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章 隐灵丸
    平玉帝姬下了令,冷凝就算再心有不甘,也没办法,只好断了入住中房的念头。

    苏寒烟对我俩施了一礼,便带婢女进了中房。

    苏寒烟在人前让众人叫她“寒烟姑娘”的时候,姜浅尘也在一旁,也面带笑容的看了苏寒烟,又看向众位女官,说:“你们便也叫我浅尘姑娘吧!”

    虽也同样礼待下人,但毕竟是跟在人后,不如苏寒烟那般得人心。

    我看她也并不喜欢别人叫她姑娘,那般说完眼里还有不甘。

    永安殿里还剩东西两房,冷凝见东房名头好听,和东宫一样带个东字,也不再管引路女官,任性地说:“我就要住这里,再不许我,我便回赤蛇族,不参加这选后了,我父王绝不会看我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帝城里的女官绝不会在意你是否能留在后宫,但若是影响到前朝人帝的管辖,自然担不起这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那引路女官满脸愤色,却没办法,毕竟她惹得起灵女,却惹不起赤蛇族,讨好似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恐怕蛟族你更惹不起吧,我心里虽这般想,但不想为难她,更不想把事情闹大,便领着秋安搬到了西房。

    秋安一直在旁边观察着我,不言语,但心里比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等进了西房,所有下人都在忙着收拾东西,我拉起也一同忙活的秋安,想和她说说话,秋安眼里不解,便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以后在这宫里,就拜托姑姑你周全了。”

    秋安比我大不了几岁,但毕竟是帝城里的女官,叫姑姑比叫姐姐稳妥些。

    她看我说的诚恳,无半点阿谀之色,眼里有惊有喜,身子却退后一步,拜了下去:“奴婢不敢逾越,但会跟着公主,不起二心。”

    我知秋安不会巧舌如簧,能这般允诺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秋安在地上没起来,继续说:“奴婢今日见到公主虽在人群之后,明珠蒙尘般不起眼,但公主的性子心智都让奴婢佩服。”

    能看出我今日打扮是故意不惹人注意,这秋安眼睛够毒,后面的夸赞自是说我与冷凝之间的周旋。

    我和她说实话:“在帝城后宫里生存如履薄冰,我只想安稳度日,只是今日冷凝出言不逊,我若装傻充愣,白容姐姐势必会受欺负。”

    秋安知道我同白容姐妹情深,后面的话也不再说。

    这时又女官端了紫木托盘进来跪在我面前,请我服用。

    我抬眼看过去,紫盘里一盏一杯,都是玉质的,小巧精美,玉盏里放着一粒药丸,带着寒气,旁边的杯子里只是一杯清水。

    秋安在一旁对我说:“公主,这是隐灵丸,为保帝城安宁,今日入宫的十二位灵女都要服下,只是暂时封住众位的灵气修为,同凡人无异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看了眼秋安后,拿起那药丸便放入口中用水冲服下去,送药的女官脸上如释重负,开怀的跪安出去。

    秋安送她出去后,关上房门来到我身边,同我讲:“公主好胆魄,我刚才同她聊了几句,果然其他宫的公主无不吵大闹一番,逼着女官拿出平玉帝姬的信物才肯罢休。”

    “寒烟姑娘和姜浅尘怎么样,自愿服下去的么?”我波澜不惊地问向秋安。

    秋安见我如此说,脸色一惊。

    我对这帝城后宫了解得不多,但绝对比秋安以为的多,那两位嫡女是人臣之女,按规矩可不服下那隐灵丸。

    秋安定定心神,低声告诉我:“两位姑娘确实可以不服,但她们入宫前帝城里就传遍了她们修为不凡,此番自愿,想来也是平息众人之口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知道秋安并不是故意同我扯谎。

    这时候外面传来冷凝吵闹的声音,细听过去,果然是她不想吃下这隐灵丸,我和秋安相视一眼,会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河睢宫每日的膳食都是膳房做好了,纷送到各位公主那里,众人相同,无有例外。

    晚间用过膳后,秋安同我讲:“公主今日可休息,明天要忙的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所指,我们这些女子进宫并不是来享清福来的,自是一大堆规矩礼仪要学。

    “陪我去天和殿看姐姐吧。”毕竟是不放心白容,想着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秋安点头说是,扶我出了房门,正迎上白容过来找我。

    “我刚要去找姐姐,可巧你来了!”秋安适时地退在我身后,我上前拉住白容。

    白容此刻心情大好,脸上带着笑:“我在这宫里忙了一天也不累,又无事可做,就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她摸着我头上斜插的簪子位置偏了,又帮我扶正:“这里不比家里,愔儿怎么不注重下妆容呢。”

    我挽着她的胳膊,略带些撒娇地和她讲:“姐姐注重就好了,反正我陪完你,就要赶紧出宫找青青,找三婆,还要气大巫。”

    她宠溺地看着我,忽然眼睛看到旁边,脸上神色变了,推了推我。

    我直起身回头,发现是冷凝正狠狠地看着我俩。

    难得这一会和白容能好好说说话,不想这这般煞风景,我便冷看着她,丝毫不退让,但也不主动生事。

    冷凝想来也累了,眼里虽满是不喜之色,但并未有半点挑衅,只是“哼”了一声,扭头回了东房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远去的身影,想着她虽跋扈,但这深宫里没有亲人在身旁,也是可怜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帝城里,我俩还算是好的。”我不免和白容感慨。

    她也叹了口气,“嗯”了一声后忽然在我耳边问我:“你也吃了那隐灵丸么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对身体无害,只是在帝城这段日子,不能使用我们的术法而已。”

    白容怅然地点点头,忽然又问我:“愔儿,你看我,是不是不漂亮了?”

    我这下心里明白我这姐姐在担心什么了,她原来并不在意灵力,只是怕隐去灵气后对容貌有影响,不免想笑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,愔儿!”白容姐姐嗔怒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上前赶忙哄着她:“好姐姐,没影响,你还一如既往的美貌。”

    白容这才露出笑脸,我看她身后平卉也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我带着白容到我西房里坐坐,她打量一圈,只说:“刚来帝城,我知你不想惹事,但也别让人欺负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答应白容,这时再看平卉早拉着秋安去一旁说着话,今日来了这么多公主,平卉不免话多了些,秋安只在一旁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。”白容姐姐拉回我的思绪,我见她一脸正色:“平卉也只在人后这般,我今天观察了她一下,在外面办事也稳妥的多,话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白容这般说,我便觉得平卉和我有些像。

    那日白容没敢停留太晚,走前面露忧色地说:“明日新的教习姑姑便要进宫来,教导礼仪,我们只怕有苦头吃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若是礼仪,这些灵族公主和世家小姐哪个不是从小就学习,教导只是一个由头,多弄些苦头说是历练我们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惜我只想对了一半,明日确实有很多苦头等着我们这十二灵女,却还有加倍的苦头等着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哪里能想到,这新来的教习女官是我的故人,还是恨我恨得牙痒痒的故人。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  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