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章 仙上还有天
    碧千说那些话的时候面色凝重,我知道她说的都是她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老远看到华清兄长在水塔门口,碧千和我施了一礼:“公主,就送你到这儿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三婆很少与外人接触,连带着,碧千也不喜外人。

    我目送碧千走的稍远些,便快步走到华清面前,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问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看着华清问,心中没懂兄长为何这么问我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无奈地说:“我知道每次云琼姑姑回来,你都要承受些委屈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就看着华清笑了,说:“兄长,我真的没放在心上,姑姑对你们好就行了,再说这次锦柔姐姐也在,我很知足。”

    华清有点不信地看着我,走了一会,在我耳边又问:“你这次回来,怎么这么懂事,一直叫我兄长了?”

    “懂点礼节,大巫才少挑我毛病。”我俏皮地和华清解释。

    他听我这样讲,眉间的阴霾烟消云散,和我的脚步也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在王宫门口等我,白容姐姐也在,我打远处看,两人裙带飘飘,都是倾国倾城的样貌,锦柔姐姐多一分仙气,白容姐姐多一分艳丽,别说世上的男子,我都觉得心里欢愉,想着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白容姐姐先看到我,拉了拉锦柔姐姐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上前迎我,拉着我的手,一下子眼圈就红了:“愔儿,你不知道我在仙界有多想你,你还好么?”

    我忍着哭意,点点头,说:“水宫里的人对我都好,我也想你,姐姐。”

    锦柔姐姐对我不亚于蛟后对我,虽然都是一起长大的情分,她和华清白容又是血缘,但因连我自小无父无母,她对我还是极好的,当然这里面也有华清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好妹妹,今日委屈你了。”锦柔姐姐看着我心疼地说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看了眼白容和华清,华清在一旁也很感慨,倒是白容姐姐说:“好了,今个我们几个又能聚到一起,是好事,都不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锦柔姐姐觉得白容说的有理,都擦了擦眼泪,姐妹三个相互搀扶着进了王宫,华清哥哥在我旁边隔了两步远,也跟着一起进来。

    华清和白容问锦柔姐姐仙界的日子,华清只是好奇问问,我知道他的雄心壮志都在水宫,倒是白容,好像真的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不厌其烦地回答,描绘着仙界一派歌舞升平,富贵梦幻,白容姐姐眼里冒着光,说自己要好好修炼,争取早一日飞升。

    华清一脸不以为然,打趣白容说:“这些你平时怎么不问大巫啊?”

    白容姐姐想到大巫那张板着地脸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脸一红,不再谈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看他俩,脸上带着笑。

    其实也难怪白容姐姐如此问,蛟族王室以外的人莫不以飞升成仙为荣,不仅在蛟族,整个人界都有光彩,别的不说,就说这次两位女仙回族,除了蛟王蛟后,只有大巫没向她二人行大礼。

    整个玉蛟氏,老幼均行大礼,锦柔姐姐一时不痛快,不免感伤哭了,要反过来叩拜,还是旁边云琼姑姑拉住她,告诉她说要是跪拜下去,玉蛟氏怕会开罪天庭。

    这是巫公殿内一个弟子在外面说的被我听见,他当时说玉蛟氏会开罪天庭,遭天谴的,我看向三婆,她也嗤之以鼻,我俩便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我小时候也以为仙界高高在上,三婆告诉我,让三界遭天谴的是天,仙界不过是三界之内一方所在,若是惹怒了天,天谴照降不误。

    三婆在水宫有一句话,大巫非常赞同,却不许我和碧千说出去。三婆的原话是:“可怜的凡人啊,以为仙界就是天了,殊不知,仙界上面的天,他们差得远呢!”

