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章 缔结誓约
    “我说过,天上人间我和你总会相逢!”

    敬康站在门口,锦衣雪华,英气逼人,眼里闪着明亮星光:“你看,我没有骗你吧?”

    心里有高兴,也有顾虑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转身让敬康进来,他四下打量,评说道:“还算雅致。”

    敬康是贵公子,却不是翩翩有礼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他不由我分说,拉起我腾云而起。

    我一惊,想起还没退房,便怒视敬康:“我还要下去同掌柜讲一声!”

    敬康拉着我,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,随手丢了足够我住上半月有余的金子。

    “这总够了吧!”他斜视着我,故意问到。

    我扭头不再看他,不喜欢他这般冷言冷语。

    而且一看也不怎么有脑子,昨日入店之前,便付了足够底线房钱地押金。

    他看我脸上带着怒气,也不说话,知我恼火,态度稍缓了一些,这一路仍旧无话,气氛让人尴尬。

    我在云端往下看,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俩,用灵力稍稍探知,是这脚尖的云雾笼起一层薄薄的结界,外面的人看不到。

    而这条路也眼熟,我昨日也走了一半,正是通往城外那条清水河的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他一眼,他正视着前方,丝毫不顾我的眼光,只是那岸然道貌下,含了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    前方微风拂面,我佩戴的玄月佩闪了道很弱的光芒,我心里一惊,他仿佛也注意到,赶忙过来伸手拉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玄月佩的光芒转瞬即逝,我出乎意料地没感到一丝痛楚,敬康也是,这次他并没来得及下咒分担,他看着玄月佩,又看了看我,眼里写着一丝疑虑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他的手还没松开,掌心的温热传过来,让我浑身发烫。

    从没有感受到这般热,在水宫也有人拉过我的手,但都是冰凉的,青青拉我手的时候,倒不是冷的,只是没这般热的滚烫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我的异样,明白怎么回事,却并没有松开手。

    我心里咚咚直跳,直觉脸上更烫,想把手抽回来,却没想到他手劲太大,一点不肯放松。

    我突然也加了寸劲,虽还不及他,却也杀他个措手不及,他身子不稳,便从云端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手还拉着我的,于是我也便一起跌落到山间。

    他本是修习之人,只有随便挥挥手我们便能体面落地,哪知此刻非要学那凡人一样,从高空落地,摔得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我倒是不同,落地的是他,我压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直起上身看他一脸坏笑,我便知道他故意如此,便恼火的打他一拳,他不怒反笑得更加灿烂,唇红齿白,虽是好看,我却心里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他就势拦住我肩,强把我拉到他的怀里,我在那宽厚的胸膛里感到一阵急促地心跳。

    我不免觉得好笑,但还是强挣扎着离开他身边,把脸扭到一旁。

    这时他站起身,脸上仍然带着笑问我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我在那儿没转身,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他一跃就到了我面前,手举着一块玉佩看我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我的话里带着怒气,其实这时候心里已经没了火。

    他晃晃那玉佩,虹光萦绕,纵是大半天,还是周围发出光辉,我心知这玉定是珍宝。

    他把玉递给我,说:“你把你身上那破玉收起来,以后带着我这个,你想我时候,可以对着它叫我,我能马上来到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竟然说三婆送我的玉是破玉,这人还真是没见识。

    我想起我和他曾约法三章,他也是始终未问我,应是知道我们各有来由,才想起这么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只是我若带着这玉回水宫,定被大巫和三婆发现,想到这些我便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他见我不接,想强塞到我手里,只是我仍固执不要,他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和你缔结个血誓吧,”他半晌不说话,想起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想法:“这样,我们想见对方时,不论多远,都能找到对方!”

    我心里十分震惊,敬康胆子真大,这种话说得毫不在意,先不说这血誓缔结后对这一辈子意味着什么,但若是一旦缔结,回了各自族内,根本就瞒不住巫师祭司这等人。

    敬康看着也像来自名族,不可能如此不知深浅。

    果然他觉得话说得冒失:“这样一来,你回去会被你族的祭司知道吧?”

    不想惹这麻烦,我便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又想了想,也不再同我商量,伸出两手,各自的食指间冒出一道光,一红一白射在门前的大榕树的树干上。

    “我下了咒在这树上,以后你要是想见我,便敲三下树干,这样我便能得知。”他略带紧张地看我,仿佛怕我拒绝,轻声问我:“这样,可以了么?”

    我想我可能永不会找你,怎么你就不知道呢?

    他见我不说话,又恳切地说:“我以后可能会跟着父亲忙于战事,不能再像今天这般,有碰到你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我见他说的可怜,便勉强点点头,还是先答应他吧,其他的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他见我点头应允,眼里有了亮光,当下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这山间半日,他要我同那日一般,和他过着凡人一样的日子。

    他又恢复了霸道,不容我分说,我若是不肯,他便威胁我:“那我就把你囚禁起来,不让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拿白眼对他,他也顾自得意。

    这次他打了些野味,拾柴火也是他做,我只负责举着架子在火堆上翻烤,他吃的喷香流油,我心情也算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阳要下山的时候,我便起身要回水宫,他没阻止,想来他也要回家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好好的道别,只是各自踏上回家的路,他在后面对我喊:“我等你!”

    我转身回头,他身后远处的山,藏了太阳,余晖打在他周身,他站在那里,脸上挂着笑,影子被拉长,斜着直到我脚边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不由自主地对他笑了下,他看我笑,脸上闪着光,如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回到水宫的时候,华清兄长上前,问我:“愔儿你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边说边往我身后看,确定无人后,有点心虚:“那个小丫头回狐族了?”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