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章 山间六日
    实在放心不下,我便守着受了伤的白衣男子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愈合的很快,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伤口,一袭白衣上布满触目惊心的血迹,究竟有多大的仇恨。

    我在水宫里只与人比试术法高低,没经历过这般性命相搏,蛟王和华清兄长倒是受过伤,我有照顾人的经验。

    弄了些水把他脸上和手上擦干净,衣服破掉露出来一些肌肤,我看的脸红心跳,摸了他的额头,还是很烫,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部复原,《万世经》里记载,这是神识在魇境里出不来,除非有极为厉害的高人帮忙,否则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我对自己微弱的修为着实没自信,便在他旁边守着,我能做的只有如此,这样也算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小半夜,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他的脸上,若是过于痛苦,我便把水结冰,敷在他的额头上,念些清心经咒给他,也不知道是否有用,只把死马当活马医。

    到后半夜,他脸上的痛苦减轻,虽然还未清醒,但也没之前那样烫手,我想这再有几个时辰应该能醒来,而我实在又累又困,便卧在旁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等我刚醒来,一张惊为天人的脸便映在眼前,斜着眼看我,说话的声音犹如玉石击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我立马站起来,第一反应先看自己身上,除了衣服后面有些被压的褶皱外,其他没任何异样的地方,这才打量起他,还是熟悉的白衣,但现在圣白无暇,没有任何昨日的痕迹,而他现在回复昨天白日的风采,脸上不见一点狼狈。

    我回他一声“嗯”。

    杵在那里,其实心里想走,但又觉得唐突,他也不说话,我心想你赶紧和我道谢,然后我客套几句后我俩相互告辞。

    这人很奇怪,就站我面前,比我高一头,俯视着我。

    我有点恼,同他讲:”你要是没事的话,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昨夜是你救的我?”

    我心里讲:这不是废话么,就你我两个人,不是我难不成是山妖。

    我只是轻轻点点头,他这才和我行了一礼:“那多谢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见我不言语,知我恼火,便解释道:“我今早起来对昨日没半点记忆,不敢冒失直接叫恩人,不至于太唐突。”

    我只想快点走,说了声:“后会有期!”便想离开,经过他时,碰他一下,只听他痛苦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下,又心想他身上早没了伤口,猜他应该在故意装病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修为不浅,所以护咒能让伤口愈合,但里面也受了伤,而且外面伤口虽愈合,那痛楚可是没减掉半分啊。”

    修为有所成者确实如此,我便让他回家去养伤。

    他不肯,沉着脸对我讲:“现在家里也不安全,有人巴不得我死。”

    熟识后他告诉我追杀他的高手其实正是他母族中之人派来的,所以以防万一,他还需要在这山洞里躲避几日。

    我“哦”了一声之后便想离开,他算准我心软,又开始装病,还说“姑娘你救人不能救一半,若是此时离开,便是不管我死活啊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我恼火,但确实于心不忍,嘴上答应他留下来,但和他约法三章:互不侵犯,互不过问,互不干扰。

    互不过问指得是互相不刨根问底追问身世,名字还是得说的,我告诉他我的名字,他也告诉我他叫“敬康”。

    经过昨日那么一遭,我也觉得城里没什么好玩的,人世也不过如此,那便等他伤好我便回水宫,熬到我回水宫的日子敬康还不好,那我可管不着。

    这一日他见我肯留下后,也不再和我多说话,自己一个人去疗伤。

    我在水宫里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不会伺候人,估计他拿我当粗使丫头看,饿了渴了都喊我,我便取了山洞外清水河灵气最不济的水给他,他皱着眉头喝光带着怪味的水。

    不想给他做饭,想着采些野果随便糊弄过去就好,没想到自己肚子也直不争气,叹口气,弄了些野味,。

    吃晚饭时,他难得夸了下我的厨艺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自庆幸蛟后娘娘有先见之明,从小便让我和白容姐姐学做饭。

    晚间我倔强起来,不许他睡山洞里,要在我三丈以外,他装可怜也没用,只能照办。

    第三日他身体好一些,我不禁赞他修为高深,他嗤之以鼻,说:“你们女子就是头发长见识短。”

    为这一句话我半天没理他,他理亏,用山里石头做了很多凡世人家用的盆盆罐罐,他自己弄水进来,还采了些新花摆在山洞里,虽简陋如初,但我看着漂亮稀奇。

    晚间仍旧是我做饭,但他帮弄了柴火,鱼也是他捉的。

    他说:“凡世里烟火弄成的吃食我以前是看不上的,如今尝尝,也是别有滋味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好一阵的沉默,他应该是察觉到说走嘴,透露了自己非人界凡人。

    我对他来自仙界还是魔界没半点兴趣,也不害怕,反正和我无关。

    第四日他身体好利索了,只是神识还有些伤损。

    我看山间景色秀美,一时纵身上了高处,我故意他看见,知我不是凡人,心里便不会芥蒂过多。

    不小心被他看到了佛草绫,他脸色变了变,问我:“你是人帝身边之人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但提了约法三章的事,让他不许再往下问。

    他果真没再追问,只是一直铁青着脸。

    第五日他继续装伤病被我拆穿,我气恼地要走。

    他难得过来哄我,我第一次见他这般,但不愿与他纠缠,转身离去时脚下一滑,他过来扶住我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都呆住了,突然三婆送与我的玄月佩亮了光,我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的玄月佩,久久不吭声。

    为了讨好我,他将山洞布满灵花,为了表示诚意,都是一支一支采来问我好不好看,我点头后才摆在山洞里,没用术法。

    晚饭也是他做的,他的厨艺更胜一筹,能和蛟后相比一番。

    第六日他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他在山间对我说:“以前不懂为何三界中所有仙灵之族都羡慕凡人,如今知道了这凡世自有这不可言说的欢愉。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答话,心觉不妙,他似有所指。

    果然他强硬的拉我的手,这次我竟然没感到疼痛。

    我细细探观,发现他试图封印玄月佩,却没料到玄月佩力量强大,他又将我身上的伤害过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看到华清兄长的红绳,面露不悦,但说:“既然我带来的痛楚,自当由我一人承担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语塞,心有感触,但也心惊三婆灵力竟然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