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章 祭天大典
    祭台角落里站着两个大巫弟子,我原本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三婆应该注意到了,只是现在她的眼里除了上苍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祭祖台正中间早插好了九炷香,那两个弟子就跪在两侧。

    三婆的手向上苍伸出,开始念祭词:

    “皇皇上天,薄薄之水。”

    “吾神在上,九霄之灵。”

    “宗祖临渊,靡今靡古。”

    “维予吾独率族敬拜本神,愿昭阴阳不测之神明,功虽有尽,福庇无疆。”

    “永世吉康,卓矣宗宫。”

    “告慰我祖,敬献九香。”

    “夙夜孜孜,不遑暇逸。”

    “鉴此精诚,尚其韵格。”

    三婆这次所诵和以前大巫诵的并不相同,我从没听到过三婆如此高的声音,充满威严。

    我隐约觉得三婆身上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灵气,远比一般的仙气圣洁,别说玉琼姑姑和锦柔姐姐,就是天上的仙界至尊,也未必比得上三婆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两个足以毁天灭地的字——“天神”,自己又觉得不可能,三界之内根本没有神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“神”究竟是怎样一个存在,从小读的《万世经》里根本没有这个字眼,人界众生对这个字也是讳莫如深,在人世游荡的那七日,我只听过街边哪个穿着破破烂烂,拉着石胡非要给人算命的疯子嘴里蹦出几个“神字,只是,疯子的话自然是不作数的。

    很多年后当我和三婆站在九霄云端看下界众生,才知少时的自己有多可笑。

    三婆诵完,收回双臂,长袍上的袖子又沿着玉藕般的胳膊滑回手腕之处,转头取了两柱头香。

    水宫里祭祖这等大事要摆上九炷香,两根主香在前,其余七根按照魁杓七星布局在主香之后。

    我以前一直以为中间两根主香代表蛟族的蛟王蛟后,但又一想,所有以蛟王为尊之时,从未摆过九香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三婆将一支头香递与我,我有点不敢相信,一来自己非大巫弟子,二来水宫地位也没那么高,不禁心慌,扫了眼台下,此时族民都低头伏地,倒是左右两个大巫弟子神色焦急的示意我接过那香。

    怕因为我的缘故,误了祭祖吉时,我便只好接过三婆手中递过来的头香,而此时心里想了一套说辞,等回去若有人问起,我便说是看三婆身子弱,才过来帮忙的。

    三婆让我跟着她去到前面,我学着她的样子,两手擎着那一炷香,放在眉心处,心里默默为我蛟族祈福。

    每年大巫做这些仪式的时候,最后一步是要跪拜上苍,三婆这回却只微微弯了腿,三婆今日让我震惊的地方太多,知道自己地位不够,想跪下去,没想到三婆偷用灵气托起我,只和她一样的姿势。

    高香上的青烟直往上升,冲破水宫清幕,飘向青天,三婆身上忽然发出白光,那光璀璨夺目,视之耀眼,看呆台下众人,包括蛟王大巫二仙。

    我在震惊三婆所发光芒之外,也在心惊自己,我余光看到自己身后发出淡淡的红光,虽然在三婆身边显得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祭祖过后玉琼姑姑和锦柔姐姐要回仙界,我原本不想去,只是华清兄长非要证明我的地位,另外我也舍不得锦柔姐姐。

    三婆那日祭祖之后没直接回水塔,去我那里换了身我的衣服,素净的陪在我身边,想来她也是怕我受玉琼姑姑的刁难,因祭祖之后,玉琼姑姑看三婆的眼神满是敬重。

    许是锦柔姐姐年轻,玉琼姑姑年长些,更看重礼仪,不然我也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地玉琼姑姑没对我恶语相向,只轻描淡写地说:“你给我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华清兄长听的火起,却也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三婆倒不觉有什么,她本来就不喜欢把他人的话放在心上,只看我没不开心,她也懒得计较。

    倒是玉琼姑姑对三婆点了几下头,我实在分不出是示意还是算行礼,三婆却冷若冰霜,没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兄长。”玉琼姑姑对大巫说:“我在仙界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大巫点点头,咳嗽了几声,我知道他这是在掩饰心里的不舍,只是没听懂姑姑的话里所指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面上有了一丝失落:“说能和谁说呢,在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锦柔!”玉琼姑姑喝住她,锦柔姐姐发觉自己失言,及时住嘴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却也都没说什么,只有白容姐姐脸上有了疑惑。

    以前大巫提起蛟仙飞升后在仙界的日子,特别感慨,为那些蛟族英杰感慨,倒是白容姐姐不懂,问大巫什么意思,大巫没再说话,转身走了,我很少见到大巫如此苍凉的背影。

    后来我在水塔里和三婆提起这件怪事,三婆眼睛都没眨,平淡无奇地说:“这有何难理解的,蛟仙飞升到仙界,可却比不上那些生下来就是仙的尊贵。”

    我当时为那些蛟仙鸣不平,三婆却不以为然:“飞升蛟仙,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怨不得旁人!”

    这点我并不赞同三婆,仍旧同情那些族中蛟仙,所以每次回来,玉琼姑姑的责难,我都尽量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玉琼姑姑和锦柔姐姐别了蛟族来送的族人,回了仙界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看着玉蛟氏众人和我们几个,一直泣不成声,掉了很多珍珠。玉琼姑姑一直强颜欢笑,转身的那下,我看她也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“好好珍重啊!”等他俩走远,我隐约听到大巫的嗓子里含糊不清发出这么一句话,再看他,眼睛发红,却强睁着不闭眼。

    大巫见我看他,怒然转身,冷哼一声就走,忽然又转身。

    “委屈你了,孩子。”他看着我说,又低声说了句:“是为师对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这次便真的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我把三婆送回了水塔,进了水塔,她便昏昏欲睡,其实祭祖很耗灵气修为,我不免心责,却也极为感激。

    和碧千交待了几句,我也回了王宫。

    女官送来很多蛟王的赏赐,没有任何旨意,我知道蛟王是觉得委屈了我。

    晚间蛟后派人让我去吃饭,只是我身心乏累,便差人去告会一声,又怕蛟后以为我是闹了心思,让传话的告诉说我明日给她请安。

    这晚上华清兄长和白容姐姐都来陪我说话,我看白容姐姐手上新戴了一副新镯子,看质地,很像《万世经》里记载的大水玉做成的,不是锦柔姐姐送的。

    锦柔姐姐给我三个都带了礼物,那日我们仨因为喜欢在一起把玩了很久。

    那这便是玉琼姑姑送的了。

    白容姐姐看到我目光盯了那玉镯,以为我喜欢,要摘下来送我,我连连拒绝,直说嫌重,不喜欢戴。

    白容知道我不喜金玉,也不再强求,只是把袖子拉低,再不露出来,怕我伤怀。

    那日他俩呆到很晚才离去,白容姐姐走前拉着我的手说:“愔儿,你心里不开心一定要告诉姐姐,姐姐只想你能一直快乐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满心动容。

    华清兄长不爱说那些肉麻的话,只说:“明日我再来看你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注:

    魁杓七星:北斗七星是由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瑶光七星组成的。古代中国人民把这七星联系起来想象成为古代舀酒的斗形。

    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组成为斗身,古曰魁;玉衡、开阳、瑶光组成为斗柄,古曰杓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