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章 人间看月
    他的术法高于华清兄长,能够在华清不知情的情况下,扛下我的苦痛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人一点不值得同情,因为那些苦痛都是他自找的,

    那日晚间他非要拉我到山顶看月亮,和在水宫里不一样,水宫里透着水幕看月亮,朦胧不真实,美轮美奂,人帝也夸过水宫里看月亮是人间一大乐事。

    如此没了水幕,月亮也美,真切的那种美。

    我原本以为敬康非凡人,必是见多识广,不料他也觉得此刻天上月亮好看,他说:“瑶池仙境里看过,黄泉碧落里也看过,如今在人世里没虚幻飘渺,看着月亮,觉得自己有血有肉的活了一回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我也小有感触,便看他一眼,未曾想他会错意,低头亲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要不是我打他,他还不知离开,他眼里亮亮的,在月光下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好看。

    我恼火地看他,等着他道歉,他却没这个意思,皱着的眉头出卖了他,我知道,他把我的疼痛承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,我的怒火减了不少,笑话他:“活该!”

    “这几日是我有生以来,最快乐的几日。”他认真地看着我,突然说了这么句话。

    我把头扭到旁边,假装没听懂他的话,心里想到不管怎样明天我都要回水宫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如同玉石包在清水河里,轻声但字字扣在心弦:

    “出前清水,侧近山梁。云上所居,独诉愁肠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他话里说这几日的日子比他在天界的日子好,话外的意思我也明白。

    早就知他不是凡人,猜到过从天上下来,虽然三界祥和,人帝与仙帝面上交好,但我水族因为龙族的关系一直不喜天界之人,尤其蛟王和大巫。

    他见我没回答,应该早就料到我的反应,便拿出那支玉笛。

    狐族的小公主爱慕华清兄长,曾经写了诗来表达爱意,我对那诗记得很清楚:

    “竹调依约山青里,青猿独影忽惊起。别来闲弄云锦帕,只怕狐丝入云寒。”

    华清兄长所用笛子是他少年出游修习,机缘得山王所赠,由千年灵竹朝月的枝条打造而成,和敬康华贵的玉笛不同。

    第七日,是我回水宫的最后日子。

    我很早就起来,昨晚故意点了让金罗大神也能昏昏欲睡的沉香,看他还在熟睡,好好打量他一番,留张字条便出了山洞,我想等他醒来看到字条必然明白。

    到了阴山脚下,忽然心觉不妥,拿出玄月佩,发现敬康已经消去了他自己的术法,我长舒一口气,但又有点失落,想到佛草绫,拿出来检查一番,忽然上面灵光闪现,一个结界把我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结界术法巧妙,别人看不见,等我回了水宫后,白容姐姐在那笑得开心:“说刚才有个小兵来禀告,说愔姬公主在水边突然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在那结界里,一个敬康的幻象出现在我眼前,目光坚毅地说:“愔姬,天上地下,我都会再和你相逢,同生共死!”

    那句“同生共死”刚说完,玄月佩发出骇人的光,破了结界,敬康的幻象也消失不见,等我站定,便看到闻讯前来的华清兄长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安然无恙,开心地说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还没说什么,华清拉起我的衣袖,看到那根红线安然挂在那,这才放心,同我讲:“前日虽未感觉到你受伤害,但总觉不妥,请了大巫去问下三婆,她说你无事,不然我非要去人界寻你。”

    华清一脸认真,我不着痕迹地抽回我的手,同他回水宫,在结界附近,我看到一个远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兄长循着我的目光看去,告诉我说:“大巫只是嘴硬,还是很关心你的,你在人世的这几日,动不动就掐算你是否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“嗯”了声,回水宫后给蛟王请了安,大巫躲起来不见我,想来是酝酿情绪到时候再来训我。

    陪蛟后还有白容姐姐说了会话,讲了讲凡间的见闻,我多了心思,把第一日的见闻分开六日来讲,她们也没有起疑心。

    身子疲乏,便回房修习,华清兄长送我到门口,告诉我说:“愔儿,过几日便是祭祖日,云琼姑姑和锦柔表姐今年都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“哦”了一声,对华清兄长笑下,便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祭祖日是蛟族的大日子,祭拜先人。

    云琼姑姑和锦柔姐姐都是从蛟族出去的,修为高深成了蛟仙,如今在仙界。

    蛟族族人能修成蛟仙的并不多,所以蛟族上下都很尊敬她俩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是蛟后娘家我们这一辈分的嫡女,小时候常照顾我们仨,她对我与白容华清无异,只是修成蛟仙后再没见过,仙界门规森严,这是飞升后第一次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云琼姑姑,我出生前她就是天上的蛟仙了,我一共没见过几次,但我感觉她并不喜欢我,只记得刚开始记事的时候,她管我叫“孽种”。后来她再回来,蛟后只领我远远请了安后便让下人带我回房。

    但是云琼姑姑对华清兄长和白容姐姐很好,我平日里见不到她,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,倒是大巫这种时候会维护我,和云琼姑姑大吵一番。

    对了,大巫是云琼姑姑的亲生兄长。

    云琼姑姑没见过三婆,大巫不许。

    云琼姑姑听说大巫有个天分极高的女弟子,但身体不好,一直在九层水塔下养伤,云琼姑姑提起过想去看看,大巫黑着脸说:“我那个弟子见不得生人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白容姐姐告诉我的,她说当时云琼姑姑也没生气。我心里知道除了对我以外,她是个性子极好的人,深受蛟族上下爱戴。

    小时候三婆看出我被骂了不高兴,问我:“小愔姬,你是不是讨厌云琼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看了看周围,说:“没有,只是有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也讨厌她!”那时同我一样,还是个小姑娘的三婆掐着腰,带着脾气说。

    我被她的样子逗笑了,说:“你又没见过她,再说蛟族上下都喜欢她,你凭什么讨厌她?”

    三婆眼里带着阴冷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我从小就习惯了三婆一会如孩童般天真,一会又像个老者,只是我俩逐渐长大,她身上很少再有小孩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