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章 四灵巫袍
    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九层水塔之内,睁眼看到站在旁边的碧千,还有侧卧在不远处的三婆,心下明了。

    我起身发现自己所躺是蛟后院里那张大白蚌床,这床来头不小,当年一只千年大蚌飞升成仙,把这修了千年的壳送给蛟王做礼物,蛟王命人镶了不少灵石,便赏给了我。

    华清自是不喜欢上面发光的灵石,我见白容姐姐喜欢,便让给她,告诉蛟后:“我睡惯了自己那张灵龟青琉床。”白容姐姐也不肯要,我俩便相互谦让。

    蛟后在一旁看的好笑,说:“那这便放我院内,你们两姐妹没事过来玩都可以睡上去,反正够大。”

    念及往事,我心里感恩蛟王蛟后。

    三婆看我说:“醒了?”

    也没等我答话,她和碧千使了个眼色,碧千明白,出去给我端些吃食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怪蛟王和大巫。”三婆看来知晓那日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道:“我明白,我知他们都是好意。”

    三婆点点头,闭上了眼,随口一说:“且不说在这水宫,就算放眼三界之内,有谁不是身不由己呢?”

    我不想接三婆这种高深的话,喊她:“你别睡,快告诉我,华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三婆眼睛都没抬,躺在那里不理我。

    碧千进来看到三婆睡着了,帮我整理了床边,对我讲:“她明日便要举行祭祖大殿,还是让她睡吧!”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我昏睡了有一日,和碧千点点头。

    碧千告诉我:“我和外面守卫打听了,华清太子没事,也和你一样,昏睡了一日,蛟王让他祭祖之前都呆在房里,他也发了疯似的问你如何,知道你在三婆这里,才放下心来。”

    蛟族上下都知道,谁若敢闯三婆的居处,大巫会和他以命相搏。

    祭祖当日我和碧千帮三婆精心准备了一番,三婆不喜粉黛,只说:“不能把我画的带脂粉味。”

    想想三婆也是可怜,从没体会到那些小女子该有的乐趣。

    三婆的样子还是女童模样,只是眼神里由着不可言说的沧桑,我和碧千把她的长发梳起来,束在脑后,描黑了眉毛和眼睛,三婆本身就有巫女的神韵,面上妆容没几下便弄好了。

    真正难的,是帮她穿上那身华贵的黑袍,平时里她爱穿宽大的衣服,什么时候看到她都是慵懒的样子。而今日这件衣服,比她之前的任何一件都要大,穿在身上的时候却极为合身。

    我和碧千也不知这是为何,不过我倒是看清了,她身上所绣的图案,是一条白蛟和一条黄龙,蛟和龙同时腾云,这和我平时所见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我不免心惊,看向三婆说:“那些织工怎么如此大胆,这袍子被蛟王看见那还了得。”

    三婆眼里波澜不惊,淡淡道:“这也不是织工做的,这在蛟族秘殿里存了有上千年了,只不过只有我能穿。”

    我听三婆此言,心里极为震惊,但碧千倒像早已知道,我一瞬间好像明白了大巫为何如此宠爱三婆,但也为三婆如此名副其实高兴。

    始终觉得有所不妥,我出门前一直走在绣龙的那一侧,想着尽量遮挡一些,万一有麻烦呢。

    三婆虽不以为然,还是由着我。

    可惜我只猜对了一半,确实有麻烦,但不是三婆的。

    按规矩碧千是不能上祭台的,三婆便让她留在水塔内,即便是全族的大日子,碧千也可以不出去。

    我和三婆一起走,因看她羸弱,这衣服又厚重,我便伸手搀扶着她。

    在无人处看到玉琼姑姑和锦柔姐姐在那里说话,我不怕刁难,但怕三婆受委屈,便想换路走。

    三婆说:“小愔姬你不可胡闹,我穿这身衣服是不可走弯路和回头路的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明白我心里所想,只是袖子下面握紧我的手,不知是在安慰我,还是给我壮胆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也看到我,眼里充满担心,示意我别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三婆所说规矩摆在那里,我也没法,这时玉琼姑姑也注意到我,冷眼看着,估计也是想看我会不会转头就逃。

    三婆在后面走的不快,却不停地碰到我,她那身华服不知什么料子制成,每次和我衣服相互触碰,便会起风将我往前轻吹,只是那风很小,我只能感觉到微凉。

    玉琼姑姑没料到我敢直往前,眼里闪过惊讶之色,锦柔姐姐也是。

    来到姑姑面前,她眼里神色更冷,我想行礼,但想到三婆此身厚重,想向姑姑解释一番,看三婆能不能免去繁礼。

    三婆在后面拖了我一下,我知道三婆灵力强大,却没想到托起我竟如此轻松。

    我身形弯都没弯下去,玉琼姑姑起了怒色,责问于我:“一日不见,胆子长了不少,连礼都不行了?”

    锦柔姐姐示意我别意气用事,忍了这一时再说。

    我心说:“锦柔姐姐,我现在有口难言,真不是我无礼啊!”

    三婆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,比玉琼姑姑还要清冷:“今日她需要扶我上祭台,这些虚礼便免了吧!”

    在场者,包括我,都惊讶三婆的胆色,玉琼姑姑认真打量起三婆:“你就是我兄长那个在水塔下面的弟子?”

    三婆不答话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想想玉琼姑姑知道今日祭祖之事由三婆主持,加上这一身黑袍,猜不到都难。

    玉琼姑姑打量完三婆,不屑地说:“我知我兄长对你疼爱有加,但这蛟族,除了蛟王,有谁可以不拜在我之下?”

    她所言非虚,按族礼,蛟后和大巫也需行大礼,因她念着小时候的情分,免去这些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三婆声音愈发寒冷,我虽佩服她这一身胆色,但还是不免担心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也怕事情不好收场,过来劝说玉琼姑姑,玉琼姑姑为人和善,只对我刻薄些,若事与我无尤,想来她也能劝动。

    却不想玉琼姑姑起了真火,也不理锦柔姐姐,厉声对三婆说:“看来我需要替兄长管教下你这无法无天的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玉琼姑姑手向我伸来,要把我推开,教训我身后的三婆,我不免紧张担心。

    三婆在我后面用灵气把我轻甩在身后,便面不改色的迎上玉琼姑姑,那身袍子便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玉琼姑姑可能也没想真的伤我,见我跑到三婆身后,放下心后也不收着力,狂风大作,三婆在风里面容镇定。

    玉琼姑姑和锦柔姐姐看到三婆袍子上的图案显得无比震惊,姑姑赶忙收了手,脸色大变,和锦柔姐姐愣在原地不做响。

    良久,玉琼姑姑声音发颤地问三婆:“这是四灵巫袍?”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