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恭迎蛟仙
    我下了九层水塔,从凡世回来后,这是头回来看三婆。

    来之前总算见到大巫,那时他已酝酿好了情绪,看我便是铁青着一张脸:“如你所愿,让你去外面走了一遭,以后的日子,你给我在水宫安分一点!”

    我颔首笑着看他,反而把他惹毛,不自在的哼哼几声便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憔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说出口,三婆的神色确实不如我走之前,不由得让我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有此默契,我又笑出声来,三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继续说:“你眉眼里都带着春意,怎么,华清和大巫都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三婆如此说,我心里一惊,也不承认,就说:“你个小妮子,怎么如此胡说,我好歹是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碧千在门外吐了吐舌头,估计水宫里也就我敢如此和三婆讲话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三婆在水族明着看来没有任何职位,只是大巫最疼爱的弟子而已,但大巫对她不止是宠爱,不知为何对这样一个小丫头还带几分敬重,所以巫公殿的弟子都尊三婆。

    因大巫在水宫的地位,所以整个蛟族上下,提起三婆,还真无人敢造次。而且蛟王也从不过问三婆之事,也无人在他面前主动提及。

    三婆的话让我心里一惊,但她这时又和没事人似的和我聊些别的,冷不丁扔了一句话出来:“大巫不会让你嫁到水宫以外的。”

    三婆只有在外人面前才叫大巫“师父”,我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,但是心里还是没来由地难过,索性不再提此事,和她说:“祭祖日快到,云琼姑姑和锦柔姐姐这次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族中早就在传,这次祭祖日三婆也会参加,因为大部分族中子民没见过三婆,对他们来说,这次三婆出水宫的事,并不亚于两位蛟仙回族。

    三婆听到两位女仙的名字,平静的眼里没起一点波澜,只说:“那日我要出这水塔,你来和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三婆毕竟是小女孩,有点害怕也是正常,便点头应允,说:“我到时候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”

    碧千在那里张张嘴,脸上十分纠结,但没敢说话。有时候细算算,碧千和我说的话,可能都比和她家小姐三婆说的多。

    三婆看碧千那个古怪样子,斜眼看了她,又看向我,似笑非笑地说了句:“那天我主持祭祀,你要把我打扮成富贵小姐一般,我倒是没什么,你说大巫和蛟王会骂谁?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无奈地说:“肯定骂我。”

    三婆这时候开怀地笑了,我心里仍然震惊,祭祀向来都是大巫主持,那一日蛟王的地位都在大巫之下,怎么这次轮到三婆这个小丫头了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三婆只是那日作为弟子出席,大巫只是为了让她见识一番,而且主持祭祀对灵法天资要求甚高,先不说三婆的地位到底有多高,光那日所耗修为,我都怕三婆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三婆看出我的担忧,拍拍我的手背,对我说:“放心,肯定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其实并不相信三婆。

    三婆如同看怪物似的看着我:“我好歹也算大巫的高徒,你竟不信我?”

    云琼姑姑和锦柔姐姐提前两日下了凡,回到蛟族水宫。

    因为二仙地位不凡,蛟王率族人迎接,颇有一番声势。

    原本华清兄长非要让我同他站在前面,他说:“愔儿你不要怕,你早晚都是这水宫里地位最高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信誓旦旦,我没说什么,心里一惊,闪到蛟后身边,蛟后和白容姐姐为照顾我,想同我一起站到远处,只是这样一来就坏了蛟族王家的礼法。

    我让她们不用管我,我只远远一站,尽了礼节便回去,祭祖日之前都在水塔里呆着不出来。

    云琼姑姑这次下凡没故意挑我的刺,上次回水宫的时候我虽站在远处,她还是主动寻我想责难一番,当时还是大巫和蛟后替我解了围。

    这次云琼姑姑回来后,先是和大巫蛟王他们一群人诉说思念,她和大巫都属于强硬之人,虽然想念家人,话里却很少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就不一样了,位列仙班后第一次回来,看到玉蛟氏的亲人和蛟后就哭出声来,场面让人感伤。

    我在人群里虽然离的远,也有所伤怀,其实我也很想念锦柔姐姐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在人群里看到我,歉意地笑笑,又和我使了一个眼色。我明白她的意思,等她抽开身,云琼姑姑不在的时候,再来找我叙旧。

    我对锦柔姐姐笑笑,示意她不必放心上,华清兄长师兄观察我的反应,见我终于露了笑脸,脸上的神色才逐渐轻松。

    朝拜结束后,蛟族子民散去,没想到云琼姑姑还是注意到了我,我低着头往离开王宫远处走,还是感觉云琼姑姑冰冷的目光直打在我背后。

    九层水塔之下,三婆早就备了些斋菜等我,看我进来,她端着酒杯,眯着眼对我说:“你比我想象中回来的要晚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接她那些话,打我懂事后,我心知只要提到云琼姑姑肯定会有人不开心,要么是我,要么是关心我的人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菜都是碧千做的,其实碧千若是在九层水塔以外,肯定是我很好的玩伴,只是在这水塔深处,她事事以三婆为重。

    三婆虽然不提,也从不和碧千说太多话,但我知道三婆心里从不拿她当下人。

    我感激地看着碧千,话里话外同三婆表示我想让碧千坐下和我们一起吃。

    三婆只当没听明白,她本来话就不多,在那里一直听我说。碧千此时也浑身的不自在,禀了三婆,便抱着三婆祭祖日要穿的袍子出去。

    三婆平日里穿的都是一身月白色长袍,一点装饰没有,极为素净,但我见碧千抱着的那件通体黑色,上面金线勾勒出一些神秘图案,像我们蛟族,也像龙族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华清兄长亲自到水塔外接我,派人通传到三婆这里,三婆听碧千和传信的弟子说话,还是低着眉眼,幽幽对我说:“该来的,躲也躲不掉。”

    我没懂三婆所指,说:“无非就是锦柔姐姐得了空闲,同我小聚说说话,正好现在没云琼姑姑在身边,我们几个也能自在些。”

    三婆闭上眼说乏了,碧千过来扶她休息,三婆没用,让碧千送我出塔。

    出来的路上碧千动容地对我说:“奴婢谢公主爱护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碧千所指,让她别放心上。

    碧千摇摇头,说:“我知道公主你对我好,但我打心里尊重三婆,我是自愿留她身边伺候她的!”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