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章 这是佛草绫?
    一曲平世调,舞翩若惊鸿。

    我随着笛音最后的一个音节停下轻舞,裙带随着微风摆动,四周鸦雀无声,春满楼的老板娘和台下宾客反应过来后,掌声叫好声雷动,许是今天开了眼。

    开了眼的不止他们,还有我自己,水宫里我从没如此酣畅淋漓的跳完一曲,我看向白衣,他也带着赞赏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谁都没注意,春晓姑娘满面忿色,将手边的所有物件摔在地上,恶狠狠地剜了我一眼,向台后走去,白衣看着众人将我围堵在里面,也不过来解救,同我微微施了一礼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我虽欣赏他超然的气度和高超的笛技,却也埋怨他不够义气,好歹和他合作甚为默契,说走就走,不管我死活。

    说死活倒是有点严重,台下宾客不停问我芳名,还有想往台上爬凑到我身边的,春满楼的老板娘命下人围起高台,不许闲杂人等上来。

    老板娘的笑容让人觉得甜得发腻,粉白的脸掉着纷凑到我跟前,问我:“姑娘哪里人氏,可愿意来我春满楼校书录事?”我明白她话说的隐晦,心里起了无名之火,但没发作,只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老板娘见我要走,不禁要伸手挽留,我直视着她,她把手停住,脸上仍旧带着笑,语调里带着威严:“姑娘舞技如此高超,不妨再考录下,在春满楼做舞师也可,实在不行,你就在春满楼每日来坐坐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那老板娘虽想威逼利诱,又怕惹恼我的样子逗笑了,老板娘见我有了笑意以为有门,还想再留我,我被逼无奈,假装不经意间在袖口里露出了佛草绫的带角,这老板娘不像没见识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老板娘的脸色煞白,台下人多,面上装着不动神色,声音却发颤,低声对我说:“是我瞎了眼不识贵人,冒犯了姑娘,还望姑娘别和我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我见她这般,有些于心不忍,拉过她的手拍了拍,轻声对她说:“无妨,也不怪你,还望大娘帮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老板娘见我没有怪罪的意思,赶忙答应,眼睛看着我,不再敢说别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便走了,告辞。”我不想再停留,便转身要离开,老板娘让下人帮我开道,我分明听见她情真意切的说了两个字:“多谢!”

    我匆匆离开,找到无人处,重新隐藏起自己身上的风华和灵气,也不再化身男子,只以平凡样貌的女子示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身心都有点乏,便想找地方歇脚,城里有客栈,我不想太受拘谨,便倒到城外小山找了个灵气十足的地方,想着晚上可以吐纳修习,正好山里有条清水河,我惬意的躺在水里,看这天地间夜幕下的四野。

    月亮过了正中,刚偏西不多,突然乌云遮住了漫天的星辉,接下来狂风大作,雷雨交加,我们蛟族水里生长,不怕这些,只是天上还雷电交加,邪性的狠。轰轰的声音加那一道道白光看着十分恐怖,我不确定自己能硬扛过去,便找了山洞里躲避一会。

    我周身感觉有点冷,便生起火堆,跳动的火苗将整个山洞每个角落都照亮,山洞门口传来一阵异响,人间多手无寸铁之人,我便大胆走到洞口去看情况。

    一满身是血的男子倒在那里,已经陷入昏迷,身上伤口触目惊心,看得我于心不忍,便将他拉入洞中,准备给他疗伤,这时外面传来似是追兵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贼老二跑不远,我们在这附近好好找找!”

    “嗯,好不容易击伤他,这要是再让他溜了,功亏一篑不说,回去也没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山洞,还冒着光,也许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后悔没再早点把洞口堵住,或者把火熄灭,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用法术把那伤者藏在虚界中,又清理了地上的血迹,这才假装镇定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二人进了山洞,看到普通妇人打扮的我,先是愣了一下,仔细打量起我,然后问我:“姑娘,可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受伤的人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反过来打量他们,感觉分不清他们究竟是仙气还是魔气,但总归让人不舒服,面上假装惊恐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对我大声喝道:“劝你不要管闲事,为了和自己不相干的人,招惹来是非。”

    我不喜欢他的口气,旁边那个人看笑话一般,在等着我有什么反应,我轻声说:“二位道友,我只是夜宿在此,没见过你说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下两个人都有了怒气,我也不慌乱,慢慢拿出人帝赠予的佛草绫,在手里把玩着。

    人帝本就是三界中数一数二的强者,不信你俩能假装看不见。

    那二人果然脸色大变,之前对我不敬的人结结巴巴的说:“这……这是……佛草绫?”

    我被他的样子逗得不行,费了力气忍住笑意,淡定地点点头,用一种尖酸的语调吓唬他俩:“来,报个名号家门,我去和人帝聊聊。”估计是怕我真的去追责,那两位连滚带爬的就跑掉了。

    等那二人走远,我有结界封住洞门,去看那伤者,只是我也不知道所救之人是好是坏,但刚才那两人让我感觉不像善类。

    我细看那伤者,觉得眼熟,尤其那身衣服,虽然不满血迹,但掩不住底料的华贵,我细看地上人的脸,果然正是那个吹笛子的白衣男子,心里不免着急。

    我怕华清兄长在水宫有疑,最初只是拿出身上背着的灵药喂他两颗,没想到他非泛泛之辈,人虽还昏迷着,身体借由灵药的引子快速愈合。白日里只当他一般清秀之人,如今看来必是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心怕后面揪扯不清,想着把他安置好便离开,再说他的身体复原能力极强,只要藏得隐蔽些,留他一人应该也不会有事,没想到他神色越来越痛苦,好像刚才除了身体,神识也出了事,不然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清醒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