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章 白兆接人
    我同青青进了那客栈,一个小厮从里面迎上来,虽笑容满面,我还是注意到他未近前时那狐疑打量的目光,这让我心生怀疑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姑娘,漂亮的和天仙似的?”能把这种话习以为常的说出来,这小厮也算老道。

    青青在狐族总被人捧着,这种话听起来也舒心。

    我不喜欢这种调调,只说要一间房,小厮把我们领上他口中最好的上房,我和青青打量那个房间,虽比不上水宫里华贵,但也典雅别致。

    和小厮要了热水等下送上来,当然是给青青洗澡,我们蛟族习惯了冷水沐浴。

    想起小时候我最开始洗冷水浴还冻哭了,估计是蛟族万年来头一个,其他的孩子都觉得十分惬意。

    小厮出门前青青又和他要了一桌子好吃的,又赏了小厮一颗大青珠,我惊讶的看着青青,倒不全是因为她出手阔绰,还惊叹她这般能吃。

    我便问她:“姑奶奶,你怎么还能吃得下?”

    青青兴奋地说:“姐姐,这凡世里好吃的也太多了,你不知道我们平时在山上,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样食材,虽然很多山下的想送其他的上来,可是父王为了让我清修,只是偶尔让我吃些凡世里的美食。”

    末了,青青补充一句:“我又是个吃素的,你都不知道我平时的日子多凄惨!”

    看青青可怜的样子,我知道她所言非虚,她天生吃素,吃不下肉食,这在狐族很少见,而狐帝为全族兴盛,早就劝诫族人多食素灵之物。

    等我和青青沐浴一番,坐在窗前吃小厮送上来的菜,荤素各半,青青也算顾及我。

    楼下的街上人来人往,灯火初上,不免觉得如此在人世外的视角去看人世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倒是青青,嘴里吃着,看楼下的街边还有什么是没吃过的,要不是我拦着,估计还要飞奔楼下去买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,你说你还要吃多少,一点也没公主的样子。”我忍着笑意说她,看她有点不开心,又说:“等明天再去吃。”

    青青这才又露了笑脸。

    等我俩准备睡下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吵得人心恼火。

    青青卧在大床的里面,估计玩的太累,没了力气,只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我起身开了门,发现小厮身边跟着一位狐族打扮的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,实在对不起,这位大侠找你们有急事。”小厮满脸歉意,看着那狐族的人的眼光有点闪躲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这狐族像是王廷侍卫的人,想来没青青那样随处扔钱财,脾气又不好,少不得给小厮些苦头吃。

    我对小厮点点头,说:“谢谢小哥了,你先下去吧!”那小厮听我这么说,一溜烟就没了影子,我伸出得手里还放着珍珠,比不上青青出手那般豪爽。

    那狐族人想来知道我十分,行了一礼,恭敬地说:“愔姬公主,狐族内有事,我需要接九殿下回去。”

    九殿下说的正是青青,我点点头,帮侍卫叫了青青出来。

    “白兆?”青青睡眼惺忪地出来。

    白兆行了一礼:“参见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青青摆摆手,说:“什么事你直说吧,我还困呢?”

    白兆一脸严肃地看向青青,又看着我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我明白,对青青说:“我下楼帮你买些小吃吧!”

    “姐姐,多买一些啊!”青青在身后不忘提醒我。

    我下楼刚给她买了一些糖干灵草,就见白兆和青青下楼来,青青脸上还带着眼泪。

    我上前问青青,她一看我就抱着我哭,白兆在一旁隐忍而且焦急。

    青青哭着说:“姐姐,狐族里出了事,我需要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我问她:“出了什么事。,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青青似乎有难言之隐,忍着哭意说:“族中一些隐讳之事,姐姐去不了,我先回去,等忙完了我去水宫和姐姐赔罪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让她别放心上,她便转身要走,白兆和我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青青,”我又叫住她,等她回头。我对她说:“勇敢些,要是有什么事,来水宫传个话,我会尽我所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青青含着泪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我站在街上,有点没了主意,想回水宫,但是天色太晚。

    忽然心里又想到白天的那道身影,我四下望去,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不禁心里骂自己蠢,这已经过了很久,谁会在原地等我呢?况且人家还没有看到我。

    不自觉地,双脚走向城外的清水河,等自己反应过来,已到城门。

    何去何从,这个要思量,也许少有些念想,那边没那么多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我转身回了客栈,无心两旁的彩灯琳琅,只想着明日早间便回水宫,华清兄长和蛟王想必也已经回来。

    小厮见我回来,往我身后打量好一会儿,确认后面没人跟着才迎上来,问我还有没有其他吩咐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:“没事了,我去歇息,明日会早些离栈。”

    小厮点头说好,想必对白兆心有余悸,埋怨着说:“姑娘你那位朋友可不面善!”

    我只是笑笑,不想再与他说话,便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姑娘,那位小小姑娘没回来啊?”他如此称呼青青。

    我留下一句:“她先走了!”便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这夜我睡得很浅,客栈的上房睡起来也尚可,这应是专门给女客住的。

    淡淡的檀香充斥着身旁,人界修行的灵族并不觉得这个多好,只有那些凡间的文人雅客喜欢,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月光,街上的嘈杂直到后半天才小一些。

    第二日我起的很早,推开窗,太阳还没出来,天边泛着白,街上熙熙攘攘地走着几个人。

    我刚梳洗好,便听到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不禁好奇,客栈的人不应这么早吵醒宾客。

    “我!”这人的回答好生奇怪,我在这人世里并无旧识,怎知你是谁。

    旧识,心里想到这两个字,再细回想刚才的声音,一样的玉石般风韵。

    我快速走到门口,又踌躇起来,喘匀气息后,才慢慢开门,将眼里的期望隐去,换上平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天上人间我和你总会相逢!”

    确是那袭白衣,确是那位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