:“是因为他们聪明么?”

    大巫冷冷地“哼”了一声,对我说:“这三界内除了仙界外,最阴险毒辣的就是人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人帝对我很好啊,难道这是假的么?”

    大巫当时地脸青一阵白一阵,也不回答我,只说:“人世里也不是个个都同人帝一样。”

    虽然华清兄长和白容姐姐描述的人世一派繁花似锦,男欢女爱,可由于大巫的话从小憋在我心头,我刚来人世也十分谨慎。

    以前在水宫里一年只能看到几件的稀罕物,如今在街头随处可见,好玩的我看的应接不暇,从街这头吃到街那头,人界钱币相通,虽然我自己没买过东西,但按着《万世经》里教的,一回生二回熟,我适应的倒也不慢,一路上没人注意我,除了将佛草绫收起外,我还隐去灵光,化作相貌平平的男子。

    南街那里围了很多人,里面鼓乐大作,我一时好奇,凑过去,仗着自己长得瘦小,几下便挤到人前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今年春满楼哪位得了花魁?”

    “兄台你是外地的吧,春满楼这等大事都不知道,今年花魁还是春晓姑娘,这可是她第三年连当翘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春晓光唱支《倾世调》都要百金,今日怎还摆此高台寻有缘欢客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,不过我等穷光蛋平时连春晓姑娘地裙边都碰不到,今日碰碰运气,万一选上了,可不用半钱便能一亲芳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说的没错,万一选上呢。”

    后面两人说的兴起,我想着反正无事,不如就在此地看热闹。

    春晓姑娘还没出场,台上是几位美娇娘唱跳俱佳,下面一阵一阵的叫好。我刚看时觉得新鲜,只一会儿便觉得俗气,和水宫里的艺师相差甚远,更别提我那人界久负盛名的白容姐姐了。

    实在无聊,我便四下看去,左边不远处有一白衣男子在这群凡夫俗子里甚是扎眼,剑眉星目,身上散发出仙灵之气在整个人界也难出几个,之前我觉得华清兄长是这世上少见的好男子,只是同这白衣男子面前,也没了光辉,因此不免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许是那男子感受到了我的目光,往我这里撇了一眼,我赶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把头扭开,但还是被那冰冷的目光镇到,这时春晓姑娘在一片欢呼中登台,那男子便扭头看向台上。

    原本听台下人谈话,我还真信了春晓姑娘是真心寻有缘之人,那春晓姑娘在台上翩翩起舞,眼角的余光却总看台下衣着光丽之人,我不禁冷笑了下,笑她不过以此方法来勾上更大的金主。

    我轻叹了口气,大巫有些话说对了,凡人的心太复杂,做事为何就不能直接明了些呢?

    刚转身准备走,台上春晓姑娘娇弱的喊了一声,台下的男子无不关切的看过去,还有人扯着脖子送上关怀:

    “春晓姑娘没事吧,别惊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春晓姑娘,要不哥哥安抚一下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春晓姑娘你的簪子不见了,爷送你十只纯金打造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些话恶心的我快把刚才吃的那些美味差点吐出来,也不知那春晓戴的簪子怎么如此重,打的我头痛,那白衣男子此时直勾勾的盯着我,我这才发觉头上束起的髻被打扫,头发披散下来。

    幸亏那些男子都看着台上的春晓姑娘,不然只要不瞎,必会惊呼身边何时多了个又土又丑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春晓循着白衣男子的目光,看到我,狡黠的眼睛闪了闪,心生一计,对春满楼头上插满金翠的老板娘使了个眼色,那老板娘走到台前,笑起来满脸脂粉都快掉下来,她吊着嗓子对我喊:“我们春满楼名气大,这春晓姑娘连女子都能引来,可见魅力不凡啊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眼睛转了转,又说:“看这姑娘天资不错,蕙质兰心,不妨上台来和春晓比试一番,如何?”

    我心里呸她一百次,就我现在这般灰头土脸的模样,你还真敢夸,无非就是想抛砖引玉,拿我反衬你家春晓是吧?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还没比呢,人群里就有人对我“切”了一声,这群男人纷纷交耳议论,窃窃私语,我闭着眼都能猜到他们什么意思,那个白衣男子也饶有趣味的看着我,想看我如何化解。

    人群把路挡着,想走是走不掉了,那便赶鸭子上架,只能献一番丑才能脱身,我笨拙的爬到高台上,人群里一阵哄笑,那老板娘笑的最灿烂,头上金脆像要飞出来,再看春晓姑娘,掩口偷笑,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,我却从她眼里看出阴毒和轻蔑。

    老板娘谄笑着说:“刚才春晓姑娘舞了一曲,不如姑娘你也来舞一曲如何?”

    我看着春满楼的乐师,盘算着等下如何应对,春晓姑娘以为看出我的心思,上前大度的对我说:“这位姐姐若是不信我们的乐师,不如我们找一个多才的公子奏乐,如何?”说完也不给我反对的机会,指着那位白衣公子,轻施一礼,说:“就这位公子吧!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也不推辞,脚下轻轻一跃,在众人的惊叹中飞身上台,春晓满脸得意,像是很满意自己的眼光,朝着乐师的位子请了请白衣公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白衣公子动也没动,随身掏出一支玉笛,准备好了看向我,我对这公子也起了兴趣,将散落的头发用簪子挽起来,又脱去最外层的麻布衣服。

    此刻虽比不上春晓姑娘,但从头到脚都是女人装扮也算让众人眼前一亮,我对那白衣男子略一点头,示意我已准备好。

    白衣点点头,举起那玉笛吹奏起来,第一个音响起,众人便听得入迷。华清兄长的笛声和白容姐姐的舞蹈冠绝人界,而他竟一点不比华清哥哥差。

    随着那笛音,我也动了身形,我想着随便舞一曲,不求好看,只要别输的太难看就行,在那笛声里只顾舞的行云流水,众人都被笛音吸引,倒没人注意到我这蒲柳之姿。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眼春晓,她正满眼爱慕的盯着白衣,见我看她,眼里仍是不屑,但我也察觉到她此刻有点失望,仿佛失望我并没有想象中输得惨烈。

    如此,我的目的便达到了,只想着早点舞完离开,却没注意到不知何时我身上的凡俗结扣被人打破,我自己感到身上的灵气向外涌现,那些凡世之人看不到我的灵气,却看得到我惊人舞姿散发的光彩。

    自小我念蛟王一家的恩情,能让白容姐姐名动天下的事,我向来假装做的平庸,看到白容姐姐开心,我比自己得到赞誉还欣喜,这事只有三婆知道,三婆对我说:“你不必如此,那白容公主心性纯良,也是真心待你。”

    此刻没有外物遮挡,我的容貌舞姿便再隐藏不住,台下人无不惊艳,我只顾随着白衣的笛声起舞,白衣的笛音过了春夏秋冬,过了悲欢离合,也过了天上人间,我舞的起兴,此刻,愿视白衣为山水知音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众人无不惊艳我的容貌舞姿,包括春满楼的乐师和老板娘,只有春晓除外,她看我的目光里仇恨得快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