    《万世经》里找不到三婆所有的话,我只当大巫偏心,教三婆更多,但我很欣喜这种偏心,因为我巴不得少学一些,倒是有点替华清惋惜,便不止一次旁敲侧击地对大巫表示,要好好教导华清,毕竟将来要接蛟王的班的。

    大巫的反应还是老样子,每次都是吹胡子瞪眼,骂我:“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因听了三婆与众不同的言论,我和白容姐姐想法不同,我倒是觉得锦柔姐姐话里藏着一股失落,不能向人道来的哀愁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我没有刻意地回避云琼姑姑,按我的本意,她若是责难我,我便不吭声,只守礼节,不给人留下话柄,所有的事都不往心里去就行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想让我避开她,毕竟我和她都是大家爱护之人,我知晓大家都是好意,便一切由着他们。

    三婆有句话说的好:“注定避不开的事,你想逃也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我和云琼姑姑在王宫里还是碰见了,众人心惊,我心里倒平静,反正就算今日躲掉了,祭祖那日还是要见的。

    华清和白容拉着我行大礼,其实大礼他俩在云琼姑姑回来的时候已经行过了,我当时在子民当中,同众人行了一样的礼,如今却要按照王室子女的礼法再行一次。

    云琼姑姑过来扶起华清兄长和白容姐姐,宠溺地对他俩说:“傻孩子,你俩何苦呢?”

    白容姐姐不安的看着我,要说什么,蛟后对她使了个眼色,让她不许忤逆长辈,华清兄长看云琼姑姑没叫我起来,索性也跪在那儿不动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云琼姑姑用强力托起了她,华清哥哥哪是蛟仙的对手,蛟族中人非仙界血脉,要想飞升仙界,需要极高的灵骨和修为。

    蛟王面上有了不满之色,蛟后心疼地看着我,大巫怒视云琼姑姑,对我倒是难得的温和:“愔儿,你起来吧!”

    大巫从没叫过我“愔儿”,我知道这一声是叫给云琼姑姑听的。

    云琼姑姑不惧大巫怒气,只是冷眼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觉得委屈,只是始终不明白她为何如此对我。去年生辰我便已及笄,如今在这家人面前你还要这么责难我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起来,对这云琼姑姑不似从前那么尊敬,嘴边不由自主的有了冷色。

    大巫眼看就要过来扶我,云琼姑姑轻蔑地对我说:“起来吧,看着心烦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心烦,愔姬便告辞了。”我话里不带任何感情,没亲近,没尊敬,也没怨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我作势转身走的时候,她叫住我,我停下后,她继续问:“这是对我的态度么?”

    我人前一直温顺,这么多年只在三婆面前流过眼泪,想来大家都没想到我这般态度,都愣在那里,蛟王和大巫的表情很难看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们心里爱我,但云琼姑姑在族中地位非凡,又和他们关系匪浅,所以不怨他们。

    华清哥哥一直在我身边,在后面扶住我,这么多年,我第一次觉得他的血带了温热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这时说了话:“姑姑,我们还是先去休息吧,大王他们准备祭祖之事,想来还有很多要忙的。”

    蛟后接了话:“锦柔仙子说的是,眼下水宫忙不开,不如今日到这儿,散了吧!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谁也没想到云琼姑姑答应地如此痛快,不免松了口气,我看华清兄长的脸乌云散了几分。却没想到云琼姑姑突然对我又发了狠:“你便在这里跪到祭祖之时吧!”

    这话听的我心一冷,华清兄长腾地站起来,也拉我起来。眼里对云琼姑姑有了不敬之色。

    云琼姑姑也不生气,还是冷眼看我。

    “啪!”地一声,众人无不心惊,并不是云琼姑姑打我,是蛟王打到了华清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华清兄长不服,叫了声蛟王。

    蛟王看了眼云琼姑姑,又怒视华清:“你个孽子,不许以下犯上。”

    华清兄长火气上来,拉着我便往外走:“愔儿,我带你离开这地方,不再让你受这个气!”

    我还想劝解兄长几句,大巫朝我俩挥挥手,我很快就失去了知觉,最后的神智感到几颗珍珠的光芒。

    还有云琼姑姑的话:“兄长你为何如此护着她!她早该死,你看她,越发长得像那个人,我恨不得杀了她!”

    云琼姑姑树说的是谁,我直到昏过去,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