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章 又逢君
    青青撒娇似地和大巫说:“大巫伯伯,我已经及笄了。”

    大巫面上露出喜色,看着青青笑着说:“嗯,小公主长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青青面色说变就变,带着哭腔说:“我父王管我管的严,哪儿都不让我去,我只能来找愔姬姐姐和大巫伯伯,他这才松口,但还是派人跟着我,把我送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别哭了,等伯伯得空,去和你父王说说。”大巫的慈父的一面算是被青青彻底挖掘出来,赶忙去哄这位公主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想去人世里走一走,”还没等反应过来,青青摇着大巫的胳膊继续撒娇:“你可不可以让愔姬姐姐陪我去啊?”

    大巫立马铁青了脸色,但没对青青发作,看着我,我赶忙退后几步,连连摇手,示意大巫这不是我教的,我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被青青吓了一跳,她事前没一点征兆,青青也聪明,知道水宫里大巫管我管的最严。

    我心里苦笑,真的希望大巫这时候拒绝,虽然我偶尔会想起在凡世的时光,但不知怎地,我自己觉得在水宫里才能安稳过这一生。

    大巫看我反应,应是知道确实和我无关,出我意料的是,大巫竟然点头同意了青青了请求,只是叹口气对我说:“你出水之前要去见一下三婆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我便无法拒绝青青,青青在一旁高兴地欢叫起来,只是这时候大巫看她的眼神变了。

    这便是我第二次出水宫,和蛟后娘娘说了声,因第一次相安无事,她和白容姐姐这次心安不少。

    我去见三婆,三婆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疑惑为何这一次大家没阻拦,三婆狡黠的一笑,看着我,我便心下明了,问她:“是你吧?”

    三婆也不否认,说了句我不懂的话:“命里逃不掉,也许未必是坏事,不能万事由天,万一赢了呢!”

    我只当她又开始说胡话,祭祖之后她的身子一直也没缓过来,感觉一直都很疲惫,唤了碧千过来扶她,我起身离开,刚要出门,三婆在后面对我说:“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,这水宫里有我在,便能一直护你,你若是动了凡心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去,三婆已经了纱帐,只能看到那个羸弱的背影,心惊不已,她能如此平白无奇的道出大巫忌讳。

    而我,竟然什么也瞒不过她。

    青青拉着我来到凡世,如今的她,恰如那几日的我,醉心于城内的吃的玩的。

    也许大巫说的对,我等少年未尝艰辛,以为平安幸福是牢笼,风餐露宿才是活着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慢悠悠的走过,虽不张扬,但明眼人知道,那马车上的木材布幕都非凡品,光那赶车的车夫,虽是人族,却定是个万里挑一的好手。

    青青在狐族霸道惯了,在这人世的街头上看到有人能坐着马车而她不幸走在街上,不免心生不满,拦在那马车前。

    那车夫老道的停下,没直接责问拦车之人,想来见惯风浪,对青青礼貌问道:“姑娘,不知为何拦在我这马车前?”

    这么一问,青青应是察觉到这是人族地界,但仍嘴硬:“大街上这么多人,你们为何赶马车,万一撞到人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我少来人世,见识不多,但我绝没有青青这般不长脑子,人家本来车就行的慢,再说人界车马多,城内把这路修的足够宽,不走马车难道让你狐族公主在上面打滚不成?

    我上前想拽回青青,让她别惹事,虽是她拽我来惹事,但我毕竟年长,理应照顾她,哪知青青看车夫满脸不屑,倔脾气上来,不肯动脚。

    “姑娘,莫要无理取闹。”车夫看青青只是个小姑娘,又非凡类,忍让三分,阴着脸说:“这人界里,不是谁都能招惹的。”

    我想着不管怎样,都要把青青拽回来,虽然不一定惧怕车夫后面的人,但在街上惹麻烦总归是不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车内传来洪亮的的一声询问,车夫还没答话,那帘子拉开半边,一个年岁和华清哥哥一般,仪表堂堂的男子在帘后侧坐着,看打扮像是人界武修者,但我探知到又非人族。

    车夫恭敬的禀了情况,青青在那儿扬起头毫不畏惧,那男子听完后,面露不满,但看我的神色丝毫不带戾色,只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想来多半猜到我和青青的关系,并没有直接问责青青,我心知我要再不上前,真就是不知好歹,便强拉硬拽地把青青弄回来。

    青青嘴上还不服输,嘴里念叨着:“等我告诉我父王,让他替我做主,实在不行,我就去找人帝叔父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听到“人帝”二字怔了一下,青青以为自己得逞,满怀得意地问:“怎么样,怕了吧?”

    我怕青青再惹事,使了个咒诀让她动弹不得,嘴里也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那男子和我道了谢,又浅浅地同青青表示歉意,便合上了帘子。

    那马车经过我面前的时候,另一侧的布帘从里面掀起一道窄缝,似乎有人在里面看我俩,那目光有一丝熟悉,绝非刚才的男子。

    以防万一,我等那马车不见了踪影,才放了青青,青青有些恼火,但看我满面怒气,她倒一下子怂了,过来和我撒娇,“好姐姐”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怕这小姑奶奶再惹事,天色也晚,便想寻觅住处,为避免留下话柄,以后狐帝怪责我怠慢了他的掌上明珠,我不好再去城外清水河,在城中找了最好的客栈。

    心里念过清水河,隐隐有一丝想念,想过去看看那里的青山绿水,还有夜里的月光。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。”青青唤回我的思绪,指向前方:“你看那个白衣公子,好生华贵俊俏。”

    我循着青青略带着艳羡的眼光往前看,心里突然想到曾有个人对我说的四个字:“同生共死”。

    “好看是好看,只是和华清哥哥比,还差那么几分。”青青不忘维护自己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水宫里的时日漫长,偶尔想起的这个身影也算帮我消遣了些无聊,此刻这身影在远处侧对着我,并没有看到我。明明不到一月的光景,却是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青青有点抬不开眼,明明心里念着我华清兄长,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敬康。

    实在不想惹麻烦,不管是青青的麻烦,还是我的,我只想安生一会,便强拉着青青,进了客栈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